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十五章 故友,重逢

  依韻公子回來了,就在今天凌晨的時候,秦蘇河這邊接到消息之后,立刻就趕過來通知于我。
  
  當然,秦蘇河之所以能夠這么快得到消息,也得益于他強大的人脈關系。
  
  這幾天的相處下來,秦蘇河帶給我一種很強的好感——他有點兒中國傳統儒家的風范,溫文爾雅,即便是在尚老那里吃到了教訓,但對我卻已經沒有太多的變化。
  
  想起來,估計也就是因為我們之前參與過解救老彭的計劃。
  
  就這一件事情,他便涌泉相報,著實讓人為之敬重。
  
  他這次過來,還特地跟我商量,說他可以聯絡到依韻公子,問需不需要把我的身份透露給他,與他取得聯系。
  
  聽到這話兒,我便知道他估計是對之前的事情心有余悸。
  
  畢竟我之前謊稱是尚老的故友之后,秦蘇河便使了死力氣,通過他父親的關系,跟人接上了頭,沒想到一見面就露陷了,這哪里是什么故人之后,分明就是仇人之后。
  
  而經歷過之前那一回事兒,即便是心中對我抱著信任,但他到底還是謹慎了一回,想跟依韻公子那邊確認一番。
  
  我知道秦蘇河的意思,所以很肯定地點頭,說可以。
  
  之前依韻公子還跟我說起過,說如果有機會能夠來到寶島的話,可以找他玩兒,他一定好好招待。
  
  現如今,我們可不就是在寶島了么?
  
  秦蘇河得到了我這邊肯定的回復之后,終于寬了心,離開之后,羽痕一臉崇拜地說陸大哥,你居然還認識尚晴天?
  
  我說怎么,你也認識?
  
  羽痕一臉黯然,說他是天上皎潔明亮的圓月,我只是地上仰頭望他的小螞蟻,哪里認識啊?
  
  我瞧見她有些自卑,有些詫異地問道:“啊,他很有名么?”
  
  羽痕一臉夸張地說道:“超有名的好不好?我跟你講啊,以前國府還沒有解散的時候,我幾乎是天天聽著尚晴天的名聲長大的,他可是我們寶島年輕一代的翹楚,無數少女的白馬王子,夢中情人呢……”
  
  她一對眼睛晶晶亮,就好像尋常追星的少女,她老爸吃醋了,說依韻可不是年輕一輩哦,算起來,他的歲數也不小了……
  
  羽痕揮了揮手,說少來,我跟你說,尚晴天比林志穎還厲害,簡直就是不老男神好不好,我有一次遠遠地見過他一面,簡直是青春年少,正當年啊!
  
  我想起依韻公子的長相,的確是很難看出歲數來。
  
  相比于女兒,老彭更關心另外一件事情,問我說:“你覺得尚老會不會把東海蓬萊島的秘密,告訴他兒子?”
  
  我笑了,說老彭你也打算去東海蓬萊島?
  
  這幾日,大家天天在一起,很多事情自然也沒有打算隱瞞,當老彭得知我們準備前往東海蓬萊島的時候,也曾經表示過如果有可能,他想一起去。
  
  不過事后他又有一些悔意,覺得去哪里太過于危險,如果羽痕跟著一起的話,他擔心會害了自家女兒。
  
  如此反復幾次,所以我才會有這樣的提問。
  
  聽到我的話語,老彭尷尬地笑了笑,說羽痕跟我談過了,覺得如果有萬分之一的機會,還是想去嘗試一下的,總比這輩子碌碌無為、郁郁寡歡而終要精彩一些。
  
  羽痕這些日子用她精良的廚藝征服了屈胖三,這家伙拍著胸脯說道:“你放心,如果真去了,大人我罩著你們便是了。”
  
  相處日久,老彭和羽痕也都曉得了屈胖三的性格,嘿嘿笑了,然后拱手說那就勞煩您了。
  
  我在期待中過了半天,本以為秦蘇河很快就能夠有消息回來,并且與我們約定時間,沒想到他一直都沒有下來,心中疑惑,想著莫不是依韻公子忘記了我們這朋友?
  
