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四十二章 破宮,撞破

  外海來人?

  聽到這話兒,我不由得看了屈胖三一眼,而他則微微一笑,說哦,是輪回他們幾個吧?

  那人渾身一震,嚇得直哆嗦,卻就是不肯多言。

  屈胖三笑了笑,說好吧,不肯說,也不逼你。

  說罷,他抬起手來,朝著那人的后腦勺“砰”的來了一下,那人一聲不吭地跌倒在地了去。

  屈胖三朝著我打了一個手勢,讓我將這人給藏到林子里面去,然后跟我說道:“能夠讓趙公明小心翼翼對待的,這輪回恐怕不是什么簡單角色啊?”

  我說他讓這幫豺狼看守自己的老巢,真的就不怕別人偷他東西?

  屈胖三搖頭,說誰知道?

  兩人有些頭疼起來,雖說這陷地宮中危險處處,但趙公明離開,我們還能夠憑著一身手段去將自己的東西找回來,但是如果那個什么來風閣中真的有海上絲綢之路的高手在,只怕事情就未必能夠有那般容易了。

  怎么辦?

  屈胖三沉默了一會兒,突然間打了一個響指,對我說道:“有辦法了。”

  我滿心欣喜,說什么辦法?

  屈胖三說聲東擊西。

  我說怎么個聲東擊西?

  屈胖三說你還注意到剛才陷空洞那邊傳來的動靜沒有?

  我點頭,說知道。

  屈胖三說一會兒你用那地煞陷陣的辦法,將趙公明這邊弄成一片廢墟,然后將人給引出來,而我則趁機摸到那個來風閣里面去,將東西給盜走,到時候我們再會合,你看怎么樣?

  我翻著白眼,說我看不中。

  屈胖三說為什么啊?

  我說且不談陷地宮這邊的高手,如果海上絲綢之路的那幫人殺將過來,這碧游宮中又無法使用地遁術,到時候我跑都沒辦法跑,豈不是白白送死?

  屈胖三說你弄完之后,找個地方躲起來不就行了?

  我說要萬一被人發現呢?

  屈胖三盯著我好一會兒,然后氣呼呼地說道:“我擦,膽大的日龍日虎,膽小的日抱雞母,你還想不想拿回咱們自己個兒的東西了?”

  我猶豫了一下,然后點頭,說想。

  屈胖三瞪了我一眼,說你離遠點,去門口那兒,控制點力道,回頭我靠近了,你再弄,弄完了就飛跑,在洛飛雨的湘云閣外面碰頭,到時候我們兩個就潛出碧游宮,殺出桃花林,天大地大,任咱們遨游。

  說完這計劃,他也不管我答應不答應,自個兒朝著前方的黑暗處溜了過去。

  我深吸了一口氣,又換了一個位置,這邊剛剛安穩下來,突然間瞧見前面的走廊上有兩人走過,嚇得趕緊藏在了草叢之中。

  我余光處瞧見有一個人的背影十分眼熟,下意識又瞄了一眼,結果嚇得心里一激靈。

  這人居然是馬援朝?

  我小心藏好身子,馬援朝正好跟另外一人朝著這邊走了過來,他們邊走邊聊,馬援朝低聲問道:“岳管家,上面到底什么個情況啊?”

  岳管家回答,說東皇鐘敲響,必有大事,老爺出門之前,說是陷空洞那邊出現了問題,告訴我們緊閉宮門,小心提防著。

  陷空洞?

  馬援朝說莫非是前段時間鳳長老新收的那徒弟出關了?

  岳管家“呸”了一聲,說那黃毛丫頭就算是天人轉世,也得在陷空洞里好好待上幾年,你以為陷空洞有那么容易出來么?

  馬援朝說不是那小丫頭的話,難道是之前逃脫的陸言和那熊孩子在搗亂?

  岳管家遲疑了一下,說也有可能,不過老爺懷疑可能是海公主那娘們在弄些幺蛾子——她這些年一直晦光養韜,裝得一副小娘子的模樣,其實暗地里一直在跟外面聯絡,據說跟美國兄弟會的一個特使有些瓜葛,顯然是不打算再低調下去了。

  馬援朝說為什么不是陸言他們呢?

  岳管家說陸言他們之所以能夠逃走,是因為我們內部有人在勾結,將人給救走了,經過這兩天的審問,差不多已經將目標鎖定住了,那幾個人吃不住苦頭,估計要招了;不過這事兒也不用多想,應該是宮內的人做的,不是驪風那騷娘們兒,就是洛飛雨那過江猛龍——他們這么久不露面,估計都已經離開了碧游宮,哪里還會來鬧事?

