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四十三章 職責,所在

  與騎鯨者歐陽發朝狹路相逢的那一瞬間,我的心臟就是一陣猛跳。
  
  說句實話,我不太想跟此人對陣。
  
  并不僅僅因為之前關系不錯,而且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能夠在蓬萊島外海當做接引使者的人,必定是這蓬萊島中的精英人物,實力甚至能夠排得上前列,方才能夠代表蓬萊島。
  
  這樣的人物,不管交手勝負,都十分麻煩。
  
  而且他并不是一人,他身邊那么多的巡防營人員,眾人一起撲上來的話,我哪里能夠逃脫得了?
  
  我的心臟一陣劇烈跳動,而讓我萬萬沒有想到的,是那人居然轉過了頭去。
  
  然后迎上了那邊的陷地宮追兵。
  
  “停!”
  
  有人高聲喊著,讓那幫人停下來,而我則有些難以置信地四處望了一下。
  
  雖然這邊一片漆黑,不過這對于一個修行者來說,卻并不算是什么,只要不是瞎子,百分之百能夠看到我。
  
  而且以他剛才的表情,絕對是瞧見我了。
  
  但他為什么沒有將我給點破呢?
  
  我心中詫異無比,而這個時候陷地宮的人大聲吵鬧道:“你們有沒有瞧見一個穿黑衣的小子,從我們宮墻西邊往這兒跑來了,有沒有?”
  
  騎鯨者高聲說道:“奉海公主命令,陷空洞震動,恐有大事發生,所有人一律待在各自洞府之中,不得出來;整個碧游宮實行宵禁,任何膽敢四處亂跑者,皆抓回內務巡防營中受苦!”
  
  雙方仿佛在對峙,挑頭的那人氣呼呼地嚷嚷道:“你瞎眼了么,沒看到我陷地宮給人炸了?”
  
  騎鯨者的語氣一下子就變得冷漠了起來,說徐管事,你覺得我的眼睛瞎了?
  
  他的威勢濃重,那徐管事一下子就軟了,說對、對不住,歐陽將軍,我不是那個意思——只是,我陷地宮這兒被人弄成這副模樣,卻跟剛才走脫的那人有重要關系,如果不將他給拿下,只怕到時候我們公明長老回來,會打死我們的。
  
  騎鯨者說剛才那震動,到底怎么回事?
  
  徐管事說不知道咧,許是有人在陷地宮里埋了炸藥,才弄成這副模樣了……
  
  騎鯨者說竟然有此事?那好,呂凱、衛道,你們兩個帶人去陷地宮,幫忙調查一下此事,其余的人,跟我去將那炸毀陷地宮的賊人給拿住!
  
  徐管事一聽,慌忙喊道:“別,別,陷地宮此刻一片混亂,實在沒辦法招待各位。”
  
  騎鯨者說我們是過去調查案子的,需要什么招待?
  
  徐管事依舊阻攔,說不用了,一會兒公明長老就要回來了,此事由他主導就行了。
  
  騎鯨者說你這般三番五次的阻撓,難道陷地宮中有什么見不得人的東西?
  
  徐管事義正言辭地說怎么可能?沒有,沒有!
  
  騎鯨者說既然如此,那回頭的時候,你得給我一個解釋;除此之外,你們的人回去吧,今夜宵禁,倘若是給我發現,絕對不會留情;其他人,四處搜查一下,看看那個賊人到底跑哪兒去了……
  
  兩人說完,我感覺到有人朝著這邊搜來,沒有再敢停留,匆匆離去。
  
  這碧游宮一峰幾十處洞府,處處兇險,我往外面跑去,繞來繞去,一不小心就迷了路,正犯愁呢,這時前方突然又走出一人來,將我給攔住了。
  
  我抬頭望了過去,卻瞧見來人居然正是之前統領巡防營的騎鯨者。
  
  歐陽發朝。
  
  他攔在了前面小巷的出口處,然后緩緩說道:“你要跑到何時?”
  
  我瞧見他就一人,心中膽氣也旺,冷哼一聲,說何日這蓬萊島能夠一片清明,沒有冤事,我便不跑了,正大光明地行走。
  
  歐陽發朝走上前來,說哦,你的意思是之前偷盜內庫的罪名,是被人冤枉你的咯?
  
  我微微一笑,說大名鼎鼎的騎鯨者,你若不是清楚這一點,剛才又如何當做看不見我呢?
  
  歐陽發朝說此事的確有疑點,畢竟那寶物雖然珍貴,但對于你們來說,卻并沒有太多的誘惑,再說了,你們剛剛賺到了一筆巨款,臨時被召進宮中,卻突然變成了賊人,這事兒說起來的確是漏洞頗多。
  
  我心中歡喜,說你倒是明察秋毫,如此也不算是個糊涂人。
  
  歐陽發朝說我當然不糊涂,不過即便是公明長老這邊說了謊,你也犯不著將他的道場給炸塌了去——那陷地宮可不只是他趙公明一人的,而是我碧游宮的財產。
  
  我說那你告訴我應該怎么辦,難道得跟他講理?
  
