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二十一章 談話,抵達

  林曦說的話語,讓我完全就有些懵住了。
  
  我在問這話兒之前,預想過很多情況,卻最終都沒有想到她會說出這么一番話語來。
  
  林曦的母親和姐姐,是兩代星魔?
  
  我出道的時候,邪靈教已經在邪靈總壇被攻占一戰,和天山一戰的兩次大戰中覆滅,所以親身感受得并不算強烈,未必有過接觸的,就是準備重新組建邪靈教的許鳴,而且還是隔空交手,但這并不代表我不知道邪靈教到底是個什么樣的組織。
  
  畢竟我之前跟師姐二春趕往緬甸寨黎苗村的時候,一路上她跟我講了許多八卦,而這些事情,則作為陸左的光榮事跡,跟我講起過。
  
  邪靈教最厲害的那人,叫做掌教元帥,下面分為左右二使,再下來便是十二魔星,以及各地的分廬廬主。
  
  這有地方的廬主是魔星,也有不是的。
  
  主要還是看修為。
  
  可以說,每一個邪靈教的十二魔星,都是邪道之中響當當的大拿,甚至有人拿來類比天下十大高手——當然,論起來十二魔星的確有幾人能夠媲美天下十大,但其余人未必能夠及得上。
  
  而即便如此,能夠名列十二魔星之中的,必然是修行界的大牛。
  
  沒想到這個醫生林曦,居然出身得這般顯赫。
  
  我滿心驚訝,聽著她繼續說,這才知道追殺林曦的這幫人,并非東海蓬萊島的人,而是屬于一個叫做“海上絲綢之路”的組織,這幫人是由許多成精海獸和海盜組成,領頭的人是個鮫人,名字叫做輪回,而他師父則叫做閔鴻……
  
  我滿心詫異,說啊,這位閔鴻又是哪位?
  
  林曦盯著我,說你真的不知?
  
  我苦笑,說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我何必騙你呢?
  
  林曦說那閔鴻還有一個名字,卻是叫做閔魔。
  
  啊?
  
  聽到這話兒,我忍不住叫出了聲來,因為十二魔星里面我認得也不全,但正好對此人的印象極為深刻,因為二春告訴過我,說這位閔魔負責南方省的邪靈教鴻廬,跟我堂哥有過多次交手,最后還是死在了我堂哥的手中。
  
  聽說這位閔魔的實力十分強悍,在十二魔星之中能夠排名前列,躋身天下十大都有可能。
  
  我沒想到這里面還有那么多的聯系,不過也更加疑惑起來,說既然你們都跟邪靈教有些關系,為什么又沖突起來了呢?
  
  林曦嘆了一口氣,說我姐姐有一件不愿被提及的往事,那就是曾被閔魔種下過一種生命印記,那種印記可以獲得閔魔的全部傳承,而閔魔的法門十分恐怖,輪回當年雖然跟閔魔學過,但并沒有學全,所以心里一直很期待;之前的時候,邪靈教名聲在外,他倒也不敢,現如今掌教元帥在天山戰死,他就開始打起了我姐姐的主意來……
  
  我說你既然將其稱之為邪靈教,顯然你不是其中的人?
  
  林曦點頭,說這是自然。
  
  我說你們一家都是,為何你自己反倒是不愿意加入?
  
  林曦撇嘴,說邪靈教那幫人,行事從不忌憚,我母親倒也罷了,我姐姐在位的時候,他們從來都是陽奉陰違的,名聲極差,我醉心醫術,母親和姐姐都不愿意讓我受到干擾……
  
  我點頭,說你姐姐不是已經失蹤了么,為什么還要找你們麻煩?
  
  林曦皺眉,有些畏懼地說道:“輪回雖然并沒有學得閔魔的全部法門,但他本身是鮫人出身,天賦異稟,現如今已經成為了這片海域的頂尖強者,據說連東海蓬萊島都得給他面子,他想要辦到的事情,不管怎樣,都要達到,而我姐姐雖然失蹤,但他卻一直認為是躲了起來,想要將我給抓到,好逼迫我姐姐;還有一點,他……”
  
  話說到一半,她停了下來,我問怎么?
  
  林曦低頭,說那輪回據說天性淫亂,十分好色,所以……
  
  哦,我懂了。
  
  那家伙打的主意,是即便逼不出林曦的姐姐星魔,如果能夠抓到林曦這個大美女的話,拿來在床上享用的話,也是一件美事。
  
  果然好打算,林曦這姣好的面容、長腿加美胸,還有那嗲得讓人骨頭發酥的聲音,的確是一個極品尤物。
  
  只是……
  
  我問道:“既然你知道輪回在找你,為什么還要出海呢?”
  
  林曦說道:“我其實是準備前往東海蓬萊島……”
  
  什么?
  
  我大為驚訝,說你也要去東海蓬萊島?為什么?
  
