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二十章 驚變,背景

  我勒個去,好大一條魚。

  整個甲板之上,那一條藏青色的大魚充斥其間,拼命掙扎,魚尾巴啪啪地拍打著甲板,我大喊道:“屈胖三,你沒事兒吧?”

  砰!

  又是一陣響,那大魚終于消停了,而屈胖三則不知道從哪兒跳了下來,嘆了一口氣,說我早就感覺這家伙有古怪,不過也不知道它們用了什么手段,居然將本體的氣息掩藏得如此靜謐,根本就瞧不出來。

  我嚇了一跳,說這魚就是剛才那人?

  屈胖三搖頭,說是另外一人,穿蓑衣的那小子跳水跑了,我沒來得及抓到——里面什么情況?

  我說那,兩個家伙想要綁走林曦,被我給攔住了。

  屈胖三問人呢?

  我說對方二話不說,上來就動手,我沒有留手,直接給殺了。

  屈胖三不置可否地點了點頭,而這時駕駛艙那里又有一人沖了出來,一身的鮮血,我瞧見,暗道不好,一個箭步上去,沖著那人的腦袋就是一拳。

  對方反應迅速,偏頭劈過,然后張開嘴巴,朝著我的胳膊咬了過來。

  我胳膊被對方猛然一咬,頓時一股劇痛傳遞而來。

  對方的咬合力驚人,我甩不得,往旁邊一摜,砸落在地,而右手上的破敗王者就朝著他的肚子里捅了過去。

  那人這才松口,往著旁邊逃開,然后準備跳入水中。

  沒想到他剛一躍身,就給屈胖三凌空一腳踢了下來,重重摔在了甲板上,還沒有回過神來,屈胖三落地,然后掏出了一把毛筆來,上面沾滿了朱砂香灰,在這家伙的身上好是一陣筆走龍蛇,畫了對方一身符文。

  那人兇狠十分,然而被這朱砂附體,頓時就發出了慘烈的尖叫聲來。

  他的叫聲很奇怪,有點兒像是海豚那種尖銳的聲音。

  十分刺耳。

  屈胖三畫完手工,然后一拳下去,打在了對方的腦袋上,“砰”的一聲響,那人兩眼一翻,直接就昏倒了過去。

  解決了這人,屈胖三又跳到了那條巨大青魚的身上,提著筆好是一頓畫。

  完畢之后,他打了一個響指,那巨大的青魚“砰”的一聲,一陣青煙裊裊,有一人蜷縮躺在了原本濕漉漉的甲板之上來,依舊是昏迷不醒。

  他弄完之后,才看了我一眼,說手沒事吧?

  我活動了一下,火辣辣的疼,但不影響行動,說還行,不耽誤事情。

  屈胖三陰著臉走進了駕駛艙,而我則在甲板上四處找,看到了昏迷過去的老彭,檢查了一下,發現只是輕微撞傷,并無大礙,隨后又聽到船舷左邊有動靜。

  我趕忙走過去一瞧,卻見有一個黑影在下面攀著,定睛一看,卻正是阿樂。

  我趕忙找來繩子,剛剛扔下去,結果他憑借著十指之上的力量,自己攀爬了上來,然后一臉氣氛地說道:“人呢?”

  我說什么人?

  阿樂說剛才那幫人啊?

  我指著甲板上躺著的那兩個家伙,說人都在這兒,另外船艙兩個我已經殺了,領頭的跑了。

  阿樂一臉郁悶,說跑了?跑哪兒去了?

  他跑到船頭,往剛才那艘漁船的方向望去,結果哪里還有什么漁船,黑影子都沒有一個。

  阿樂回過神來,問我,說剛才那些到底是什么人?

  我說你問我?

  聽到這話兒,阿樂感覺被刺到了一下,咬著嘴唇說道:“我一開始以為是東海蓬萊島的巡海人,不過現在想起來,應該不是——東海蓬萊島到底是修行圣地,不可能有這樣的敗類出現的。”

  我說他們闖進里面去,準備將林曦給劫走,我殺了兩人,這兩人是我表弟制服的,不過……

  阿樂問不過什么?

  這時屈胖三從駕駛艙里面走了出來,我連忙問道:“人怎么樣?”

  屈胖三搖頭,嘆了一口氣,說沒人活下來。

  阿樂渾身一震,沒有再停留,匆匆跑進了駕駛艙,隨即傳來了一聲憤怒至極的吼叫聲,而我忍不住問道:“連普通人都殺,這幫家伙到底是干嘛的啊?”

  屈胖三說人應該都是海獸成的精怪,不過至于是干嘛的,估計問林小姐,或許會有答案。

  對!

