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三章 夜市,耳光

  我睡得迷迷糊糊,問啥事兒?
  
  屈胖三拍了一下我,又跑到了窗子邊去,壓低著聲音說道:“你不來看是你的損失啊?”
  
  我一聽這話兒,就知道不是什么特別重要的事情,便翻了一個身,瞧見那小子蹲在人家的窗沿上瞄著,也不知道在干嘛,因為喝了點洋酒的緣故,我的腦子暈暈的,不想動彈,說到底啥事兒?
  
  屈胖三大概是瞧完了,回到了床邊來,跳上松軟的大床,說道:“我剛才看到李太了。”
  
  我說這不是廢話了,這是人家,你看到她很正常啊?
  
  屈胖三說剛才有一個年輕男人送她回來的,兩人舉止很是親密,分離的時候還蹭了一下臉呢,哎喲,我跟你說,別看雪瑞的媽媽四十來歲了,還挺有風韻的,保養得當,就像三十來歲的少婦,跟那男人的親昵勁兒啊,嘖嘖,我怎么感覺這兩人有一腿啊?
  
  啊?
  
  我的睡意消減了一點兒,說什么情況啊,不可能吧?
  
  屈胖三說剛才讓你來看你不看,現在人家都走了,你還來質疑我,有意思么你?
  
  我說不可能,人家李生李太挺恩愛的,不可能出軌;再說了,就算是李太跟你說的那男人有一腿,也沒有必要在大門口這兒那般招搖,這不是給自己找不痛快么?你肯定是想多了……
  
  屈胖三翻了一下眼皮,說大人我閱人無數,怎么可能錯?
  
  我說是,你從來就沒有錯過,不過李太到底出沒出軌,這是人家的家務事,咱們在這兒住一晚上,明天就去寶島了,別搞事。
  
  屈胖三說得,世界上就是你這種麻木的人多了,才會那么無趣——話說回來了,倘若雪瑞是你的馬子,你會這樣?
  
  我最怕聽到這樣的話語,說你可別,雪瑞跟我堂哥有一腿,那即是堂嫂,也是師娘,不要亂講。
  
  屈胖三笑嘻嘻,說好吃不過餃子,好玩不過嫂子,你以后就會懂的,嘿嘿……
  
  呃,你笑得這么淫蕩,到底是什么情況啊?
  
  兩人夜里折騰了一會兒,我睡意濃厚,聊著聊著就又閉上了眼睛,次日清晨,我起床來的時候,那家伙卻還在呼嚕呼嚕地睡覺,怎么叫都沒有醒過來。
  
  我洗漱過后,下樓來吃早餐,李生在餐桌上看報紙,瞧見我便招呼一聲,廚娘也把早餐給端了出來。
  
  早餐很簡單,面包牛奶三明治,我隨意吃了點兒,試探性地聊起了李太怎么還沒有起來。
  
  李生告訴我,說他太太昨天晚上約了人一起去做美容SPA,回來有些晚了,現在還沒有起床呢。
  
  說到這里,他也問起屈三小朋友怎么沒有起來。
  
  我說昨天鬧了半宿,估計現在也在補覺。
  
  猶豫了一會兒,我也不知道怎么跟李生說起昨夜的事情,畢竟這些都是屈胖三的片面之詞,而如果這事兒如果是有誤會的話,只怕我和李生兩人之間都挺尷尬的。
  
  我沒有再說起此事,而是問起了前往寶島所需要的手續,李生說這邊都已經幫我們搞定了,回頭的時候直接飛往臺北。
  
  說到這個,他問起我,說需不需要臺北分公司那邊接待?
  
  我沉思了幾秒鐘,說不用了。
  
  李家湖說不必客氣,憑著你我的關系,你們有事去寶島,我這邊肯定是要招待的,而且分公司那邊的人手也足夠,隨時可以調遣。
  
  我還是拒絕了他的好意,一來此事有點兒像是那刀尖上跳舞,若是惹出了麻煩來,只怕會連累到李家湖的分公司;再有一個,寶島說的國語,跟我們的普通話差別不大,又不是外國,實在用不著什么向導的。
  
