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二十八章 局勢,逆轉

  銅鑼一響,周遭不知不覺又多了無數人,眾人一陣歡呼,山呼海嘯一般,然后在場地的四周,皆有一面大鼓,有角斗場的人員脫去了上衣,露出滿是健碩肌肉的臂膀來,拿著鼓槌使勁兒敲。

  砰、轟,加油打!

  砰、轟,加油干!

  砰、轟,角斗場中出英豪,一拳一腳性命分,今朝若是站得住,明日華林榜上留……

  眾人齊聲歡呼,而瑪吉王子手一伸,卻有一把銀色短槍憑空冒出,出現在了他的手掌之中。

  這家伙拇指和食指一撥,那銀色短槍一陣旋繞,此物長約四尺,對于長槍來說,算是短的,通體銀亮,尖端呈現出柳葉一般的形狀,掛得有紅纓,尾端竟然是一根龍首之形狀。

  龍纓槍。

  有人驚呼一聲,忍不住尖叫了起來,而我往后退了一步,能夠感受到那龍纓槍之上散發出了的一股強大氣勢。

  這種氣息,有點兒像是龍屬。

  難怪如此囂張,這家伙的確是很厲害,我深吸一口氣,將心沉了下來,瞇眼往前望去,卻見那瑪吉王子聽著場邊眾人的歡呼,十分享受。

  他銀槍前指,對著我說道:“小子,不怕你曉得,我這龍纓槍乃是取用深海蛟龍之精血淬煉而成,天生自帶神力,厲害非凡——我還是那句話,你若是怕了,跪地求饒,然后滾出蓬萊島,我看在小北姑娘的面子上,可以饒你一命。”

  面對著這種強大的壓力,我摸著下巴,不急不緩地說道:“我若是認輸了,我押的注豈不是沒了?錢沒了,我拿什么還給別人?”

  瑪吉王子冷笑,說小子,錢重要,還是性命重要?

  我認真地思考了一下,然后回答道:“性命重要,但錢沒有的話,也是萬萬不行的,正因為如此,所以你必須輸。”

  瑪吉王子暴怒,對我說道:“死不悔改,那就不要怪我無情了。”

  無情?

  我冷冷哼了一聲,然后突然笑了起來。

  陡然往前沖來的瑪吉王子大聲罵道:“你笑什么?”

  我淡然自若地說道:“你還小,不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無情。”

  說話間,對方的槍尖已經快要戳到了我的心口處來,而這個時候,我的手往腰間一抹,然后拔出了破敗王者之劍來。

  長劍出鞘,猛然往前一斬。

  這一下,又快又疾,劍尖居然正好與那槍尖對撞,一絲一毫都沒有偏差。

  這是力量與劍法的對撞,雙方都用了九成力,算是對于彼此的一種試探。

  不過占據了心理上面的絕對優勢,瑪吉王子對于這一槍顯得格外暴烈,仿佛要一招就將我給按倒在地一般,所以出手幾乎沒有太多的周轉。

  鐺!

  一聲清越的金屬之聲直沖云霄之上,而下一秒,兩人的身子都為之一震,然后朝著身后退了兩步,這才站定。

  我這邊,占據的是一劍斬的強大法門,而對方那一下,卻是憑借著天才的修為和龍纓槍上面蛇蛟的強大強靈,都覺得能夠在力量之上,戰勝對方,然而卻雙雙都失了算,往后退卻。

  不過雖然如此,但情況卻又有一些區別。

  瑪吉王子是自信滿滿,并不相信我能夠絕地反擊,所以對于后續的手段,并沒有太多的計算。

  而我則是諸事想定,方才出手的,在后退的一瞬間,將力道緩沖了去之后,立刻就再一次上前,撲向了對方,占取了拼斗的第一次先機。

  這拼斗便如同圍棋的落子,一步先,步步先,隨著我的破敗王者之劍向前揮舞,此劍之上也是金光閃耀,刺瞎眾人狗眼。

  從圍觀者的角度來看,我手中的仿佛不是一把劍,而是一道金燦燦的光芒。

  一時之間,那瑪吉王子居然給我穩穩壓著,仿佛處于下風一般。

  瞧見這場景,眾人頓時就呱噪起來,要知道雖然賭場開出的賠率,我贏了是一賠五,瑪吉王子贏了是一賠一,但眾人卻都愿意將賭注下在最為熟悉和相信的瑪吉王子身上。

  鑒于這一點,支持瑪吉王子的人占了大多數,一時間眾人都朝著我起哄,試圖動搖我的心志。

  只有零星幾人想要博一個黑馬,此刻瞧見我異軍突起,頓時興奮不已,大聲喊叫著。

  而這樣的喊叫,則淹沒在了一陣喝倒彩的聲音之中。

  在眾人的圍觀之下戰斗,這事兒對于我來說,是大姑娘上花轎,頭一回,不過經過那么多事情的歷練,我已然跟之前的那個我截然不同,沒有誰能夠影響到我的心志和情緒。

  我的眼中,只有面前的瑪吉王子。

  我的心中,只有勝利。

  殺!

