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三十一章 木料,晚宴

  洛小北看不看得上我,這事兒我并不知曉,但我卻知道她是一個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的家伙,行事完全就是憑著自己的心情而來的,說起來,跟那瑪吉王子倒是有得一拼。
  
  再說了,我隱隱感覺到,洛小北對我堂哥陸左,總有點兒說不清道不明的感情在。
  
  有著這么一層關系在,我如何敢多想?
  
  洛小北離開不久,便有醫師過來,幫那老彭上藥。
  
  盡管是洛小北介紹過來的,但人家當真是一碼歸一碼,就是不給打折,一百鉆貝交過去之后,那老師傅摸出了一把鋒利的彎刀來,對老彭說道:“大兄弟你得忍點兒疼。”
  
  老彭躺在床上,咬著牙,說來吧,男人這點兒疼都受不了的話,拿什么出來闖江湖?啊……
  
  沒有一點點防備,那老師傅一刀下拉,將他的右手給劃得血肉模糊。
  
  老彭整個臂膀都在抽搐,隨后老師傅先是用白紗布將血稍微止住,又將一個玉質圓盒擰開,將里面暗綠色的膏藥給弄了四分之一的份量出來。
  
  這些暗綠色的膏藥散發著一種類似于龍涎香一般甘甜土質的香味,他均勻地涂抹在了傷口處。
  
  這些膏藥跟傷口一結合,立刻迅速反應起來,先是化作泡沫,隨后迅速變硬,包裹著手腕處,形成了一個厚厚的黑色繭子來。
  
  做完了這些,老師傅拿毛巾凈手,然后對我們說道:“這手不要碰水,二十四小時之后,用溫水將這繭子給泡化了去,然后每天在傷口處裹八分之一的分量,當膏藥裹完之后,經脈自然也就恢復了。”
  
  聽到這消息,羽痕喜極而泣,說多謝您,多謝……
  
  老師傅收拾工具箱,然后說道:“沒事,都是我應該做的,再說了,你們不是給錢了么?”
  
  我們圍觀了軟玉斷續膏的使用過程之后,鼓勵了老彭幾句話,然后找到了管家琴叔,讓他帶著我們前往庫房處去找尋需要的木料。
  
  這事兒是洛小北吩咐下來的,琴叔自然不敢怠慢,帶著我們來到了庫房,這是一個巨大的倉庫,分門別類地安置著許多東西。
  
  庫房進出的檢查十分繁瑣,即便是有著琴叔帶領,相關的手續也差不多花了半個多小時。
  
  如此折騰,最終才來到了木料區。
  
  這兒的木料區品種繁多,各式各樣,有鐵梨木、香椿木、香樟木、黃花梨木、百樂圣檀木、黃楊木、紅酸枝木、胭脂木、金絲楠木、沉香木、蔭沉木等等,看得人眼睛都花了。
  
  我是陪太子讀書,走馬觀花地瞧著,而屈胖三倒是認認真真地挑挑選選,最終選定了一大塊蔭沉木,和兩塊紅豆杉木。
  
  這蔭沉木乃成千數萬年前因為自然變易的緣故沉埋在古河床中,被泥沙掩埋而成,色黑而質地堅實,肌理細密,在巴蜀一帶曾有“尋得烏木一方,勝得珠寶一箱”的俗語,此物鎮惡除邪,是祭祀神靈的絕佳物品,用來篆刻成牌,天生便有驅邪功效。
  
  而那紅豆杉木是第四世紀冰川后遺留下來珍惜瀕危植物,木材細密,色紅鮮艷,堅韌耐用,里面含著的紫杉醇是目前已知最好的抗癌特效藥。
  
  此物不但抗癌奇效,若是能夠雕琢成形,佩戴于身,祛病驅邪,延年益壽這些事兒都是妥妥的。
  
  聽到屈胖三在旁邊說得滔滔不絕,本來都有些怠慢的老管家琴叔也止不住肅然起敬,說小朋友你這學識,就算是浸淫此道大半輩子的老匠人,也未必能夠比得啊?
  
  屈胖三淡然一笑,說這些都是事物的基礎,不懂的話,談什么制器?
  
  琴叔瞧見屈胖三弄完,問還需要一些不?二小姐吩咐過了,有什么需要,盡管拿便是了。
  
  屈胖三搖頭,指著這兩大坨的木頭,說這些就夠我們忙活一陣了——對了,我還有一些材料,朱砂、墨斗、香灰什么的,勞煩幫忙準備一些,送到我們房間里來。
  
  琴叔說若是制符之類的話,我們這里有千年墨魚膽汁,對于炁場引導十分契合,需要弄一點兒么?
  
  屈胖三點頭,說若有多余,弄些便是。
  
  如此忙完,屈胖三說這些材料,總共需要多少,如實報賬給我。
  
  琴叔說二小姐吩咐過來,你們真的要給,那就看著辦便是了。
  
  屈胖三說哪有這樣做生意的道理,你報一個價,害怕我出不起錢是咋地?
  
