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十九章 登船,檢查

  那漁船破爛,就好像是在河里面航行的那種小船,出現在這茫茫大海之上,讓人著實感到有些古怪。
  
  聽到屈胖三的呼喊,阿樂和羽痕、老彭等幾個人,都趕到了船頭來。
  
  我瞇眼望著那奇怪的漁船,火眼之中,能夠瞧見淡淡的能量浮動,能夠感覺得到并非尋常人等。
  
  來者是誰?
  
  我們的心里面充滿了疑惑,特別是剛才水底下那個巨大黑影襲擊過后,這事兒讓人著實有些緊張,而幾分鐘之后,那漁船靠近了過來,有一個披著古怪蓑衣的男子站立在船頭,遙遙地望著我們,然后說道:“來者何人?”
  
  對方說的是漢語,雖然口音有些怪異,不過到底還是能夠聽得懂。
  
  我走上前,正待說話,這時阿樂慌忙揮手招呼道:“你好,請問前方是無相海么?”
  
  蓑衣客抬起頭來,說你居然知道無相海?
  
  阿樂拱手,說你好,我們是寶島來客,我師父是尚正桐,不知道閣下可曾聽說過?
  
  蓑衣客擺了擺手,好說什么同不同的,不認識,說罷,來這里什么目的?
  
  阿樂對自己師父有一種發自內心、深入骨子里的熱愛,聽到別人這么說他師父,頓時就是一陣不爽,不過他雖然年輕,但處事卻不簡單,前行忍住心中不快,然后說道:“我們準備前往東海蓬萊島。”
  
  蓑衣客抬起頭來,露出了一張面無表情的臉來,開口說道:“東海蓬萊島?”
  
  阿樂點頭,說對。
  
  蓑衣客揮了揮手,說你們去東海蓬萊島有何事?
  
  阿樂從懷里摸出了一封信來,說我師父與蓬萊島海公主有舊,這里有一封信可以證明我們的身份,諸位若是東海蓬萊島的人,煩請幫忙領路。
  
  蓑衣客呵呵笑,說你師父還認識東海蓬萊島的海公主?
  
  阿樂說自然認得。
  
  蓑衣客說既然想要前往東海蓬萊島,那先讓我們檢查一下,別帶了什么不干凈的東西,可行?
  
  阿樂說入鄉隨俗,按照你們的規矩辦。
  
  蓑衣客點頭,沒有再說什么,而那艘漁船則快速朝著這邊接近而來,兩船相差七八米的時候,我終于接著船上燈光瞧清楚了來者的模樣,卻見除了為首的那個麻將臉之外,其余人都有些面容猥瑣,看著不像是什么好人。
  
  東海蓬萊島乃傳說中的修行圣地,怎么里面的人都這副德行?
  
  說好的仙風道骨呢?
  
  雙船相近之后,蓑衣客騰空跳躍了過來,緊隨著他的,還有身后的四人,只留了一個矮個兒的家伙,蹲在船尾處等待。
  
  這些人一落地,一股莫名其妙的臭味就彌漫在甲板之上,我鼻子癢癢,有點兒想打噴嚏,不過卻又得強行忍住,畢竟人家有可能是東海蓬萊島的人,我們若是得罪了,說不定就登島無望了。
  
  我低著頭,站在旁邊,讓阿樂去應付。
  
  蓑衣客走到了阿樂跟前來,四處打量了一眼,然后指著阿樂說道:“這船上,你是負責的?”
  
  阿樂點頭,說對,是我。
  
  蓑衣客說都有多少人?
  
  阿樂說有七個、哦,不,是八個,船艙里面還有一個在休息。
  
  蓑衣客說介意我們進船看一下么?
  
  阿樂說您隨意,不過能問一下,你們是東海蓬萊島的人么?
  
  蓑衣客笑了笑,說在這一片海域出現,你說我們是不是?
  
  他一揮手,有人往駕駛艙那邊走去,也有兩人往船艙內部走去,羽痕有點兒不放心在里面休息的林曦,便跟了進去,而屈胖三則走到了我的旁邊,拉了拉我的衣袖。
  
  我后退一步,低聲說道:“怎么了?”
  
  他壓低嗓音,說這幫人不像是人啊?
  
  我詫異,仔細盯著船上的這兩人,發現對方除了衣服打濕之外,卻也沒有別的異常。
  
  不過屈胖三說話幾乎是例無虛發,他既然出聲提醒,我立刻就警惕了起來,瞇眼打量著對方,沒想到正在跟阿樂聊天的蓑衣客一下子就回過了頭來,看著我,說嘿,朋友,干嘛這么盯著我,你覺得我很可怕么?
  
  啊?
  
  對方居然這么敏感,我真的是有些詫異了,趕忙解釋道:“呃,不是,對不起大哥,鄉下人,沒見過啥大場面,有點兒緊張,對不起。”
  
  蓑衣客轉身,朝著我走了過來,然后冷笑一聲道:“怎么,你是不是很抗拒這種檢查啊?”
  
  我說倒沒有……
  
  他指著我的身上,說你身上有什么違禁品,趕緊拿出來,免得我搜出來,彼此臉上都不好看。
  
  我有些發愣,說什么叫做違禁品?
  
