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四十四章 投奔,審問

  似乎感受到了我的驚訝,洛飛雨沖著我灑然一笑,說為什么不能是我?

  黑暗中,我望著洛飛雨明艷動人的臉,以及怎么轉移注意力都無法忽視的胸脯,有著一種與蟲蟲竟然不同的美麗,深吸了一口氣,我說你這個時候,不是應該在陷空洞,或者別的地方么?

  洛飛雨說喲呵,你不說我倒是忘記問了,陷空洞那邊鬧出來的動靜,是你們整的?

  明人面前不說暗話,我點頭,說對,是我。

  洛飛雨說到底怎么回事?

  我說我要去見蟲蟲一面,親自解釋一下,所以便進去了。

  洛飛雨說這怎么可能?陷空洞前,有那弱水寒潭,飛鳥不得入,沒有法門,你們是如果過的弱水寒潭?就算是過了那兒,陷空洞中,一共有三十六道禁制,七十二道關口,每一關都是上古禁制,如果不通,人便只有在里面迷路,最終迷失了自己的心志去;除此之外,還有那守門人,據說是上古大神的殘魂化身……

  我說那人應該叫做余元,先前那動靜,應該就是它弄出來的。

  啊?

  洛飛雨臉色一變,失聲喊道:“竟然真的是?”

  她長吸了一口氣,方才焦急地問道:“你竟然進了陷空洞,有沒有瞧見什么東西?”

  我仔細思索了一下,閉上眼睛,立刻被那璀璨炫目的星空給充斥腦海,如實描述了一番,洛飛雨美目迷離,說然后呢?

  我說沒什么然后了啊,我當時在找蟲蟲,哪里顧得了這些?

  洛飛雨氣得叉著腰,說你真是個敗家子,這世間不知道有多少人期望著能夠前往陷空洞,好最近距離地觸摸到虛無縹緲的天道,那里面的每一幅圖,都能夠讓人印證至道,你居然為了一個女人,放棄那樣絕佳的機會?

  我瞧見她一副難以置信的樣子,堅定地搖了搖頭,說在我心里,什么天道,又或者別的什么東西,都不及蟲蟲對我,來得重要。

  聽到我的話,洛飛雨長嘆了一聲,說道:“易得無價寶,難尋有情郎,蟲蟲真幸福……”

  她感慨了一聲,我則有些擔憂屈胖三的安危,問道:“這兒是哪里?”

  洛飛雨說這里是飛云宮,驪風長老的宮苑,你應該來的過的,不記得了?

  我左右一打量,并沒有瞧出太多的熟悉來。

  那日我與屈胖三過來的時候,給人一路領著,周遭的景致差不多,也不敢仔細打量,隨后就給人弄了蒙藥帶走了,哪里來得及瞧看這些?

  我趕忙問這兒離她的湘云閣有多遠。

  洛飛雨先是一愣,隨后問我提這事兒干嘛,我說我跟屈胖三約定了在她的湘云閣之外碰面,然后離開碧游宮。

  洛飛雨搖了搖頭,說現在外面宵禁,從這兒到湘云閣有很長的一段距離,你隨時都有被發現的危險,最好還是別去。

  我說不行,如果我趕不到那里,屈胖三可該怎么辦?

  洛飛雨說就那么一熊孩子,比你的性命還重要?

  我想了一下,點了點頭,說對。

  洛飛雨瞧見我如此認真的樣子,嘆了一口氣,說這樣吧,我傳信到湘云閣,讓月兒幫忙等待一下,如果他來了,月兒會找到他,然后傳信回來的——此刻無論如何都不能去外面晃悠,騎鯨者的實力連我都不能匹敵,更何況內務巡防營中還有一位統領,更是恐怖……

  我聽到她的安排,勉強點了點頭,而這時洛飛雨則領著我來到了旁邊一處院落之中,敲了敲門,低聲說道:“驪風姐姐,我是飛雨。”

  門開,一個身穿翠綠色漢服的女子出現在我們的面前。

  這女子差不多有三十來歲,長相甜美,眉目和善,十分的溫柔,而她旁邊還站著一女子,我卻是認識的,正是那日接引我們入宮的青玫姑娘。

  洛飛雨的拜訪已經讓兩人十分驚訝了,而等到青玫瞧清楚了我,更是嚇了一大跳。

  青玫認出了我來,低聲喊道:“怎么是你?”

  漢服女子正是之前要召見我們的驪風娘娘,她看了青玫一眼,青玫立刻回復道:“娘娘,這人就是陸言。”

  驪風娘娘點了點頭,然后看向了洛飛雨,說飛雨妹妹你這是什么意思?

  洛飛雨說我瞧見他在外面,被騎鯨者追逐,便出手將他救下,左右一看,發現這宮中四處宵禁,只有姐姐這兒最近,便過來避難,還請姐姐收留則個。

  驪風娘娘說你沒問題,但這一賊人,讓我如何自處?

  洛飛雨說他若真是一賊人,我又如何會冒險相救?

