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二章 港島,李府

  我猶豫了許久,最終還是沒有將這個殘酷的現實說出口來。

  父母一輩子都在田里面刨食,沒見過什么世面,也沒有見過什么人,而我哥卻找到了一個好說法,講自己是什么國家秘密部門的人員,弄得挺神秘的,將自己這五六年來的經過全部都給遮掩了過去,而父母在家,整日看些抗日神劇、諜戰劇,似懂非懂,卻也愿意相信了,但我不同。

  且不談我在外面混了那么多年,多少也懂得一些人世險惡,就光說我這一年多來的奔波歷程,也絕對不愿意把人往好處去向。

  我哥消失了這么多年,從來沒有給家里面打過一次電話,寫過一次信。

  他這么多年來,到底經歷了什么,沒有人知道。

  我也不知道,但我卻知道張家界索溪峪血案之中,有一個兇手長得跟我十分相像。

  有人懷疑是我哥陸默。

  事實上,如果我哥沒有回家的話,我覺得這事兒根本不可能,然而偏偏在這風口浪尖,他居然回到了家里來,并且還打了一百萬的巨額資金給了我父母,這事兒就有些耐人尋味了。

  當然,在事情沒有弄清楚之前,我也不好斷然就把我哥往壞人堆里推去,畢竟有陸左這件事情擺在這里,我也不可能太信任官面上的那幫人。

  不過我還是得提醒一下母親,說這件事情,到我這里,就為止了,千萬不要告訴任何人。

  母親說這個我當然知道。

  我又說道:“媽,家里面缺錢,從我上次給你的那里用,我那錢來路正,名正言順,但是哥這錢呢,你扔在那兒,當做不知道,也別用,知道不?”

  我母親說你們的錢,我幫你們存著娶媳婦用。

  我說我的錢,你們隨時用,我這里有,不過哥這件事情,就打住了,千萬不要再談起。

  母親瞧見我諱忌莫深,心頭一下子就起了疑惑,說老二,你是不是覺得你哥說謊呢,他其實不是國家秘密部門的人員,對嗎?

  我一愣,說你為什么這么說?

  母親說你哥讀了個中專就出去了,一沒技術,二沒文憑,我可聽別人說了,現在國家那里招人可嚴格了,條件太高了,聽說當和尚念經,都得有大學文憑……

  呃……

  好吧,媽你贏了,是在下輸了。

  母親是憋在肚子里難受,跟我說過之后,便輕松了許多,沒有再多聊,讓我安心歇息。

  次日清晨我醒來,吃過了早餐之后,便跟母親告別了,對于我的離開,母親有些悲傷,說你哥一去那么多年才回來一次,你這天兒天兒的,到底溜達晃蕩,也不找份工作,干點正經事兒,別說你哥,我覺得你都不像是什么好人了。

  我一臉郁悶,我母親說得沒錯,若說吃齋念佛,我這雙手早已沾滿血腥,算不得什么良善之輩了。

  不過我能夠停下來么?

  不能,我若是停下來找份安安穩穩的工作,你那兒媳婦可就飛了去。

  有過蟲蟲這樣的女朋友,你叫我再找個鄰村小花、小翠兒的媳婦,我寧愿這輩子打光棍得了。

  我也是好說歹說,將我母親的淚水給止住,然后出了門,一路上也是避開了別人的視線,然后溜達到了敦寨,守在了許老宅子門口,一直到太陽正高,一老頭一熊孩子方才醒來,隔壁的妮子過來照顧他們生活,給做了米豆腐,我和屈胖三各吃了三碗,搞得許老都沒吃啥,氣得胡子直抖,大罵著將我們這兩個蹭吃蹭喝的家伙給趕出了家門。

  離開了敦寨,我們坐班車前往縣城,然后又前往栗平機場,飛往南方省的白云機場。

  緊接著又是各種手續,前往港島明珠。

  我們需要從明珠轉機,前往寶島。

  因為事先有過聯系,所以我們抵達明珠之后,沒有當即前往寶島,而是前去深水灣拜訪李家湖。

  李家在香港是大戶,最輝煌的時候,曾經能夠擠入前十的財富榜,不過隨著李老爺子的故去,下面子孫分家產,就慢慢分家了,現如今李家湖在香港主營珠寶、物業和的士公司業務,在幾個叔伯兄弟里面,算是還不錯的。

