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三十四章 宮中,突變

  接到消息的時候,我直接就愣住了,腦海里浮現出來的第一個念頭就是:“糟了,莫非碧游宮發現我們賣的這一堆東西都是剛做的貨品,并非那個勞什子天山神池宮頂級匠人無名叟的作品?”

  這事兒可大可小,要萬一人家追究出事兒來,我們可真的就是吃不了兜著走。

  要不是馬上就要見到洛飛雨,極有可能得到蟲蟲的消息,我當時就忍不住奪了那鉆貝便跑,逃離蓬萊島。

  等琴叔離開之后,我一把抓住了屈胖三,說你賣的那東西,到底有沒有問題?

  屈胖三嘿嘿一笑,說這個時候才反應過來,當初拿錢的時候你怎么沒說?

  我說你丫的就分我二十鉆貝,也好意思說?

  屈胖三說我們的白條都沒有兌換,你要覺得碧游宮是因為法器的質量有問題,找上門來的,咱白送就是了,有什么好怕的?

  我一聽,也覺得有理,到時候解釋一下就行了,我不拿錢,平白送你這幾件玩意,你總不能找我麻煩吧?

  我轉念又一想,說不對啊,碧游宮沒拿錢,但別的人卻是實實在在拿了的,那鉆貝沉甸甸,我們兩人都有份,指不定誰跟碧游宮就扯了點兒關系,回頭拿我們個假冒偽劣的罪名,那可怎么辦?

  屈胖三嘆了一口氣,說你對我就這么沒信心,怎么老是覺得質量上有問題?

  我翻了白眼,說你要不是這么鬼鬼祟祟,我能起那心思么?

  兩人吵鬧一陣,這時院子里又有動靜,我出門一看,卻見阿樂不知道什么時候找了過來,正在門口處跟羽痕說話呢,瞧見我,忍不住苦笑一聲,說你們走了,也不跟我說一句,弄得我找了你們許久。

  我一愣,說我不是跟釣魚臺的掌柜老王說了的么,他沒有通知你?

  阿樂說沒有啊,我這兩天都沒有見著人。

  我說不好意思,這里面肯定出現了什么紕漏,對了,你是怎么找過來的?

  阿樂說你們兩個這兩天鬧得滿城風雨,先是跟那什么琉球王子在角斗場中決斗,將人打得滿地找牙,然后今天又在王記藥莊這里賣法器。

  聽說最后的一批貨都給碧游宮給包了,好多人得到消息沒有趕到的人都在捶胸頓足,甚至有的貨還留到了黑市上面去,加了一半的價格、甚至一倍,都能夠賣出去,如此熱鬧,我隨便打聽便知道了……

  我沒想到那八方來風塔和紅豆相思牌如此大賣,居然還有黑市,心中詫異,而這時琴叔則過來催促道:“怎么樣,碧游宮的馬車已經準備出發了。”

  我來不及跟阿樂多聊,指著旁邊的房間,說老彭在那兒,你先坐,我們去一趟碧游宮,回頭再聊。

  阿樂詫異,說你們去碧游宮干嘛?

  我也郁悶,說我哪里知道,有人過來通知了,就去唄……

  阿樂之前去拜見前代海公主鳳長老,進過一回宮,我心中一動,說阿樂,碧游宮里到底是如何模樣,有什么忌諱的地方沒有?

  阿樂舔了舔嘴唇,說你不是要去么,自己瞧便是了,不過有一點,里面十分復雜,到處都是法陣,千萬別亂走。

  我點頭,與屈胖三一起來到了王府門口,卻見這兒有一輛豪華馬車,挽馬依舊是那頭生單角的大白馬,不過卻更加神駿,顯然是那碧游宮出來的,果真非凡,而駕車人卻是一個沉默寡言的矮子,待我們上車之后,一抖韁繩,便帶著我們向前行走。

  如此一路走,除了西門大街,再往西行,便是一大片的田野,阡陌相通,雞犬相聞,頗有幾分世外桃源的感覺。

  西門是碼頭社區離碧游宮最近的地方,所以也最是繁華,如此過了一大片的曠野,道路筆直,一直蔓延進了前方的桃花林去。

  按理說這時節桃花并不會盛開,然而行了半個小時,來到了這片傳說的桃花林時,我們透過車廂的玻璃窗戶,卻能夠瞧見滿目都是燦爛的桃花,有粉紅色的,有白色的,有黃色的,姹紫嫣紅,遍地開放。

  落英繽紛之間,卻瞧見這些桃樹栽種得十分有規律,每一棵之間的距離都仿佛算定的一般。

  進入桃花林,道路被那落也遮蓋,車行其上,歷歷有聲。

  如此行了一刻鐘,前方突然出現了岔路,是十字路口,那駕車人一會兒往左,一會兒往右,如此七拐八折走了許久,我在心中默念著,想要記住這路線,屈胖三卻笑了起來。

  我問怎么了,屈胖三低聲說道:“你想要記住這路線圖,想法是好的,不過這里有大陣,千變萬化,需要參考周遭景物和規則,并不固定。”

  我一愣,說也就是說,我剛才記得都沒用?

