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二十四章 請客,沖突

  聽到這話兒,我和屈胖三抬頭一看,卻見跟我們說話的,卻是一個金發碧眼的老外。

  這人大概三十多歲,又或者更大一些,反正我對外國人的年紀看得不是很準,長得有點兒像是鋼鐵俠里面的小羅伯特唐尼,一臉修葺整齊的胡須讓人覺得十分有趣。

  另外一點,他的皮膚很白,即便是白人,也罕有這樣的白皙。

  若不是長得如此爺們,光看胡子,還真像是一女的。

  盡管是老外,但人家講話的口音卻很標準,說話也客氣,屈胖三眉頭一揚,說你誰啊,我們認識么?

  老外微笑著說道:“不認識,不過看兩位人中龍鳳,英雄之姿,定是厲害人物,于是心中就生出了結交之心。我的中文名叫做馬援朝,不知道能否賞臉,給我一個機會?”

  聽到對方的中文名,我就忍不住笑了,說哥們你的中文名誰取的?

  老鬼似乎知道我要問這個問題,微笑著說道:“我的女朋友,她是一位很漂亮的魔都女士,也是我的中文老師。”

  我說你是哪國人?

  馬援朝說美國人。

  我說你知道你名字里面的意思么?

  馬援朝說知道,上個世界五十年代的那一場戰爭嘛,在你們中國,把它叫做抗美援朝,不過沒關系,我女朋友開心就好,而且我是一位堅決的反戰人士,對于美國政府屈從軍火商、財閥和政客的利益發動的一切戰爭,我都抱著反對的態度……

  對方簡單幾句話就贏得了我們的好感,屈胖三捂著肚子,說好餓,我們能先吃飯,再聊天么?

  馬援朝哈哈一笑,說這是當然。

  他領著我們上了樓,一路之上六樓,這兒樓頂之上的視野相當開闊,馬援朝點了一個面朝大海的包廂,落座之后,對我們說道:“迎賓樓是蓬萊島外區最好的餐館,這兒不但口味不錯,而且風景甚好,唯一的缺點,估計就是太貴了。”

  我說得有多貴?

  馬援朝沉吟了一番,然后說道:“比如在這里吃一頓飯,差不多得要一金貝吧。”

  我對蓬萊島的金融貨幣沒概念,問一金貝?不是說這兒用的都是彩貝么?

  馬援朝哈哈一笑,說彩貝是這兒的基礎貨幣,在這上面還有銀貝、金貝和鉆貝,基本上就是十進制的吧,也就是說十彩貝等于一銀貝,十銀貝等于一金貝……諸如此類地遞推,至于購買力,在外面的小館子吃飯,基本上一彩貝能夠吃頓不錯的,也能夠在這里住上一天。

  我忍不住抽了一口涼氣,說我擦,那這一頓足夠別人吃一百頓了啊?

  馬援朝揮了揮手,說無妨,錢賺來就是要花的,更何況能夠結交兩位朋友,那更是一件高興的事情,一會兒大家隨便點,別給我省錢。

  我說馬老板看起來是做大生意的啊?

  馬援朝謙虛地說道:“嗨,做什么大生意啊,我也就是朋友介紹,幫忙給蓬萊島這邊提供一些物資供應罷了,賺的都是轉手買賣的零碎錢——像我們這樣的,最是辛苦,要說賺錢,還是蓬萊島自己,隨隨便便一點兒法器符箓,都能夠賣上天價,抵得上我辛苦好幾年……”

  說話間,一位身穿旗袍的美女服務員走了進來,用口音很重的漢語跟我們問好,然后問點什么菜。

  有菜單,大多都是些海產,什么鮑魚海參,龍蝦魚翅之類的,屈胖三毫無顧忌,放肆的點,眼看著有些超標,我慌忙攔住他,說夠了夠了,點些填肚子的主食吧。

  馬援朝說無妨,喜歡哪個就隨意點,蓬萊島的海鮮十分出名,因為靈氣十足,所以吃起來格外鮮美。

  除了美食,還有酒,名字叫做“瓊漿玉液”。

  好家伙,這名字也敢叫。

  點完菜,服務員退下之后,我問道:“剛才那妹子,怎么感覺有點兒怪怪的啊,不是本地人?”

  馬援朝說東海蓬萊島,我感覺跟迪拜一樣,大部分服務行業的人,都是外地的,剛才那個服務員,聽口音應該是日本過來的。

  我說原來如此,難怪聽得這么耳熟。

  馬援朝一愣,說兄弟你去過日本?

