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三十九章 定計,闖關

  我和屈胖三本來只打算私入陷空洞,與蟲蟲見上一面,說明因果,沒想到那趙公明居然這般過分,將人往死里面弄,無論是屈胖三,還是我,都起了真火。
  
  我們想著咱也得做一回那孫猴子,大鬧天宮了去。
  
  兩人打定主意之后,也不著急,在洛飛雨的這湘云閣中安歇。
  
  屈胖三天生神通,收斂起平日頑怠,認真修行,一坐便是一整日,而我只是等得那小紅蘇醒,各種妙法隨心而悟,自坐床前鞏固。
  
  如此過了三天,洛飛雨來看過我們一次,說巡防營已經去找過了我們同船的朋友,不好好在有她母親庇護,倒也沒有太為難她們。
  
  而且那林曦也給帶進了宮中來,去了那血蓮池中走了一遭。
  
  講到這里,洛飛雨告訴我們,說林曦的姐姐星魔是在那黃泉路上走失的,傳說中是跌落進了那忘川河中。
  
  那忘川河是黃泉路和冥界幽府的分界線,寬不知幾百里,河水呈出血黃色,里面盡是那不得投胎的孤魂野鬼,蟲蛇滿布,各種恐怖,腥風撲面而飛,地下還有三千弱水,鵝毛不浮,人若跌落其中,只怕就是那白骨一副,再無生還的希望。
  
  我說那林曦在血蓮池中,可有什么收獲?
  
  洛飛雨皺眉,說我與星魔之間,有些嫌隙,雙方并不親密,這仇恨是上一輩接下來的,林曦自然也是知道的,所以并不曾與我透露半分消息。
  
  啊?
  
  父母那一輩都有恩怨了?
  
  我聽到洛飛雨此話,方才想起林曦在洛小北家中吃飯的時候,一言不發的模樣,不過好在洛小北的母親倒也大氣,并沒有恨屋及烏,對待林曦倒也還算是不錯。
  
  我得知林曦的事情辦妥,心中也就少了牽掛,沒有再留意多余之事,安心等待屈胖三點頭的那一刻。
  
  洛飛雨露過一次面后,便再也沒有過來,仿佛是出了宮。
  
  畢竟我和屈胖三在此養傷,她顯然不愿意在此逗留,免得漏了痕跡。
  
  那幾日一直都是月兒姑娘在照顧我們,而我也從她口中探聽了許多的消息,知道這碧游宮中派系林立,最大的一派便是那公明長老,他掌管碧游宮中的財物統籌,不但有許多幫襯,在外面也是頗有勢力。
  
  其次是鳳長老。
  
  這鳳長老是前代海公主,若是論上個人修為的話,她算是最高的一位,不過鳳長老早年悟道,卻受情傷之苦,最終功敗垂成,永無證道之機,隨后心灰意冷,將海公主之位傳給了門下弟子。
  
  她雖然傳位下去,不過在東海蓬萊島之中,地位卻甚高,有一種太上皇的感覺,而且門下弟子雖然不多,但修為都絕高。
  
  再一個便是趕海大長老。
  
  這趕海大長老,是那長老會中最為尊長者,也是鳳長老的師妹,夫君是琉球國的貴胄,后來又與日本神道教聯系密切,外援頗多,修為也與鳳長老在伯仲之間。
  
  最后一個,便是當代海公主。
  
  這位海公主雖然名義上是蓬萊島碧游宮的最高領袖,不過上有鳳長老在位,下有長老會的豪雄掣肘,勢力反而最弱,做得也不甚痛快。
  
  便比如下一代海公主由誰來做、誰有資格進入那陷空洞,都不是她說了算的。
  
  這事兒說起來都憋屈,就好像是一個過渡的傀儡人物。
  
  不過不管怎么說,她都占了碧游宮的大義,故而還是有一部分少壯派人物團結在她的周圍,以為奧援。
  
  除此之外,碧游宮還有眾位長老,有的依附前面四股勢力,有的又自成一系。
  
  再加上碼頭社區各路豪雄,以及巡防營的諸將,各種關系,十分復雜。
  
  正是因為這樣的復雜情況,才使得那趙公明能夠為所欲為,而我們則連一點兒講理的地方都沒有。
  
  蓬萊島的諸般法度規矩,都是用來約束別人的,對于自己的高層,倒是都成了擺設。
  
  打聽清楚了這些,屈胖三特別詢問了一下當代海公主的情況。
  
  月兒姑娘簡單跟我們講了一下,說是個老實人,十分和氣,她的印象之中,幾乎沒有跟什么人吵過嘴、紅過臉。
  
  屈胖三問過之后,不再說話。
  
  等月兒姑娘走了之后,他突然笑了,說如果我們將那趙公明除去了,說不定最高興的,應該還是這位被別人稱作“老實人”的海公主。
  
  我問為何?
  
  屈胖三說這海公主做得如此憋屈,你當真覺得她心中沒有任何介意的情緒?
  
