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十七章 海上,余生

  次日中午,阿樂過來接我們。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依韻公子疏通了關系的緣故,這回我們并沒有躲躲藏藏,蹲在那賣魚的車里面,而且坐著一輛商務車,便一路奔向了港口。
  
  下午的時候,我們抵達港口附近,阿樂將我們扔在了附近的一家餐廳里解決伙食,而他則去聯絡出海船只。
  
  這事兒是安排好了的,船只也是早已在港口等待,阿樂過去是檢查一些情況,并且落實好此次出海的一應事宜。
  
  盡管他給我的感覺,是并不想帶著我們走,但出于職責,他還是表現得十分認真。
  
  至于他的情緒反應,我覺得多少跟尚老的意志有關系。
  
  雖然因為依韻公子的緣故,尚老不得不答應幫這個忙,但從內心里面來說,他估計還是不太樂意我們去東海蓬萊島的。
  
  正因為如此,阿樂才全程都沒有好臉色。
  
  他覺得我們在強人所難,讓尚老不高興,他自然也不會有什么好心情。
  
  路上的時候,我試圖跟他搭話,結果總是熱臉貼了冷屁股,到了后來,便也不再刻意討好,大家相安無事便是了。
  
  他對我和屈胖三沒什么好臉色,但對老彭卻表現出了幾分尊重來。
  
  寶島第一刀,這名頭聽著就值得敬仰。
  
  至于少女羽痕,天真爛漫的她對誰都是一副開朗熱情的態度,阿樂對她自然也冷不下臉來。
  
  總體上,他給我的感覺,有一種淡淡的疏離,難道還因為我們是大陸人的關系?
  
  拜托,大家都是同胞,別這樣好吧?
  
  我們在餐廳小坐,準備吃出海之前的最后一頓,還別說,這餐廳看起來外表并不算什么,但做出來的飯菜卻格外有風味,屈胖三再一次展現出了吃貨的本質,點了整整一大桌子的菜,弄得那桌子都擺不下去。
  
  而就在老彭擔憂這么多的菜是否能夠吃完的時候,我和屈胖三也終于開動了。
  
  呼嚕呼嚕、呼嚕呼嚕……
  
  很快,一大桌子的飯菜都給我們橫掃一空了,而老彭因為太過于驚訝,都沒有來得及吃兩口,不得不又點了一盤蛋炒飯,方才解決了肚子的問題。
  
  我和屈胖三強大的吃貨戰斗力讓這對父女倆驚嘆連連,羽痕忍不住鼓掌,說果然奇人有奇事,并非凡人所能比。
  
  夜幕降臨的時候,我們登上了船。
  
  船是白色的機帆船,類似于中型游艇,不過有帆,甲板下面有四個狹窄的休息床位,可以供人輪流休息,而瞧見艙體里復雜精密的儀器,我便知道這玩意可能很貴。
  
  它不是一艘尋常的機帆船,而是具有近海航行能力的船只。
  
  瞧見這艘有著漂亮曲線的帆船,羽痕一對眼睛忽閃忽閃,充滿了欣喜,拉著我的衣袖,說天啊,這船得有多貴啊?
  
  我說不知道,不過看起來便宜不了。
  
  上了船,她又歡呼雀躍,找阿樂問東問西,仿佛腦子里有十萬個為什么。
  
  帆船上除了阿樂,還有兩個船員,一個四十多歲,是船老大,負責掌舵,而另外一個年輕人則是他的助手,并且兼任機修工的工作,阿樂給我們介紹,一個叫做老潘,一個叫做阿中。
  
  船是傍晚的時候出發的,隨著機輪轉動,港口離我們漸漸遠去,我和屈胖三坐在船尾處,望著遠處的燈光漸行漸遠。
  
  許久之后,我找到了阿樂,問他我們大概有多久會抵達東海蓬萊島。
  
  聽到這話兒,阿樂搖了搖頭,面無表情地說道:“不確定,到時候你就會知道了。”
  
  我瞧見他這態度,心里面有些不舒服,說你以前去過?
  
  阿樂搖頭,說沒有。
  
  我說你既然沒有去過,不如將所知道的講出來,大家坐在一起,幫你參詳一二?
  
  阿樂說我看沒有那個必要,你們安靜等著就是了。
  
  我瞧見他這般不近人情,也懶得再撩撥他,回到了船尾,瞧見屈胖三居然四腳朝天地躺在了甲板上,然后隨著拍打船體的波濤,呼嚕呼嚕地睡起了覺來。
  
  我喊了他兩聲,發現沒有動靜,便將他抱著回到了船艙內,將他放在床上安歇。
  
  這船艙里面的空間有限,睡覺的地方幾乎就是一個格子一個格子挨著的,我安置好了屈胖三,又回到了船尾來,這時才發現羽痕坐在了剛才屈胖三坐著的位置處。
  
  我走過去,跟她打招呼,說你爸呢?
  
