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五十三章 滿盤,皆輸

  這兩天子屈胖三一直偷偷摸摸地在折騰搞事,而我則大部分時間給留在了屋子里看守莫瀲小姐,所以都不知道他將戰場設在了角斗場中。
  
  不知道為什么,我總感覺有一些心虛。
  
  這一次的情況,其實是翻版了當初誅殺釗無姬和七魔王哈多的場景,然而雖然我與屈胖三的配合已經十分嫻熟,輕車熟路了,但我終究還是覺得不對勁。
  
  要知道,那趙公明并不是什么簡單人物,比起前兩位來說,他在這里占據了天時地利,怎么看都不像是我們的囊中之物。
  
  要是事情出了一些差池,那可該怎么辦?
  
  然而屈胖三卻顯得信心滿滿,說你放心,一切我都布置妥當了,只要趙公明進場,我便施法將其困住,然后你引動天雷,將其劈死,一切就了解了。
  
  我說這東海蓬萊島處于海洋深處,水面之下,是否能夠引來天雷,我也不曾知曉……
  
  屈胖三盯著我,說箭在弦上,你跟我說不準備發了?
  
  瞧見他如此的執著,我終究沒有再猶豫。
  
  不管怎么說,他都是對的。
  
  無數次的事實已經證明了這一點,我所需要做的,就是相信他,努力配合好就是了。
  
  我們將莫瀲交給歐陽茉莉,讓其代為看管,等待著事后再做處理。
  
  此人是我們牽制馬援朝的關鍵,只要拿住他,馬援朝就不會生出任何異動來。
  
  緊接著,兩人開始趁著夜色,朝著角斗場走了過去。
  
  一路上還算順利,到達角斗場的時候,這個東海蓬萊島最有特色的偌大建筑里鴉雀無聲,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這里按理說應該有看管人員的,估計是海公主又或者鳳長老那邊的安排,所以一人都沒有。
  
  兩人翻墻而入,來到了人員進場的一處石拱門隧洞之中,屈胖三指著場地周遭的符文,對我說道:“看到沒有,這是連神魔都能夠束縛的十方真解陷仙大陣,又名‘誅仙陣’,可是大人我的壓箱絕學,憑著海公主那邊提供的諸多材料,我在這里布置妥當了,只要那趙公明進了我的甕中來,就肯定會成為一大王八,逃不出我的手掌。”
  
  我跟著他往里面走,在那比籃球場還要寬闊的石臺之上,最外面是蓬萊島先賢篆刻的古老法陣,防止內中力量沖突到外面來。
  
  而里面,才是屈胖三的層層布置。
  
  這些圖紋看著十分古樸神秘,充滿了一種力學上面的美感,我雖然不懂這東西,但也覺得優美無比。
  
  我能夠感受到這些符文里面充滿的神秘力量,也感覺到了屈胖三充足的信心。
  
  他之所以敢說這樣的大話,并不是沒有理由的。
  
  這會兒離趙公明的到來還有一個多小時的時間,屈胖三帶著我走了一遍整個場地,然后告訴我接下來的流程。
  
  馬援朝會將人給引入場中,到時候他會全力驅動法陣,然后將趙公明給束縛在一處陣眼之中,到時候他會給我三到五秒的時間,而我需要做的,就是利用這短暫的時間,施展出神劍引雷術。
  
  他一本正經地說著,我耐心地聽,但總感覺事情有些蹊蹺。
  
  真的會如此順利么?
  
  兩人走了大半圈,突然間我感覺到周遭的空氣有些僵冷起來,下意識地朝著四周望了過去。
  
  屈胖三一愣,說怎么了?
  
  我說感覺好像有人來了,你仔細聽一下……
  
  我伸手,往著我們來的通道那邊指了過去,屈胖三皺起了眉頭來,仔細地側耳傾聽一番。
  
  一開始的時候很模糊,隨后那腳步聲就變得很清晰了。
  
  屈胖三臉色一變,說怎么可能,不是說好十點鐘的么,為什么會提前這么多?
  
  我心中一直都有疑惑,此刻突然遭遇變故,心理上反而能夠快速反應過來,抓著屈胖三的手,就往這旁邊角落的陰影處躲了過去,而我們這邊剛剛躲好,剛才走來的通道口處,便多出了一個身影來。
  
  這個身影我見過,一襲青衫,儒雅而又風度翩翩。
  
  碧游宮財神,趙公明。
  
  只有這么一人,沒有馬援朝,也沒有別的什么人。
  
  我的心望著下面沉落下去,下意識地看向了屈胖三,只見他的眼睛一下子就瞇了起來。
  
  屈胖三沒有說話,而出現在了角斗場前的趙公明也沒有說話。
  
  如此沉默了十幾秒鐘,那青衫長者,抬起了衣袖來。
  
  緊接著我們聽到了一聲“啪”的響聲。
  
  一束光亮投射到了我們的身前來,將躲在角落里面的我和屈胖三給照得分明。
  
  半空中,我與趙公明的目光陡然相撞,我感覺到了一股龐大的威壓,整個心臟不停地亂跳,而下一秒,我方才發現那家伙的目光并沒有聚焦在我的身上,而是落在了屈胖三那里。
  
  到底怎么回事?
  
