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四章 偶遇,眷村

  但凡看過點兒寶島偶像劇和綜藝節目的朋友,應該都能夠想象得到寶島妹子那種嬌嗲的國語腔調,而即便是罵人,也罵得人酥道骨子里去,一時間我竟然沒有反應過來,愣了好一會兒,瞧見那妹子捂臉離去,我都還沒有回過神來。

  這個時候屈胖三朝著我肚子來了一記窩心拳,疼痛讓我一下子清醒了過來,強忍著要嘔吐的意愿,說剛才什么情況,不是碰瓷吧?

  屈胖三說你妹的,剛才說什么,我是你兒子?

  呃……

  這家伙別的沒記住,這句倒是聽得真切。

  我不敢惹這小祖宗,連忙擺手說道:“開玩笑,你是我爹,你是我爹行了吧?”

  屈胖三呸了我一口,說誰要你這么慫的兒子啊?呸!

  我說別扯這個,剛才到底怎么回事?

  屈胖三說我剛才盯得緊緊,沒看到她有動你別的地方,看樣子應該也不是三只手的偷兒。

  我說難道純粹是覺我這張臉欠抽,特地過來打我一巴掌?

  屈胖三認真地瞄了我一會兒,鄭重其事地點頭說道:“其實吧,我的心里面也總是有一種忍不住要抽你的沖動,不過好在大人我的涵養高,城府深,最終忍下來了——陸言,我覺得你是不是搞點什么,把自己這張娃娃臉破一下相,運勢也許會好一點兒?”

  我有些詫異,不過還是很感興趣地說道:“真的?”

  屈胖三說對,我對這個面相根骨方面有一些研究,像你這樣的面相啊,有點兒太幼稚,就是別人說的總也長不大,需要做一些改變,方才能夠讓自己的整體磁場變化起來。

  我聽他說得頭頭是道,想起了陸左臉上的那一道刀疤。

  按理說像陸左這樣的人,別說刀疤,就算是那啥沒了都能夠再續上一個,為什么偏偏留著這么一道疤呢?

  我覺得可能也有這方面的原因,畢竟陸左還有我這堂兄弟長得都很像,有點兒娃娃臉,偏小,但是那一道刀疤卻給他增添了許多男人獨有的威嚴氣勢來,而我若是也能夠做點兒改變……

  我這般想著,問屈胖三說那你有什么好建議沒?是留點兒胡子呢,還是弄點兒刀疤,又或者……

  屈胖三認真地觀察著我,最后說道:“我覺得用濃硫酸往臉上潑一下,也許會好一點,至少不會有人敢往你的臉上甩耳光。”

  呸!

  沒想到這家伙憋到最后,還是沒有啥好話。

  他顯然還是在計較剛才的事情。

  睚眥必報。

  哼!

  我一臉郁悶地跟屈胖三將剩下的刨冰吃完,然后在附近的酒店開了一間房住下。

  李家湖的那個助理在我們離開明珠之前,給了不菲的盤纏,而且我兜里本身也還算可以,沒必要太過于怠慢自己,再說屈胖三這熊孩子年紀不大,卻頗懂享受,衣食住行,樣樣都得講究,我感覺自己就像《爸爸去哪兒》里面的老爹,勞心勞力,操碎了心。

  當然,這一切比起屈胖三給予我的幫助,又實在算不了什么,如此想一想,我也沒有什么可以抱怨的。

  一夜無事,次日清晨,屈胖三霸占衛生間足足有半個小時,弄得我沒有辦法,只有前往公共的衛生間去上廁所,結果回來的時候這小子跟我說廁所堵住了,我捏著鼻子去瞧了一眼,頓時給熏到了。

  他簡直是吃了多少,就拉了多少……

  不過還好,這讓我對他的小胃連同黑洞的猜測一下子就給消除了。

  幾乎是帶著逃跑的心思,我們兩人飛快地退了房,也不去想后面保潔人員錯愕的臉色到底有多臭,再一次踏上了征程。

  經過昨天的狂吃海喝,無論是屈胖三,還是我,對于食物都有一種本能的抗拒,接下來也沒有再大吃大喝,而是找了一個專門做粥品的店子,喝了點兒調理腸胃的小米粥,這才恢復過氣色來。

  恢復了精神之后,我問屈胖三感覺怎么樣了,不如我們現在出發去花蓮?

  屈胖三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決定啟程。

  不過他告訴我,說回來的時候還要好好的吃一頓,昨天好像還有一片地方沒有吃過的。

  我此刻滿腦子就想著跑去找那位傳奇的人物詢問關于東海蓬萊島的消息,聽到他同意,也顧不得回來還得遭這么一份罪的事情,趕緊在附近買了一份寶島地圖,然后又打聽了一下交通行程,最終決定坐火車前往。

  寶島并不算大,而且交通也挺方便的,從臺北前往花蓮,火車據說差不多需要兩個多小時。

  結果沒想到我到底還是失算,買到了最慢的區間車,就是有很多站點需要停下的那種,結果需要三個小時。

  不過事已至此,我也只有捏著鼻子忍著了,踏上了臺北前往花蓮的火車,沒坐多久,肥嘟嘟的屈胖三立刻引來了圍觀,大概是聽到了我們說話,旁邊一個三十多歲的大姐在旁邊熱情地問道:“你們是大陸客嚯?”

