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五十一章 玄機,磋商

  這句話我憋了一路,到現在終于還是忍不住問了出來。
  
  我之前聽林曦說過,那個極有可能是我哥的人,他的同伴都叫他黑狗。
  
  黑狗,黑狗,縮寫成一個字,便是默。
  
  默默無語的默。
  
  所以聽到這個外號,我一下子就想起了我那個失蹤多年、然后又突然出現的兄長陸默。
  
  莫瀲聽到我的問話,渾身就是一震。
  
  她的心中在恐懼,而這種恐懼則是發自內心的,而且還是郁積許久的一種下意識反應。
  
  她試圖掩飾,低下頭,說黑狗就是黑狗,沒有大名的。
  
  我抓起了她的下巴,盯著這女人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說道:“看著我的眼睛,然后告訴你,黑狗到底叫做什么名字?”
  
  莫瀲依舊咬著牙不肯說,而這個時候,我捏起了拳頭來。
  
  我的指骨咔咔作響。
  
  一股殺氣彌漫出來,死死盯著面前這個看似嬌柔孱弱的“林黛玉”,對她說道:“你或許覺得我長得太過于善良了一些,不太會殺人;但我可以告訴你,鯊將軍也是這么認為的,但腦袋卻被我給斬了下來,我希望你不要因為一些亂七八糟的理由喪失性命,也破壞我們與馬援朝之間的合作,你懂么?”
  
  感受到了我實實在在的威脅,又聯想起之前馬援朝對我們的描述,作為一個珍愛生命的女人,她表達了臣服的意愿。
  
  她崩潰了,告訴我關于黑狗的事情。
  
  的確,再見到我的第一眼,她還以為黑狗回來了,想必鯊將軍瞧見我的時候,也是這樣的感覺。
  
  說不定這也是他對我恨之入骨、一點兒機會都不給的原因。
  
  沒有人知道黑狗的來歷,他是輪回從遭遇海難的一艘救生艇里面救出來的。
  
  而在他救出黑狗之前,那家伙已經在海上飄蕩了一個多月的時間。
  
  這故事有點兒夸張,有人說就像是《少年派奇幻漂流》一般,不過后來海上絲綢之路的人便漸漸地接受了組織里面,突然多出了這么一個人來。
  
  盡管此人來歷不明,但輪回對他卻是十分的器重,而黑狗也憑著自己的手段,整合了海上絲綢之路,打敗了盤踞在東海的許多勢力,最終讓海上絲綢之路稱雄于東海之濱,成為了東海航線上的唯一一霸。
  
  而黑狗也被稱作是輪回手下的第一大將,甚至有人覺得輪回應該讓半壁江山給黑狗,以示籠絡。
  
  因為這人實在是太能干,太強了。
  
  然而正處于蜜月期的輪回和黑狗,突然之間就分道揚鑣了,輪回指著黑狗其實是別的勢力滲透進的海上絲綢之路,指著黑狗優柔寡斷、沒有殺伐之心,而黑狗則指著輪回嫌他功高震主,想要杯酒釋兵權。
  
  雙方在東海某個不知名的小島上大打了一架,最后的結果自然是輪回勝利了。
  
  但黑狗卻并沒有死,陸陸續續有人離開了海上絲綢之路,投奔了黑狗,但至于黑狗最后去了哪里,留在海上絲綢之路的人,卻也都不得而知。
  
  在海上絲綢之路,黑狗成為了一個禁忌話題,任何人都不能提及。
  
  而正是那一次分裂之后,輪回加大了與蓬萊島趙公明的合作,組成了戰略協作關系,然后漸漸地變成了趙公明手中一把鏟除異己的刀。
  
  聽完了莫瀲的講述,我并沒有完全相信。
  
  我問了幾個問題。
  
  首先第一個問題,是黑狗加入海上絲綢之路的時候,就已經是一名修行者了么?
  
  莫瀲回答,說是,但并不是很強,而是在之后的過程中,漸漸成長起來的,據說輪回還是黑狗的師父,教了他許多的法門和手段。
  
  我又問了一個問題,說有多少人跟著黑狗走了。
  
  莫瀲說沒有算過,差不多有二十多人,大部分都是與黑狗關系密切的人,而且都是高手,所以黑狗的出走使得海上絲綢之路的實力大減,干將少了一半左右的人手。
  
  我沉默了許久,問了最后一個問題。
  
  黑狗是否知道東海蓬萊島?
  
