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四十九章 情侶,吃心

  馬援朝來了,一整天不見,終于回到了家中,我將睡了一整天的屈胖三給叫醒了,然后兩個人圍在窗戶這邊打量著。

  在一群人的簇擁下,馬援朝朝著院子的深處走去。

  他似乎有許多的事情要交代,一邊走一邊聊,旁邊有好幾個人在聽著,每說一句,都有人點頭,然后記下。

  一直走進了內院,我聚精會神,側耳傾聽,也沒有再聽到太多的動靜。

  十幾分鐘之后,那些人相繼離開,只剩下了馬援朝一人在那兒。

  我和屈胖三又等了一會兒,然后悄不作聲地溜出了房間,順著墻沿的陰影處往里走,最后摸到了馬援朝所在的院子里。

  兩人屏氣凝神,還將匿身符給開啟,然后來到了唯一亮著燈光的房間跟前,在角落里縮著。

  馬援朝在里面跟人說話:“莫瀲,最近蓬萊島有些不太平,我看我們還是離開吧?”

  有女聲回答,說為什么?怎么你去了一趟碧游宮,就變成了這樣?

  馬援朝說我只是給嚇的。

  那女人說昨天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碼頭這邊也一直在戒嚴,平日里街頭都看不到巡防營的人,現在每個街口都有人站崗放哨?

  馬援朝說昨日陷空洞發生異動,整個定海峰都聽到了動靜,隨后老板所在的陷地宮被人用恐怖手段給震塌了大半,整個碧游宮到處一片風聲鶴唳,我差一點兒都沒有能夠出來。

  莫瀲說到底是誰干的?

  馬援朝說陷空洞不知道,連老板都不清楚,但陷地宮的事情,卻是我先前陰過的那兩個小子,當初本來只是想拿他們當槍使一回事,好殺一殺瑪吉王子的風頭,沒想到這兩人當真是強橫無比,而且人緣也不錯,人在陷地宮水牢之中,都給救了出去,而且還跟打不死的小強一樣,老板發動了巡防營里我們的人手,幾天都沒有找到,一冒頭就弄出這么大動靜來。

  莫瀲說炸垮了陷地宮?他們是用炸藥,還是什么?

  馬援朝說不是現代手段,我聽老板分析,說之前厄德勒里有一個頂尖高手,叫做地魔,此人便善于此道,已經發力,整個山峰都能夠震塌下來。

  莫瀲說這世間居然還有這般厲害的手段?你確定真是那陸言弄的?他那日在角斗場的時候,我也去看了,仿佛沒這么厲害啊?

  馬援朝說他倒也還只是其次,他旁邊的那個小屁孩子更加恐怖,深不可測。

  莫瀲說一三五歲的小孩兒,再強能有多強?

  馬援朝說你知道司馬老賊吧?

  莫瀲說怎么不知道,趙公明手下第一高手,這人的手段據說比碧游宮的一些長老還強悍,要不是當年趙公明對他有恩,怎么可能一直蟄伏在其手下這么多年?

  馬援朝說你也是海上絲綢之路的,鯊將軍的手段,你也是有了解的。

  莫瀲說鯊將軍為東海中一虎鯊成精,幼年時期一直被日本島四國一隱士高人豢養,后來那老頭兒死后,在海上遇到輪回,被其降服,后來海上絲綢之路分裂,黑狗出走,鯊將軍便是輪回手下的第一干將,我如何不知?

  馬援朝說可是鯊將軍死了。

  什么?

  莫瀲大為驚訝,說怎么死的?他不是剛到蓬萊島不久么,昨天早上才進的碧游宮,難道被海公主或者是鳳長老的人發現了?

  馬援朝說不是,你應該知道他死在了誰手里?

  莫瀲沉默了幾秒鐘,這才說道:“難道是陸言和那小孩兒?”

  馬援朝說陸言昨夜在宮中逃竄,被司馬老賊和鯊將軍兩人給撞上,然后發生了沖突,當時雙方都使出了全力,按理說陸言是跑不了的,沒想到陸言這人十分狡猾,居然趁著被司馬老賊一記掌心雷擊中的時候裝死,最終騙得鯊將軍上前,一刀將其斬殺,隨后那小孩兒出現,破了司馬老賊的法陣,趁著巡防營到來之前逃脫了去。

  莫瀲倒吸了一口涼氣,說這兩人居然這般強,那是不是只有趙公明或者我們島主出手,方才能夠治得了他?

  馬援朝說不行,現在無論是海公主,還是鳳長老、趕海大長老,對老板都盯得緊緊,他現在一動也動不了,至于你們島主,他就露了一面,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不過我之所以說要離開,并不僅僅只是因為此事。

  莫瀲說那是什么?

  馬援朝說海公主最近表現有些異常,顯得十分激進,完全沒有了之前韜光養晦的樣子,老板說她搭上了北美兄弟會的特使,準備搞點兒事了,而老板則首當其沖。

  莫瀲說這么關鍵的時刻,你不是應該站在他的身邊么,怎么能夠離開呢?

