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二十五章 約戰,故人

  聽到這話兒,馬援朝的整張臉都垮了下來,瞪著這服務員,滿臉不快地說道:“為什么我們吃之前不說?”
  
  服務員人一下子就哭了,說我也不知道,是后來才發現的,是我們的工作錯誤,對不起——不過想著瑪吉王子鬧得厲害,還請馬桑你幫幫忙,求求你了,行不行?
  
  這姑娘又緊張又難過,弄得我們挺尷尬的。
  
  這時那門被推開,有一個長著娃娃臉的小個子走了進來,瞄了我們里面一眼,目光最后落在了馬援朝的臉上來。
  
  他滿臉不在乎地冷哼了一聲,說我道是誰呢,原來是你搶了我的位置?
  
  馬援朝笑著站起了身來,說瑪吉王子,許久未見,不如一起?
  
  那小個子一揮手,說誰特么吃你這殘羹冷炙?我今天要請客,識相的話,趕緊給我騰出來,要不然我讓你好看……
  
  馬援朝也是場面上混的人,對方這么不給面子,他也沒有再賠笑了。
  
  他坐回了座椅上,然后慢條斯理地說道:“迎賓樓將我們安排在了這個房間,我飯也沒有吃完,干嘛要走?行了,既然瑪吉王子不賞臉,那就請自便吧。我這里也請得有客人,恕不奉陪了。”
  
  聽到這話兒,瑪吉王子知道這人是在跟他較勁兒了。
  
  他是個紈绔性子,最不怕的就是惹事,有人敢跟他嗆聲,他一下子就來了興致,說怎么著?是不是要練一練?
  
  馬援朝說咋地,你想動手啊?
  
  呃,這哥們說話怎么一口東北腔啊?
  
  我在旁邊看著這沖突即將發生,趕忙用手巾擦去了手中的油,站起身來勸解道:“算了,大家都退一步,馬兄不如咱們今天就先到這里吧?”
  
  馬援朝說這怎么行啊,飯都沒有吃完呢。
  
  我說吃不完咱就打包唄?
  
  馬援朝一愣,說啊,打包?
  
  我瞧見他不懂,就跟他解釋,說就是清盤行動啊,吃不完的話,都打包回去,不要浪費。
  
  馬援朝的臉一下子就黑了,說大兄弟,我說咱也是花了錢的,有必要這樣么?
  
  旁邊的瑪吉王子也哈哈大笑,說我擦,這小王八蛋的提議挺不錯的,要不然你們就打包滾蛋吧?我給你們五分鐘時間收拾,怎么樣?
  
  小王八蛋?
  
  聽到這話兒,我感覺自己的眼皮子陡然一跳,下意識地朝著那家伙瞪了過去。
  
  人在道上混,別人可以不給你臉,但是自己的面子,那得用命來維護。
  
  因為大家出來混,靠的就是兩個字。
  
  面子。
  
  我這是已經忍耐了,沒想到對方居然并未滿足,還要給我當眾打臉,這事兒實在是有些過分了,我瞇起了眼睛,凝望著對方,然后一字一句地說道:“小王八蛋你剛才罵誰呢?”
  
  瑪吉王子正盯著馬援朝呢,沒想到我這兒卻來了勁兒,不由得一聲冷笑,說嘿喲,誰特么褲子沒系好,把你這龜兒子給露出來了?
  
  呃……
  
  我看了屈胖三一眼,這小子更是一個唯恐天下不亂的家伙,立刻揮著小拳頭喊道:“打他丫的。”
  
  我霍然而起,往前走去,而這時馬援朝卻攔住了我。
  
  他在我耳邊低聲說道:“這人是琉球國的王子,在蓬萊島這兒算是地頭蛇,能不惹,盡量別惹。”
  
  我一愣,說琉球國不是早就已經亡國了么?地方都給日本占領了,哪兒又冒出一王子來?
  
  我這是真奇怪,而那瑪吉王子聽在耳中,卻以為我在嘲諷他,人一下子就惱怒了,大聲吼道:“古力,幫我教訓一下他。”
  
  說話間,有一個彪形大漢從他的身后陡然躥了出來,抬手就朝著我的臉上招呼。
  
  這是準備抽我一大耳刮子。
  
  眼看著對方蒲扇一般大的手掌就要扇在了我的臉頰上,我也出手了。
  
  沒有任何征兆,我化掌為劍,猛然斬在了對方揮出的右手上。
  
  咔嚓……
  
  一聲脆響,那人猝不及防之下,被我一掌劈中,結果骨頭都給弄斷了去。
  
  之所以有如此效果,是因為我在揮出這一掌的時候,所用的,是那一劍斬的法門,即便是沒有劍,也有著極為強大的力量。
  
  啊……
  
  那人慘叫一聲,人一下子就朝著后面倒去,要不是瑪吉王子及時伸手扶住,他說不定就給倒在了地上去。
  
  在場的所有人里面,除了屈胖三,沒有人想到會是這樣一個結果,那個服務員瞧見這雙方大打出手,也顧不得勸,慌忙跑出去叫人了,而瑪吉王子哪里受得了這氣,大聲一吼,說將這不懂規矩的家伙給拿下。
  
  他話語一落,旁邊立刻撲出三個彪形大漢來,個個都有著不俗站力,將我給圍成一團。
  
  馬援朝瞧見雙方眼看就要打起來,立刻擠到了前面來。
  
  他舉起一對拳頭,擺出了拳擊的架勢。
  
  屈胖三最是輕松,他居然還有閑心在啃螃蟹,一副在旁邊看戲的樣子。
  
  瑪吉王子瞧見手下受傷,趕緊將人扶起來,說怎么了?
  
