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四十七章 重逢,桃林

  屈胖三的出現讓瀕臨絕境之中的我一下子就看到了生的希望,而就在我一陣恍惚之間,那家伙終于出手了。
  
  密密麻麻的炁場幻影之中,憑空出現了一個孔洞,然后伸出了一只手來。
  
  那手將我給一把拽住,輕喊道:“撒手。”
  
  我沒有再抱著那鯊將軍的尸身,轉身與屈胖三離開。
  
  我們兩人跳出陣來,屈胖三回望了一眼,說你這法陣倒也精致,若是有時間,我倒要跟你好好玩一玩……
  
  說罷,他向著前方跑去,司馬老賊氣得七竅生煙,大喊一聲道:“休走!”
  
  話音剛落,他人便抓著那根鐵杖就要沖殺上來,結果屈胖三拍了拍手掌,哈哈大笑道:“入我甕中來!”
  
  司馬老賊渾身一僵,不敢上前,而屈胖三卻朝著地上扔了幾個小石子。
  
  “砰”的一聲響,煙霧彌漫,將我們的身影給遮蓋了住,然后屈胖三拉著我的胳膊就朝著外面跑去。
  
  這時不遠處傳來了嘈雜的腳步聲,有人高聲喊道:“碧游宮宵禁,何人在此鬧事?”
  
  內務巡防營的人過來了,這使得司馬老賊最終還是沒有追過來,我和屈胖三一路往下,最終翻墻離開了碧游宮,這過程又經歷過許多周折,好在屈胖三對于法陣的熟識并沒有讓我們耽擱太久的時間,半個多小時之后,我們來到了桃花林中。
  
  這一片桃花林占地廣闊,不知道有多少里地,而林中處處皆是法陣和禁制,還有龐大的守陣人,常人胡亂進入其中,必定會迷路,有的即便是死了,也未必能夠找得出來。
  
  兩人一路奔逃,到了林邊方才松了一口氣。
  
  我看著屈胖三,說東西拿到了么?
  
  屈胖三掏出了我的乾坤囊,扔在了我的手里,然后破口大罵道:“狗日的,我盤問了,那狗東西覺得老子的崆峒石品質很不錯,于是隨身帶著了;你這玩意品質太低了,就給扔在了那里,賞賜給了一混蛋,我順手奪了。”
  
  我接過乾坤囊,心中歡喜,絲毫不在于屈胖三的貶低,而是將里面給檢查了一邊。
  
  東西都在,沒有丟,我抓著那破敗王者之劍的劍柄,輕輕摸著那極品雷擊木制作而成的劍鞘,心中歡喜,說我們現在該怎么辦?
  
  屈胖三說你小子將人家的宮門弄塌了,老窩都弄毀了大半,那家伙正帶著人滿世界找尋你呢,恨不得吃你的肉喝你的血,對方勢力太大了,咱們在此不得久留,趕緊離開這里再說。
  
  我說是離開碧游宮,還是蓬萊島?
  
  屈胖三無所謂地搖著頭,說你覺得呢?
  
  我沉默了一會兒,然后說道:“崆峒石是你最喜歡的東西,咱們不能白便宜了趙公明。”
  
  屈胖三打了一個響指,說就沖你這句話,我就沒有白忙活——碧游宮乃是非之地,到處都是法陣,施展不開,發揮不了咱們游擊戰的優勢,咱們還是得趕緊回到碼頭社區,然后將他給誘導出來,到時候再用雷法將其劈死,揚長而去,這才是咱爺們該做的事情。
  
  我自然是一切都無所謂,如此商量妥當之后,兩人開始往桃林之中行走,而路上我則跟屈胖三交待起了我們分離之后的事情來。
  
  當他得知我被騎鯨者給攔截,隨后被洛飛雨救出、藏匿于驪風娘娘的宮中時,屈胖三冷笑一聲,說洛飛雨絕對是想用咱倆給陷地宮添點兒麻煩,既然如此,那么我們就賴上她得了。
  
  我說怎么個賴法?
  
  屈胖三說咱們在東海蓬萊島,人生地不熟,兩眼一抓瞎,處處都碰壁,根本就沒辦法好好干活兒,得有人幫我們做耳目,這樣子才能夠算計得到趙公明。
  
  我點頭,說對,不但如此,我們離開蓬萊島,也得有人送離,不能夠咱就得把性命交代在這里。
  
  屈胖三又問我,說在那陷空洞中跟蟲蟲談得如何?
  
  我如實說了一遍,屈胖三對于前面的都不感興趣,唯獨最后那一吻,翻來覆去問了好幾回。
  
  至于陷空洞中對于世界規則的感悟,屈胖三倒沒有洛飛雨那般重視。
  
  這是個視八卦為性命的家伙。
  
  人進了桃花林,如此走了好一會兒,周遭都是一般的景致,我越走越心慌,說這到底什么情況啊,我們是不是給困在陣中了?
  
  屈胖三有些無語,說你醒目一點好伐,這一片地區哪里有什么法陣,根本就是觀賞林。
  
  我說那法陣在哪里?
  