  我慌忙擺手,說不是,只是對日本文化比較感興趣而已。

  馬援朝說其實呢,日本很多文化,其實都是學習中國的,在這一點上,你不要自謙;比起日本來,我更喜歡中國,雖然因為這樣那樣的原因,很多東西沒落了,但單論這個,我覺得中國還是勝過日本許多的。

  他捏了一下拳頭,我灑然而笑,說也對,日本沒有核武器嘛。

  馬援朝搖頭,說我指的不是這個,我說的是修行者,中國的修行者,比日本的要厲害許多,有一件事情我記憶最是深刻——幾年前的時候,我參加過一次日本會陽節,就是成百上千的男人穿著一丁字褲狂奔的過程,據說是為了爭奪一位神社的圣女,結果最終戰勝所有人,成功奪魁的,就是一位中國男士。

  我有些奇怪,說東海蓬萊島怎么還有日本服務員呢?

  馬援朝哈哈一笑,說蓬萊島身居海外,在你們中國肯定是籍籍無名,格外神秘,但是在東海一帶的修行界,其實還是挺有名的,特別是在韓國、朝鮮、日本、東南亞甚至歐美,都不算是什么隱秘之事,他們的法器、符箓和功法,都十分出名。

  呃……

  聽到他的話,我頓時就是一真郁悶,本以為人東海蓬萊島是一個固步自封的神秘之地,沒想到人家早就改革開放了,甚至比我們走得跟在前面,擁有了整個國際大市場。

  聊了沒一會兒,菜陸陸續續上來了,這酒倒上之后,馬援朝舉起酒杯,說還未請教兩位高姓大名?

  我說我叫陸言,這是我表弟屈三。

  馬援朝眼睛一睜,驚聲喊道:“殺人者屈三是也?”

  這回輪到我和屈胖三詫異了,我一臉震驚地望著這人,而屈胖三則說道:“你聽過我的名字?”

  馬援朝深吸了一口氣,說仰光大豪七魔王哈多,可是死在你手之中?

  屈胖三當初留名,就是為的這效果,自然沒有否認,略微有些矜持地點頭說道:“正是某人。”

  馬援朝一拍手,說我果然是好眼光,剛才在大廳的時候看見兩位不凡,果斷邀請,沒想到真的是撞了大運——兩位或許不曾知曉,那七魔王哈多死了之后,整個東南亞一帶議論紛紛,無人知道這屈三到底是何人物,只是心驚,惶惶不安,沒想到卻讓我在這蓬萊島遇上了,而且還是如此的……少年英才,來來來,且飲這杯酒,當浮人生一大白。

  我舉杯而飲,屈胖三卻也不甘示弱,渾然不覺自己的年紀問題。

  那酒液一口,一開始火辣辣的,讓人嗓子眼兒直熱,不過入到胃中,卻又一股暖流升起,擴散在百骸之中,讓人精神為之一振。

  好酒!

  屈胖三拍了一下桌面嗎,大聲喊道。

  馬援朝伸手,指著滿桌的菜品,說嘗一嘗他們這兒的海鮮菜點,都是十分有特色和風味的——蓬萊島的漁業很發達,用靈氣喂養,鮮而不腥,我做的便是這販賣生意,專門給世界頂級米其林餐廳供給。

  我們聽到,伸出筷子品嘗,果然如他所言,諸多海鮮都有一種前所未有的鮮美,我不是什么美食家,只能分辨好吃不好吃。

  這些材料飽滿鮮嫩,無疑是最上品。

  我這還算是比較矜持,而屈胖三對于美食是完全沒有抵抗能力的,好是一番大快朵頤,風卷殘云一般,而馬援朝則在旁邊微笑作陪,時不時才會伸出筷子,吃一點兒。

  席間倒也不冷清,我聽馬援朝說起這東海蓬萊島的見聞,倒也十分有用。

  不聽不知道,一聽,方才曉得碼頭這一片,是蓬萊島劃定的商業區部分,是可以隨意行走的,而這一片的區域,本地人加外來者,足有四五萬人之多,而往島內去,有一大片的桃花林。

  這桃花林中,法陣處處,尋常人進去,只會迷路,而桃花林的盡頭,則是蓬萊島的根基碧游宮。

  這碧游宮之中,無人知曉,不過卻是蓬萊島最高的權力機構。

  碧游宮的主人,叫做海公主。

  說起這個,馬援朝的臉上不由得露出了迷離傾慕之色,對我們說道:“你們是沒有瞧見過當今的海公主,那叫一個漂亮,簡直是從天上下凡的仙女……”

  我瞧見他一副顛倒迷離的樣子,忍不住笑了,說馬兄你不是有女朋友么?

  馬援朝嘿然而笑,說你們中國人有句老話,叫做家里紅旗不倒,外面彩旗飄飄,男人嘛,逢場作戲的事情經常有,何必在意?

  我摸著鼻子,說這可不是什么老話。

  這邊說著話,突然間門外傳來了爭吵聲,一開始我們不在意,沒想到那吵鬧聲越來越大,沒一會兒,我們這邊的包廂被人敲響了,剛才那個日本服務員一臉歉意地進來。

  她窘迫地對馬援朝說道:“馬桑,十分不好意思,這個房間瑪吉王子之前定過了,你們能不能換一個五樓的房間?”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