  琴叔也不跟他堅持,說既然如此,這一應物品,給個三鉆貝便是了。
  
  屈胖三從兜里摸出了那錢袋子,數了數,說我這里只有一鉆貝多一些,那就先欠著,回頭我這邊賺了錢,再還給你入賬。
  
  琴叔并不在意這些,說如此也好。
  
  回到房間里,送走了管家琴叔之后,屈胖三立刻就開始拿起了書桌上的免費紙筆來,給我布置起來任務來,首先就是將那方蔭沉木做成六方寶塔,寶塔的造型和每一面的模樣,他都用白紙素描給我,至于那紅豆杉木,則分解成二十多塊木牌子來。
  
  這木牌子也不需要多大,跟一普通的蘋果手機差不多,也就行了。
  
  更薄一點兒也沒有什么關系。
  
  至于相關的造型和留白的位置,他也相繼給我用白紙繪圖,表達了清楚。
  
  他弄這些的時候是如此認真,一副不賺錢就誓不罷休的架勢。
  
  我一下午都在忙碌,光是將那木材分解,然后制成胚胎都費盡了心力,拿著南南贈予我的工具好是一頓擺弄,精疲力竭,終于完成了雛形,剛想歇息一下,屈胖三居然跟萬惡的資本家一樣,不斷地催促著我,弄得我都快要哭了。
  
  我不得不咬牙忍受,將第一座寶塔和第一塊木牌給提前弄出來,給他找點兒事情做,而后面的則慢工出細活地弄著。
  
  屈胖三拿到半成品,也開始聚精會神地篆刻、鐫刻符箓和開光,忙得不可開交。
  
  不知不覺天色就黑了下來,要不是洛小北闖入我們屋子里來叫我們,估計我和屈胖三兩人能夠不眠不休地忙碌到天明。
  
  洛小北是過來叫我們去吃飯的,連通著林曦和羽痕也一起叫了,至于老彭,他臥床休息,便沒有一同隨行。
  
  她闖入其中之后,瞧見屈胖三完成的成品,一座蔭沉木寶塔,一塊紅豆杉木牌,十分驚艷,非要占為己有。
  
  她也不說強搶,就說買,多少錢,開個價便是了。
  
  屈胖三無奈,說那就抵之前的材料錢吧。
  
  洛小北拿著這兩樣東西,開心得很,然后邀請大家前往她們家的前廳去用餐,這小妮子倒是熱情得很,不過我感覺除了沒心沒肺的屈胖三之外,大家都有些緊張,特別是林曦,她一直都悶著不說話,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想起今夜見面,還得央求洛小北母親幫忙讓林曦進碧游宮的血蓮池之事,打起了精神來。
  
  來到指定的餐廳,發現人還沒到,不過各式菜品卻相繼上了過來。
  
  餐廳十分豪華,裝修得很有生活氣息,又有古代官家的風韻,而我們這邊剛剛進了廳堂,另一邊又傳來了腳步聲,我們抬頭望去,卻見有一宮裝美婦在兩個絕色丫鬟和一個老媽子的簇擁下,走進了廳堂來。
  
  那宮裝美婦明眸皓齒,真是個神仙人物,而瞧那年紀,給我的感覺也就三十多歲,風華正茂的樣子。
  
  然而洛小北瞧見,卻是迎了上去,叫聲喊道:“娘……”
  
  呃?
  
  我感覺額頭有些流汗,真想揪著洛小北的胳膊問一下,你確定這女子是你的母親王新鳳,而不是你哪一個姐姐?
  
  看著怎么這么年輕啊?
  
  不過隨后洛小北的介紹讓我徹底折服,也不知道這婦人使用了什么駐顏妙方,居然能夠讓青春永駐。
  
  洛小北介紹過她母親之后,又給她母親介紹我們,那宮裝美婦落落大方,微微一笑,讓人感覺如沐春風,而當洛小北介紹到林曦的時候,她的眉頭一揚,說道:“小曦我倒是有許久沒有見過你了,沒想到女大十八變,越變越漂亮了——對了,你母親身體還好吧?”
  
  啊?
  
  她的問話讓我頓時間就有些懵了,沒想到洛小北的母親,居然還認識林曦?
  
  而且兩家還是世交啊?
  
  為什么林曦不早點兒講,而且跟洛小北好像不認識的樣子?
  
  我腦子有些迷糊,而這時王新鳳則解釋了兩句,這才知道她以前跟林曦的母親是朋友,只可惜后來分離,天各一方,這才漸漸疏離了來往。
  
  有著這一層關系,我自然順勢就提出了林曦前往血蓮池的事情,王新鳳問道:“是想找你姐姐么?”
  
  林曦有些拘束,點頭說是。
  
  王新鳳大包大攬,說此事包在我身上,不管如何,都想辦法讓你去一趟血蓮池。
  
  接著便是邊吃邊聊,洛小北家里的廚師的確要比釣魚臺做得美味,最重要的就是食材更好一些,屈胖三不顧形象地大快朵頤,而洛小北母親也沒有冷落我,與我聊了幾句荒域之事,并且表達了感謝。
  
  如此聊了一陣,王新鳳突然對洛小北說道:“你明天進宮一趟,去接你姐姐出來。”
  
  啊?
  
  洛飛雨也在這蓬萊島上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