  我點頭,說對。

  大姐又問:“你們是過來臺灣自由行的么?”

  我說對,大姐便跟我們講,說最近綠營的人鬧得挺兇的,你去花蓮的時候注意點兒安全,如果是碰到一些囂張跋扈的矮騾子,你帶著孩子的話,離得遠一點兒,知道不?

  我不解,說什么是矮騾子?

  大姐想了一下,說就是你們大陸說的小混混、流氓,也就是港島說的古惑仔啦。

  我這才釋然,沒想到寶島叫那流氓地痞叫做矮騾子啊,我以為指的是我們老家傳說中一種出沒在山林之中的山精野怪呢。

  我點頭應承,說政治上面的事情,我也不懂,不過咱們都是中國人,何必相互欺負,你說對吧?

  大姐十分高興,說對咯,意識形態的東西擱下來,求同存異嘛,畢竟血濃于水,干嘛要打打殺殺呢,大家在一起和和美美的,豈不是更好?

  我舉著大拇哥兒,說大姐你這水平高,回頭都可以做那個什么立法委員咯。

  對于我的恭維,她也呵呵笑。

  隨后的閑聊中我才知道這位大姐的老公是南方省鵬城偉相力的臺干,作為世界第一大的代工廠商,也是蘋果、戴爾、惠普、索尼、IBM、思科、小米等多家知名企業的戰列合作伙伴,這家公司在全球都享譽盛名,而在中國國內工作的寶島人,她老公是其中的一名中層干部,這些年跟大陸人有過很多接觸,對于國內的同胞很有好感。

  而她耳熏目染,對我們這些來自大陸的游客也是十分熱情。

  跟她閑聊一路,我對于寶島的風俗民情有了很多的了解,而這位大姐相當熱情地邀請我們到花蓮的時候,若是有空,可以去她家做客,她有個六歲大的女兒和三歲大的兒子,或許跟這小胖子會成為好朋友呢……

  經過之前的事情,我不敢再占屈胖三便宜,直說他是我的一表弟。

  對于這個說法,他勉強能夠接受。

  如此一路聊著,一直到了火車站,我都還給熱情的大姐拉著聊天,跟我推薦了花蓮許多值得一看的景點,讓我十分感激。

  一直到出了火車站,我的心里都還是暖暖的。

  乘車前往花東縱谷附近的一處酒店,我們暫時住下,然后沒有停歇,便直接按照許老提供給我們的地址找了過去。

  我不確定人會不會見我,不過說句實話,為了蟲蟲,我什么事情都愿意去嘗試。

  沒有什么可以阻擋得了我。

  然而當我真正到達了那個眷村附近的時候,才發現自己真的是兩眼一抓瞎,不知道從哪兒開始下手。

  談到眷村,這是寶島的特殊族群,它主要是指1949年起,至1960年代,于內戰失利的國民政府,為了安排被迫從大陸各省遷徙至寶島的國民軍及其眷屬所興建的房舍。因為歷史的緣故,規劃不當,大范圍違章修筑等情況,使得眷村從外表上看起來與現如今發達的寶島有一些不是那么和諧。

  事實上眷村從六七十年代就已經開始沒落了,隨著城市化的快速進程,大部分的眷村已經走向了沒落,人口比例也迅速降低,然而即便如此,整個寶島之上也還存有五百多座眷村。

  而在我這個外人的眼中,卻覺得這所謂的眷村,跟我們國內的那些城中村差不多。

  行走在這些有年頭的古舊建筑之間,我很難看到有年輕人的身影,大部分都是些老年人或者中年人,整個村子的氣氛也顯得有些懶洋洋的,暮氣沉沉。

  我有點兒不明白,按照那位曾經國府第一高手的地位,不至于淪落至此啊?

  我聽說尚正桐當年可是浙東大戶出身,名下的產業無數,即便是后來退守寶島,也不會擠在這么一個地方吧?

  抱著懷疑的心思,我進了村子之后,挨個兒打聽了一番,結果都沒有人知道這人。

  難道許老跟我們說起的情況有誤?

  那位國府第一高手,其實并沒有住在這里?

  我心中有些疑惑,而就在這個時候,旁邊一條小道那兒,走出十幾個人來,朝著我們氣勢洶洶地走了過來。

2條評論 to“第七卷 第四章 偶遇,眷村”

  1. 回復 2016/06/25

    局局

    臺灣也是叫”小混混、流氓”,在臺灣從沒聽過稱做矮騾子這種說法。
    “矮騾子”這名詞也是在小佛的苗疆蠱事1故事中,才在這輩子第一次聽到的。

  2. 回復 2017/02/14

    匿名

    古惑仔電影里有提到過矮騾子,就是小混混的意思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