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二十七章 借錢,押注

  聽到羽痕的話語,我和屈胖三對視了一眼。
  
  該來的終究還是來了。
  
  我深吸一口氣,說好,你讓他等等,我洗個臉就過去。
  
  五分鐘之后,我走出了院子來,那之前被我斬斷手臂的家伙綁著傷手,一臉惡意地看著我,說小白臉,你倒也有膽,居然沒有跑?
  
  我摸了摸自己的臉,說呃,我這樣子的,也能夠叫做小白臉?
  
  古力被我氣得直翻白眼,說廢話少說,我們直接過去吧。
  
  我和屈胖三往外走,老彭攔住了我,說陸老弟,什么情況,怎么你們出去吃個飯,就惹了這多事兒,還跟人決斗起來了?
  
  我指著旁邊的屈胖三,說這哥們是一惹事精,只要跟他在一塊兒,事情就少不了。
  
  屈胖三叫屈,說你特么少怪我,這事兒不是你惹的么?
  
  老彭瞧見我們兩個吵起來,不過心情卻并不沮喪,趕忙問道:“到底怎么回事?”
  
  我說沒啥事兒,就去比一個武。
  
  老彭說那我怎么聽那人說你死定了?
  
  我扭了捏拳頭,咔咔作響,說誰死誰活,還不一定呢,怎么老彭,有沒有興趣過去指點一二?
  
  老彭一臉憂愁,說我能不去嗎?在這兒等著,我估計自己都得著急死。
  
  羽痕說我也去。
  
  我瞪了她一眼,說不行,你在這里陪著林曦,不準亂跑。
  
  羽痕委屈得想哭,而旁邊的林曦則勸,說我一個人沒事兒的,你們去便是了,在這個地方,誰會來惹我?
  
  我依舊不同意,羽痕和林曦好說歹說,這才作罷。
  
  我們一行四人跟著那古力前往角斗場,那地方在碼頭社區的東門附近,是一個專門解決蓬萊島紛爭的地方。
  
  之前我跟馬援朝有過交流,得知蓬萊島這里雖然有約定成俗的規矩,也有專門維護規矩的巡防營,但畢竟是江湖之地,肯定不可能面面俱到,如果雙方都無法協調,那么就只有一個途徑。
  
  那便是生死決斗,用拳頭來說話,誰輸了,該咋地咋地。
  
  角斗場就是專門為了解決爭端而設立的地方。
  
  老彭父女當得知我們做的,是生死約斗,頓時就擔心得不要不要的,反而是我和屈胖三顯得特別輕松,一路過來,居然還有心思四處打量,瞧看著這一路上來的繁華。
  
  東海蓬萊島是一處修行圣地,但并非人人都能修行,一路上來,的確有見過不少的高手,但普通人到底還是居多。
  
  除了人,我還能夠瞧見一些長得奇模怪樣的家伙,一看就不是人類。
  
  應該是妖吧?
  
  說句實話,東海蓬萊島的繁華讓我十分詫異,就好像是走過國內那種旅游景點的民俗一條街似的,到處都是熱鬧的人群和店鋪,而且里面賣的東西還很特別,刀槍劍戟、斧鉞鉤叉諸類兵器,還有各式法器、符箓、秘籍、藥材、丹丸、煉器材料……五花八門,讓人目不暇接。
  
  除此之外,日常的生活用品也繁復多樣,光衣服便有漢服和正常的現代衣物,如此并列陳設,十分有趣。
  
  角斗場是東門一帶一個比較有標志性的建筑,有點兒像是縮小版的羅馬斗獸場。
  
  我們抵達的時候,那瑪吉王子已經到了。
  
  除了他自己,身邊還帶著一大幫的隨從,另外也不知道是特地宣揚的,還是誰走漏了消息,角斗場的周圍,居然還圍了三五百人。
  
  一時間人山人海,熱鬧極了。
  
  我本以為悄不作聲地弄完就了事了,沒想到對方居然擺下了這么大的陣勢來。
  
  不過如今的我,已經不再是吳下阿蒙,見過了太多的世面,也生不出什么膽怯之心來,大喇喇地走到了跟前來,那瑪吉王子迎了上來,嘿然而笑道:“沒想到你真的來了?”
  
  我說所謂男人,一口唾沫一個釘,說道就得做到。
  
  瑪吉王子說你倒是聽猖狂的,廢話別說,趕緊簽生死狀,然后送死,我一會兒還有事兒呢,沒時間一直跟你耗著。
  
  我說小人報仇,從早到晚,你還挺著急?
  
  瑪吉王子說別在這里跟我占什么口舌便宜了,我也懶得跟你計較,趕緊趕緊……
  
  他在旁邊催促,旁邊的觀眾也起哄,說快點兒,我們都等急了,就等著你們勝負結果出來,好開盤子呢。
  
  我一聽,說哎呀,還設了賭局?
  
  瑪吉王子嘿然而笑,說角斗場這邊決斗開賭局是常例,不過很抱歉地告訴你一件事兒,賭場方面給你開出的賠率很高,你贏了,那是一賠五——看看,這是對你多沒有信心,才會有這樣高的賠率啊?
  