  歐陽發朝說難道我碧游宮就講不得理?
  
  我說若是講得,我又何必四處奔逃?
  
  歐陽發朝說你們潛伏在碧游宮這幾日,必然是有人在收留你們,你也應該知道我碧游宮中也有正義,既如此,為何不相信我巡防營?
  
  我心中一下子就警惕了起來,說你要怎樣?
  
  歐陽發朝說道:“不可否認,我對你的確心存欣賞,不過職責所在,必須要擒拿于你;至于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到時候對薄公堂之上便是了,我保你在最終審判之前,生命無憂——你束手就擒吧,我不想傷你。”
  
  我的眼睛一下子就瞇了起來,說你果真要逼我?
  
  歐陽發朝低下頭,說職責所在。
  
  我瞧見他沒有可能更改自己的想法,便收回了對于他的期望,忍不住悲聲一笑,說碧游宮,碧游宮,沒想到天下人皆憧憬的修行三圣地之一,居然是這般模樣——黑白不分,是非顛倒,隨意出手殺人的,居然是蓬萊島的大人物;強取豪奪的,居然是碧游宮的長老,而那努力求存,拼死掙扎的,卻反而要給平白抹殺了去,好、好、好一個東海蓬萊島……
  
  歐陽發朝說你有什么冤屈,到時候公堂之上說出即可,何必在這里悲切?
  
  我說我們平白無故被下藥,迷倒在地的時候,你們在哪?我們被抓入陷地宮中的水牢,嚴刑拷打的時候,你們在哪?我們被人搶奪了全部財務的時候,你們又在哪?
  
  歐陽發朝沉默,不過眼神卻依舊堅定。
  
  我說你要抓,為何不去抓此刻就在陷地宮中的輪回,和他那臭名昭著的海上絲綢之路?你要正義和公平,為何不進陷地宮里去看一看,那牢房之中,不知道有多少無辜的受苦者?少在我面前裝這些,歐陽發朝,不要站在道德的制高點上,你來吧,真以為我會懼怕你?
  
  歐陽發朝瞇著眼睛,說你剛才說的,都是真的?
  
  我說我何必騙你?
  
  歐陽發朝陷入了沉默之中,許久之后,他嘆了一口氣,說不管如何,我還是得把你給拿下,這是我的職責,抱歉。
  
  我沒有再多說,拱手說道:“請。”
  
  歐陽發朝深吸一口氣,然后向前一踏。
  
  他一腳落在半空中,而下一秒,居然陡然間跨越了十幾米,一下子就出現在了我的跟前來。
  
  他揮掌,朝著我的脖子上拍了過來。
  
  這氣力很足,顯然是想要出其不意地將我給一下子拍倒。
  
  說實話,他這陡然間的跨越空間,的確是讓我驚了一下,因為我能夠感受分明,他并不是使用了任何遁地之術,若是完全憑借著身體的速度接近的。
  
  這是一種讓人恐懼的速度,出其不意到了極點,不過歐陽發朝恐怕沒有想到,我對這事兒并不陌生。
  
  擁有地遁術的我,也經常使用這種手段。
  
  所以我沒有任何猶豫,果斷地接下了他的這一掌,兩人的手掌陡然相撞,我感受到了一股龐大的力量襲來,就仿佛最暴戾的狂風巨浪一樣。
  
  砰!
  
  我與他對了一掌,一股巨大的音爆聲響起,就好像放了一炮仗似的,我向后退了幾步,兩人再一次交纏在了一起。
  
  噼里啪啦……
  
  一掌過后,我并沒有示弱,而是與騎鯨者拳拳到肉地貼身纏斗起來。
  
  兩人拳來腳往,斗成一團,鼓蕩的勁風四處吹蕩,到處飄搖,而我們越打越激烈,十幾個回合之后,都打出了火氣來,歐陽發朝往后一退,然后陡然拔出了一把方刀,朝著我劈砍而來。
  
  我雙手空空,沒有辦法與他這銳利的方刀抵擋,一時間有些吃虧,不斷后退。
  
  騎鯨者占得一絲先機,便立刻氣勢如虹,隨后唰唰幾刀,將我給逼到了墻角處去,準備將我給壓制住,然后把我給生擒了去,而就在這個時候,突然間一大朵的火蓮從墻上落了下來。
  
  那火蓮炙熱,籠罩著騎鯨者,他表現出了十二分的畏懼,往后退了幾步,而這個時候有一根白綢從天而落,捆住了我的腰間。
  
  那白綢猛然一拽,我便騰空而起,落到了內墻之中去。
  
  騎鯨者不罷休,翻身上墻,結果半空中有幾道呼嘯聲而過,然后陡然炸響了起來。
  
  砰、砰、砰……
  
  一連串的炸響讓騎鯨者投鼠忌器,不敢往前追,而我則被人拿那白綢給拽著,朝前一陣疾跑。
  
  如此跑了幾分鐘,前面那人往旁邊一個門猛然一推,然后將我給帶入其中,將門關起之后,她對我低聲說道:“噓,別出聲。”
  
  我低頭一看,低聲喊道:“怎么是你?”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