  那叫做古力的壯漢一臉無奈地說道:“我的右臂斷了。”
  
  瑪吉王子倒抽一口涼氣,說你不是練過鐵布衫的外功么,怎么給人拍了一下,骨頭就斷了呢?
  
  古力一臉無奈,說他剛才那一下有點兒古怪,我感覺就好像被刀劍擊中一般。
  
  瑪吉王子聽見,將人給推到身后,然后上前過來跟我盤道:“嘿,你,哪兒來的?”
  
  我說反正不是亡國奴。
  
  瑪吉王子一下子就惱怒了,說你別敬酒不吃吃罰酒,信不信我把你給弄殘了,然后把你弄大街上面去討飯,受盡侮辱?
  
  我說嘿喲,說得好嚇人,不過這東海蓬萊島歸你說了算?
  
  瑪吉王子說雖不中,也不遠矣。
  
  沒想到這家伙還挺有些背景的,但我卻夷然不懼,說你有本事就過來,有多少人叫多少人,老子要是說出一個怕字,我特么就不姓陸。
  
  這雙方的脾氣都上來了,一觸即發,而這個時候,之前接待過我們的掌柜老王在服務員的帶領下,匆匆趕到這兒來,瞧見這一副場景,慌忙兩邊勸說,和氣生財。
  
  他這邊倒是好生賠禮,但那瑪吉王子卻有些不依不饒,說按理說你現在讓出來,也就算了,不過上了我的人,算怎么回事?
  
  我說明明就是他先動手,我若不還手,豈不是被白打耳光了?
  
  雙方劍拔弩張,誰都不肯讓步,掌柜老王也惱了,說你們都牛波伊,要真牛波伊,去角斗場打架去,別在我這里掰扯,我這里的財物都是碧游宮的,誰若是弄壞了,我看你們誰賠得起?
  
  掌柜老王搬出了碧游宮,瑪吉王子的跋扈之氣方才收斂一下,指著我的鼻子說道:“嘿,小子,你有膽去角斗場,跟我的人簽生死約么?”
  
  我說啥是生死約?
  
  瑪吉王子哈哈一笑,說你個鄉下土包子,連生死約都不動,就是生死狀,只要簽了這個,在角斗場上面,打死打活,生死勿論。
  
  我瞧見他這副囂張表情,冷笑了一聲,說叫你那幫手下來送死,算什么本事?
  
  瑪吉王子說那你什么意見?
  
  我說要拼生死,就你跟我來,別扯旁人,你敢不敢?
  
  瑪吉王子一臉錯愕,我瞧見并不是害怕,不由得心虛,而這個時候旁邊的馬援朝在我耳邊低聲說道:“瑪吉的師父是碧游宮的趕海大長老,實力很強大的……”
  
  話音未落,那瑪吉王子哈哈大笑,說好,有種,擇日不如撞日,要不然我們現在就去?我都忍不住把手伸進你的胸膛,把你的心臟給掏出來了。
  
  我說現在不行。
  
  瑪吉王子眉頭一挑,輕蔑地說道:“你害怕了?”
  
  我無語,說我倒不是怕,只是現在我們還沒有獲得認可,只能在釣魚臺這里活動,別的地方也去不了。
  
  瑪吉王子說我不怕等,你就說敢不敢迎戰吧。
  
  我說如果我這邊通過驗證了,隨時等候。
  
  瑪吉王子哈哈一笑,說好久沒有殺人了,手突然就癢起來了,哈哈……
  
  他狂狷大笑,而這時有人過來,低聲說道:“殿下,您請的客人過來了,你看……”
  
  掌柜老王趕忙說道:“旁邊的魔都館已經空出來了,您看您客人都已經來了,這里都沒有收拾,不如移步,先去魔都館?”
  
  瑪吉王子心情大好,說既然一會兒就要分生死,那我也不為難你們了,記得,不要食言哦。
  
  他哈哈笑著離去,而掌柜老王又向我們道了歉,這才離開。
  
  眾人走了之后,包廂里又只剩下我、屈胖三和馬援朝三人,回過神來的馬援朝一臉歉意地對我說道:“對不起,給你招惹了這麻煩來……”
  
  我無所謂地笑了笑,說無妨,不過一紈绔子弟,怕甚?
  
  馬援朝說這瑪吉王子有一叔爺,娶了碧游宮趕海大長老為妻,這家伙又拜入趕海大長老門下,修為十分了得,只怕你跟他對戰的勝負,不容樂觀啊?
  
  我依舊沒所謂,說無妨。
  
  不過說是這般說,經過這么一鬧,大家的心情也低落了不少,很快便吃完,結賬離開,而我們離開包廂,往外面走的時候,正好從不遠處的一個房間里,走出了一個女孩子來。
  
  我與她對視了一眼,頓時就大為驚訝。
  
  啊?
  
  她怎么會在這里?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