  聽了我的解釋,李家湖還是把分公司那邊負責人的聯系方式給了我,說他會交代那邊的,有任何需求,打電話給他們就行了。
  
  李家湖公司有事,沒有能夠一直陪著我,吃過了早餐就離開了,不過卻叫來了一個助理全程陪伴我們。
  
  臨走之前,李家湖拉著我的手,說昨天他太太說的話,讓我不要介意,雪瑞的事情,看她自己造化,不用那般勉強。
  
  他越是這么說,我越表現得很上心,低聲將黃泉道的情況跟他講解了一下。
  
  我們在黃泉道上是得罪了人的,如果現在過去的話,且不談有沒有路去,就算是那泰山奶奶放開一條路來,只怕那黃家和一幫牛頭也會把我撕扯成碎片。
  
  所以這種事情,需要機緣,不是一意孤行就能夠成功的。
  
  聽到我誠懇的話語,李家湖拍了拍我的肩膀,再一次提前表達了謝意。
  
  屈胖三一直睡到了中午才醒來,而且還是因為我們要趕飛機,我將他給鬧醒的,李家湖派的那個助理全程陪同,而李太卻一直都沒有露面。
  
  當然,我并不在意這點兒小事,當天下午便在助理的幫助下,登上了前往臺北的飛機。
  
  臨行前,那位助理還貼心地遞了一包新臺幣給我們,算是我們這段時間的費用。
  
  我上飛機的時候,翻了一下包裹,感覺好慷慨。
  
  飛機上挺無聊的,屈胖三這家伙居然有點兒暈機,這是我有所預料的,好在時間并不算很長,還沒有等我欣賞完空乘的美腿,飛機就已經落了地。
  
  兩個小時候,我們出現在了桃園機場的機場大廳處。
  
  對于接下來的行程,我和屈胖三產生了爭執,我想要前往花蓮,直接找人,而他卻死活不同意,非要現在臺北耍兩天不可。
  
  他的理由是我曾經承諾過他,說要帶他吃遍臺北夜市的美食,怎么可以落地之后,說話不算數?
  
  他將我好是一頓臭罵,弄得我不得不兌現承諾,跟機場工作人員打聽了一下關于寶島夜市的事情,人挺熱情的,給我們推薦了士林夜市,那兒是臺北最著名、也是最平民化的夜市,主要分為兩部分,一是慈誠宮對面的士林市場,還有一個是以陽明戲院為中心,包括平安街、大東路、文林路圍成的區域。
  
  那位年輕的工作人員對于寶島夜市有一種莫名的自豪感,拉著我們說了好多美食,還幫忙推薦了許多店子和品牌,聽得屈胖三滿嘴的哈喇子直往下流。
  
  然而就是這般的慫樣,落在人小姑娘的眼中,卻是無比的卡哇伊、萌,對著他又親又抱,簡直是愛不釋手。
  
  而屈胖三則很自然地在人家的胸口上面抹了兩下,瞧他那不動聲色的樣子,簡直讓人氣悶。
  
  等離開了機場,在車上面的時候,屈胖三得意洋洋地問我,說羨慕吧?
  
  我說呸,有啥好羨慕的?
  
  屈胖三說你不是羨慕嫉妒的話,為什么眼睛里面能夠冒出火來,恨不得是自己在摸?
  
  我翻著白眼,說我只是覺得像你這個年紀的小孩兒,甭管你這軀體里面裝著多么猥瑣無恥的靈魂,總得表現得正常一點,要不然我在你身邊,壓力挺大的,說不定人總在想是不是我的問題。
  
  屈胖三有些不爽地張合手掌,說大是挺大的,只可惜是假的……
  
  我說是么,看著不像啊?
  
  屈胖三哈哈大笑,說瞧瞧,你的狐貍尾巴露出來了吧?
  
  呃……
  
  我們趕在夜幕降臨的時候到達了傳說中的士林夜市,瞧見這地頭上面一片繁華,到處都是擁擠的人頭,空氣里充斥著各種食物的香氣,讓人忍不住就流起了口水來。
  
  我本來對于此行并不是很期待,結果肚子里面的饞蟲一下子就給勾起來了。
  
  而屈胖三則更是大呼小叫,就好像老鼠掉進了米缸里。
  
  兩人從街頭吃到街尾,這條街吃到了那條街,總之是看到什么就買什么,而且恐怖的事情是,屈胖三這小子的胃就好像連通著一無底洞一樣,根本沒有消停的時候,我們從下午七點多一直逛到了夜里十二點,整整五個小時,他都沒有停歇,似乎想要把每一家店子都試過一遍……
  
  呃,即便是身為修行者的我,面對著這種高強度的暴飲暴食,都感覺到了深深的恐懼。
  
  在那一刻,我寧愿面對狀態全滿的七魔王哈多,也不愿意再陪著屈胖三逛夜市。
  
  好在這家伙即便是看起來永無止境,但終究還是有撐不下的時候,終于,在一家刨冰店里吃到一半的時候,他捂住肚子,打了一個飽嗝,說呃,吃不下去了。
  
  我這個時候的臉色都有些青了,說哥,我叫你哥行不,咱又不是牢里放出來的饑荒賊,有必要一頓整完不?不能留到明天?
  
  屈胖三一聽,拍著大腿說道:“好啊,明天我們再來!”
  
  聽到這慷慨激昂的話語,我有一種上戰場的悲壯,捂著臉不敢說話,而就在這個時候,旁邊突然走來了一個女孩兒,瞧見我了之后,猛然愣了一下,指著旁邊的屈胖三說道:“他是誰?”
  
  我莫名其妙,說你管得著么?
  
  姑娘委屈地說道:“看起來跟你那么像,是不是你兒子?”
  
  我忍不住笑了,說是我兒子,怎么了?
  
  姑娘揚起手來,就給了我一大耳刮子,哭喊著說道:“你這個大騙子,去死吧……”
  
  啪!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