  馬援朝說岳管家,不知道為什么,我總感覺那兩個家伙不是那么容易善罷甘休的人。

  岳管家哈哈一笑,說邁克,你這是一葉障目了,我告訴你,在咱們老爺絕對的實力面前,任何人都耍不出什么花招來,是龍你得給我盤著,是虎你得給我臥著,就是這么簡單的道理。

  馬援朝唯唯諾諾,不再多言,兩人朝著大殿后面走去。

  我在旁邊聽著,心頭一股火氣冒出。

  沒想到馬援朝這家伙,居然真的跟趙公明有關系,而且瞧這模樣,在這里的地位只高不低。

  原來我們從進入了這東海蓬萊島,便已經陷入了算計之中。

  我越想越惱火,又瞧見這兩人應該是朝著來風閣那邊過去了,屈胖三倘若是不小心的話,估計得面對太多的敵手。

  不行,我不能讓他出事。

  陷空洞這般兇險的地方,屈胖三為了我,說闖就闖,那守門人厲害得讓人回想起來都恐懼,但他卻幫著我硬生生地頂了五分多鐘。

  我能夠了卻心結,并且吻上自己的女神,終歸到底,都是這口花花、色瞇瞇的小兄弟拼著性命在幫忙。

  我如何能夠讓他陷入危險?

  我深吸了一口氣,然后盤腿坐了下來。

  地煞陷陣,我曾經在滇南邊界的時候嘗試過,而此刻再一次使用出來的時候,多少也有些輕車熟路的感覺。

  這事兒的重點,在于找尋地脈的力量。

  一開始的時候我有些忐忑,因為據我所知,東海蓬萊島這兒是一個古怪的地方,它應該屬于洞天福地的一種,與我們所在的世間截然不同,支撐的東西也是大相徑庭,未必能夠奏效。

  然而隨著我的意識開始往下沉去,卻能夠感覺到一股磅礴的力量洶涌而來。

  這地脈的靈力簡直是太恐怖了,我感覺如果自己能夠引導過來的話,整個碧游宮的坍塌,都不在話下。

  不過這力量實在是太恐怖了,即便是有著地煞陷陣的法門,我也不能夠將其降服。

  不能降服,那便只能引導,小心翼翼。

  過了一刻鐘左右,我終于做好了準備,將一部分力量通過意志,將其陡然引發了出來。

  這一次比上回要順利許多,而當力量爆發的那一瞬間,我感覺好像是憋了一泡好長好長的尿,一下子就放出來的暢快。

  在這種陡然的爆發過程中,我勉強將其引導。

  轟!

  一聲巨震,從我的身下傳遞而來,我感覺整個腳下陡然一震,然后眼前的殿宇和樓閣、宮墻就好像是那小孩子的積木,剎那間就扭曲,并且垮塌了下去。

  這地煞陷陣的力量并不算強,但它突然的爆發,卻改變了這一帶大部分的內部構造,使得整個陷地宮都陷入了一片混亂之中。

  塵土喧囂,無數人的慘叫和哀嚎聲響起,我不敢在此久留,一邊躲避頭頂上砸落而來的石頭木塊,一邊朝著陷地宮外面快速奔跑。

  我這一動,立刻就有人發現了,先是對我大聲招呼,隨后便朝著我這邊追來。

  我頭也不回,使勁兒往外面跑。

  跑了沒一會兒,眼看著就要來到倒塌了的宮墻旁邊,旁邊突然沖出了一個身影來,將我給飛身撲倒。

  我心中焦急,想要趕緊逃離,所以沒有太多注意,猝不及防之下,給人撞到之后,兩人像滾地葫蘆一樣在爛磚碎石之中翻滾,最終分離,那人爬起來,瞧見了我的臉,頓時就大叫了起來:“陸言?啊……”

  他趕忙大聲招呼眾人過來,然而話都還沒有,便被我猛然沖到了跟前來。

  我先是一個膝頂,讓他身受重創,然后伸手抓住了他的脖子。

  那人憋紅了臉,沖著我吐了一口血沫,然后咬著牙,努力喊道:“大家快來,殺了這狗東西……”

  我沒有拗斷此人的脖子,而是一記手刀,斬落在了他的脖頸上。

  在我的心中,最惹人憤恨的人只有一個,那就是趙公明。

  除了他之外,海上絲綢之路的那幫海盜我或許可以大開殺戒,但其他人我還是選擇了保留。

  因為蟲蟲。

  蟲蟲如果成功了的話,她以后便是這蓬萊島的海公主,碧游宮的主人,我不能夠給她造成太多不可彌補的殺孽。

  畢竟我可是以后要娶蟲蟲的男人。

  我將這人給砍暈了去,然后撒腿就跑,越過了宮墻,然后往外面的大片地方猛跑,如此跑了幾百米,前面突然間有一隊人馬殺出來,有人大聲喝道:“碧游宮今夜宵禁,無關人等請各回宮中,不可在街上妄行。”

  我側身躲入旁邊小巷,這時身后有人高聲喊道:“巡防營的兄弟,剛才有一個要犯,炸毀了我陷地宮,朝著這邊跑了過來。”

  那邊說著話,而我的身子突然間就是一僵。

  我瞧見在小巷子的不遠處,出現了一個人,正是那日引導我們進蓬萊島的頂尖高手騎鯨者,而他此刻,正冷冷地朝著我看了過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