  幾乎在同一時間,我和瑪吉王子異口同聲地喊出了同一個字來,然后沖向了對方。

  長劍與短槍在瞬間相撞無數次,叮叮當當的聲音宛如開了個打鐵鋪子,然而真實的情況卻比打鐵鋪子要驚險一萬倍。

  只有親自交手,雙方才能夠感受到對方的厲害。

  我本以為瑪吉王子再厲害,也不過是一個養在溫室里面的紈绔,沒想到對方不但是手持神兵,而且那槍法厲害得簡直讓人驚掉了下巴。

  要知道在武行里面,有這么一句話,叫做“年刀、月棍、一輩子的槍”,槍法在所有的冷兵器里面來講,屬于是最為難練的,想要厲害,得用一輩子的時間去琢磨。

  然而這瑪吉王子看著歲數與我相當,但是這槍法之凌厲,簡直讓人驚嘆。

  我若不是有耶朗古戰法傍身,而這種實戰技法正好對那種戰場之技有著一定的預感克制力,說不定在交手幾個回合之后,就給那銀槍戳出了無數個血窟窿來。

  然而相對于我,瑪吉王子也是大為震驚。

  原本想著不過是一鄉巴佬,沒想到手段如此厲害,憑空弄出一把金光閃閃的長劍來倒也可以理解,關鍵是這劍法果斷毒辣,氣勢如虹,堂堂正正之間,讓人有著無法抵御的氣勢。

  他手中這桿槍,可是龍纓槍啊?

  這可是整個蓬萊島都能夠排得上名號的龍纓槍,里面可有那深海蛟龍的精血萃取煉鑄的,居然在力量上,只能夠堪堪與對方持平?

  這是什么鬼?

  一向驕傲無比的瑪吉王子突然間就感到了一陣莫名的屈辱。

  這種屈辱讓他開始狂躁起來,手中的銀槍變得越來越激烈,幾乎在一秒鐘,都能夠捅出二十多下槍來。

  好兇猛。

  然而即便如此,我還是憑著最開始的先手,和一劍斬的威力,將其牢牢壓制。

  這情況讓瑪吉王子無端憤怒,再加上周圍群眾的呱噪,他一下子就上了頭,往后退了幾步,怒聲吼道:“出來了,深海蛟龍之魂!”

  說罷,他手持銀槍,往前遙遙一刺。

  一瞬間,那銀槍陡然一亮,竟然出現了最為恐怖的亮光來,充斥著整個石臺之上,而下一秒,一頭長得宛如龍形一般的蛟龍從槍尖處陡然撲了出來,它渾身漆黑,張牙舞爪,騰然于半空之中,朝著我遙遙抓來。

  這銀槍之中蛟龍槍魂的陡然出現,引來了觀眾席中的無數歡呼。

  下一秒,那瑪吉王子又喊道:“萬槍如林,赦!”

  一語方罷,在那蛟龍的下方,無數勁氣化作萬道銀槍,朝著我陡然射來。

  這陣勢,是準備將我給一招滅殺啊?

  感受到了那空前的危機,我的心中突然間一陣空靈,知道此刻自己最應該面對的,不是懸在頭頂上面的那蛟龍槍靈,而是面前這萬道銀光。

  在這樣強度的照耀下,我絕對是拼不了的。

  眼看著即將被萬道銀光覆蓋,我將破敗王者之劍橫于身前,然后輕輕念了一聲:“遁!”

  轟!

  成千上萬道的勁氣沖擊到了那角斗場的邊緣處,自有炁墻豎立,將其阻攔,而即便如此,無數勁氣的沖擊使得整個空間的炁場大亂,隱隱之間還有炮聲傳來,圍觀的眾人都為之動容,有的大聲歡呼,以為在這樣的攻擊之下,那個狂妄無比的外來鄉巴佬定然死掉了。

  然而硝煙散盡,無論是瑪吉王子,還是圍觀群眾,都詫異地發現了一件事情——我艸,那鄉巴佬呢?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間半空之中的那頭蛟龍槍靈陡然下落,撲向了瑪吉王子的身后。

  它的爪子,正好與一道黑影撞上。

  啊……

  這個黑影子,便正是我了,原本通過地遁術施展偷襲的我被這畜生給攔上,忍不住就發出了一聲厲喝來。

  在那一刻,我突然間感覺到自己的雙手不受控制了。

  那人來了。

  斬石頭、斬樹木、斬河流、斬空氣、斬高山……世間萬物,莫過于一斬之間。

  一劍斬之終極奧義,一劍。

  斬!

  在無數人的矚目之下,那條吸引了無數人眼球的蛟龍槍靈被我手中的破敗王者之劍給一劍斬破,隨后那劍勢不止,一路向前,最終落在了瑪吉王子的脖子之上來。

  我強忍著再向前一步,將這個差點兒將我給殺死的家伙給一劍兩段的沖動,硬生生地收住了劍勢。

  而這一下,卻使得我一口老血噴出,吐在了瑪吉王子的臉上。

  不過此刻的他已然是呆若木雞。

  什么個情況?

  面對著已經懵逼了的瑪吉王子,我深吸一口氣,大聲喊道:“還有誰?”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