  林曦說不光輪回在找我姐姐,她失蹤了那么久,我也想找到她——聽說東海蓬萊島有一個地方,叫做血蓮池,如果滴入至親的親人血液,然后心中思念,便能夠知道思念的對象人在何處,我想要去試一試。
  
  我說那你知道如何去東海蓬萊島么?
  
  林曦點頭,說嗯,我有一個朋友,他與東海蓬萊島有秘密的交易,算是一個代理人,我也是求了許久,他方才答應帶我出海的,結果沒多久就給人盯上了,結果不但害得船翻了,人也死了去……
  
  她有點兒傷心,而我則完全冷在了當場。
  
  我擦,我們四處尋覓,千尋萬找,萬萬沒有想到林曦居然也有前往東海蓬萊島的辦法。
  
  當初她跟羽痕講起軟玉斷續膏的時候,為何沒有說起呢?
  
  我心中想起,有些郁悶,不過很快就明白了,東海蓬萊島何等神秘,她那朋友肯定不愿意讓她告知別人,而且我和她都沒有見過幾次面,人家平白無故,也不會跟我提及。
  
  話語聊到現在,就算是結束了,我還問了兩個問題。
  
  第一個,那就是那幫人還會不會再來?
  
  林曦告訴我,說會,絕對會,不但是因為輪回的想法十分執著,認準的事情,一定得辦到,而且還因為那家伙是個睚眥必報的人。
  
  這一次在這里折了那么多的人,他絕對會過來報復的。
  
  想要逃離他的追殺,唯一的辦法,就是趕緊進入無相海,抵達東海蓬萊島的附近,只有抵達了那里,因為忌憚東海蓬萊島的巡海人,輪回才會不敢追過去。
  
  聽到這話,我心中有了主意,然后問了最后一個問題。
  
  我說:“林小姐,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你就給我一種感覺,我們好像是認識的,對吧?”
  
  聽到這話兒,林曦的心情變得好了一點,然后笑道:“陸先生,你這撩妹的套路有點兒老……”
  
  我搖頭,說不,我有女朋友了,所以這句話不是在撩妹——或許我可以說得更明白一點,我有一個親哥,名字叫做陸默,跟我長得很像,不知道林小姐是否認識他?
  
  聽到我的話,林曦沉默了。
  
  我瞧見她緊緊閉著嘴巴,不肯說話,心中已經有了答案,嘆了一口氣,說如果不方便的話,你就當做我沒問吧。
  
  話語剛落,林曦突然開口說道:“我認識的那人,不叫作陸默。”
  
  我眼睛一亮,然后問道:“那叫做什么?”
  
  林曦說:“別人都叫他黑狗、狗哥。”
  
  黑狗?
  
  我的眼睛瞇了起來,然后說道:“黑狗,可不就是‘默’字的拆寫么?他應該就是我哥,請問林小姐,你能夠跟他談一些他的事情么?”
  
  林曦搖頭,說很抱歉,我答應過他,不會對任何人提起他的事情。
  
  我瞧見她堅定的眼神,有些不甘心地說道:“我真的是他弟弟,親弟弟,他失蹤了七八年時間,一直沒有音訊,我父母都很著急……”
  
  林曦已經搖頭,一臉歉意地說道:“對不起,我很抱歉……”
  
  唉……
  
  聽到這話兒,我沒有再堅持。
  
  林曦這個女人,表面上看起來很溫柔,但骨子里十分倔強,要不然剛才也不會拼死捅了那家伙一刀。
  
  我瞧見林曦精力不濟,沒有再勉強她,而是與一直默然不語的屈胖三出來,問他怎么辦?
  
  屈胖三說你覺得呢?
  
  我說我去找阿樂商量一下吧。
  
  屈胖三說你照自己的意思做就是了,不用問我的。
  
  我知道他是有意在鍛煉我,沒有再多言,而是走出了甲板來,對阿樂說道:“你會開船么?”
  
  經過了剛才的事情,阿樂即便是再有一身傲骨,也知道現在的情況十分危機了,點頭說懂的,怎么了?
  
  我把剛才從林曦口中得到的信息跟他講起,聽完之后,阿樂很快就做出了抉擇來,說道:“雖然以前沒有去過,但是我看過海圖,應該就在附近,我們趕緊出發,或許能夠在天亮之前趕到——不過我需要幫手。”
  
  我說我幫你,你需要什么,只管吩咐就是。
  
  旁邊的老彭也開口,說我也可以。
  
  危機在前,眾人拋開了心底嫌隙,開始通力合作起來,阿樂充當了船長和舵手的角色,而我和老彭則在旁邊打下手。
  
  一時間手忙腳亂,連審問那兩個昏迷的家伙都沒有來得及,全部都交給了屈胖三幫忙照看。
  
  如此行了一夜,當天色微亮,陽光升起的時候,我們卻來到了一片滿是白霧的海域來。
  
  阿樂對比了一下海圖,又打量了一番,拍手說道:“到了。”
  
  無相海……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