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十八章 邂逅,救人

  因為隔得太遠,風浪又大,所以我只能夠瞧見隱約的一點兒,不過屈胖三卻很是確認,說開過去,救人。

  船老大老潘看向了阿樂,而沉思了幾秒鐘之后,阿樂搖了搖頭。

  他拒絕了這提議。

  屈胖三瞧見,頓時就一股火氣冒了出來,指著阿樂,說年輕人,你怎么能見死不救呢?

  這話兒惹惱了阿樂,他瞪了屈胖三一眼,說你小屁孩子懂什么?這么大的風浪,我們自顧都不暇,那便是風浪最大的地方,我們若是將船開過去,別說救人,就自己都未必能夠保得住……

  聽到這話兒,屈胖三氣呼呼地說道:“那你就當做沒看到了?”

  瞧見有沖突,老潘在旁邊勸解,說隔得這么遠,我們過去的話,他未必能夠支撐得住,何必為了一個將死之人傷了和氣呢?

  屈胖三來了脾氣,猛然一跺腳,說媽勒個巴子的,你們這幫人真是好樣的——陸言,過去救人。

  我一愣,說啊?

  屈胖三脾氣更暴了,說啊什么啊,你不去救人,難道要我去啊?

  我瞧見他正在氣頭上,也沒有敢跟他多扯什么,左右一看,心中一橫,將上衣和鞋子脫掉,然后迎著那五六米的大浪,直接就跳入了冰冷的海水之中去。

  噗通……

  我跳入水中,巨大的海浪便劈頭蓋臉地撲了過來,我沒有敢在海面上撲騰,潛入水底下去,卻沒有想到這水面之下也是暗流潛涌,到處都是回流,讓人隨波而動,很難自主。

  好在我這一身修為還算是精湛,再加上修行者擅長閉氣,在黑乎乎的海底下,勉強找對了方向,然后朝著目標一陣潛游。

  如此也是費了許多的氣力和周折,終于趕到了之前的那個地方,瞧見那舢板之上趴著的,居然是一個長發女子。

  我奮勇上前,搭住了那舢板,撥開她宛如水草一般的長發,用手指摸了一下她的鼻子,又抓著她的手,感受了一下脈搏,確定人還是活著的。

  人雖然活著,但受了很重的傷,衣服上面還滲著血,我不確定是哪兒冒出來的。

  不但如此,她人也處于近乎昏迷的狀態,緊緊是憑借著意志在堅持。

  得將人弄回船那邊去。

  我對她大聲喊了兩句,讓她不要驚慌,我這就救她回去。

  也不知道對方是否聽到了,我站上了舢板,然后將身子弓著,重心下移,雙足彎曲,緊緊扣住那表面,然后開始順著那風浪,往我們那船的方向劃了過去。

  我這邊在努力,而船那邊也開始往我們這邊靠近過來。

  如此折騰了許久,兩邊終于靠近,相距只有十米,我攬住那姑娘的腰肢,道一聲得罪了,然后背著她,就往船那邊游去。

  在水里又經過幾次大浪,我不確定身后的那姑娘是否能夠換氣,只有奮力游動過去,而到了船邊的時候,有人伸出了長棍來,我抓住,然后在眾人的幫助下,把這姑娘給弄上了甲板處。

  這邊一救到人,阿樂便對老潘大喊道:“快走,離開這里。”

  此刻機帆船已經收起了帆,發動機輪,往風浪小的地方快速開去,我這邊精疲力竭,躺在甲板上直喘氣,然而這個時候,卻聽到羽痕驚叫了一聲:“林曦姐?”

  我一聽,頓時也一陣驚訝,一骨碌爬了起來,轉頭過去,卻見那被我救起來的姑娘,可不正是之前跟老彭治過病的林曦么?

  剛才救人的時候,大風大浪,天色又黑,我心中焦急,來不及細看,這會兒羽痕將她遮在臉上濕漉漉的亂發撥開,才發現居然是我們認識的人。

  我之前想要跟她見一面,問幾個問題,結果聽說是出國沒,沒想到在這海上反倒是遇上了。

  羽痕認出了人來之后,檢查了一下對方,焦急地說道:“不行,她沒氣兒了,得給她做人工呼吸……”

  屈胖三一聽,頓時就來了精神,慌忙喊道:“我來,我來,我最專業!”

  羽痕有好氣又好笑,說你搗什么亂啊?

  說罷,她便捏住了林曦的鼻子,然后深吸一口氣,朝著對方的嘴里吹了氣去。

  屈胖三瞧見這兩張粉嫩誘人的嘴唇貼在一起,心底里那個失望了,簡直是沒法提了……

  盡管是救人,但一大一小兩美女的嘴唇貼在一塊兒,場面生出幾分旖旎。

  不過羽痕救人是真的專業,又是人工呼吸,又是擠壓胸口,沒一會兒,那林曦口中便吐出了大量的污水,人也睜開了眼睛來。

  人是救活了。

  醒過來的林曦迷茫地打量了一下,羽痕興奮地喊道:“林曦姐,林曦姐,是我啊,我羽痕!”