  馬援朝出賣了我們,還是別的什么人?
  
  當時的我直接就懵逼了,而屈胖三則板著臉,一言不發。
  
  趙公明緩緩地向前走,一路走到了我們面前的十米之外,方才停下,然后朝著我們拱手說道:“兩位,前些日子,我真的是小看兩位了,就這一點,我得給你們道個歉。”
  
  說罷,他恭恭敬敬地朝著我們鞠躬行禮,顯得十分的鄭重其事。
  
  屈胖三冷笑了一聲,說趙先生客氣了。
  
  趙公明行過禮之后,抬起身子來,微微笑道:“兩位是否覺得有些驚訝,為什么我對你兩位的行蹤如此篤定,甚至沒有半分驚訝?”
  
  屈胖三說無外乎出了內奸而已。
  
  趙公明說兩位不想知道你們這么周密的計劃里,到底是哪兒出了岔子么?
  
  屈胖三摸著下巴,說說來聽聽,我也能夠查遺補缺。
  
  趙公明卻笑了,搖頭說道:“我最不喜歡的,就是給人解釋這些事情的來龍去脈;說句實話,你們真的讓我驚掉了眼球,居然能夠做到這一步,而我若是不用些手段,只怕許多人都不會服我,所以我想要跟兩位借一樣東西,幫我穩定人心,不知道可否?”
  
  屈胖三說這事兒好說,先把我的東西還給我。
  
  趙公明手掌一翻,卻是有一顆珠子浮現在了手心之上,他說道:“可是這崆峒石?”
  
  屈胖三說對。
  
  趙公明說兩位先將爾等的項上人頭借給我,一切都好商量;不過在此之前,我得先立立威——來人,把那吃里爬外的狗東西給我帶上來。
  
  他話音剛落,門洞的陰影走,走出了一個人來。
  
  馬援朝。
  
  那家伙的手中,拖著一個奄奄一息的人,我瞇眼望去,這才發現這個已然是血肉模糊的家伙,居然是那日過來找尋我們的小六子。
  
  他顯然是吃了很多的苦頭,受刑無數,這會兒被馬援朝給架過來的時候,一點兒反抗能力都沒有。
  
  馬援朝把人給一直押到了趙公明的身邊,然后將其押住,跪倒在地。
  
  然后他抓起了小六子的頭發,讓他抬起頭來。
  
  瞧見右眼眼珠子給人掏空,一口牙齒全部拔光的小六子,那滿臉密密麻麻的劃痕,我的心中就是一顫,忍不住厲聲喝問道:“馬援朝,你居然敢背叛我們,就不怕我們殺了莫瀲么?”
  
  馬援朝沖著我們冷冷一笑,指著臺上說道:“你看那是誰?”
  
  我抬頭一看,卻見本來被留在歐陽茉莉家的莫瀲,此刻居然出現在了臺上。
  
  她穿著真絲睡衣,十分性感,雙手扶著看臺的柵欄,一臉恨意地朝著我們這邊望了過來。
  
  而在她的身旁,則站著一個高大的男人。
  
  那個男人拄著拐杖。
  
  司馬老賊,趙公明麾下的第一大將,一個幾乎能夠與他比肩的頂尖強者。
  
  瞧見這人的一瞬間,我的心幾乎陷入了絕望之中。
  
  怎么可能?
  
  海公主不是答應讓騎鯨者攔住司馬老賊,讓他不得出宮,也不能夠攙和進這一場戰斗中來么?
  
  為什么他還會出現在這里?
  
  難道是海公主背叛了我們之間的協定?
  
  我看向了屈胖三,發現他居然面無表情,似乎對莫瀲的獲救,和司馬老賊的出現無動于衷。
  
  他是真的不在乎,還是不想露出惶恐之色,免得失去先機呢?
  
  我猜不透屈胖三的想法,不過瞧見他如此鎮定,心中的緊張稍微緩解了一些,像是給自己打氣一般,我還是對馬援朝厲聲說道:“那你就不怕自己腦中的禁制么?”
  
  馬援朝哈哈一笑,說老板早就給我看過了,什么一念之間、灰飛煙滅,不過是騙小孩子的玩意而已。
  
  啊?
  
  我看向了屈胖三,有些難以置信地問道:“他說的,都是真的?”
  
  屈胖三無奈地笑了笑,說自然,世間最難控制的,就是人心,怎么可能有那么厲害的東西?都是我編的……
  
  我的心中一抽搐,不過還是留著一份希望。
  
  那希望就是屈胖三的“十方真解陷仙大陣”能夠在此刻發威,出其不意地將趙公明給控制住,然后我在想盡辦法,將其轟殺,再想辦法逃離此處。
  
  然而這個時候,屈胖三似乎明白了我的想法,朝著對方問道:“閣下既然敢出現在這里,是不是已經破壞了我先前的布置?”
  
  趙公明嘿嘿而笑,說你覺得呢?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