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卷 第十一章 青山界,我們來了

  在晉平汽車站,我看到了雜毛小道正一臉好奇地四處張望,而虎皮貓大人則蔫不啦嘰地站在他肩頭,不知道是睡是醒。在我們那個偏僻小縣城,人們整日忙碌,奔波生活,哪里有閑情逸致去養鳥?少有人能夠瞧見這花花綠綠的虎皮鸚鵡,所以這一對活寶,倒是惹得不少人紛紛側目觀看。

  我走過去,把雜毛小道拉到一邊,說你看看你有多拉風!

  雜毛小道天生就不怕別人關注,洋洋得意、顧盼生輝,與我互訴離別之情,倒是虎皮貓大人翻開眼皮瞧我一眼,便繼續瞇著眼睛。雜毛小道笑嘻嘻,說你們這里二十來個鐘頭的長途汽車,把這肥母雞坐得直吐血。我問怎么不坐飛機?雜毛小道郁悶極了:“一周兩次的航班,等到飛機來,黃花菜都涼了……”

  顯然是聽到雜毛小道在說它,虎皮貓大人頓時來勁了,破口大罵:“你個好沒良心的敗家玩意兒,大人我千里迢迢趕過來助拳,居然這么黑我?誰肥母雞?你丫才肥母雞呢,你全家肥母雞,你們村一村的肥母雞!”

  我苦笑不已:肥母雞可不是我說的。

  不過,要跟這大人講理,可真就是費唇舌,我連忙認錯,然后出了車站,打了輛出租車,將他們帶到了新街的住處。然而當我準備上樓的時候,腳步僵住了:我剛才出來得匆忙,臥室里可什么都沒有收拾。雜毛小道這鬼精一般的人物,怎么可能瞞得住他?然而都已經走到了二樓,我也轉道不得,只有硬著頭皮往上走。

  果然,進了屋子,雜毛小道轉了一圈,深深吸了一口氣,贊嘆說多么美好的味道啊,小毒物,沒想到你這個家伙在外面是個苦行僧,回到家里的夜生活,竟然這么精彩啊?

  我苦笑,也不解釋,這種事情越描越黑,指不定這家伙得有多齷齪的話語會說出來。看著雜毛小道準備往主臥室里面走去,我連忙攔在門口,指著斜對面,說你暫時住客房,主臥勿擾。雜毛小道臉上露出了“我懂的”的笑容,有些猥瑣地嘿嘿直樂,說里面不會藏著美女吧?是黃菲么?

  我心中一痛,臉色便有些冷,說艸,讓你住對面就住對面,費這么多話干嘛?

  雜毛小道灑然一笑,知道我情緒不好了,背著包就進了對面的房間放行李,倒是虎皮貓大人撲騰著翅膀在半空中,聲音嚴肅地問我:“你辦事的時候,朵朵沒有在旁邊吧?”它這個學術性探討的問題,讓我不由得一愣——對呀,昨天只顧著逞魚水之歡了,倒是把朵朵和金蠶蠱給忘了。

  它們兩個,不會在旁邊強勢圍觀吧?

  我努力地回想著,然而昨天的記憶模糊,全部都被黃菲給填得滿滿的,一點兒空隙都沒有。所以我越想越糊涂,不一會兒,冷汗都流了下來。

  ********

  當天晚上,我和雜毛小道在縣人民醫院的病房陪床,一夜無事,到了第二天,我接到吳剛電話,說想讓我去市里面開會,商討一下關于矮騾子報復的事情。

  我問都有誰?他說除了我們這些當事人之外,還有“有關部門”。

  我說我可以不參加么?

  他苦笑著說你就當是拉扯兄弟們一把,畢竟都是共過生死的戰友,你怎么忍心拋下我們……我說幫忙這事情倒真沒問題,不過就是受不了某些人一身的官僚習氣。吳剛嘆氣,說其實大部分人的眼睛都明了,清楚圓滑得很,但也保不齊有一些恃才傲物之人。我明白你的意思,就當她更年期提前,忍一忍,都是為大局,你身上的印記也要解開的,是不是?

  吳剛好是一番勸,我勉強答應,中午的時候我和雜毛小道乘縣局的車子,與帶病在身的馬海波、羅福安以及兩個當時參加任務的警察,一同前往市里。

  在市區某一個會議室里,關于清繳矮騾子的會議正在召開,與會的人員除了參與任務還活著的人外,另外還有武警系統、公安系統的相關領導,以及有關部門派駐下來的人。這些人除了前面提到過的胡文飛、楊操、賈微外,還有兩個面色嚴肅的老者,一個做苗人打扮,一個則是中山裝。

  胡文飛給我們做了介紹,說中山裝是他們小組的領導,叫做洪安國,而苗人打扮的是特意從同仁請過來的生物專家,叫做吳臨一(苗姓除了最初的十二房姓外,大多都是編戶籍之時的賜姓)。

  當然,這場合少不了我的好友雜毛小道蕭克明和精神導師虎皮貓大人。

  會議召開之前,洪安國跟我碰了一下面,同我握手,說已經跟南方省的同僚取得了聯系,知道是內部的同志,所以一切都好說。然后又指著吳臨一說這個老同志也是蠱師,應該多多親近才是。吳志臨年紀約有五六十歲了,本著尊敬長者的心情,我熱情地跟他打招呼,他點了點頭,并不親熱。雜毛小道后來跟我說,同行是冤家,蠱這東西相互吞噬,少有和睦共處的,養蠱人也是如此,你不知道?

