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三十章 年輕,想多

  馬援朝啥也沒有干,只是過來表達了祝賀。

  他告訴我,說他去見了蓬萊島負責外貿的官員,等回來的時候,才知道我和瑪吉王子的拼斗已經結束了,并且鬧得滿城風雨,而且讓人驚訝的,是我居然還打贏了。

  這實在是一件了不得的事情,他聽到之后,第一時間跑過來,表達了祝賀。

  對于馬援朝的祝賀,我表示了感謝,而隨后我們又告別了。

  他約我晚上一起吃個飯,被洛小北拒絕了。

  洛小北告訴馬援朝,說我們暫時會住在他家里,而今天晚上,她想要請她母親過來,跟我們見一面。

  馬援朝表示了理解,然后告訴我,說改天再約。

  并且他告訴我,說有任何事情,都可以找他,他住在碼頭社區南門大街的88號。

  聽這號碼牌,就知道馬援朝挺有錢的。

  他離開之后,洛小北瞇著眼睛,說你們跟這家伙很熟悉?

  我說他請我們吃了一頓大餐。

  洛小北說你們小心提防點這家伙,他的路子很野,而且跟CIA的關系十分密切,背景深厚得很,而且為人不咋地,鬼心思挺多的,我母親一直想要將他列入蓬萊島的禁入名單里面,結果他在蓬萊島的長老團里也挺有人緣的,所以最終還是沒有落實。

  我說為什么這么說他呢?

  洛小北說我之前碰到了歐陽茉莉,她告訴我,說你們在半路的時候,碰見了海上絲綢之路的人?

  我點頭,說對。

  洛小北說你應該見識過海上絲綢之路那幫人的兇狠和暴戾了吧?不過如果我告訴你,馬援朝就是輪回身后的大金主,以及專門幫他銷贓和處理財物的買辦人,你會怎么想?

  我艸……

  聽到這話兒,我的心情一下子就變得沒那么好了。

  原以為馬援朝不過是一個正正經經的商人,卻沒想到他居然還有這么復雜的背景,得虧我和屈胖三還跟他掰扯那么多呢?

  現在想一想,能夠這么快就知道仰光發生的事情,并且還知道“殺人者屈三是也”的細節,肯定不是什么尋常人。

  我在腦子里仔細回憶了一番,想著幸好當時吃飯聊天的時候可以控制了一下,并沒有說出太多出格的話語來,也沒有透露出什么信息給他。

  屈胖三更是圓滑老練,跟一老狐貍似的,該裝波伊的時候架子擺足,結果最后啥玩意都沒有透露。

  洛小北提醒得倒也及時,因為盡管知道對方有問題,但我其實還是動了讓他幫忙找蟲蟲的心思。

  現在想一想,還是得擱下來。

  當然,蟲蟲到底何時來到了蓬萊島,住在哪兒,到底為什么而來,這些都是我說不清楚的,我也不敢這般大張旗鼓地去找她,生怕中間出了些什么岔子,那可就不美妙了。

  這事兒得悄悄地來。

  另外還有一點,那就是這一次我與瑪吉王子的比斗,至少在一定程度上,將我的名聲給宣揚出去了,只要蟲蟲不是被拘禁,有消息傳出,定然知道我來了。

  她如果沒有行動受限,說不定就會過來找我。

  這是最好的結果。

  一切皆是未知,我們收拾妥當之后,準備前往洛小北家,她并沒有讓我們步行,而是叫了一輛車。

  在這蓬萊島,自然不是汽車,而是兩匹馬拉著的精美馬車,這車廂精美古樸,又平又穩,好多地方用的是檀木制作,里面充滿了幽幽香氣。

  最讓人驚訝的是那拉車的馬,身高體大,通體純白,而且腦門上面,居然有一個微微的角質凸起。

  我問洛小北,說這白馬是不是獨角獸?

  洛小北搖頭說不是,她們家再奢侈,也不可能用獨角獸來拉車,不過這種肜馬據說有上古獨角獸的血脈,現如今是蓬萊島主要的畜力,不但用來拉車、耕田,碧游宮甚至還有一整隊的騎兵,用的就是這種良種肜馬。

  碼頭社區十分寬闊,規劃整齊,從釣魚臺出發,前往洛小北家所在的西門,足足用了二十多分鐘。

  等在門口落下,我這才發現所謂的“西門王”,當真是名不虛傳,瞧人家這宅院,一重連一重,不知道有多少進,說是一王府都有人信。

  我們跟隨著洛小北往宅院里面走,路上不斷有仆人過來見禮,紛紛叫“二小姐”,威風得很。

  我感慨,說洛小北,想不到你家這么有錢?

  洛小北嘻嘻笑,說怎么了,是不是對我抱著什么不良心思?告訴你,若是娶了我,你這輩子都可以不用奮斗了哦?

  我慌忙擺手,說算了,我有女朋友的,你還是禍害別人把。

  洛小北瞪了我一眼,說美得你,就你這樣的,倒貼我都不要,還在這兒裝清高。

  我說我們同行的一個年輕人,叫做阿樂,人是寶島國府第一高手尚正桐的關門弟子,清華國立的學歷,人長得又帥,你不如考慮考慮?

