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七章 少女,潛入

  聽到這口哨聲,一開始我還以為是屈胖三,然而回過頭來的時候,卻瞧見竟然是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女。
  
  黑暗中,她雙眼黝黑,反射著遠處燈光的亮光,當我瞧向她的時候,她將食指豎在了嘴唇上,示意我不要亂叫。
  
  而在這噓噓的口哨聲中,那兩頭藏獒居然趴下了身子,一動也不動。
  
  屈胖三這時從黑暗中走了出來,指著遠處的屋檐角落說道:“那里有攝像頭,躲這邊來,別給人看到。”
  
  我聽到,跟著屈胖三走到角落,而那個留著丸子頭的少女也跟了過來。
  
  至于那兩條藏獒,則趴在地上,沒有再起來。
  
  我看著這少女,低聲說道:“你是誰?”
  
  她沒有回答,而是看著我和屈胖三,反問道:“你們又是誰?”
  
  我瞧見她這模樣,應該不是這個基地里面的人,想了一下,說道:“這幫人剛才半夜過來找我們的麻煩,我是過來弄清楚,他們到底是誰……”
  
  丸子頭少女有些驚訝,說他們找你麻煩?
  
  我點頭,說對,怎么了?
  
  她奇怪地說道:“那你們怎么沒事兒?”
  
  我有些無奈,說他們找我麻煩,但我提前躲開了——好了,你的問題我已經回答了,現在輪到我來問你了,你是誰,在這里干嘛?
  
  丸子頭少女說道:“我姓彭,彭羽痕,我父親被他們抓到這里來了,我想要救他。”
  
  羽痕?
  
  這名字聽起來像是個男孩子的名字啊?
  
  我皺著眉頭說道:“羽痕,你能夠告訴我,這些人都是干嘛的么?”
  
  羽痕咬著嘴唇說道:“他們是USR的人。”
  
  我有些詫異,說什么叫做USR?
  
  羽痕說USR的全名叫做underwater-search-and-recovery,字面意思叫做水下搜索和防御,不過在我們這里,特指灣島防衛部隊,是一幫修行者組成的特殊團隊;他們替代了以前的國府,接受美國的培訓和指導,還有蘭德智庫的戰略調整……
  
  我深吸一口氣,說羽痕你好厲害啊,這個都知道?
  
  聽到我夸張的話語,羽痕苦笑著說道:“我父親是USR的刀術教官,他是江陰秦興的彭家五虎斷門刀唯一傳人,只是得罪了里面的一個美國教練,所以被他們給秘密抓起來了。”
  
  我瞇眼,說那你們不是一個系統的么,為什么會抓你父親?
  
  羽痕說那個美國教練是USR的高級顧問,在政府和軍方都有很高的權勢,而我父親卻只是一個刀術教官而已。
  
  我瞇眼,說那你剛才訓那藏獒的手段,又是什么?
  
  羽痕眨了眨眼睛,說我以前來這兒玩過,所以認識它們,至于為什么它們能夠聽我的話,如果我告訴你我能夠溝通動物,你會相信么?
  
  我認真地看了她一眼,點了點頭,說我信。
  
  屈胖三也點頭,說信。
  
  說完,我問道:“你為什么會對我們和盤托出這么多的話來呢?”
  
  羽痕指著不遠處的圍墻,然后說道:“那墻體四米高,再加上半米的電網,一般人絕對不可能翻過來,而你們翻過來了;再加上你剛才告訴我,說USR的人過去偷襲過你,結果給避開了,也就是說,你們能夠幫助我,對不對?”
  
  我說我憑什么要幫助你呢?
  
  羽痕說你們不是也想知道他們為什么要偷襲你們么?我如果也能夠幫你們進去呢?
  
  我沉默了幾秒鐘,然后笑了起來,伸出手,說成交。
  
  羽痕與我的手搭了一下,然后說道:“前面那個體育館一樣的建筑,是他們的訓練場上,旁邊兩個都是,里面的那個子母樓——子樓是宿舍和生活服務區,而母樓則是USR的主體,我父親應該被關在地下室里了,而他們的會議室,應該在二樓的東南角……”
  
  聽到羽痕的話語,我立刻覺得剛才的決定無比正確。
  
  有著這么一個熟悉情況的人在,倒是省了我們許多的時間,接下來我和屈胖三在羽痕的帶領下,避開了一路上的監控鏡頭,朝著那邊的大樓摸了過去。
  
  一刻鐘之后,我們出現在了母樓的角落處,這子樓和母樓在二樓的地方有連接的天橋通道。
  
  我們順著那墻體外面的結構往上攀爬,很快就從二樓一處開啟的窗戶溜了進去。
  
  一路上有驚無險,而我也瞧出來了,這個彭羽痕之所以敢獨身潛入這秘密基地,并不是沒有理由的。
  
  這是一個身手極為利落的少女,飛檐走壁對她來說,不過是尋常之事。
  
  她給我的感覺,和之前碰上的那個少年阿樂差不多。
  
  看得出來,寶島之上也是人才輩出。
  
  從二樓的房間潛入,我們來到了走廊上,羽痕指著東南角連著的房間,然后說道:“會議室在那里,那些人應該剛剛回來;不過,我需要去地下室了,咱們就此別過。”
  
  我攔住她,低聲說道:“地下室那兒肯定有很多守衛,你一個人去,恐怕很危險啊?”
  