  我原意是想低調一些,奈何檔案一旦入了戶,只要權限達到,我想“隱身”都不行。

  信息化社會,便是如此麻煩。

  會議從晚上六點一直持續到了九點,大部分人都是旁聽打醬油的,主要的話事人也就各部門的幾個領導、以及宗教局的胡文飛、楊操,在后面介紹矮騾子習性的時候,養蠱人吳臨一也出來說了一段。

  和我知道的不同,吳臨一解釋說矮騾子是一種地下生物,常年棲息于地底的溶洞或者地下河流中,也常見于丘陵山地的樹林、灌叢、草莽等各種環境,掘洞穴居,晝伏夜出,能爬樹游水,以白蟻、黑蟻、昆蟲的幼蟲以及各種野果為食,也吃肉,最愛吃老鼠肉。因為長期吞食地下一種叫做“黑麥漿”的莖根,通常會分泌出麥角酸二乙銑胺的迷幻物質,能夠惑人……

  聽到這個頭上包裹著藍色粗布的老頭口中滔滔不絕地蹦出一些專用名詞,我才知道,人家果真是與時俱進的蠱師,而不像是我,僅憑著一本破書,傻乎乎地認為矮騾子是常年來往什么虛無縹緲的“靈界”。

  聽到了吳志臨的這些解釋,我終于明白了什么叫做“時代的局限性”。

  百年后的我看洛十八的備注,即使知識面不廣,也知道里面有很多都是枉自揣度,毫無根據。然而百年之后的后人,又會用怎樣的視角,來看待我所記述的所有奇聞怪事呢?

  冗長的會議內容,在此我就不再贅述,直接進入會議的結果:大家一致認定我們身上所攜帶的黑氣(詛咒),是來自于矮騾子曾經駐足的溶洞,而上頭對我們曾經見過的壁畫十分感興趣,認為所有的線索都在那個地方,如果能夠將那里的源頭給鎮壓住,我們身上的黑氣就將消失。

  失去了坐標,矮騾子就不會來尋仇了。

  楊操提出,所有身上有黑氣的人,都需要重返青山界,將一切因果了解。

  所以在三日之后,各部門將抽調精英,以科學考察的名義組成探險隊,再次前往青山界的千年古樹之下,重探那個溶洞,爭取徹底解決這個問題。因為事情鬧得這么大,已經不是單獨存在的兇殺案,而是兩種生物之間的戰爭了。

  值得一提的是,有兩個人很幸運地避過了這一項任務。

  一個警察和一個戰士。

  他們上次在進山的過程中落水,結果在中途的時候便沒有再前行。楊操并不知道此事,但是他還是一眼就指出了這兩個人身上沒有被詛咒的痕跡。由此可見,楊操此人,果然是個火眼金睛的家伙。

  我和雜毛小道自然也是隊伍中的一員,所以看到隊友越強大,心中越覺得慰籍和安全感。

  開完會,我們到食堂里面聚餐,相互認識和熟悉,因為是同僚的緣故,所以宗教局的五人對我還算是親熱,洪安國還有心招攬我,問我既然是這邊的人,為何又跑到南方省去效力?我們這邊的人手十分薄弱,不如回來!

  我說主要是之前在那邊有自己的工作,所以就被拉進去了,我平時不怎么在家的。

  接下來的幾天里,我們開始做各種準備,制定計劃、籌備物資、線路選擇,以及人員挑選以及磨合,最終確定了一個擁有三十多名人員的隊伍,這里面有軍人、警察、宗教局的專業人士以及……雜毛小道這種閑散人等。在這熱火朝天的準備中,我作為最了解溶洞的相關人員,忙得不可開交,連閑下來想想黃菲的時間都沒有。

  要知道,此次的目標是揭開矮騾子卷土重來之謎,在確保完全平息禍亂的基礎上,盡量少死人,不死人。

  國慶長假結束的第二天下午,我們乘坐四輛小車和兩輛軍車,從市區出發,在晉平縣城休整了一晚,然后驅車前往距離青山界深處最近的村子。當然,要路過青蒙鄉,因為在那里,還有一個當事人,向導老金。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