  驪風娘娘盯著我,說難道不是?

  我低著頭不說話,而洛飛雨則答復道:“說起來這事兒可跟驪風姐姐你還有一些關系……”

  驪風娘娘皺著眉頭說道:“哦,與我還有什么干系?”

  洛飛雨說道:“雖說陸言跟公明長老結仇,是因為在外海的時候宰殺了幾個海上絲綢之路的人,打了他的狗,不過給他機會的,可是驪風姐姐你——若沒有姐姐你將他們兩人召進碧游宮中來,沒有姐姐你宮中的白潔里通外人,在他們兩人的茶水里面下藥,他們又如何會被公明長老抓進地牢之中,又如何會被公明長老誣陷偷竊內庫呢?”

  什么?

  聽到洛飛雨的話語,驪風娘娘的秀眉一豎,盯著她說道:“你的意思,是他們兩人是冤枉的,并沒有偷竊內庫?”

  洛飛雨冷笑道:“內庫防守森嚴,另外還有公明長老座下第一高手司馬老賊坐鎮其中,這兩人剛來碧游宮,內庫大門朝哪開都不知曉,你覺得他們真的能夠偷得了什么嗎?”

  驪風娘娘沉吟了一番,然后又問道:“你是說我宮中的白潔,是趙公明的內應?”

  洛飛雨說能夠在茶水之中下了離魂散的,不是白潔,難道是你待之如親妹子的青玫不成?

  聽到這話兒,旁邊的青玫嚇得直接跪下,焦急自辯道:“娘娘,青玫不敢,青玫當日只是將兩人引入宮中,然后去找尋娘娘,結果回來的時候,他倆人就不見了;我只以為是他們自行離開了……”

  驪風娘娘看著她,說白潔當時可在你身邊?

  青玫細想了一下,然后說道:“大部分時間在,只是后來她說內急,要去小解,便離開了一會兒……”

  驪風娘娘沉著臉,許久之后,顯然是相信了洛飛雨的話語,開口說道:“既然如此,倒也是有我的責任,此人今夜且留在我的宮中,明日再想辦法離開吧。”

  洛飛雨款款一禮,說多謝姐姐仗義出手。

  我也拱了拱手,說多謝。

  一行人往里面走,驪風娘娘問我,說進宮時有兩人,為何現在只有你一個?

  我說逃出來的時候,與我失散了。

  驪風娘娘有些擔心,說他一小孩子,在這偌大的碧游宮中,豈不是危險處處?你這么大一人,為什么會不顧一小孩子,自行逃脫呢?

  這話語里有責問之意,我低著頭說道:“我們被藥翻之后,一直關在陷地宮的水牢之中,后來給人救了,逃離的時候,他非要將我們自己的東西給要回來,所以去了陷地宮的來風閣,而我則跑到宮門之前,鬧出點兒動靜,將別人的注意力吸引過來,好方便他行事……”

  我隱瞞了在洛飛雨的湘云閣中暫住和去了陷空洞的相關事宜,如此說出,驪風娘娘忍不住感慨,說公明長老執掌權柄多年,但今天的行事,著實有些過分了。

  一行人進了小院,我們被領到了內堂之中來,驪風娘娘說此事我也不能全信你們,得找白潔過來詢問一下。

  說罷,她讓我們在內堂的屏風后暫歇,然后叫青玫去把白潔給叫過來。

  相隔不到五分鐘,那天我們瞧見的白衣女便出現在了外堂之上,朝著驪風娘娘施了一禮,說拜見娘娘,這么晚了,招白潔過來,請問有何事?

  驪風娘娘端坐堂中,瞇眼打量了那女人一下,方才緩緩問道:“白潔,我待你如何?”

  白潔說娘娘將我從碼頭社區之中選入宮中,悉心栽培,授我法門,叫我做人,白潔心中感恩不已,日日念誦娘娘的名字,祈求上天賜福……

  她這一通忠心表著,驪風娘娘的臉色卻越是難看。

  待她說完,驪風娘娘便冷笑了起來,說既然如此,那趙公明卻是給了你什么好處,讓你居然為他賣起了命來?

  白潔身子一震,辯駁道:“娘娘冤枉啊,我對你可是忠心耿耿……”

  她大聲喊著,而驪風娘娘卻突然間伸出手右手。

  她的手指之上,有七彩絲線,一下子就將白潔的頭顱纏住,然后冷冷說道:“你跟我多年,應該是知道我的神女牽絲術的,若再不說實話,休怪我無情。”

  白潔聽到,身子一震,直接趴在了地上,哭哭啼啼地說道:“娘娘,對不起,我也是沒辦法啊,公明長老抓了我娘和我弟,用他們的性命作威脅……”

  驪風娘娘勃然大怒,拍案而起道:“這趙公明實在是太過分了……”

  話語還未說完,突然間有人在院子外高聲說道:“驪風娘娘,陷空洞震動,陷地宮被人砸塌,海公主請您去神女宮中議事……”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