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三十三章 一歌,買牌

  眾人抬頭看去,瞧見說話的這人,卻是王記藥莊的二小姐。
  
  不過蓬萊島藏龍臥虎,并非人人畏懼她洛小北,于是有人起哄,說二小姐你可別搗亂了,人家這招牌上面可寫著呢,“每人限售一樣,不容有多”,你這全部包圓了,那怎么行呢?
  
  洛小北掏出錢袋子,對我們說道:“全部賣給我吧,我這兒錢不夠,回頭你們直接去那藥莊柜上拿便是了,何必在這里辛苦擺攤?”
  
  面對著洛小北的誘惑,屈胖三表現出了錚錚傲骨來,說不行,招牌咋寫的,咱就咋做,不能言而無信。
  
  好!
  
  眾人紛紛喝彩,而剛才講價的那印度阿三這時也找朋友湊齊了二十鉆貝,生怕洛小北搶先,慌忙過來,將錢塞到了屈胖三的手里,然后拿了一塊紅豆相思牌。
  
  這木牌一入手,他摸了又摸,看了又看,越看越心喜,拿著那厚厚的嘴唇親吻這紅豆相思牌,高興得眼淚直流。
  
  旁人問他這是為何?
  
  印度阿三嗚阿回答,說得了這東西,我日后行走,就不用怕被人算計了,高枕無憂——這相思牌貴是貴了一點兒,但若是跟命比起來,還是十分劃算的。
  
  他十分遺憾,說若是有錢,我真的還想再買一塊呢。
  
  有人笑了,說你倒也是貪心,人不說了么,每人限售一樣,不可多得。
  
  這人高興了,洛小北卻是黑著了臉,說你們這兩個憨貨,這等法器,即便是我煉器正宗的蓬萊島,也是了不得的法寶,偏偏如此賤賣,是不是腦子進了水?
  
  我義正言辭地說道:“我和我表弟二人,初到貴寶地,雙手空空,結果人卻容我們三天免費住宿,別的不說,光這一情分,就已經足夠。我們兩人并非那不懂得感恩的鼠輩,湊夠了盤纏就是了,再多的財物,對我們來說,又有何用?”
  
  我這話兒說得大義凜然,旁觀的大伙兒紛紛點頭稱道,而這時又有人相繼出錢,買了兩座寶塔和六塊木牌去。
  
  每人過來交易,屈胖三都在其耳邊附耳低語,傳授此物的開啟咒訣,那人聽了,稍微嘗試了一下,心滿意足,趕忙拿回家里去研究。
  
  我們這邊賣了個開門紅,十分高興,要知道這二三十鉆貝可真不算是少,尋常富豪也未必有這么多的余錢。
  
  所以能夠買得了的,都是手頭闊綽之輩。
  
  我和屈胖三也不急,兩人找了一馬扎來,坐在了地攤跟前,洛小北見買不了,氣呼呼地離開了去,而剩下一圈人來,都是喜好熱鬧之人,也不乏一些潛在客戶,心中癢癢,又覺得實在是太過于貴了,便圍在旁邊詢問。
  
  屈胖三也不惱,他跟蟲蟲不同,為人最是親和,笑嘻嘻的,誰問他都理,不厭其煩地演示。
  
  如此過了半個多時辰,陸陸續續又賣出了一些去。
  
  很多人都是口口相傳,聽到之后,大老遠從各地來瞧,有的則是匆匆跑回家去取錢,害怕回頭就賣完了,而眼看著地攤上面的東西越累越少,氣氛也變得有些濃烈起來。
  
  這時屈胖三瞧見地攤跟前,有一七八歲的小女孩兒,從開始就一直蹲在跟前,整整一個多時辰都沒有移動過,眼睛直勾勾地望著那紅豆相思牌,不由得好奇問道:“小朋友,你要買么?”
  
  他自己個兒就是一小屁孩,卻叫人小朋友,旁人瞧見,不免哂笑。
  
  不過蓬萊島乃修行圣地,什么奇怪的事情都有,眾人也見多了看著沒幾歲,其實是活了上百年的老妖怪,并不驚訝,而那小女孩兒被屈胖三問起,先是點頭,又怯怯地搖頭。
  
  屈胖三有些奇怪,說到底要不要?
  
  小女孩兒說要,但是我沒錢買。
  
  屈胖三說你要這個干嘛呢?
  
  小女孩兒說我媽媽得了胃癌,醫生說治不好了,活不過一兩年,可是我不想我媽媽死,你這木牌,真的能夠治療癌癥么?
  
  屈胖三這回倒是肅然起來,說那當然,這紅豆相思牌用的木料,是那紅豆杉木,那是第四紀冰川遺留下來的古老孑遺樹種,里面含著的紫杉醇,是現在已知最好的抗癌特效藥物,而傳奇匠人無名叟乃天山神池宮中曾經最著名的制器大師,他用聚靈陣、擴融陣、離火陣等諸多符文手段,將紫杉醇緩緩逼出,只要長期佩戴,那癌癥自然不治而愈。
  
  聽到他這般肯定的回復,小女孩兒一下子就哭了起來,說嗚哇,可是我沒有錢啊……
  
  屈胖三嘻嘻一笑,說你沒有錢,但是會唱歌么?
  