  馬援朝說我這兩下子稀松平常,根本幫不上什么忙的;再說了,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了,莫瀲,你的心疾越來越重了,我這里拿到了老板從西門王家高價求來的藥引,如果能夠再找到九位處子的心臟入藥,你就能夠完全康復,不用每隔七七四十九日就吃一個人心緩減病情了……

  吃人心?

  我心中一陣惡寒,而那兩人卻當做是平常之事,莫瀲顯然不愿意就此離開,決意留在此處,而馬援朝卻對她說蓬萊島到底還是人少,要找到九個符合條件的處子難度頗大……

  如此一番爭執,屈胖三再也聽不下去了,朝著我打了一個手勢,準備進場。

  我點頭,來到了那門口,輕輕推了一下門。

  那門被人從里面反鎖了,沒有動,我猶豫了一下,屈胖三卻摸出了一根鐵絲來,在鎖眼里輕輕攪動了一下,然后推門而入。

  我們的進入弄出了一點兒動靜來,里面顯然是聽到了,齊刷刷地朝著我們這邊望了過來。

  沒有任何猶豫,我和屈胖三立刻向前沖了過去。

  速度飛快,馬援朝似乎想要去按響警報,結果給我一把抓住了手,隨后使勁兒捂住了他的嘴巴。

  這家伙的手段到底還是稀松尋常,與我幾分掙扎之后,最后給我死死地壓倒在了地上,而另一邊,屈胖三已經跳上了床榻,摸出了一把尖刀來,頂在了那女人的脖子上。

  當瞧見這一幕,馬援朝停止了掙扎。

  他不敢再動了。

  我制住了他,打量著床榻上的那女人,瞧見雖然生病了,但是婀娜窈窕,皮膚白皙,就仿佛是那紅樓夢中的林黛玉,帶著一種虛弱嬌柔的美麗。

  難怪馬援朝會傾心于她。

  那女人不但美麗,而且膽氣很足,即便是被屈胖三給制住了,她也面不改色,對著我們說道:“滿世界的人都在找尋你們,沒想到你們竟然離開了碧游宮,實在厲害。”

  屈胖三面不改色,說夸獎。

  女人說談個交易如何?

  屈胖三盯了她一眼,然后搖頭,說不要。

  女人詫異,說為什么?

  屈胖三說我不想跟太聰明的女人聊天,因為說著說著,就容易栽進了溝里去,所以你還是好好休息吧。

  說罷,他居然直接揚起手來,一記手刀砍在了那女人的脖子上。

  女人一聲不吭地閉上了眼睛。

  如此果斷?

  看起來屈胖三以前可是吃了女人的不少虧,要不然也不至于如此堅決。

  莫瀲暈倒之后,屈胖三讓我把馬援朝給扶了起來,然后綁在了椅子上。

  這家伙倒也是個識時務的人物,在知道反抗無效之后,表現得十分配合,無論怎么樣都沒有問題,而當我們將他給綁好之后,他立刻說道:“你們想要怎么樣,只管說——只要是不傷害我和莫瀲,事情都可以談。”

  他如此的光棍,倒是讓我們有些驚訝。

  屈胖三沉吟了一番,然后說道:“聊天之前,咱們先算一下之前拿我們當槍的舊賬吧。”

  在屈胖三的眼神示意下,我走上前去,抬手就是幾個大耳刮子。

  雖然與瑪吉王子的一戰,是我有意為之的,主要的目的就是快速出名,好讓同在蓬萊島的蟲蟲能夠得到消息,但這事兒畢竟是馬援朝別有用心挑起的,那就不能聽之任之,一笑了事。

  所以我絲毫不留手,扇得馬援朝兩耳嗡嗡,鼻青臉腫。

  這就是下馬威,將這家伙的氣勢給奪了去。

  扇完了耳光,馬援朝從口中吐出了一顆牙齒來,盯著屈胖三說道:“現在可以談了么?”

  瞧見他這沉穩樣,我抬手又是一記耳光。

  這一下馬援朝有些憤怒了,說到底有完沒完啊?

  我又是一耳光。

  他終于服了,耷拉著腦袋,說你們到底想干嘛?

  屈胖三瞧見他一臉郁悶,忍不住嘿嘿直笑,說小朋友,現在后悔不?

  馬援朝說后悔,我算是眼瞎了。

  屈胖三說知道就好,告訴我海上絲綢之路都來了多少人?

  馬援朝說來了十五個,個個都是高手。

  屈胖三又問輪回在哪里?

  馬援朝搖頭,說不知道,輪回此人最是神秘,從來不露頭,除了鯊將軍和我們老板,沒有人瞧見過他的真面目。

  屈胖三沉吟了一番,最后又問道:“那么,你們老板,也就是趙公明,他什么時候會出宮?”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