  屈胖三一說,我立刻想了起來,林曦先前受傷落水,一開始我們以為是遇到了海難,后來才知道身上好幾處傷口是落水之前就有了的,這也就是說她在此之前受到過襲擊,而隨后這幫人出現,準備擄走林曦。

  從這些事情里,可以看得出,林曦應該是知道這幫人身份的。

  這時阿樂也紅著眼走了出來,手里不知道從哪兒摸出了一把刀子來,氣沖沖地就跑到了那兩個昏迷了的家伙跟前,找到那個殺了船老大的家伙,揪起脖子,抬手就是幾個大耳刮子。

  他想要將人給弄醒,好盤問一番,結果這般殺氣騰騰,那人居然一動也不動。

  要不是能夠感覺到對方鼻子里面的氣息,他都以為已經死了。

  弄不醒這人,他又試了另外一個,結果依舊沒有醒。

  阿樂抬起頭來,看著我,說怎么回事?

  屈胖三聳了聳肩膀,說給暫時封印了,你想審問的話,得等一會兒,我將它們的威脅處理了再說。

  阿樂紅著眼睛,說他們到底是誰?

  屈胖三沒有說話了,而我則開口說道:“我們也想知道是誰。”

  啊……

  阿樂滿腹怒火,發泄不出來,抬頭就是一聲吼,忍不住抬起手來,將手中的尖刀往那人的腦袋上扎去。

  眼看著就要扎中,我淡淡說了一句話:“他頂多也就算是一幫兇而已,想要幫老潘他們報仇,你還是留點兒耐心,回頭問清楚了,也好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幕后的主事者是誰……”

  這一刀,最終還是沒有扎下去。

  阿樂這年輕人本事有,學歷高,但到底還是欠了一些歷練,我從他的身上,隱約也能夠看得出我以前的影子來。

  到底還是太年輕,經歷太少了。

  不知不覺間,我已經能夠站在一個前輩的高度來認知問題,解決問題了。

  我和屈胖三兩人合作,將這兩人給捆好,然后走進了船艙里面來,這時羽痕和林曦這邊也平復了情緒,瞧見我走進來,羽痕連忙問道:“外面怎么樣了?”

  我說已經解決了,你們還好吧?

  羽痕指著被我斬成了兩截的那家伙,說這家伙剛才突然間動手,我沒有攔得住,不過還好,幸虧林曦姐及時醒了過來。

  我沖林曦點頭說道:“林小姐,你好,又見面了,多謝你剛才出手幫忙。”

  林曦說我剛才聽羽痕說了,是你從巨浪里面把我救出來的,多謝你。

  兩人簡單寒暄了一會兒,羽痕關心起了他父親來,我說在甲板上,人不知道怎么回事,昏倒了。

  羽痕關心自己父親,跟林曦講了一聲,然后跑了出去,而我則和屈胖三走到了林曦的跟前來,說我扶你回房間休息?

  林曦搖頭,說我自己可以。

  我說好,你方便的話,我處理完這里,一會過來找你聊一聊,可以么?

  林曦愣了一下,然后說道:“好。”

  我沒有再多言,將船艙里面的兩具尸體給背了出去,擺放在甲板上,而這時羽痕也扶著老彭走了過來,我看見,沖著他笑了笑,說你沒事吧?

  老彭嘆了一口氣,說若是以前,提著刀子就上去了,沒想到現在竟然這般沒用,腦袋給抽了一下,人就直接昏了過去。

  我瞧見他一副意志蕭瑟的樣子,好言安慰道:“你這是傷病還沒好,等回頭弄到軟玉斷續膏,定然會改變的。”

  羽痕在旁邊附和,說對,狼蛛那幫人,真不是好東西。

  我說諸位幫忙在外面看著點兒,我有點事情要找林曦問一下,給我點兒時間。

  老彭說你去吧,我在這里看著。

  我指著旁邊神情有些恍惚的阿樂,說順便給剛剛見了血的年輕人做一下思想工作,人死不能復生,活著的人,還得繼續走下去,傷悲是沒有任何作用的。

  老彭嘆了一口氣,說我知道。

  安排完了這邊,我又回到了船艙里,跟著屈胖三來到了臥室門口,敲了敲門。

  林曦說請進。

  我推門而入,瞧見林曦并沒有臥床休息,而是坐在了床邊,我和屈胖三只有坐在她的對面。

  因為想著林曦可能的特殊身份,我有些不知道怎么開口,一時間有些冷場,而林曦卻十分大方,說你過來找我,是想問這幫人到底是干嘛的吧?

  我笑了笑,說你真聰明,倒是省了我多費唇舌。

  林曦沉默了幾秒鐘,然后說道:“很抱歉給你們帶來不必要的麻煩,這些人其實是過來找我的。”

  我說哦,他們是干嘛的呢?

  林曦眼簾低垂,說是仇家。

  我摸著鼻子,說能說具體一點不,這艘船的船老大給他們殺了,有人想報仇,于是想知道更多的信息……

  林曦咬著嘴唇,嘆了一口氣,然后幽幽說道:“我母親,其實是厄德勒十二魔星之一,叫做星魔,后來她將這位置給了我姐姐,然而事情莫名其妙就變得復雜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