  莫瀲回答知道,不但如此,而且他似乎跟海公主有勾結,也正因如此,方才使得輪回不能容他。
  
  我盤問完畢之后,馬車也停下了。
  
  到歐陽茉莉家了。
  
  屈胖三湊過來,笑嘻嘻地說道:“聊得挺開心的?不過很抱歉,為了保護你的安全,有的事情,知道得越少越好,所以委屈你再睡一下……”
  
  莫瀲趕忙喊道:“等等……”
  
  話語還沒有說完,屈胖三的一拳頭就砸落了下來,莫瀲一聲不吭地就倒在了地上去。
  
  我們是從側門進入的歐陽茉莉家,我們一路坐在馬車里,也分不清楚這東南西北,進來之后,方才發現她家并不算大,不過也有兩進院子,在這寸土寸金的地方,也算是家大業大了。
  
  歐陽茉莉將我們引入客房之中,將莫瀲給處置妥當之后,她朝著屈胖三說道:“之前的話沒有多談,你仔細講一講。”
  
  屈胖三說具體的事情,我不想透露太多,除了提供藏身之處外,我還有一個要求。
  
  歐陽茉莉說你請講。
  
  屈胖三盯著她,說我們要見海公主一面,談一談條件。
  
  歐陽茉莉的臉色一變,眼睛立刻就瞇了起來,說現在碧游宮一片混亂,海公主也不是說能見就能夠見到的——莫非你們還打算進一趟碧游宮?
  
  屈胖三說我得罪了桃花林的守陣老頭兒,就不進去了,你讓海公主出來吧。
  
  歐陽茉莉說憑什么?
  
  屈胖三說該說的我都跟你說了,最后只說一句話,那就是你們倘若是想要讓海公主恢復往日榮光,讓趙公明這個已經讓蓬萊島蒙羞的家伙以一種最和平的方式消失的話,那我們就好好談一談,不然的話拉倒。
  
  歐陽茉莉說你們就不怕我轉身就把你們交給巡防營?
  
  屈胖三嘿然而笑,說我們能夠從重重險阻的碧游宮逃出來,并且甩了趙公明一個大耳刮子,就不會怕那什么巡防營。
  
  歐陽茉莉沉默了許久,然后對我們說道:“抱歉,我做不了主。”
  
  屈胖三顯得十分體貼,說那就找能做主的人商量一下。
  
  歐陽茉莉說你們現在這房間里待著,我去找個人過來,可以么?
  
  屈胖三說沒問題,不過你這兒如果有吃的話,幫忙弄點兒過來好么,我這一天一夜都沒吃啥玩意了,肚子有點兒扛不住。
  
  歐陽茉莉瞧見老奸巨猾的屈胖三露出這般神態來,忍不住笑了,說好,這就給你們弄點兒吃的。
  
  她叫廚房做了夜宵之后,便離開了,差不多半個多小時之后,帶了一人過來。
  
  那人卻是我們的老熟人,騎鯨者歐陽發朝。
  
  見到我們的時候,他也顯得十分驚訝,下意識地想要摸武器,不過很快就反應了過來,回望歐陽茉莉,說七妹,你這是什么意思?
  
  歐陽茉莉將屈胖三給她的承諾,又給騎鯨者講了一遍。
  
  看得出來,為了保險,她路上居然什么都沒有跟著騎鯨者說起,顯然也是怕出現什么不可控的意外。
  
  聽完了歐陽茉莉的話語,歐陽發朝陷入了長長的沉默中去。
  
  他想得比歐陽茉莉要深遠許多。
  
  長足的思考之后,歐陽發朝提了幾個問題,最核心的意思就只有一個,那便是我們憑什么有那膽氣能夠解決掉趙公明。
  
  趙公明,可是蓬萊島碧游宮中最頂尖的幾人之一,幾乎能夠觸摸天道的存在。
  
  對于這個,屈胖三表現得比較神秘,有一種山人自有妙計的自信。
  
  不過為了取信對方,他承認了陷空洞的異動,是我們弄出來的,另外趙公明的陷地宮,也是給我們弄的。
  
  不但如此,我們還一路解開了各種禁制,沖出了碧游宮最為驕傲的桃花林。
  
  騎鯨者是一個十分沉穩的人,他并沒有聽信我們的話語,也沒有直接拒絕,若是問需要一些什么幫助。
  
  屈胖三說需要跟海公主碰一面之后,才會提及。
  
  不過我們這里可以提前講兩點,第一就是得有人幫忙牽制住趙公明手下的頭號大將司馬老賊;第二就是輪回和海上絲綢之路的人,得幫我們拖住。
  
  至于最后一個問題,就是關于彼此的牽制和契約,也就是不能卸磨殺驢,我們幫忙解決了趙公明,回頭海公主就那我們的人頭來立威。
  
  這是最基本的三點,至于其他的,我們都可以談。
  
  騎鯨者注意到了床上睡著的女子,問起了身份,我們如實解釋,聽完之后,他沉默了好一會兒,方才點頭,說好,我先請示一下海公主,然后再回復你們。
  
  屈胖三說這事兒你得快,機會難得,稍縱即逝,如果拖了兩日,失去了先機,我們就走了,拜了個拜。
  
  騎鯨者匆匆離去,一直到次日清晨的時候才回過話來,說午后兩點,海公主會親自過來。
  
  聽到這個消息,養精蓄銳妥當了的我和屈胖三不由得會心一笑。
  
  說真的,這位海公主的性子倒也還是急了一些。
  
  由此也可以看得出來,她對于趙公明的恨意,未必會比我們任何一人弱……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