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四十一章 那一吻的風情

  蟲蟲?

  聽到這朝思暮想的聲音,我的身體一陣僵直,艱難地回過身來,那張無數次出現在我夢境中的俏臉,此刻卻就在我的跟前來。

  瞧見面前的這個女孩子,我心中有千言萬語,卻最終只說出了一句話來:“蟲蟲……”

  瞧見真的是我,蟲蟲也是十分的驚訝,她使勁兒地揉了揉眼睛,確定不是自己的幻覺之后,三步并作兩步走,來到了我的跟前,伸出手,使勁兒抓著我的胳膊,猛地掐了我一下。

  小娘們兒出手沒輕沒重地,掐得我“啊”的叫了一聲,疼得眼淚星子都快出來了。

  蟲蟲的眼睛似乎也有一些濕潤,使勁兒拍了我胳膊一巴掌,說快點講啊,你怎么會在這里啊?

  我低頭,斟酌著話語說道:“我、我是過來找你的。”

  蟲蟲驚訝地指著自己的鼻子,說你找我?

  一直到現在我才回過神來,知道不管發生什么,我都得勇敢地去面對,而且我費勁了千辛萬苦,可不就是為了過來,將蟲蟲一面的么?

  這般想著,我開口說道:“對不起,蟲蟲,原諒我的不告而別,當時我……”

  我話都還沒有說完,蟲蟲便伸手說道:“你別說了,飛雨姐都跟我說了,沒想到我竟然給了你這么大的壓力……”

  我聽到,緊張地說道:“不是的、不是的,是我每一次見到你的時候,都有些自慚形穢,總覺得自己配不上你,想要努力變得更加強大一些,所以才會選擇去了荒域;我那時其實挺猶豫的,說過不會再扔下你,但我覺得自己如果一直藏在你的陰影里的話,永遠都無法用肩膀,給你撐起一片天來。”

  蟲蟲盯著我,說我知道你去了荒域,然后呢?

  我深吸一口氣,用最簡單的話語,將我與她離開之后所發生的一切事情都跟她概括了一遍,包括在荒域里的種種,以及回來之后四處找她,甚至去了緬甸,幫著寨黎苗村報仇的事情。

  蟲蟲一直耐心地聽著,但聽到蚩麗花婆婆慘死牢中的時候,卻還是落下了眼淚來。

  我這邊正想安慰她兩句,遠處傳來了屈胖三的驚呼聲:“陸言你大爺的,弄還了沒有啊,五分鐘已經夠辦很多事情了,孩子都可以生出來了,你有完沒完?再拖下去,大人我可就要掛了……”

  聽到這話兒,我一下子就從與蟲蟲相會的種種溫馨之中驚醒過來,趕忙對她說道:“我得走了,不然我朋友堅持不住了。”

  蟲蟲也十分慌張,說守門的大神是上古天生的一縷魂魄,公正不阿,只識手拿碧游宮鎮教法器風月寶鑒的人,其余的皆要被它煉化,你們趕緊走吧。

  我說你不一起么?

  蟲蟲說不,我在這里,有我的事情要做,這事兒很重要,關系到你師父陸左和很多人的未來,我不能走。

  我說那我留下來陪你?

  蟲蟲說你若是在這里,下一次鳳長老進來的時候,不但你,我也留不下來了。

  我說那我們什么時候能夠見面?

  蟲蟲說我盡快,但是卻不能夠保證什么時候。

  呼……

  我深吸了一口氣,不知道心中哪兒來得勇氣,猛然上前,一把就把蟲蟲充滿了清新香氣的嬌軀給抱住了。

  然后我伸手捉住了蟲蟲光潔得如同新剝雞蛋一般的下巴。

  沒有等她反應過來,我便盯著她那宛如鮮花綻放的紅唇,俯身親了下去。

  啊……

  在那一刻,我突然間發現自己的語言是如此的貧乏,根本無法形容親到蟲蟲之時的感受,感覺到她鼻子里噴出來真實而具有女性特殊荷爾蒙的氣息,灼熱而顫抖的紅唇里面,有著宛如瓊漿玉液的東西,讓我忍不住伸出了舌頭去探索……

  我不知道過了多久,感覺蟲蟲雖然沒有反抗,但是身子顯得十分僵硬。

  她同樣也是緊張極了,繃得就像一張弓。

  唇分。

  我盯著蟲蟲那雙黝黑晶亮的眼睛,認真地說道:“快點兒出來,我等你,一直等著你……”

  話語未落,屈胖三傳來一聲慘叫,說我艸,陸言你大爺的!

  我不知道用了多大的勇氣,方才讓自己逃離此處,跌跌撞撞地往回走,眼前一片黑暗,突然間旁邊伸出了一只手來,將我給猛然一拽,然后朝著旁邊沖去。

  我對屈胖三的氣息十分熟悉,他伸手過來的時候,我立刻就感受到了,也沒有半分掙扎。

  我身上有一股極大的壓力,從頭往下,不過好在幾秒鐘之后,那四面八方而來的壓力陡然一消,而身后則宛如天塌了一般,傳來一聲巨響。

  屈胖三拉著我的手,對我說道:“地遁術,我指引你,別猶豫……”

  我不敢耽擱,立即運轉,而屈胖三則哈哈說道:“余元道友,你我今日休戰,改日再敘,到時候我再來領教你的通天手段!”

