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三十二章 擺攤,營銷

  宴席過后,洛小北母親在兩個絕色丫鬟和老媽子的簇擁下離開,而我則找到了洛小北,說你姐姐也在這島上?

  洛小北說很奇怪么?我姐姐現如今可是前代海公主鳳長老的弟子呢。

  我聽在耳中,心中突然多出了幾分古怪的想法來。

  洛飛雨跟蟲蟲很是投緣,這個我知道,而洛飛雨既然是鳳長老的弟子,那么會不會是洛飛雨邀請蟲蟲上島來的呢?

  要不然,蟲蟲怎么可能會憑空跟著一人,來到這個陌生之地呢?

  回到房間里,我將這個猜測說給屈胖三聽,他琢磨了一會兒,說說不定正是如此,要不然也沒有別的解釋了。

  想到這里,我的心中莫名就是一陣激動。

  如果是這樣,明天洛飛雨回家來,我便可以從她那里知道蟲蟲的下落了,甚至還能夠跟她再度重逢。

  一想到這事兒,我就激動得睡不著覺。

  而屈胖三瞧見我如此興奮,也十分高興,拍著我的腿,說亢奮得睡不著對吧,正好,咱們兩個通宵,將這東西都給做出來,明天白天的時候,咱們上街去擺攤,將東西給賣了,換點兒盤纏,你呢攢點兒媳婦本,我呢弄點零碎錢,皆大歡喜。

  我直叫苦,說你這不是黃世仁么?

  屈胖三氣呼呼地瞪著我,說你真是個爛泥扶不上墻的家伙,要說疲憊,我還需要點石成金,在你留白的地方弄上大堆的符箓和禁制,你的半成品頂多只能叫工藝品,等我弄完了,方才叫做法器,懂不懂?

  我沒有辦法跟他耍嘴皮子,只有挑燈夜戰,悶著頭將這一切弄完。

  好在夜幕降臨,那耶朗大匠師的靈魂不知不覺間,竟然與我十分契合,接下來的事兒倒也不覺得辛苦。

  不但如此,通過這種精細雕琢,反而能夠讓我從另外一個角度來反思自己的修行。

  這種方式,對于我的心境來說,也是一種磨礪。

  如此一整晚,一直到了凌晨五點多的時候,我的事兒終于弄完了,跟屈胖三說了一聲,躺床上休息去了,而一直在我合攏眼皮之前,屈胖三都還在燈下默默畫符。

  在那一刻,我突然間產生了一種幻覺,感覺面前這一位,并非一個只有三兩歲的孩童,而是一個摳腳大叔。

  他那認真勁兒,真的很難去形容。

  這一覺睡到了中午時分,羽痕過來敲門,問我們要不要起床,說小北姑娘來了一趟,知道我們在睡覺就走了,不過吩咐人弄來了食盒,讓我們起來之后吃一點兒東西。

  我爬了起來,瞧見屈胖三趴在桌子上睡著了,而在旁邊,則擺放著五座蔭沉木寶塔,二十四塊紅豆杉木牌。

  這些東西全部都完工了,我走過去,不敢吵醒這小家伙,而是摸著那蔭沉木寶塔,此物入手冰涼沉重,散發著一種凜冽的肅殺之氣,上面雕花無數,又有諸般仙佛浮現,又有未知符文附身,瞧那模樣,簡直就是一了不得的法器。

  我正仔細打量著,突然間手腕處多了一手,卻是屈胖三醒了,揉著惺忪的睡眼問我,說幾點鐘了?

  我說中午十二點多吧?

  屈胖三一拍手掌,說嘿,走走走,我們去擺攤兒去……

  這家伙說到做到,具有強大的執行能力,勁兒一上來,催促著我趕緊走。

  當下我們也是洗漱一番之后,又草草弄了些東西吃,隨后兩人出門左轉,沒一會兒就來到了碼頭社區最繁華的西門大街上,瞧見那一個挨著一個的林立店鋪,還有往來如織的人流,屈胖三左右一看,去雜貨鋪扯了一卷白布,又弄了兩塊紙板,然后來到了人氣最旺的西門王記藥莊跟前來。

  他拿白布在藥莊旁邊的空地上一鋪,然后將昨天連夜趕制的東西給擺上,弄完這些之后,他摸出了一張符箓來,揮手點燃,然后口念訣咒。

  符箓的飛灰在這二十九件木器之上飛舞,十幾秒鐘的時間,這些東西突然間就變舊了。

  不但變舊,而且還變得圓潤,仿佛是被人把玩許久一般的古董物件。

  好家伙,這小鬼頭的手段當真是讓人驚詫,連古董做舊這行當都精通,簡直就是個全才。

  隨后他又去人藥莊借來了筆墨,然后在第一塊紙板上面寫著:“八方來風塔,千年蔭沉木,辟邪兼消災,鬼神不敢近——祖傳寶物,限售五座,一座三十鉆貝,恕不議價。”

  另一邊又寫道:“紅豆相思牌,驅疫防蠱毒,降頭莫敢近,治癌奇效品——祖傳寶物,限售二十四,一方二十鉆貝,虧本處理。”

  寫完之后,他又在白布之上寫道:“完勝琉球王子的神秘高手陸言傾情推薦,傳奇匠人無名叟作品,每人限售一樣,不容有多。”

  我瞧完這些,最后有點兒愣了,說咱不是早賣早完事,恨不得批發,限售一樣是什么鬼?