  沒想到下午的時候,地下室來了一位拜訪者,卻正是許久未見的依韻公子。
  
  我本以為雙方的見面是需要約一個時間地點,沒想到他居然親自過來拜訪。
  
  別的不說,就從這一份熱情,也不枉當初共過生死。
  
  握著我的手,依韻公子微笑,說當初一別,還以為會過很久也未必能夠見面,沒想到這才幾天,我們就又見面了。
  
  跟我寒暄完,他又躬身與屈胖三握手,十分的尊重。
  
  依韻公子擺出來的架勢,讓這熊孩子十分滿意,也沒有了之前的矜持,臉上露出了歡喜的笑容來。
  
  大家坐在了沙發前,羽痕一臉看到偶像的激動,泡茶的時候手忙腳亂,差點兒將一壺熱水全部都灑依韻公子的臉上去,弄得老彭趕忙代女兒給人道歉。
  
  好在依韻公子并不計較這些,反而是親切地與羽痕問好。
  
  總之各種平易近人,弄得羽痕都快要哭了。
  
  秦蘇河給依韻公子介紹老彭,他灑然一笑,說五虎斷門刀嘛,我肯定知道的,當初家父曾經點評過,說寶島之內,用刀的高手許多,但最純粹的,還是得論彭家。
  
  得此評論,老彭樂開了花,一邊謙虛,一邊咧嘴笑,說尚老過譽了,我這兩下子,當不得,當不得如此盛譽。
  
  依韻公子又談及了老彭此次的牢獄之災,說你的事情,我也是剛剛聽說過了,按理說國府解散,我們便置身事外,插手不得;不過彭家當初也是跟隨著蔣公一起來的臺灣,咱們彼此之間,也是共過患難,有過一份淵源的,不能因為美國人說什么,咱就都得做,如果不抗爭,豈不是成了奴隸?回頭的時候,我跟USR總部那邊溝通一下,看看能不能讓你得以回歸……
  
  聽到這話兒,老彭十分感動,不過還是擺手,說算了,隔閡已成,破鏡難圓,我的心思早已淡了。
  
  依韻公子嘆息了一聲,說唉,此事說起來冤屈,那幫人這么搞,總有一天會出大事的。
  
  一陣感慨之后,老彭十分識趣,知道我們還有些私密話要說,便與秦蘇河去了書房,而我這時方才問起了小香港的事宜來。
  
  依韻公子告訴我,說小香港運轉良好,在華族的扶持之下,安和她的族人已經在那兒扎下了根來。
  
  情況一天比一天更好,唯一讓人覺得遺憾的,是安變得有些沉默了。
  
  說到這里,依韻公子咧嘴一笑,露出一口白牙來,說這事兒說起來跟你還有些關系,人小女孩兒挺掛念你的,我在的時候,整日念叨著你什么時候能夠來看她——對了,你近期有打算回荒域么?
  
  話說到這里,我也沒有再繃著了,將我此刻的困境跟依韻公子提起。
  
  聽我講述完畢話之后,依韻公子沉吟了一番,然后問我道:“你的意思,是你的女朋友,她已經前往東海蓬萊島了?”
  
  我點頭,說是,我可以確認。
  
  依韻公子皺著眉頭說道:“那她是如何知道東海蓬萊島的呢?”
  
  我搖頭,說這個就不清楚了。
  
  依韻公子沉吟一番,然后說道:“陸言,你知道東海蓬萊島是一個什么地方么?”
  
  我搖頭,說常聽說天下修行三圣地,天山神池宮,東海蓬萊島,苗疆萬毒窟,不過具體什么樣子,我卻也不是很清楚……
  
  依韻公子跟我解釋道:“其實很久以前,流傳的還有另外兩個,一個是北國寒冰島、南海鎮海眼,這些都是最能夠接近更高層世界的所在——如果說我們的世界是一個平面的話,這幾個地方,則是如同氣泡一般的凸起,能夠更近距離的仰望我們所未知的世界,又或者說是逝去的神佛之地……”
  
  我說我明白了,東海蓬萊島不就是傳說中碧游宮的所在么?
  
  依韻公子點頭,說其實我們現在身處的世界,是一個廢地,被滿天神佛拋棄了的地方,至于是為什么,我也不知道;有人告訴我,說是因為末法時代的到來,輕靈之氣越上,厚重之氣越下,歷史的必然趨勢;也有不同的理論,總之一點,東海蓬萊島是更接近真理的地方。
  
  我聽他說得頭頭是道,忍不住問道:“如此說來,你曾經去過?”
  
  依韻公子搖頭,說我倒是有機會,不過還是沒有去成。
  
  我與他有過命的交情,也不扭捏,直接說道:“現如今我必須要去東海蓬萊島走一遭,挽救我逝去的愛情,但卻有不得法門,所以這一次,只有求助你了。”
  
  依韻公子沉默了好一會兒,方才說道:“沒有把握的事情,我一時半會兒答應不了,不過我可以承諾你,我會盡自己最大的力量,促成此事的。”
  
  依韻公子一諾千金,此事我最是知曉,聽到這話兒,我不再擔心,表達了感謝。
  
  而聊過此事之后,依韻公子突然問道:“我也是在接到秦哥的電話之后了解的,聽說你們現在已經被USR通緝了?”
  
  我苦笑,將自己所了解的情況一一說了出來。
  
  聽我說完之后,依韻公子苦笑著說道:“估計跟USR打招呼的,是許鳴。此人我見過幾面,談不上有什么交情,不過我與他背后那人倒是有些來往,回頭我打個電話問一下,看看能不能幫你們斡旋此事吧……”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