  說罷,我們陡然向前,如此一走一截,屈胖三向前拍了一掌,打出印法無數。

  如此十幾次之后,卻突然間出現在了最開始那遍地白芒的空間里來,屈胖三算準一處,猛然拍了一掌,然后出到了那陷空洞的門口來,而后依舊是十二品功德蓮臺,他與我奮力而走,過了弱水寒潭,他帶著我往旁邊的山崖邊藏匿而去。

  這邊剛剛停歇,我累得一聲熱汗,而陷空洞方向突然間傳來一聲巨大的炸響,整個定海峰都為之顫抖起來。

  我嚇了一跳,說什么個情況?

  屈胖三嘿嘿一笑,說那守門人是個傻波伊,我騙他是他的一位故友,逼著他約束神力與我拼斗,如此堅持了幾分鐘,最后逃脫,沒想到他發現自己被騙了,勃然大怒,將陷空洞中支撐所有禁制的修為收回,朝著我留下的虛影擊去……哈哈哈,真是個傻波伊!

  他這話兒說得輕描淡寫,但我卻是知道其中的兇險,絕對讓人震撼,想起自己剛才就顧著跟蟲蟲敘話,居然連時間都忘記了,頓時就有些自責,說對不起,我……

  屈胖三一臉八卦地說道:“怎么樣,你們兩個?我聽到了親嘴兒的聲音。”

  我大為驚訝,說這你也能夠聽得到?

  屈胖三說誰要你們親得那么響,后面呢,我沒有注意,有沒有趁著這機會來上一發?

  我原本內心挺自責的,結果給這小家伙攪合,頓時就有些無語了,扶著額頭,說你腦瓜子到底咋整的,簡直就是一大流氓——再說了,五分鐘能整啥?

  屈胖三眨眼,說我不是說了么,五分鐘都夠生孩子了。

  我說那是你,我可沒這么短。

  事關男人尊嚴,屈胖三鄭重其事地說道:“我也不是……”

  兩人劫后余生,彼此調笑幾句,而陷空洞這邊傳來的動靜,則引得整個定海峰碧游宮都為之震撼,但見山下有無數條黑影朝著這山上快速奔來,而那神女宮則宮門打開,有一大隊女官從中跑了出來。

  屈胖三來不及多問細節,拍了我的肩膀一下,說得嘞,你這邊密會情人的事兒妥了,不過咱們下一步可還有計劃,你別掉鏈子。

  我其實現在的整個腦子,都還沉浸在與蟲蟲的那一吻上,心中被滿滿的幸福感充滿。

  蟲蟲沒有推開我,也沒有反抗,任我親了一下。

  這事兒讓我歡喜得快要炸了,然而我卻也知道,接下來我們得去趙公明的陷地宮中,找那家伙的晦氣,好報了先前肆意陷害的仇恨。

  現如今碧游宮大部分的高手都匯聚在了陷空洞這兒,也正好給了我們絕佳的機會。

  我和屈胖三兩人振作起精神來,然后翻下了旁邊一處斷崖,直落到了一座陌生的宮中,然后橫穿而過,其中自然又得破解許多禁制,如此一路轉折,終于到了那陷地宮中來。

  陷地宮是碧游宮定海峰的第八處洞府,我們趕到的時候,還有大量的人紛紛往外走,朝著山上跑去。

  而在此之前,已經有人敲響了警鐘,似乎整個碧游宮對陷空洞的異變十分緊張。

  我有些擔憂,問屈胖三我們會不會暴露,或者說會不會連累到蟲蟲?

  屈胖三搖頭,說無妨,那守門人只不過是一道先天靈光,很難與人溝通的,而即便是可以,也不會牽連到咱嫂子的。

  我聽他說得篤定,心中稍安。

  兩人來到了陷地宮的側面,屈胖三破開禁制,然后翻過了宮墻,一路往前走,前方突然有人晃過,匆匆而行,他朝著我打了一個手勢,兩人一同出手,將那人給拽進了旁邊的草叢之中去。

  我反手擰住了那人的雙手,而屈胖三則揪住了那人的喉嚨,低聲說道:“趙公明在哪兒?”

  那人被抓著脖子,隨時都得喪命,嚇得直哆嗦,說求你,別殺我。

  屈胖三又問了一句,他方才回答,說上了頂峰去。

  屈胖三又問,說趙公明平日里放東西的庫房在哪里?

  那人指著大殿方向,說后面有一個來風閣,一般的東西,都會放在里面收藏著。

  屈胖三問那里現在什么情況,人多么?

  他搖頭,說不知道,外海來了幾個人,給長老安置在那兒……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