  屈胖三解釋,說不搞搞饑餓銷售,那幫人還以為你這個賣不出去呢。

  我個人對饑餓銷售深惡痛絕,卻也不得不承認這效果的確不錯,不過對定價又有些疑問,說所有的材料加起來,也就三鉆貝,你賣得這么貴,當真能賣得出去?這也太黑了吧?

  屈胖三氣呼呼地指著自己的腦袋,說知道這是什么嗎?

  我搖頭,說不知。

  他說知識,這一腦袋裝著的,都是滿滿的知識,就憑這,我賣一百鉆貝都不算貴。

  我翻了一下眼皮,說那這木牌跟木塔材料和工藝相差那么多,為什么定價反倒這么接近呢?

  屈胖三說八方來風塔是驅邪避災的,一般用于安宅,需求的人少,但紅豆相思牌就不一樣了,它不但可以隨身攜帶,而且還加入了醫療的概念——就憑這,翻一倍都屬正常,我這也是心腸好,所以才定了這么低的價。

  我說你是怕賣不出去丟臉吧?

  屈胖三看到有人來了,瞪了我一眼,說你閉嘴,看大人我施展神通,將這玩意給全部賣出去。

  王記藥莊這兒人來人往,我們這邊剛剛一弄好,立刻就有人注意到了。

  有好事者圍上前來,瞧見了屈胖三的這招牌,有人大聲念誦著,完畢之后,忍不住為他的定價驚嘆,說好大的口氣,到底什么玩意兒,能賣這么貴?

  我站在屈胖三旁邊,莫名想起在黃泉道上的時候,蟲蟲也弄過這么一出。

  看得出來,有本事的人,從來都不愁錢花。

  這些人的腦瓜子,到底是怎么長的?

  屈胖三我沒啥興趣研究,但蟲蟲就不一樣,等找到她了,夜深人靜的時候,我可得好好的、深入的研究一下……

  我這邊想著美事,旁人卻繼續讀道:“完勝琉球王子的神秘高手陸言傾情推薦……啊,你看這小孩兒旁邊那個人,可不就是昨天角斗場里,將那個囂張到沒邊兒的瑪吉王子打得找不著北的年輕人么?”

  眾人議論紛紛,而有人大著膽子問我道:“喂,高手,你們這是賣什么呢?”

  屈胖三揪了一下我大腿肉,疼得我直吸冷氣,回過神來,拱手說道:“各位,在下初臨蓬萊島,囊中羞澀,現有師尊留下來的一些法器,乃傳奇匠人無名叟的作品,各位且看一看,合適的話可以買走,機會不多,大家請不要錯過。”

  我好歹也是飽經“江南皮革廠、黃鶴跟小姨子跑了”等街頭營銷荼毒過的家伙,這話兒自然也是張口就來。

  有一個大胖子走到跟前來,指著白布上這一堆,說你招牌上的,真有這般神奇?

  我沒有說話了,畢竟我對此也不是很懂。

  不過這時屈胖三卻站了出來,端起其中的一座蔭沉木寶塔,口中輕輕一喝念,將其往半空中一拋,那寶塔居然憑空懸浮了起來,并且有陣陣陰氣往外擴散,離得越近,越能夠感受到其中威嚴。

  屈胖三先聲奪人,然后說道:“我這八方來風塔,屬于一等一的鎮宅利器,想要家宅安寧,鬼神勿擾,你請一座回家中,必能如愿,福澤后人。”

  那胖子瞧見這憑空懸浮的寶塔,深吸一口氣,說好東西。

  而有人卻對旁邊的那木牌質疑起來,說你這玩意,真能治癌防蠱、隔絕降頭?

  屈胖三一揮手,一塊紅豆相思牌落在他手,這小子灑然一笑,說蓬萊島上,奇人異士何其多也,不知道有哪位擅長巫蠱之術的,幫個小忙如何?

  這是有一個印度阿三站了出來,朝著我們說道:“某家嗚阿,會些手段,現在試么?”

  旁人有認識的,莫不驚嘆,說這位嗚阿手段厲害,最為擅長的鵝降恐怖十分,且看看……

  屈胖三拱手,說請。

  那人轉身,到了同伴身后,然后跳起了大神來,如此幾分鐘之后,他厲喝一聲指向了屈胖三,結果渾身一抖,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眾人皆驚,卻見嗚阿吐完了血,卻走上前來,跟屈胖三商量到:“給我來一塊,不過我這里只有十五鉆貝,可否打個折?”

  屈胖三指著招牌,淡然說道:“恕不議價。”

  那人焦急,正要說話,這時旁邊突然走出一人來,大聲說道:“你們別買了,這些東西,我都包圓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