  他說刀兵、符箓還有一切大規模的殺傷性武器,都拿出來——你們要知道,東海蓬萊島是一個和平的地方,不能夠有任何違禁的東西進入。
  
  他在這兒跟我胡扯,我攤開雙手,說你看咯,我這里啥也沒有……
  
  我的話音未落,船艙里突然傳來了羽痕的尖叫聲,我下意識地往那邊走去,沒想到里面傳來一陣口哨聲,緊接著旁邊那蓑衣客陡然暴起,探爪朝著我抓了過來。
  
  若不是屈胖三剛才的提醒,我對此人絕對是沒有任何防范。
  
  好在他說了一句,我多少也留了點兒心,右手一轉,與那人對了一掌。
  
  砰!
  
  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朝著我這邊狂涌而來,而在另外一邊,我瞧見那人也向阿樂動手了。
  
  兩人幾乎是在口哨聲傳出來的第一時間內同時動的手,阿樂反應稍微慢了一拍,給那人拍在了左肩上,承受不住,人直接就飛了出去。
  
  我倉促之間與那人對了一掌,承受不住那力量,人朝著地上滾落而去,這時屈胖三對我喊道:“去船艙,外面我來解決。”
  
  我聽到,趁勢往船艙里面滾落而去,進入里面之后,瞧見狹窄的過道里面,那兩個家伙一人在前,而另外一人卻扛著被捆住的林曦,朝著外面沖了過來。
  
  壞了,不對勁。
  
  我從地上爬了起來,領頭那人臉上露出了殘忍的笑容來,抬腳就朝著我身上踹了過來。
  
  他這腳力很沉重,幾乎劈出了炸響,我若是中了,不死也得殘在這兒。
  
  對方到底什么人?
  
  我腦海里在想著這個問題,而身體卻幾乎條件反射一般地扭動,躲開了對方的那猛力一腳,然后一記屈胖三式的猴子偷桃,朝著那人的胯下猛然一扯。
  
  并非我有意學屈胖三,而是因為天時地利人和,用這一招簡直就是妥帖。
  
  然而讓我詫異的是,我這一捏,居然沒有中。
  
  猴子沒有能夠偷到桃。
  
  什么情況?
  
  我瞧見對方這猥瑣模樣,分明就是老爺們兒,怎么可能沒有把兒呢?
  
  就在我萬分的驚詫之中,那家伙也反應了過來,猛然伸出手,一下子就將我的脖子給勒住,在我耳邊哈哈說道:“你個鱉孫,手段怪下作的啊?”
  
  對方的胳膊冰涼,口中有一股濃烈的魚腥臭氣,噴在我的臉上,讓我有些頭暈目眩。
  
  緊接著他一記胃捶,擂得我昨天的晚飯都快要吐出來了。
  
  是個狠人。
  
  對方的兇狠并沒有讓我屈服下來,一聲怒吼,我鼓足了氣,然后猛然一抽身,與他分離開一小段距離,然后從乾坤袋中將破敗王者給猛然拔了出來。
  
  拔劍術。
  
  剛才也說了,這過道處十分狹窄,雙方都避無可避,而我這一下也是十分突然,陡然出劍,一下子就劈中了對方的腰部。
  
  啊……
  
  那人慘叫一聲,不退反進,朝著我猛然撲了過來,表現出了極為悍勇的性子,而我一擊得手之后,沒有任何猶豫,再一次揮劍。
  
  然而就在這時,我身后又傳來一道勁風,卻是那個押著林曦的家伙也回過神,朝著我撲了過來。
  
  兩人夾擊,怎么辦?
  
  在那一瞬間,我突然間感覺到一劍神王附體,深吸了一口氣,然后陡然間向前劈出了一劍來。
  
  唰!
  
  這一劍如有神助,那人腰部受傷,本來就有些活動不方便,此刻強行上前,就是在賭我心慌意亂,被身后的人趁機而殺,卻沒想到我表現得如此兇狠,結果被一劍斬成了兩半,凄厲叫喊起來。
  
  我一劍得手,毫不猶豫地回身又是一劍。
  
  鐺!
  
  這回對方還手了,不知道從哪兒摸出了一根灰白色的骨刺來,擋住了我的這奮力一斬,然后飛身一撲,將我給重重壓在了地板之上。
  
  啊……
  
  當對方朝著我壓上來的時候,我感受到的不是一個人的力量,仿佛有幾頓的重量壓在身上一般,痛得我狂吼一聲。
  
  對方壓住了我之后,張開嘴,居然朝著我的脖子咬了過來。
  
  這么猛?
  
  我被壓得死死,拼死掙扎也無果,眼看著對方要咬斷我的脖子,只有硬著頭皮猛然一撞,將那人的鼻子砸得一陣青。
  
  而這個時候,那人渾身一震,下一秒,嘩啦啦的鮮血就澆落在了我的身上來。
  
  那人倒下了,而我則瞧見林曦那張滿是驚慌神色的俏臉。
  
  關鍵時刻,她居然醒了,而且還果斷無比地從對方的后心處捅出了那一刀來。
  
  我喘了一口氣,然而這個時候,船體突然間仿佛被什么重重壓了一下,向下沉了幾分,我顧不得別的,慌忙跑出船艙。
  
  而我的入目處,居然是一條巨大的魚尾巴。

3條評論 to“第七卷 第十九章 登船,檢查”

  1. 回復 2016/03/26

    奔四大叔

    小佛,還更么

  2. 回復 2016/03/29

    匿名

    什么時候更新?

  3. 回復 2016/03/29

    胖三

    什么時候更新?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