  羽痕告訴我睡著了,自從那件事情之后,他爸的精力就一直不是很好,總容易犯困。
  
  我嘆了一口氣,沒有多說什么,而是坐在了她的旁邊。
  
  羽痕與我并肩而戰,望著遠處黑黝黝的波濤,以及頭頂之上的彎月,突然問道:“陸大哥,你去東海蓬萊島,是想要找你的女朋友?”
  
  我點頭說對。
  
  她問我,說你們是怎么認識的呢?
  
  此刻海浪滔滔,反而顯得無比靜謐,我深吸了一口氣,然后說起了我跟蟲蟲相識的經歷來。
  
  這過程自然用了許多的春秋筆法,略去了許多的事情,只是將我與蟲蟲之間相知、相識的過程一一道來,當聽到我當初為了變得強大,而選擇獨自離開的時候,羽痕忍不住插嘴,說陸大哥我覺得你這樣做很不對啊,不管如何,兩個相愛的人,就應該在一起……
  
  我默然無語,低聲嘆了一口氣。
  
  有的事情,既然已經發生,那就很難說清楚對錯,現在我只想找到蟲蟲,其他的事情,都可以慢慢談。
  
  我不愿意再聊這事兒,于是羽痕便跟我談起了她的事情,如此聊了一個多小時,她也困了,回房歇息,而我則一直盤腿在船尾,隨著波浪晃蕩。
  
  不知道是不是深處大海,四周一片靜謐的緣故,當眾人都睡去的時候,我卻顯得很精神。
  
  盤腿修行完畢之后,我沒有困意,于是拔出了破敗王者來。
  
  我站立在船尾,舉著手中的劍,然后認真地劈砍。
  
  一下又一下,我無比的認真。
  
  每一下,我都采用一劍斬的手段,從腳部到腿部到腰臀之間的發力,我都盡量讓自己熟悉那種力量的流通,然而讓我感覺到不對勁兒的,是在這大海之上,一劍斬的手段涉及不到任何的力量。
  
  大海之中,自有屬性,只可惜我借用不得。
  
  無論是地遁術,還是一劍斬,又或者是地煞陷陣,我都沒有辦法感受到那種力量的源泉。
  
  當然,這并沒有阻礙到我的練習。
  
  我練習了大半夜的劈劍,來來去去就只有那一個動作,但是我就樂此不疲。
  
  劍有劍的道,當你真正感知到它的時候,就不會感覺無聊。
  
  夢中的一劍神王不知道劈了多少個歲月和年華,方才會有最終那戰天斗地的恐怖實力,我陸言雖然人笨了一點兒,但人卻并不懶惰。
  
  勤能補拙。
  
  天色快明的時候,阿樂走到了船尾來,默默地看著我。
  
  我余光處瞧見了他,不過卻并不理會。
  
  我自劈著我的劍,一下又一下。
  
  他看了我十多分鐘,終于忍不住開口問道:“你這劍法,是什么來路?”
  
  我收起了破敗王者之劍,回過頭來,看著他,微微一笑,說怎么,你也玩劍?
  
  阿樂頗為自豪地說道:“自小練劍,這一次師父收我入門的時候,賜了一把長劍予我,劍名“問道”,乃他早年間所用,我師父當年正是用此劍奪得那國府第一高手之名。”
  
  我不置可否地點了點頭,他來了興致,對我說道:“要不要比一比?”
  
  我搖頭,說算了。
  
  阿樂挑釁地看我,說不敢?
  
  我搖頭,說不是,我的劍法,是用來殺人的,尋常不比劍。
  
  阿樂嗤之以鼻,說劍法若是做不到收放自如,又如何敢用?
  
  我不跟他爭,而是繼續劈劍。
  
  阿樂自以為對我釋放了善意,而我卻并沒有接招,頓時間就來了情緒,轉身離開了去,留下我一人,在船尾不停劈砍。
  
  我瞧見他離開,也沒有挽留。
  
  因為我很難跟他解釋,這一劍斬的手段,當真是殺人技,真正用起來的時候,我都害怕我自己。
  
  穿行一夜,早已離開了寶島海域,一路向東行,白天又是一陣晃蕩,大海遼闊,不知西東,四處都是一望無際的海水,讓人平白生出幾分無聊和絕望來。
  
  此行倒也還算是順利,而到了此日傍晚的時候,突然間起了風浪,還下起了暴雨來。
  
  我們都到船艙里躲雨,結果屈胖三卻發了瘋,跑到船頭去,迎著那如注的暴雨,大聲高喊道:“這是勇敢的海燕,在怒吼的大海上,在閃電中間,高傲地飛翔;這是勝利的預言家在叫喊:讓暴風雨來得更猛烈些吧!”
  
  他發著瘋,攔都攔不住,讓人無語,而到了后來,海上的風浪越來越大,一層高過一層,帆船在浪頭不斷顛簸,羽痕臉色慘白,嚇得不行。
  
  而就在這個時候,屈胖三突然指著不遠處的海面,大聲喊道:“快看,那邊有人。”
  
  我探出頭去,瞧見離我們幾百米的地方,的確出現了一塊船板,而上面,卻有一個人在海水之中奮力掙扎著。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