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五十二章 盡在,掌握

  午后兩點,我們見到了這一位蓬萊島碧游宮名義上的最高領袖,果真便是我們當日在陷空洞外瞧見的那宮裝美婦。

  這是一位極其具有親善力的女子,有著少女的青春活潑,和少婦的溫婉嬌媚,還有成大事者所必須的強大氣場,她對我和屈胖三表現出了強烈的興趣來,特別是對屈胖三,更是滿眼愛心。

  瞧她的這態度,我差一點兒誤以為屈胖三是她失散多年的兒子呢。

  當代海公主極富魅力,言談舉止之中,讓人不知不覺就心生好感起來,難怪像歐陽發朝和歐陽茉莉這樣的碧游宮少壯派,會聚在她的身后,愿意為其效力。

  或許在這些人的眼中,沒有了趙公明、鳳長老和趕海大長老這些老東西指手畫腳,蓬萊島和碧游宮的未來,會變得更加好吧?

  只是,不知道為什么,或許是看過一些宮斗劇的緣故,我感覺對方在這樣的溫婉熱情背后,總藏著一些不可告人的東西。

  又或者僅僅只是我們的錯覺?

  跟當代海公主的談話進行得很順利,她對于我們的計劃十分感興趣,當得知了我們手中掌握的籌碼,以及必勝的信心之后,她便直接表示可以提供一些我們所需要的幫助。

  司馬老賊此人,可由神女宮發布命令調走,然后有騎鯨者歐陽發朝牽制。

  兩者之間的實力相當,即便是制不住他,也不會讓他隨意離開。

  至于潛入碧游宮中的海上絲綢之路,則有巡防營牽制。

  只不過巡防營中忠于她的力量里,除了騎鯨者算得上是獨當一面之外,其他人但是沒有辦法扛起這個責任來。

  屈胖三說不如跟鳳長老商量一下?

  海公主一愣,說鳳長老一向都信奉制衡之道,只怕未必肯同意此事。

  屈胖三說只怕未必,趙公明勾結海上絲綢之路這幫海寇,并且納為己用,不斷打劫航路,清除異己,這事兒已經觸碰到了很多人的利益,而作為這些人的利益守護者,鳳長老肯定不會坐視不管的。

  海公主依舊猶豫,而這時屈胖三則說明,他將會搞定此事。

  聽到這話兒,海公主長長地望著屈胖三和我,若有所思地說道:“也就是說,你們有信心說服鳳長老,憑什么?”

  屈胖三說憑我們想要證明清白的心。

  海公主盯著我們,說清白真的有那么重要,以至于你們居然想要扳倒一個在碧游宮中舉足輕重的長老?

  屈胖三裝腔作勢地沉吟道:“千錘萬鑿來自深山,烈火燒煉仍舊淡然;粉身碎骨全都不怕,要將清白留在人間——我便是這樣一個寧折不彎的人,見不得世間有任何不公,倘若是有,我便將這不公給平了去……”

  海公主擊節贊嘆,說好,本座也相信你們是無辜的,既然如此,作為碧游宮的主人,我如何能夠不支持?

  屈胖三說那么就這么說定了,希望此事過后,碧游宮能夠換我們一個清白,讓我們能夠光明正大地行走于這陽光之下,而不用有任何恐懼。

  海公主伸出手來,與我們擊掌為誓。

  她告訴我們,此事一應允了,至于后面的細節,讓我們與騎鯨者交流,有任何需要調整的東西,都可以通過他來拍板,而實在是決定不了的,她這邊也會迅速給出答復。

  海公主的承諾讓事情進展得十分順利,而她離開之后,屈胖三則隨著騎鯨者離開,去勘測場地。

  至于我,則留在了歐陽茉莉的家中,看著那一位莫瀲小姐。

  傍晚時分,我倆喬裝打扮,前往釣魚臺跟洛飛雨會面,因為海公主這邊的緣故,巡防營的監察已經變得很松了,所以我們很快就接上了頭。

  對于我們的出現,洛飛雨表達了十二分的驚訝來。

  因為在她的想法里,我們估計還躲在碧游宮的某個角落里瑟瑟發抖呢,沒想到居然大搖大擺地出現在了碼頭社區的街頭。

  難道碧游宮的諸般禁制,在我們的眼里都不過是一坨狗屎么?

  她有點兒開始懷疑人生了。

  在魯東院里,我們表達了想要跟鳳長老見上一面的想法。

  果然,如同歐陽茉莉最開始的反應一樣,洛飛雨也表達了不可思議的態度來,然而隨著屈胖三逐漸將談判的節奏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之后,洛飛雨開始變得慎重了起來。

  她皺著眉頭,聽完了我們的諸多布置,沉吟道:“也就是說,海公主已經跟你們達成了協議?”