  林曦艱難地說了一聲:“羽痕?”

  說罷,她秀眉一蹙,居然又昏了過去。這情況把羽痕嚇得不行,大聲喊了兩句,沒有回應,正奇怪的時候,發現雙手之上滿是鮮血,頓時就尖叫道:“啊,哪來的血啊?”

  這時屈胖三走了過來,俯身檢查了一下,然后說道:“不好,她在落水之前就受了傷,得趕緊給她包扎,要不然會沒命的。”

  屈胖三張羅起來,讓羽痕隨他一起進了船艙,然后把我們這幫男人都趕了出來。

  他什么時候還能客串醫生了?

  我翻著白眼,不過因為心里有了蟲蟲的緣故,對于別的女人,我倒也沒有什么太多的心思,唯一擔心的,是若這林曦跟我哥有那么一點兒關系,那不就是我嫂子咯?

  呃,這……能救活,還是救活的好。

  為了避嫌,阿樂和老彭都趕到了駕駛室這邊來,我看了阿樂一眼,開口說道:“謝謝。”

  剛才若是沒有他把這船弄過來接人,在這么大的風浪之下,只怕我未必能夠將林曦給救過來,而即便是能,也不知道會耽誤多少時間。

  林曦現在的情況,早一分鐘,就多一分活下來的希望。

  對于我的感謝,阿樂連頭也沒有回,只是冷冷地說道:“分內之事,只不過下一次,別再這樣魯莽了。真不知道你怎么顯得,那熊孩子說一句話,你就不顧性命地跳了下去——你若是死了,我該如何跟我師父交代?”

  我聽到他這帶著小驕傲的話語,微微一笑,也不辯駁。

  小兄弟,你還是太年輕了,別看屈胖三這家伙個不大,年紀小,那可是一大粗腿,我哪里敢不聽他的話?

  這一趟東海蓬萊島之行,我得抱著屈胖三兒的大腿,方才有一點兒信心。

  風浪一直持續了四五個小時,到了凌晨時分,方才減緩一些,不過依舊顛簸,而屈胖三和羽痕這邊也終于將人給處理妥當,然后扶上床歇息去了。

  羽痕對屈胖三十分欽佩,說林曦姐身上好幾處血淋淋的傷口,她看著都犯暈,沒想到屈胖三卻能夠憑借著船上配備的醫療箱,將其果斷縫合,那技術,幾十年的老牌外科醫生都未必能有他的這利落。

  簡直是神了。

  小丫頭十分好奇,問屈胖三是怎么煉成的,屈胖三這回倒沒有再裝波伊,只是淡淡地嘆了一口氣。

  他的眼神之中,罕有地露出了幾分蕭瑟來。

  他沒有說話,我卻知道他定然是回憶起了上一世的崢嶸歲月來。

  林曦睡了過去,昏昏沉沉,屈胖三說小命是救回來了,至于到底是個什么情況,這個得等她醒過來才能清楚。

  屈胖三突然又笑了,說我剛才縫合的時候才想到,得虧你運氣好,這附近沒有鯊魚之類的,要不然憑她流出的那血,指不定引出幾條大白鯊,你估計也得葬在這里了。

  我一想也后怕,說還好,還好……

  沒想到這話音剛落,突然間整艘船陡然間都震了一下,仿佛下面被什么東西給撞了一下似的。

  這事兒來得突然,我站立不穩,一下子就滾落在地,撞得鼻青臉腫,郁悶得很。

  不過屈胖三的臉色卻一下子嚴肅起來,朝著前面問道:“什么情況,觸礁了么?”

  老潘說嗨,觸什么礁啊,剛才不知道海底有什么東西,頂了我們這里一下。

  屈胖三快步沖到了甲板去,我也跟著跑了出來,瞧見他臉色緊張,不由得問道:“怎么了?”

  屈胖三說不對,下面有東西。

  話說完,那船體又給撞了一下,我這回有了防備,趕忙抓住船舷,猛然晃蕩一下,趕忙問道:“到底是什么啊?”

  屈胖三皺著眉頭,從衣服里摸出了一張濕漉漉的符箓來,猛然一搓,那符箓卻是燃燒了起來,蒸發出一股潮氣,而屈胖三口念咒文,不斷揮舞著這符箓,三五秒鐘之后,他將符箓往海面一擲。

  轟!

  一聲火焰驟燃的聲音,緊接著船下一陣震動,我瞧見一個巨大的黑影朝著遠處滑落而去,下意識地吸了一口涼氣,說那是啥?

  屈胖三搖頭,說鬼知道啊?

  說完話,他的目光一下子落在了船頭正前方的方向去,而跟著望了過去,卻瞧見那兒居然出現了一條小漁船。

  漁船之上,站著六個黑影,正朝著這邊,遙遙相望而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