  我說若是我,這般身不由己,心中一定不爽快。
  
  屈胖三說你不爽快,當場就發泄出來了,然而人家繼任這幾十年來,卻一直安然相處,跟誰都和和美美的,要不然就是此人天生良善,不喜爭端,要不然就是……
  
  我接口說道:“暗懷鬼胎,等待機會?”
  
  屈胖三一拍手,說妥了,我甚至都有點兒懷疑洛飛雨通過月兒姑娘透露這消息給我們,都有點兒拿咱當槍使的意思了。
  
  我倒吸了一口氣,說不能吧?
  
  屈胖三說人無傷虎意,虎有害人心,在這兒混的人,個個都是老奸巨猾的家伙,你若是以己度人,會發現自己會死得很慘的。
  
  我說那我們可別被她利用了,要不咱走吧?
  
  屈胖三搖頭,說洛飛雨這是請君入甕,不過咱要做啥,可由不得她來操控——我明日夜間便可恢復全盛功力,你這邊如何?
  
  我說我倒是沒啥,只是少了稱手的劍,恐怕會少許多戰斗力。
  
  屈胖三沉吟一番,說這倒也是——這碧游宮中,處處都是禁制,你的遁地術也成了雞肋,根本無用,說起來,你倒是顯得有些一無是處,不如我自己行動吧?
  
  我推了他一巴掌,說你丫說什么呢,老子咋就沒用了?
  
  屈胖三一本正經地給我道歉,說錯了,我說錯了,關鍵時刻,那你當個替死鬼,也還算是不錯。
  
  我氣得直翻白眼,卻又拿他沒有辦法。
  
  兩人斗了一會兒嘴,然后商量,覺得現在外面到處都是耳目,反倒是那禁地因為無人敢入,會比較好進一些。
  
  我們先去陷空洞,見過蟲蟲之后,不管如何,在門口放一個煙霧膽,將整個碧游宮攪得一片混亂,而我們則殺入陷地宮中攪風攪雨,定然讓那趙公明吃點兒苦頭,然后拿回屬于我們的東西。
  
  至于那趙公明的修為,這個就得好生琢磨一下,看看能不能用那神劍引雷術,將他給劈上一劈。
  
  總之一句話,弄死狗日的。
  
  商議妥當之后,兩人抓緊時間修養精神,到了第二日傍晚時分,應付過了月兒姑娘話之后,在屈胖三的帶領之下,我們潛出了湘云閣。
  
  湘云閣位于定海峰的半中腰,而陷空洞則在峰頂某處。
  
  出了宮門之后,我和屈胖三披上了從湘云閣那里偷來的冰絲斗篷,便開始朝著山上走。
  
  這一路上山,每走百米,便有一層禁制,牌坊之下,波紋浮動,符文繁復。
  
  屈胖三一開始的時候研究得最久,幾乎超過了半個多小時,而越往上走,那禁制越是復雜,而他卻越是輕松。
  
  到了后來,他幾乎看也不看,抬腿便走。
  
  拿他的話來說,這世間,還沒有什么陣法,能夠難得倒他。
  
  這家伙說得牛波伊,但也確實有本事,一路走來,從來沒有驚動任何人,那門樓跟前的守衛,即便是雙眼圓睜,也瞧不出任何差錯。
  
  山下九重門,而山上又是九重門,如此走了十八重,確實來到了神女宮前。
  
  這兒是海公主的駐地。
  
  也是巧了,我們上來的時候,正好瞧見幾個宮裝婦人從前面的亭臺之中走過,其中有一個樣貌絕美的中年婦人穿著打扮,與別人皆不相同,顯得更加大氣,雍容華貴。
  
  遠遠地,能夠聽到別人叫她公主。
  
  不管是宮主,還是公主,她應該就是當代的海公主了。
  
  此人看著賢良淑德,一派慈眉善目的形象,不過對于周遭炁場的敏感度卻十分地高,我僅僅瞧了她一眼,她便立刻反應了過來,朝著我們這邊的黑暗看了許久。
  
  我們一動都不敢動,僵持了半刻多鐘,方才離開。
  
  東海蓬萊島之上,果然處處都是高人。
  
  經歷了這一場變故,我和屈胖三都顯得有些小心,過了神女宮,來到了后面的一處深潭前,那深潭極為寒冷,潭面之上一團冰霜凝霧,而靠山的一面,卻豎著一個招牌,上面寫著“陷空洞”三個大字。
  
  想要抵達陷空洞,必先要越過了百米寬的深潭,別無他途。
  
  而我們來到那深潭之前,撿起一塊石頭,往里面一扔,“噗通”一聲,那石頭居然直接凍成了冰塊,沉入了水底。
  
  這般冷,如何過去?
  
  屈胖三想了想,說難道要我施展那水上漂的手段?
  
  我說且慢,然后從旁邊撿來一根樹枝,往那湖面一扔,結果平日里能夠浮在水面上的樹枝,居然也化作了一根冰坨子,往下沉去。
  
  鵝毛也沉……
  
  這水并不尋常,屈胖三看得也是一陣駭然,兩人面面相覷,不知道如何向前。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