第六卷 第五十八章 地煞陷陣

  我在蠻莫蠱苗的這個小村子里足足養了一個星期的傷,其間陸鐵和范臘梅一直都在照顧著我,并且還將當時見過面的幾人也叫過來與我見面。

  大家談到了當時的情景,不由得感慨蟲蟲的勇氣。

  在所有人都為之恐懼的時候,她卻以一人之力站了出來,并且要將那看上去不可戰勝的巴鬼切給干掉,這得有多大的勇氣,才能夠如此?

  她并不是以力壓人,憑的是勇氣和智慧。

  聽到旁人對蟲蟲的滿口夸贊,我心里又是高興又是難過,高興的是他們口中那個天仙一般的女子,正是我的女朋友;而難過的是,我的女朋友漏氣了……哦,錯了,不見了。

  一個星期之后,我的傷養得差不多了,不但如此,因為有著地魔慷慨的本源力量注入,使得我感覺自己仿佛又提高了一個臺階。

  我有了一種翻身農奴把歌唱的感覺來。

  一天中午,吃過了午飯后,我和屈胖三兩人溜到了十幾里外的一個山谷之中來。

  兩人站定,屈胖三問我道:“你準備好了?”

  我點頭,說這些天閑著無聊的時候,我一直在腦海里回想起當時的場景,感覺那家伙為了誘惑我,也覺得志在必得,倒沒有摻雜太多的私貨,雖然還有最后一點兒并沒有講完,但他融入我身體里的那本源,卻可以將其補足,所以如何使用,我心中隱約有了一些大概。

  屈胖三說這地煞陷陣的大名,我的確也有聽過,最早傳于東漢末年的黃老道上師于吉,此人立精舍,燒香讀道書,制作符水以治病,開壇授業,最終卻被軍閥孫策所殺。

  我愣了一下,說三國?

  屈胖三點頭,說孫策此人性情蠻狠兇猛,暴戾無常,于吉身死之后,他弟子為師報仇,便對其進行刺殺,用的正是這地煞陷陣。

  我說居然還有這么一說。

  屈胖三說于吉是五行遁術的大家,他死之后,門下分裂,一部分東渡東瀛,在神道教盛行的蒙昧時代,開創了忍者之術;而另外一部分則建立了五行門,一直是中原道門的骨干,只可惜后來到了明朝之時,倭寇犯境,其中摻雜著不少忍者,不知道怎么回事,那五行門也被卷入其中,結果引發了江湖公憤,被聯手鏟除了去,此法便一直失傳了,頗為遺憾。

  兩人閑聊幾句之后,屈胖三離開,在遠處替我押陣,而我則開始閉上眼睛,平心靜氣地參悟起來。

  正如我所說,地魔傳授給我的地煞陷陣,并不完全,最后一部分的時候,我已經陷入了奪舍之險境,根本來不及聽聞,而雖然可以通過那本源補足,但其中還有許多可能性,需要一一參詳。

  我盤腿而坐,讓自己陷入絕對的寧靜之中。

  不知道過了多久,天色漸漸地變暗,而深山之中,傳來了一聲又一聲的狼嚎來。

  這狼嚎讓我全身的肌肉一陣緊繃。

  我感覺到了危險,而這時下意識地感覺,下一秒,我覺得自己的意識在一瞬間就蔓延了開去。

  我感受到了地煞。

  與其說是地煞,不如說是一種山脈力量的蓄積,整個大地其實如同海洋一般,分屬于不同的板塊,而板塊與板塊之間也有沖突,只是這并不明顯,不過那能量日積月累,已經達到了一種峰值。

  而我需要做的,就是將那能量引導出來,將其引爆。

  懂了。

  我睜開了眼睛,一下子就站了起來。

  可以這么說,地煞陷陣,其實跟神劍引雷術,是屬于同一種的道法。

  那就是將已經存在的自然力量給引導出來,并且納為己用。

  我深吸了一口氣,口中念起了訣咒來。

  此法在于與地煞之靈溝通。

  那不是一種意識,而是一種力量的積累,一種導向性的東西。

  而下一秒,我感覺到那力量一下子就奔涌了出來,宛如炮彈出膛,我感覺到了一種極度的危險,足尖一錯,人便出現在了幾百米的山丘之上。

  轟隆隆……

  回望山谷,我發現之前自己站立的地方,居然一片狼藉,無數的坑洞和亂石出現在那兒,范圍足有三十多米。

  我因為太過于緊張,而且沒有刻意引導,所以那地煞的力量是無序而混亂的。

  這只是一次并不成功的體驗,卻給了我太多的經驗。

  只可惜這地煞的力量并非源源不斷,它的蓄積需要時間,在這個地方,我是無法用上第二次。

  而即便如此,我還是感受到了太多的東西。

  我閉上眼睛,默默思量了許久,而這時屈胖三也找了過來,一臉震驚地說道:“我擦,這一招也太牛波伊了吧,突然一下子,那土地就崩潰了,亂石飛起,天崩地裂,就好像是地震一般。”