  李家老爺子下面,最厲害的要屬他叔叔李隆春,此君在港島的金融股市呼風喚雨,人稱風扇李,最為出名的,恐怕要數與女星瓜爾佳氏的緋聞和高爾夫球事件。

  不過逝者已矣,不談過往,但這李隆春有個兒子李致遠,卻正是寨黎苗村血案的幕后兇手許鳴。

  我第一次聽到換魂一說,才曉得這李致遠就是許鳴。

  李家湖家位于深水灣的豪宅區,是一處三層樓的大別墅,這地方在寸土寸金、一百平都能夠稱得上豪宅的港島來說,算得上是很厲害的房產了。

  我們出了機場,便有人過來接我們,這人是李家湖的保鏢,跟我們也算是有過一面之緣,路上閑聊,聽他介紹起港島的諸多風景和地標建筑,倒也不無聊,隨后抵達了李府,李家湖和他的夫人Coco親自過來迎接,十分熱情。

  大家一起用晚餐,我與李家湖談及了前往寨黎苗村時的見聞,談及雪瑞可能借助地下通道逃生,不過到底還是有一些麻煩,未必想著能夠回返而來。

  李家湖表示理解,而他的夫人李太則央求我們,說能不能幫忙找找雪瑞,讓她趕緊回家來。

  我摸著鼻子,說這事兒啊,倒也不是不可以……

  李家湖見我為難,便岔開了話題去,然而李太Coco卻有些不依不饒,對我說道:“你是陸左的表弟對吧?”

  我糾正,說是堂弟。

  李太說不管是什么,總之我家雪瑞變成這個樣子,陸左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你作為他的堂弟,怎么著也得幫我們把雪瑞找回來吧?

  呃……

  關于我堂哥的情史,我這邊是比較尷尬的,一方面“師有事弟子服其勞”,事關陸左,我肯定不能置之事外,但另外一方面,陸左的感情糾葛,這種事情我無論是作為堂弟,還是徒弟,貿然插手的話,又有些不成體統。

  猶豫了一下,我對她說道:“李太,這件事情我肯定管,不過目前有個情況,那就是得尊重雪瑞的意見,我幫忙打聽一下,回頭答復你,好么?”

  李太還是不滿,回頭對李家湖說道:“我聽說致遠那邊做得挺不錯的,認識很多師傅,要不然我回頭找他過問一下?”

  李家湖一下子就發了脾氣,瞪了她一眼,說你提他干嘛?我不是告訴你,以后不要跟那小子有任何來往么?

  李太一下子委屈極了,說你是說過啊,但我問你原因,你又不肯說——人家致遠對咱們家挺不錯的,這些年來懂事多了,噓寒問暖的,而且人家的名氣那么高,將你小叔生前的財產全部都捐給了基金會,你看看圈子里面,哪個談起他來,不是豎起大拇指?

  李家湖惱了,又不愿意說出那殘酷的真相,只有板著臉說道:“反正我就是那一句話,日后你不要跟他有任何往來,懂?”

  李太被這么一訓,頓時就覺得沒有了面子,也不跟我們打聲招呼,氣呼呼地離開了。

  瞧著李太氣呼呼地離開,我有些內疚,說李生對不起啊,早知道不來了,惹得你們夫妻不和睦……

  李家湖嘆息了一聲,說唉,她以前的時候可不這樣,這些年來辭了工作之后,天天跟一幫小姐太太混在一起,沾染了太多的臭毛病,自以為是慣了,我也懶得管;隨她吧,不談這個,對了,我聽說你們后來還去找了上帝軍那兩兄弟?

  這消息應該是王偉國那邊透露的,我也沒有多說,只是說畢竟事情涉及到那么多人的性命,我們就順道過去看了一下。

  李家湖問結果呢?

  我把屈胖三的處理方式跟他談及,李家湖點頭認同,說得饒人處且饒人,既然這件事情沒有涉及到他們,那也別大肆牽連,行事得有禮有節——對了,陸言,我忘記問了,你有沒有女朋友?

  呃?

  怎么突然問起這個來?

  我瞧見李家湖一副要跟我介紹女朋友的架勢,趕忙說道:“有,有的,雪瑞還認識……”

  聽到這話兒,李家湖一臉遺憾,說可惜。

  我說怎么了?

  李家湖說你這小伙子不錯,我覺得若是雪瑞能夠跟你談一談,或許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獲呢?

  我慌忙擺手,說李生你可就饒了我吧。

  廢話,不管怎么說,雪瑞畢竟跟陸左有著一段感情,如果他們陰差陽錯成了姻緣,那可就是我的堂嫂、師娘,我這兒再惦記,那可是大不敬。

  想起陸左的威勢,我頓時就一陣心頭發苦。

  李太離去,我們又聊了一會兒,李家湖知道我們要去寶島,答應幫我們辦理相應的手續,我又囑咐他別把我們的消息告訴任何人,他也答應了。

  我們當夜就住在了李府,這豪宅裝修堂皇,那大床叫做一個軟。

  結果睡到半夜的時候,屈胖三卻一下子就爬了起來,將我給拍醒:“陸言,起來,有情況……”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