  小女孩兒一愣,說會啊?
  
  屈胖三淡然說道:“不如你給大家唱一首歌,我便將這木牌贈予于你吧?”
  
  小女孩兒一臉震驚,說真的?你別騙我啊?
  
  屈胖三傲然說道:“大人我這輩子、上輩子還是上上輩子,最不屑的,就是騙女人,一口唾沫一顆釘,你盡管唱便是了。”
  
  小女孩兒喊著眼淚,低聲唱道:“大海邊哎
  
  沙灘上
  
  風吹榕樹沙沙響
  
  漁家姑娘在海邊
  
  織啊織魚網織嘛織魚網
  
  哎……”
  
  這邊歌聲唱著,那邊走來一隊人馬,領頭的卻正是那日的巡海人歐陽發朝,他走到跟前來,打量著我們,不由得笑了,說我道是誰鬧出這么大的動靜,原來是小兄弟你啊?
  
  這位巡海人修為高深,性情豪爽,我十分敬重,起身拱手,說歐陽兄所為何來?
  
  歐陽發朝說道:“我今個兒在島內值班,上面派下一命令來,說西門王記藥莊門口有人在賣法器,十分不錯,讓我過來一并收了去,歸于碧游宮;我奉命而來,正琢磨著到底是什么好貨能夠讓上面動了心思,沒想到是老弟你。”
  
  他低頭一看,卻見地毯上面還有一座八方來風塔,八塊紅豆相思牌,眉頭一皺,說怎么只有這么一點兒了?
  
  我聳了聳肩膀,說能讓你老哥親自跑一趟的,自然是好賣得很。
  
  歐陽發朝盯著我,說老弟你沒藏私?
  
  我搖頭,說別人面前,我可以隨意胡說,但在老哥你面前,我是半句謊言都不敢講的。
  
  他嘆了一口氣,說也罷,有點兒也行吧,總比啥都沒有強。
  
  一揮手,歐陽發朝說道:“這些都打包,碧游宮都要了——多少錢來著?啊,這么貴啊?我沒有帶這么多錢,給你開一個條子,回頭你去釣魚臺的柜上兌換。”
  
  他說得豪氣,旁邊有心想買的人頓時就不樂意了,說歐陽,你這可不對了,看看人招牌,一人一樣,不可多買。
  
  歐陽發朝低頭一看,哈哈一笑,指著身后這一票人馬,說我也不是一人,這些人每人一個,可不是夠了?
  
  他生怕多出意外,俯身便撿,將地攤上面的所有法器都包了圓。
  
  他這邊剛拿起,旁邊立刻有人開了一張白條出來,歐陽發朝從懷中摸出了一方私章,哈了一口氣,然后蓋在了那白條上,遞給了我,說老弟你看看,是不是這個數?
  
  我沒有結條子,而這時一只手抓住了那擺攤的白布,說且慢。
  
  歐陽發朝眼睛一蹬,說怎么的,小朋友,你這是怕我騙你?
  
  屈胖三搖頭,說那倒不敢,不過那紅豆相思牌有一塊人家已經付賬了,還一塊給我。
  
  他這話兒一說,旁邊那個有些不知所措的小姑娘眼淚一下子就涌了出來。
  
  她本來以為碧游宮一出面,這木牌是沒了,沒想到屈胖三這個時候居然站了出來。
  
  歐陽發朝有些驚訝,問明此事之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從包袱里扔出了一塊來,然后說道:“兩位果真是一妙人,如此也算是一段佳話,我騎鯨者若是橫刀奪愛,反倒不美,給你、給你。”
  
  屈胖三將木牌交給了那喜極而泣的小姑娘,一拍手,朝著周遭拱手說道:“各位,承蒙大家照顧我們兩個的生意,東西有限,到此為止,得罪得罪。”
  
  他這般一說,眾人紛紛遺憾散開,有一些有心買卻來不及下狠心的,忍不住捶胸頓足,幾多后悔。
  
  我和屈胖三掂量著那沉甸甸地錢袋子往回走,有著秋天老農收獲糧食的喜悅。
  
  有人招呼我們,說兩位,手里真沒有了么,我們還想要呢?
  
  屈胖三連忙擺手,說沒了,沒了。
  
  如此回到房間里,兩人將一大堆錢袋子拿出來,然后開始數,除了白送小女孩兒的那木牌,和未兌現的白天之外,居然有四百四十個鉆貝之多。
  
  想當初我拼死拼活,在角斗場里賣命,也才賭贏了一百鉆貝,現如今居然轉手就有這么多……
  
  屈胖三越看越興奮,兩人正數著,洛小北進了房間里來,瞧見一床的鉆貝,忍不住叫道:“好有錢——你們兩個是不是得分我們一點兒,要不是我配合你們演戲,哪里賣得這般快?”
  
  如此笑鬧一番,洛小北又離開了,卻是去了碧游宮。
  
  我滿心歡喜,憧憬著洛小北將她姐姐接回來,我這里好打聽蟲蟲下落,沒想到下午的時候,那老管家琴叔找了過來,說你們兩個收拾一下,準備去碧游宮。
  
  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