  洛小北驚訝,說啊,依韻來了沒有呢?

  我說那倒沒有。

  我這才想起來,洛小北跟依韻公子有些親戚關系,不過之前來的時候,依韻公子卻說自己沒有來過東海蓬萊島,甚至都沒有提起過洛小北在這里,到底怎么回事?

  洛小北將我們帶到了一處充滿了江南園林風格的院落里,然后叫來了一個五十多歲的老管家,說琴叔,這些都是我的朋友,你幫安排一下。

  那老管家琴叔看著就是個小老頭兒,不過不知道為什么,給我的感覺深藏不露,有一種暗斂的鋒芒。

  他給老彭、羽痕和林曦安排了房間,而洛小北則來到了我和屈胖三的房間,說我母親今天晚上應該有空,我讓她出面款待你們,畢竟你在荒域對我挺照顧的,毒龍壁虎的心臟也是你找到的,算是有那救命之恩。

  我說這個沒問題,不過我那幾個朋友,你也給幫一下忙。

  洛小北一愣,說出了軟玉斷續膏,還有啥?

  我說那個一直沒有怎么說話的女孩兒,她叫做林曦,她有一個姐姐失蹤不見了,聽說蓬萊島這兒,有一個地方,叫做血蓮池,如果滴入自己的血液,再加上心中的思念,就可以知道親人的下落,所以就跟著過來了。

  洛小北皺著眉頭,說就是那個說話聲音很嗲的那個?

  我點頭,說對。

  洛小北斜眼瞧我,說那個就是你的女朋友?

  我慌忙搖頭,說不是,就是一朋友。

  洛小北說女性朋友,離女朋友之間,只有一字之差,你確定真的不是?

  我搖頭,說不是。

  洛小北有些頭疼,揉了揉鼻子,說軟玉斷續膏倒也還算是好說,因為這藥本身就是我們家產出的,我剛才已經吩咐琴叔去柜上拿了,問題不大;但這個血蓮池,可能就有些麻煩……

  我問為什么?

  洛小北說血蓮池在碧游宮,而且屬于碧游宮的禁地之一,想要進里面去,必須經過海公主或者趕海大長老的同意,方才能夠得行,而且必須有人監督。

  我一聽,原來這么麻煩,不過想著林曦跟我哥多多少少有些關系,于是堅持問道:“能不能想想辦法?你們家在這蓬萊島,不是混得挺好的么?”

  洛小北說我母親跟海公主的關系倒是不錯,不過海公主現如今在閉關,見不到人啊。

  我說那趕海大長老呢?

  洛小北“噗嗤”一笑,說你剛把人家的徒弟給一頓胖揍,人家不找你麻煩就已經夠不錯了,你還想讓人家幫你忙,腦袋秀逗了吧?

  呃……

  我這才想起來,那趕海大長老可不就是瑪吉王子的師父么?

  不但如此,而且還是那個被他叫做叔爺爺的老者他媳婦。

  瞧這事兒弄得。

  洛小北沉吟了一番,然后對我說道:“也不是沒有希望,這事兒若是能夠得到鳳長老的首肯,問題應該也不大,等晚上吃飯的時候,你跟我母親提吧,我在旁邊給你敲敲邊鼓——至于能不能成,這個就看你的造化,和我母親的心情了。”

  我點了點頭,欲言又止,洛小北看見,說你還有什么話,別啰嗦,一并說來,別黏黏糊糊的,像個娘們兒。

  我搖頭,說不用了,現在挺好。

  洛小北說真沒事兒?

  旁邊的屈胖三卻說話了,說你家這兒有沒有什么不錯的木料子,弄點過來,我和陸言弄點兒零花錢用。

  洛小北說你們要零花錢的話,跟琴叔要就行了。

  屈胖三人很有骨氣,說我才不用女人的錢呢,我有手有腳,不會自己掙錢?

  洛小北翻了一下白眼,說得,回頭我叫琴叔帶你們去庫房,自己挑選,不過你既然這么說,我丑話說到前頭,你們拿東西,也得出錢自己買。

  屈胖三嘻嘻笑,說我押注的時候,兜里還留了些零頭,足夠了。

  洛小北去安排一應事務,而屈胖三則看了我一眼,說你干嘛不讓洛小北幫你找蟲蟲呢?

  我猶豫了一下,說呃,我有點兒怕她搗亂。

  屈胖三一臉詫異,說我擦,你不會自我感覺這么良好啊——你真覺得洛小北看上你了?

  我嘿然笑道:“防患于未燃嘛……”

2條評論 to“第七卷 第三十章 年輕,想多”

  1. 回復 2016/12/02

    匿名

    洛小北的手自家的斷續膏就能接,還去荒域干啥子?

  2. 回復 2016/12/02

    不如道士

    洛小北的手自家的斷續膏就能接,還去荒域干啥子?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