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五十章 運籌,帷幄

  趙公明何時出宮,這事兒馬援朝并不知曉,他在陷地宮中的地位頗高,那是因為他在于金融財務管理上面的才能,但并不是趙公明的心腹,所以很多事情,他也參與不了。

  也就是說,我們要么等待,要么逃離。

  不過馬援朝在這兒的地位,被劫持的消息肯定不可能欺瞞太久,所以我們面臨的選擇并不多。

  弄清楚了這事兒,屈胖三面露兇光,顯然是準備下狠手了。

  這小子果斷起來,連我都有些害怕。

  好在我一直緊密團結在以屈胖三為核心的隊伍里面,并沒有成為他的敵人。

  馬援朝不是蠢人,他也感受到了屈胖三的殺氣。

  他慌忙說他不會泄露我們的行蹤,甚至可以幫助我們離開東海蓬萊島,只要不傷害他和他的女朋友,他什么事情都可以幫助我們。

  屈胖三盯著馬援朝,說你的女朋友,不是一個魔都的女孩子么,怎么又變成了這個莫瀲了?

  馬援朝訕訕地說道:“那個是前女友,前女友……”

  屈胖三說你滿口謊言,叫我如何相信你?

  馬援朝哭喪著臉,說那你到底想要怎么樣?殺了我,你們也逃不出這蓬萊島的。

  屈胖三說我的賬都沒有算完,離開干嘛?

  馬援朝說你們兩人的手段通天,這我知曉,不過你們要知曉,這蓬萊島被稱為修行圣地,并非妄語,此處的靈氣充裕,能夠成為修行者的比例十分高,又吸引了各地的修行者而來,碧游宮中的頂尖高手無數,若是真的要對付起你們來,那不過是舉手投足的事情……

  屈胖三說然后呢?

  馬援朝瞧見這家伙混不吝的模樣,一下子就沒有了主意,哭喪著臉,說你到底想要怎么樣?

  屈胖三認真思考了一下,說作為一個能夠將漢語說得這么流利的外國人,我還是比較欣賞你的,特別是你之前請我們吃的那一頓飯,如今想起了,都忍不住流口水,那么我就給你一次機會吧。

  馬援朝像看老狐貍精一樣的望著屈胖三,說什么機會?

  屈胖三說你來做臥底,跟我一起聯手干掉趙公明,到時候你就可以和你的莫瀲妹妹一起,雙宿雙飛了,怎么樣,很簡單吧?

  馬援朝說你們到底是怎么想的,老板這么強大,修為出神入化,手下精兵強將無數,就算是海公主和幾位大長老想要除了他,都沒有辦法成功,你們哪里來的信心?

  屈胖三淡定地回了一句話:“因為他得罪了我。”

  呃……

  馬援朝有些無語了,而隨后屈胖三在手上結了一個印法,一陣眼花繚亂之中,打入了一道金光進入了他的額頭之上去。

  感覺到一陣神情恍惚,馬援朝捂著額頭,說這是怎么回事?

  屈胖三說我給你下了一道禁咒,能夠監視你的一切行為,只要你跟別人說出了我們的事情,又或者透露了我們的消息,我心念一轉,你便會精神崩潰,變成一植物人,用受大傻子之苦。

  馬援朝說世間哪有這般厲害的法門?

  屈胖三嘴角一撇,說陷空洞震動,陷地宮倒塌,你覺得這些又是如何完成的呢?

  馬援朝渾身一震,說陷空洞也是你們弄的?

  屈胖三故作高深地沒有回答,然后說道:“這女人我們帶走,回頭的時候通知你下一步的辦法——馬援朝,你若是想活,就小心一點,我的脾氣不好,三天兩頭沒事殺殺人,你真的別挑戰我的心理底線。”

  馬援朝不愿,說你們帶她去哪兒?

  屈胖三說光控制你一人,我覺得還不夠,未必避免你心懷僥幸,釀成大禍,這女人暫且放在我們的手上,回頭再跟你掰扯。

  說罷,他讓我將床上昏迷過去的莫瀲給背著離開。

  馬援朝雖然滿心悲憤,但到底還是沒有辦法阻止,只有眼含熱淚地目送我們離開。

  離開了南門大街88號,我回望過去,心中有些不忍,說怎么感覺我們兩個像是強搶民女的反派角色啊?

  屈胖三摸了摸鼻子,說你也這樣覺得?

  我點頭,說我們兩個,好像惡霸。

  屈胖三回過頭來安慰我,說在這世間,面對那些惡人,你若是不比他們更惡,就會被吃得骨頭渣子都不剩下,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我背著莫瀲,站在街角的黑暗角落里,有些茫然,說我們這會兒去哪里?

  屈胖三嘿嘿一笑,說我這里有一個比較不錯的計劃,怎么樣,想不想聽一聽?

  我說什么計劃?

  屈胖三說趙公明這些年的所作所為,肯定是已經天怒人怨,惹了不少敵人,那為什么沒有人動他呢?你有沒有想過這事兒?