  我有些遺憾,說我感覺還是有一點兒牽強,剛才那力量太狂躁了,我根本沒有辦法引導。

  屈胖三旁觀者清,說這個東西講究的是一種感受,你得熟練,方才能夠做到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在威力爆發的那一瞬間再離開,才是最為正確的辦法。

  我點了點頭,說對,如果提前離開,的確是無法把控這股力量。

  屈胖三說如果此法引導得當,估計能夠引發一起局部地震呢,你感受到剛才的余波沒有?

  我點頭,說現在腳下的土地還在顫動呢。

  屈胖三說上次算計七魔王哈多的時候,如果在那爛尾樓里面你學會了這一招,我就不用那么拼命的安裝炸藥了……

  聽到他的話語,我突然間心頭一跳。

  這威力的確巨大,不過如果是在鬧市或者高建筑群的地方使用,只怕造成的危害就有些太恐怖了。

  不過我覺得如果真的有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韙做這事兒,只怕就如同五行門一般,被江湖同道所唾棄,最終也會被大追殺而弄死。

  回想起第一代一劍神王的慘死,我覺得自己估計走不到那樣的高度,即便能,也不想做這事兒。

  我至始至終,都覺得應該對死亡保持一定的敬畏。

  如果你不把別人的性命當做一回事兒,估計離死應該也不算太遠了。

  我和屈胖三試過了一回地煞陷陣之后,沒有再停留,而是返回了那個村子,這時陸鐵聽到我們回來,立刻找了過來,說剛剛聽到有一場地震,問我們有沒有遇到?

  我們不敢說明原因,含含糊糊地應過。

  講完這些,我對他說自己的傷勢差不多已經養好了,明天就準備離開這里,回家去了。

  聽到我的話,陸鐵詫異,熱情挽留,我還是十分堅持,不過告訴他,說日后若是有機會,一定會再來拜訪,另外如果他有什么事情,也可以去敦寨找我,如果我不在,可以找一個叫做許映愚的老人。

  陸鐵知道我要走,便叫了當天之人,在自己家里擺了一桌送行宴,如此又是大喝了一場。

  我因為小紅并未蘇醒,所以喝酒比較克制,而陸鐵反倒是大醉了一場。

  次日清晨,我們離開了蠻莫小村,然后步行往北走,走了半日,終于來到了一處市集,問了一下地點,然后搭車前往附近的縣城,又坐車前往滇南省的省會春城。

  抵達春城之后,我和屈胖三兩人商量了一下,覺得自己既然是越境而入,并沒有在海關有記錄,有心人也查不到我們,為了保險起見,最好還是別坐火車。

  畢竟我一直感覺在某個部門里面,有一雙眼睛在盯著我。

  這讓我很難受。

  我想了一下,按照電線桿子上面的假證信息找過去,終于跟一個假證販子接上了頭。

  不過我要的不是假證,而是真的身份證。

  好在對方這個也有,弄了十幾張來,都是被人丟掉的身份證,或者是偷來的,我挑選了一下,弄了一個叫做徐朗的年輕男子,從相貌上有那么一點兒相似,不過對方的照片年輕許多。

  找了一份假證,我和屈胖三便坐上了火車,先返回了我的老家晉平。

  回到晉平之后,我沒有驚動任何人,甚至連家都沒有回,直接來到了敦寨,找到了蟲蟲的師父許映愚。

  再一次見面,老人的氣色十分好,說你們兩個干得不錯,七魔王哈多此人是個梟雄,能夠在他老巢附近奪其性命,實在難得。

  屈胖三對他十分不敬,說你不是退下來了么,咋消息還這么靈通呢?

  許老說雖然退了,總還是能夠聽到些消息的嘛。

  我把他當做了領導,將這一次的緬甸之行匯報了一遍,聽過之后,許老點頭說道:“你辦得不錯,如果蟲蟲知道了,應該會很開心的,那么接下來,你們準備去哪里?”

  我說我想去一趟臧邊,看看蟲蟲有沒有在那兒。

  許老搖頭,說你不用去了,她不在。

  我一愣,說你怎么知道的?

  許老猶豫了一下,還是對我說道:“蟲蟲去了東海蓬萊島,這件事情她不讓我告訴你,但我覺得你還是應該知道的。不然日后無論是你,還是她,都有可能會怪我……”

1條評論 to“第六卷 第五十八章 地煞陷陣”

  1. 回復 2016/03/17

    路人壬

    屈陽如果第一式記憶還在的話,不應該不知道地魔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