  屈胖三嘿嘿一笑,說要不然呢?你就算是記上一萬遍,人家這兒還有十萬種變化,讓你自己來,照樣得迷路,困守于此中。

  他這般解釋,我嘆了一口氣,沒有再記。

  說句實話,我這也只是以防萬一而已,真的記下來,腦仁兒都疼。

  畢竟我不是屈胖三這些高智商的妖孽。

  我們在桃花林中轉悠了一個多小時,突然間前方一片豁然開朗,我透過窗戶往前看去,卻見前方突然出現了一大片輝煌無比的建筑群,正中間是一處直通云霄的高峰,而依次往下,無數亭臺樓閣依附其間,云層繚繞,宛如仙境一般。

  我望著那成百上千的殿宇樓閣,心中駭然,再往下看,卻見不遠處的山下有一方天池,宛如明鏡一般,然后有一牌樓,通體皆為漢白玉石修筑,上面寫著三個繁體小篆。

  碧游宮。

  我瞧得駭然,仔細數一數,卻數不清這碧游宮里到底有多少亭臺樓閣,也不確定里面到底有多少人。

  想著若是這些建筑里面都住著人的話,那碧游宮里的人數說不定就得有上萬。

  即便是十分之一是修行者,那也是一股龐大到極致的勢力了。

  果然不愧是曾經的三大修行圣地之一,而不知道當年的天山神池宮和苗疆萬毒窟又將是怎么樣的一個氣派。

  我想起上一代的聚血蠱擁有者曾經開創了天下三大修行圣地的事跡,心中頓時就亞歷山大。

  比起來,我這成就實在算不得什么。

  馬車一路往里行,來到了山門之前,方才停下,那趕車的矮子開口說道:“碧游宮已到,落馬下車。”

  我們趕忙下了馬車,這時有一青衣宮女走到跟前來,朝著我們拱手說道:“兩位可是在街頭販賣八方來風塔和紅豆相思牌的陸言、屈三?”

  屈胖三笑容可掬地說道:“姐姐也可以叫我屈胖三。”

  那青衣宮女嘻嘻一笑,說這名字倒也挺合適你的。

  屈胖三腆著臉說道:“姐姐叫什么名字?”

  那宮女有些驚訝,不過還是回道:“我一個身份低微的小宮女,能有什么名號,貴客切莫笑我,上官已經在等兩位了,且隨我來吧。”

  我們告別那趕車人,然后隨著宮女一起進了山門,穿過一條長長的大街,瞧見兩邊的路人十分悠閑,到了盡頭,拾階而上,屈胖三依舊堅持問那青衣宮女的名字,她無奈,最后告訴了他,自己叫做青玫。

  好名字。

  屈胖三又是一番稱贊,然后這才小心翼翼地說道:“不知道是哪位找我們?”

  青玫一陣訝異,說沒人跟你們說么?

  我和屈胖三都搖頭。

  青玫微笑,說是好事兒,驪風長老從騎鯨者口中聽說了你們以一首歌的代價,將價值二十鉆貝的紅豆相思牌賣給了一個十分需要的小女孩兒,便起了心思,非要見一見你們。

  我心中稍安,問這驪風長老又是何人?

  青玫說你們剛到蓬萊島,不知道也正常,好叫你們知曉,這東海蓬萊島之上,碧游宮乃上古仙人留下來的道場,各有傳承,現如今碧游宮以海公主為首,又稱碧游宮宮主,下面有十二長老,又名曰十二宮,掌管各類事務,驪風長老便是其中之一;她司職教育、宣化和禮信,你們這行為實在不錯,值得宣揚,故而找你們過來聊一聊,也有贊賞之意。

  我和屈胖三都收起了忐忑的心思來,專心打量這碧游宮中的周遭景象,但見雕梁畫棟,仙氣縈繞,一派仙家景象。

  如此行至半山腰,青玫領我們來到了一處樓閣之前,請我們進去稍坐。

  里面有一宮女,身穿白衣,瞧見我們進來,微微一施禮,說兩位貴客且坐,娘娘剛才被海公主緊急召見了去,留下話來,讓兩位稍坐,她談完事后,便過來找你們,十分抱歉;這兒有我碧游宮的特產邛池香茶,且嘗一嘗。

  我們連忙道不敢,落座之后,兩位便離開了,我和屈胖三便在閣樓里一口一口飲茶,滿頰留香。

  如此等了一刻多鐘,人還沒有來,屈胖三有些急躁,皺眉說把我們兩個叫來耍猴么?

  我說你別這么說,人家也是臨時有事。

  正勸著,突然間那門被一陣風給吹開,有人陡然沖入其中,張開手掌,就朝著我們拍打而來。

  這一掌鋪天蓋地,遮蔽空間。

  我剛要動彈,突然間渾身無力,直接癱軟了去。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