  我說肯定是沒有把握,怕傷到根本唄。

  屈胖三說跟著大人我學了這么久,你的智商已經在飛速增長了,看到這一點,我表示很欣慰;不錯,他們怕打虎不成反被虎傷,但如果是有著一個現成的機會,并不用自己去撕破臉,肯定會樂見其成的,洛飛雨便是這樣,而我想洛飛雨背后的鳳長老,以及海公主,或許也是這般想的。

  我心中一驚,說你的意思,是準備跟這些人合作?

  屈胖三說對,現如今的形勢,是我們成了那老鼠,一旦過街,人人喊打,在這個人生地不熟的鬼地方,咱們是處處受限,走投無路,但如果能改變這樣的狀況,扭轉形勢,讓趙公明變成我們這般的情況,你覺得會如何呢?

  我有些疑惑,說你說得輕巧,但這事兒能成么?

  屈胖三搖頭晃腦,說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世間事莫過于此,只要我們能夠拿出弄死趙公明的決心,我想還是有人會愿意伸出援手的。

  我說那該怎么辦?

  屈胖三說首先我們得跟趙公明的那些對頭接上線。

  我說跟誰?

  屈胖三說最忌恨趙公明的,無外乎兩人,一個是常年被其壓迫的海公主,還有一個就是被分權了的鳳長老,這兩個人,我們都要見上一面,到時候再看如何弄。

  我說鳳長老的話,讓洛飛雨來搭線,應該沒問題,而海公主……

  屈胖三毫不猶豫地說道:“歐陽茉莉。”

  我一驚,說就是那個接引女官?為什么是她?

  屈胖三說她曾經對我們公開說起過對于海上絲綢之路的厭惡,也談及過對碧游宮中庇護這幫人的內部勢力的不滿,從這些來看,她很有可能就是碧游宮中擁護海公主的少壯派人物。

  屈胖三跟我一番分析之后,我們沒有再多猶豫,前往了釣魚臺賓館。

  如今西門王家已經被人給盯死了,想要聯絡洛飛雨,就得另辟蹊徑,而住在釣魚臺的阿樂,則是一個不錯的途徑。

  屈胖三并沒有跟著我,而是帶著人質莫瀲藏在了一個地方,而我則喬裝打扮了一番,前往魯東院。

  不知道阿樂是否還在這里。

  我心中有幾分忐忑,害怕阿樂離開了蓬萊島,不過好在這家伙到底還是沒有那般冷血,最終還是留在了這里。

  當我敲門的時候,阿樂從里面走了出來,詢問是誰。

  我說是我。

  里面沉默了一會兒,門陡然打開,阿樂沉著臉出來,朝著周圍打量了一番,然后將我給拉進了去,然后回到了房間,把門窗給關緊,方才問道:“你怎么來了?”

  我說有什么問題么?

  阿樂說你們到底犯了什么事情,現在蓬萊島的巡防營到處都在找你們。

  我說這事兒一時半會兒說不清楚,我現在找你,讓你幫忙辦件事情,不知道你有沒有這個膽子?

  阿樂說殺人放火的事情我可不干,我不想把小命兒搭在這里。

  我說不用,你幫我傳個口信到西門王家去,說我要見洛飛雨,讓她明天傍晚來釣魚臺。

  阿樂說就這些?

  我點頭,說對。

  阿樂沉默了一下,點頭答應,然后問我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我沒有多說,說等一切水落石出之后,他就都會明白了。

  從魯東院出來,我收斂身形,回去找屈胖三。

  然而到了他們藏匿的地方時,卻找不到人,我心中大駭,下意識地想要拔劍,而這個時候,旁邊傳來了一聲低語:“陸言,跟我來。”

  我轉身一看,卻見來人確實歐陽茉莉。

  我神色不定,心中猶豫,而這個時候,她開口說道:“屈胖三已經在我的馬車上了。”

  我將信將疑,跟著她往外走,來到了街邊,的確有一輛馬車,上去之后,發現那家伙果然待在里面,朝著我嘻嘻笑道:“剛才碰巧瞧見了歐陽茉莉,便跟她打了招呼,沒想到人挺熱情的……”

  我忍不住翻白眼,沒想到我剛離開沒多久,他居然就跟歐陽茉莉搭上了線。

  這效率,果真是撩妹小能手。

  乘坐著歐陽茉莉的馬車,我們在街上走著,歐陽茉莉在前面駕車,沒有進來,而這個時候,那一直昏迷的莫瀲突然間睜開了眼睛來。

  她一下子就清醒了,在瞧見屈胖三揚起的手,趕忙說道:“我不會叫的,別打了。”

  屈胖三嘿嘿而笑,而我這時突然心中一動,問她道:“你是海上絲綢之路出來的?”

  莫瀲可憐兮兮地點頭。

  我又問道:“黑狗,他的真名叫什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