  屈胖三回答是。

  洛飛雨眉頭一揚,說既然如此,你們又何必再來找我師父?直接抱上海公主的大腿不就行了?

  屈胖三搖頭,說一來海公主手中的力量不夠,二來她居心叵測,如果無人制衡,只怕到時候會對我們有所不利。

  洛飛雨冷哼一聲,說你們還知道海公主居心叵測啊?陷空洞可是碧游宮的秘境,一等一的禁地,我聽說你們進去過了,都忍不住窮根究底地問上一句,然而海公主卻當做不知道這件事情,一句相關的話語都沒說出,你們真以為所有的事情都結束之后,她會讓兩個進入陷空洞之后又全身而退的人,活著離開蓬萊島么?

  屈胖三說所以找到了你師父這邊,尋求牽制嘛。

  洛飛雨說從某一點上來說,我師父的立場,與海公主的立場是一樣的,她們都不容許經過陷空洞的人離開蓬萊島。

  屈胖三說凡事都有例外,不是么?

  洛飛雨說你們兩個怎么會這么蠢,為什么會將進入陷空洞的事情透露出來,這不是茅房里打燈籠,找死么?

  屈胖三說如果不說這句話,你覺得她海公主會屁顛屁顛地跑出宮里來,跟我們尋求合作?

  洛飛雨說那你們打算事后怎么處理這事兒?

  屈胖三說當一天和尚撞一天鐘,得過且過,當下之時,我想要全心全意對付的人,是趙公明,我不殺他,心中就得不到解脫。

  洛飛雨沉默良久,然后說道:“我答應幫你們傳話,不過至于后面的結果,我也不得而知——別奢望我會舍出性命來救你們,現如今我母親已經在蓬萊島扎下了根,我做任何事情,都得考慮太多東西……”

  她能夠如此坦誠,讓我們十分感動,我想起一事來,對她說道:“對了,如果有可能,請幫我轉告與我們同船過來的同伴,讓他們明日便離開蓬萊島,免得受到牽連。”

  洛飛雨說離島的手續復雜,需要簽署禁口契,然后獲得擔保,方才能夠離開,而且還有繁復的審查,不過我會幫忙開綠燈的。

  老彭、羽痕、林曦和阿樂等人,與我雖然相識不久,但我卻把他們當做是朋友。

  他們脫離了險境,我才能夠沒有任何負擔的做事。

  與洛飛雨分別之后,屈胖三依舊不見人影,應該是去找地方布置,好困住這位傳說中的頂級高手,而我依舊返回歐陽茉莉家,看住莫瀲小姐。

  次日清晨,我們見到了前代海公主鳳長老。

  這是一位慈眉善目的老婦人,眉目之間還有年輕之時的風情,顯然在年輕的時候,也是一個百里挑一的大美女,而如今雖然美人遲暮,但依舊有一種讓人說不出來的氣質。

  想起對方可是蟲蟲的師父,我對她也是十分的尊敬。

  相對于我來說,屈胖三倒是將身段放得很開,將其當做了一個談判對手,與其言語交鋒,字字珠璣,寸步不讓,兩人好是一番唇槍舌劍,十分犀利。

  如此討論了許久,最終敲定了合作的基礎來。

  這協議與海公主那邊相差不多,鳳長老表示可以派四位長老連同巡防營的人,重點監視陷地宮,盯著對方,一旦有不屬于碧游宮的可疑人物出現,立刻進行針對。

  而在其它方面的細節,她告訴我們,說一應事宜,都可以找洛飛雨去協調。

  能幫忙辦的,一定不會拖延。

  碧游宮的兩位重要人物,對我們都大開了綠燈,我突然感覺到屈胖三之前跟我講的“勢”,已經變了。

  現如今的我們不再是孤立無援,反而是看似堅不可摧的趙公明處處受敵了。

  他在明,我們在暗,一切仿佛全部都顛覆了。

  與海公主不同的,是鳳長老在臨走之前,問了我們一個問題。

  她問我們憑什么自信,能夠解決趙公明?

  屈胖三沒有透露太多,笑了笑,說即便是我們失敗了,你們也沒有損失什么,對吧?

  鳳長老搖頭,說我希望你們能夠贏。

  屈胖三說還請鳳長老不要忘記今日的約定便是了。

  她沒有再問,轉身離開。

  如此又過了一日,屈胖三忙忙碌碌,到了傍晚回來,突然間對我說道:“走,去角斗場吧。”

  我一愣,說怎么了?

  屈胖三說馬援朝已經發力了,他將會在晚上十點鐘將趙公明帶到角斗場,而這幾日我已經在角斗場上做了種種布置,相信能夠將此獠誅殺于此。

  我心中莫名一慌,說你確定?

  屈胖三拍了拍我的大腿,說準備好你的劍,能否誅殺此獠,就看你的神劍引雷術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