  少女慘笑,說我母親生我的時候,難產而死,我與父親在這個世界上相依為命,現如今他被人抓了,飽受折磨,我如何能夠袖手旁觀?進這兒來,我就沒有打算活著出去……
  
  這話兒說得我一陣心驚,而屈胖三豪性大發,說道:“我陪你去。”
  
  我一聽,說你別發瘋啊?
  
  屈胖三嘿然笑道:“能夠養出這樣一女兒來的,想必父親也是一個厲害人物,我屈三行走江湖,就愛跟天下豪杰交朋友,過去看一看,也是沒問題的。”
  
  我說要不然我也跟著去?
  
  屈胖三搖頭,說不用,你就在外面策應,另外如果有機會的話,幫著抓個舌頭過來問一下,看看到底是個什么情況,別讓咱蒙在鼓里,啥也不知道。
  
  我又說了兩聲,屈胖三依舊不答應,這時我方才將注意力集中在那丸子頭少女的相貌上來,瞧見她瓜子臉櫻桃嘴,膚如凝脂,長得秀美可愛,的確是個小美人兒。
  
  難道……
  
  這家伙在泡妞?
  
  一想到這個,我頓時就一真郁悶,也沒有再跟他爭執,讓兩人離去,而我守在這房間處,靜靜觀察著不遠處的會議室。
  
  那邊開了十幾分鐘的會,當聽到有桌椅碰撞的聲音傳來,我就知道差不多到了尾聲。
  
  我關上門,從透過玻璃窗往外望,瞧見里面走出了十來人,正是之前半夜突襲我們的那一票人。
  
  這些家伙散會之后,有人打著呵欠,有人伸著懶腰,顯然都有些疲憊。
  
  他們大部分人通過天橋回宿舍休息去了,而還有幾個人留在會議室里低聲說著話,不知道在商量什么,而我瞧見還有一人,從我這個房間經過,卻是走向了樓梯拐角處的衛生間。
  
  有機會。
  
  我心中一動,打量了一下左右,然后貓著腰,朝著衛生間摸了過去。
  
  我到達的時候,聽到撲通撲通的“炸彈聲”,下意識地捏起了鼻子,然后踮著腳走了進去。
  
  我守在門邊,里面過了差不多兩分鐘,終于解決了,打開門的那一瞬間,我一下子沖了進去。
  
  那人一開始還以為是同伴惡作劇,嘿嘿而笑,然而當我把匕首頂在了他的心窩子里面時,他終于知道事情有些不對了。
  
  他抬起頭來,結果被我用衣服給兜住了頭,還想反抗,給我兩記窩心拳,打得癱在了馬桶上。
  
  我將衛生間隔板的門關上,然后用匕首頂在那人的心口,緩聲說道:“我問你一句,你答一句。答錯了,不肯說,又或者大喊大叫,我就捅死你,知道了么?”
  
  我出現得很突然,而且一點兒機會都不給他,又將其腦袋蒙住,那人一下子就懵了。
  
  未知的恐懼縈繞在了他的心頭,這使得他不得不點頭,說好。
  
  我待他點頭之后,才說道:“告訴我你的名字。”
  
  那人老實回答:“王磊!”
  
  我點頭,說很好,不錯的開頭,希望我們不要彼此傷害,不然我會很愧疚的——下一個問題,你們這次出去干嘛了?
  
  王磊交代道:“去抓人。”
  
  我說具體點。
  
  王磊說臺北USR總部發來傳真,讓我們留意一個人,名字叫做陸言,是港島那邊的分支機構發送的請求,希望我們協同抓捕此人,有長官要審問他們,所以我們在得到線報之后,就出發了,結果撲了一個空,因為害怕眷村老派國府退休人員的干預,所以就不得不回來了……
  
  港島?
  
  我的眼睛一下子就瞇了起來,說這么說來,USR有獨立稽查和抓捕的權力咯?
  
  王磊搖頭,說沒有,不過可以作假。
  
  我說港島那邊為什么會發出這樣的申請呢?
  
  王磊還是搖頭,說我不知道,具體的事情,只有我們隊長黃劍笙知道……
  
  黃劍笙啊?
  
  我心中思慮著,而這個時候,衛生間門口突然間傳來了腳步聲,王磊的身子一下子就繃直了起來,我的匕首往前一頂,低聲說道:“你只要敢開口,我就送你下地獄——自己考量一下吧……”
  
  大概是感受到了匕首的寒意,王磊低聲說道:“別殺我,我保證配合。”
  
  而這話兒剛說完,門口就傳來話語:“王磊,你跟誰說話呢?”
  
  王磊的腰身一直,緊張地說道:“啊?隊、隊長……”

1條評論 to“第七卷 第七章 少女,潛入”

  1. 回復 2016/03/17

    啊龍

    報告小佛:我的魂魄還在蕭克明的袖子里,逃出地府后也沒有說要去看我的肉身是否還在,就直接去西藏幫陸左去了,難道我真的只能變成陰魂了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