  屈胖三說再走半小時,差不多就到了。
  
  如此又行走了一路,應該有一刻鐘左右,屈胖三卻停下了腳步來,左右一打量,然后沉吟了起來。
  
  我弄不清楚到底什么情況,問是不是有麻煩?
  
  屈胖三說東海蓬萊島最嚴密的地方,咱們闖了一個來回,這門戶之地,再強也未必能夠強到哪兒去,你擔心個什么?我之所以覺得不對勁兒,是因為今天這里的變化多了上百種,估計是碧游宮出事,他們這兒將門戶的守衛給加強了而已。
  
  說是如此說,不過他走走停停,猶豫的時間卻變得越來越多了。
  
  結果說是半個小時,結果我們走了差不多三個多鐘頭,都沒有瞧見任何道路,周遭全部都是密密麻麻的桃樹林,腳下滿是繽紛落英。
  
  在一塊山石跟前,屈胖三干脆不走了,直接盤腿而坐起來。
  
  我問他話語,他也不答,幾次之后,我便沒有再問。
  
  很顯然,屈胖三遇到難題了。
  
  眼看著天色灰蒙蒙的,慢慢過渡到了清晨來,我心中越發焦急起來。
  
  而越是如此,我越得保持鎮定,不敢胡亂出聲,害怕打擾到這家伙的思考。
  
  如此又過了半個小時,屈胖三陡然睜開了眼睛來。
  
  他盯著我,說陸言,你感受一下,我們的腳下,是不是有什么地煞惡靈在。
  
  我問什么叫做地煞惡靈?
  
  屈胖三說就是有意志的地煞靈脈,被某種神魂給感染了。
  
  我沒有猶豫,立刻入定,然后將心思往下沉浸,沒一會兒,我感受到了一股深不見底的恐怖漩渦,出現在了我的眼前,入目處遍地粉紅色的光芒,然后是扭曲不定的光環,充滿了一種古怪的氣息。
  
  我一接觸,立刻就感覺到渾身如遭雷轟,陡然睜開了眼睛來。
  
  屈胖三連忙問起,而當我將實際情況給他表明之后,他點了點頭,說事情對上了,這里應該藏得有桃花惡煞,正是有此物的不斷運轉和更替,方才使得我都迷失了方向。
  
  我說那現在該怎么辦?
  
  屈胖三沉默了一會兒,對我說道:“如果我們沒有進來的話,最好的辦法就是離開,但此刻既然已經深陷其中,就沒有必要再三心二意了,我這里有個方法,應該能夠找到守陣者的方位,到時候將人給脅迫了,讓他送我們離開便是了。”
  
  我心中驚訝,說人家肯么?
  
  屈胖三嘿嘿一笑,說刀尖頂在心口上,不肯也得肯。
  
  說罷,他從腳下摸出了三撮土來,然后在口中念念有詞,一邊念,一邊將泥土給灑落在地上,并且仔細地觀察散落的方向和形狀。
  
  這是在占卜,一種完全依靠上天和氣運的手段。
  
  真的能夠找到守陣者的所在?
  
  就在我心生懷疑的時候,屈胖三已經弄完這一切,帶著我左轉右轉,如此十分鐘之后,突然間前面一空,桃林間有一屋子出現,而在屋子前面的空地處,則有各種光華浮現。
  
  屈胖三深吸了一口氣,然后對我說道:“準備好打悶棍了沒有?”
  
  我一愣,說打悶棍干嘛?
  
  屈胖三說廢話,當然是讓他送我們離開了——你放心,不管這里的人有多么牛波伊,你只需要記住一點,他將自己大部分的精力都放在了維持法陣的上面來,就給了我們足夠的機會。
  
  聽他解釋,我深吸一口氣,然后與屈胖三兩人一起,偷偷摸摸地朝著那草房摸了過去。
  
  兩人來到屋子外,從空隙之中往里瞧,但見有一個須發皆白的老頭子正盤腿坐在里面,然后在他的頭頂之上,則有一張宛如絲帛的陣圖。
  
  陣圖之上,有諸多亮點,有的紅、有的青、有的黑,而老頭子則不斷揮舞雙手,調整著各種配置。
  
  然而當我伸手入懷,準備拿出破敗王者之劍對其進行威脅的時候,里面卻突然傳來了聲音:“來者皆是客,門外那位朋友,老朽這里雖然并無好茶,也無好酒,不過相請不如偶遇,既來了,便留在寒舍,喝杯清茶如何?”
  
  我的心頭一跳,沒想到這家伙的神識如此強大,居然能夠感受到我在外面。
  
  被人點了名,我沒有辦法,收回腰間的手,高高舉在了頭頂,說前輩,我只是誤入此地,一不小心就來到了這里,心中好奇,就偷看了兩眼,還請原諒。
  
  老頭子說道:“你且進來。”
  
  我沒有再隱藏身形,從正門口進入,只見那老頭子懶洋洋地睜開了眼睛來,說你就是巡防營通緝的那個賊人?
  
  我應了一聲,正想著該怎么回答這個問題呢,突然間就聽到了“砰”的一聲響。
  
  我抬頭過去,卻見屈胖三拿著一根木頭,將這操控法陣的老頭子給直接砸暈了去。
  
  好狠!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