  我這個時候趕忙回頭,看向了屈胖三,而那小子也是滿眼星星,一副急不可耐的樣子。
  
  一賠五啊,這簡直就是掙大錢的機會。
  
  只可惜……
  
  我們兜里,一個彩貝都沒有。
  
  我們兩人一臉遺憾,而瑪吉王子則極力催促著我,我沒辦法,只有在生死狀上面把字給簽了,而正在此時,突然間有人一聲大喊道:“陸言,不準簽。”
  
  我聽到,轉頭過去,瞧見洛小北匆匆趕了過來。
  
  洛小北的出現讓瑪吉王子也該很驚訝,他迎上前去,說小北姑娘,你怎么過來了?
  
  洛小北理都沒有理他,而是直接走到我跟前來,瞪著我說道:“陸言你腦子進水了么?一來就惹事,而且還整到角斗場來了?”
  
  我被她罵了一個狗血噴頭,摸著鼻子說道:“我也不想啊,只是這位瑪吉王子實在是太過于盛氣凌人了。”
  
  瑪吉王子這個時候又插話了,說小北姑娘你們認識?
  
  洛小北氣呼呼地看著他,說認識,當然認識了,瑪吉,你們馬上將這勞什子決斗給取消掉,現在、立刻、馬上!
  
  她的語氣十分堅決,有一種命令的意思,從小就囂張跋扈的瑪吉王子一聽,頓時就受不了了,皮笑肉不笑地說道:“生死狀已簽,決斗及時有效,哪里能夠取消?再說了,這么多人過來,我說不打了,人家也不答應啊?”
  
  洛小北一聽,話語一轉,立刻說起了軟話來,說瑪吉,你就當是幫我一個忙,不要打了,好么?
  
  瑪吉王子瞧見一向驕傲不已的她為了我,居然委曲求全,更加不爽了,冷笑一聲,說也不是不可以,只要這小子給我跪下道歉,然后給我滾出蓬萊島,這事兒就算是了結了。
  
  洛小北看向了我,而我則搖了搖頭,說不可能。
  
  她瞪了我一眼,走上前來,在我耳邊低聲說道:“陸言,不要以為你在荒域誅殺了那女魔頭,就可以囂張,那都是別人幫著弄好了,你一錘定音而已;這瑪吉王子可不同,他從小便是修行天才,一直由蓬萊島的趕海大長老教導,論實力,你根本不是他對手。”
  
  我說是不是,打一架才知道。
  
  她恨鐵不成鋼地看著我,說你話語倒是說得輕巧,但如果你要是死了,又該怎么辦?
  
  我余光處,瞧見瑪吉王子的眼神格外不善,顯然是動了殺心,而旁邊觀眾的呼聲則越發強烈,不斷催促,便沒有再跟她多聊,而是開口說道:“對了,你能幫我一忙么?”
  
  洛小北瞧見我死不悔改,氣呼呼地說道:“干嘛?”
  
  我說你能借點錢給我么?
  
  洛小北瞪了我一眼,說你都快要死了,還想著借錢?
  
  我說誰想到東海蓬萊島這個地方居然這么物質啊,手里沒錢,三天之后,我們都沒有地方去了——別說廢話,就說你借不借吧?
  
  洛小北恨恨地望著我,說多少?
  
  我說你有多少,就給多少,三瓜兩棗不算少,幾千上萬的鉆貝也不算多……
  
  洛小北從該腰間摸出了一個香囊來,扔在了我的手上,說這里有二十多鉆貝,給你送終吧!
  
  我擦,到底是白富美,隨身居然帶了這么多錢?
  
  她說得氣憤,不過我卻笑嘻嘻地接了過來,然后轉手扔給了屈胖三,說趁著還沒有收盤,趕緊去下注,我等你,弄完了咱們再開打。
  
  屈胖三拿到錢,樂得眉眼都瞇起來了,笑嘻嘻地說好嘞,妥妥的,你只管干活就行。
  
  洛小北被我倆給氣得夠嗆,掐著腰難受,而我則簽署了生死狀之后,在一名滿臉嚴肅的老者引導下,來到了角斗場上面來。
  
  這是一個差不多籃球場一般大的石臺子,四周都是依次增高的看臺,而在周圍的地方,都有若有若無的炁場波動。
  
  那是法陣,防止比斗的雙方傷及到觀眾。
  
  一切都弄得十分專業,主持者將我們引領到場中,然后開始講解起角斗場的規矩。
  
  因為我們這個是生死決斗,所以一切手段原則上都沒有限制,唯一的要求,就是不能夠惡意傷害場邊的無辜觀眾。
  
  比賽的結束,是其中的一方死掉、倒下或者認輸,方才截止。
  
  裁判說完之后,問我們雙方準備完畢了沒有。
  
  我朝著看臺上的屈胖三瞧去,只見他豎起了兩個手指,于是點了下頭,說我好了。
  
  瑪吉王子冷然而笑,說我也早好了。
  
  裁判退到了場邊,然后拿起了一根棒子,朝著旁邊的銅鑼使勁兒一敲。
  
  鐺!
  
  決斗開始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