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五十四章 驚天,逆轉

  趙公明說話的時候,場邊的看臺之上,突然間站出了數十人來,團團圍住,全部都彎弓搭箭,朝著我們這邊遙遙指了過來。

  只要我們這邊稍有異動,那長箭就會驟然而往,如雨落下。

  我的心沉落谷底,知道這一次恐怕是逃不了了。

  雖然不知道到底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但總之我們已經被趙公明算計了,就如同案板上面的肥肉,只能任人宰割了。

  不過,就算是死,我也要戰。

  人,就得不服輸。

  不過……

  我想了一下,低聲說道:“三兒,一會兒我過去拖住那狗東西,你人小目標小,趁機逃走吧。”

  屈胖三抬起頭來,看了我一眼。

  我瞧見他的眼中有笑意。

  怎么回事?

  感動的?

  我腦子里滿是疑惑,而這個時候趙公明已經從馬援朝的手中,結果了一把長刀來。

  這把長刀很特別,有點兒像是樸刀,就是那種木柄上安有長而寬的鋼刀,刀柄與刀刃同長,十分考驗臂力的一種戰爭利器。

  趙公明抓著這把刀,然后高高地揚了起來。

  那一刻,他整個人充滿了濃濃的煞氣,狂傲地喝道:“我知道,有很多人對我不滿,總覺得我趙公明掌管了蓬萊島這么多年的經濟大權,好像是做了多少說不清道不明的壞事,但是你們卻不曉得,為了維持蓬萊島的安定繁榮,老子到底耗費了多少心力。有人對我不滿,大可直接站出來,對我當面指責,何必在這背地里偷偷摸摸,倒是讓我小看你爾等……”

  這話兒并不是對我們說的,而是在指桑罵槐。

  而下一刻,他則準備殺雞儆猴了。

  刀落下的前一秒,他大聲吼道:“且讓那些三心二意的家伙瞧一瞧,這背叛了我的下場,便如此一般……”

  而就在此時,一直處于半昏迷狀態的小六子也突然清醒了過來,張開滿是污血的嘴,大聲吼道:“趙老倌,你倒行逆施,殘害忠良,肆意妄為,終有一日,你也會慘死于此的,我小六子先行一步,但在那黃泉路上,我等你……”

  唰!

  一道刀光掠過,頭顱騰空而起,漫天的鮮血噴灑了出來,將趙公明手中的樸刀給染得鮮紅。

  那個曾經過來救過我們的年輕人,連話都沒有說完,便死在了此處。

  而近在咫尺的我們,卻無能為力。

  因為我們一動,自己便是那萬箭穿心的下場。

  殺了人的趙公明站在原地,小六子尸身噴出來的鮮血落下,靠近他身子的時候,卻被一種無形的炁場所擋住,根本沒有能夠靠近。

  場景是如此的怪異,而我的心情也由恐懼,變成了憤怒。

  我不殺伯仁,伯仁卻因我而死。

  小六子之所以被拖到此處來,不為別的,就因為他曾經潛入陷地宮的水牢之中,將我們給接引出來。

  這一點犯了趙公明的忌諱,所以被他拉出來,當面行刑。

  這并不僅僅只是給我們看,更重要的,是給那些關注此事的人,以及她們背后的勢力。

  殺完了人,趙公明長刀前指,對著我們說道:“叛徒殺完了,現在輪到你們了。”

  他雖然沒有沾染半點兒鮮血,卻是一身殺氣。

  然而面對著這家伙,屈胖三卻顯得十分輕松,淡然說道:“公明長老既然將我們的計劃給整得一清二楚,自然應該知道我在此處布置那法陣的名字……”

  盡管不知道屈胖三為何會這般說,但趙公明還是冷笑著說道:“嘿嘿,不就是叫做十方真解陷仙大陣,又名誅仙陣么?”

  屈胖三說這兒既然是碧游宮,而你又號作趙公明,自然應該知道誅仙陣的來歷。

  趙公明冷笑,說:“‘誅仙利,戮仙亡,陷仙四處起紅光;絕仙變化無窮妙,大羅神仙血染裳’,這誅仙陣可是盤古開天辟地以來的第一殺陣,不過你一黃口小兒,年幼無知,又無誅仙、戮仙、陷仙、絕仙四劍,哪里能夠組成什么誅仙陣?實在笑話……”

  屈胖三哈哈一笑,說你既然知道我不可能組成誅仙陣,又如何會相信我的一切計劃呢?

  趙公明說若不是得知你曾闖入陷空洞,又在白眉老人的鎮守下出了桃花林,你以為我會對你如此重視?

  屈胖三搖了搖頭,說你終究還是沒有弄明白,我為何會將決戰之地,設在此處。

  這個時候趙公明也被他的話語給吊起了胃口來,說哦嗬,我倒是想知道,你到底是為什么呢?

  屈胖三目不斜視,用傳音入密的法子,給我傳了一句話。

  而就在我滿心震驚的時候,屈胖三則悠然說道:“貴島碧游宮的海公主此人,表面偽善溫婉,實則野心極大,演技又高,又極其善于欺騙旁人,正因為如此,所以鳳長老方才一直沒有隱退,遲遲不肯將權力交給她,這才致使了你的崛起,也使得碧游宮的派系林立,權力分散。她不可信,與她合作,宛如與虎謀皮,這一點,你真當我不知?”

  啊?

  聽到這話兒,趙公明臉上的微笑終于收斂了起來。

  他瞇著眼睛,打量著這個嘴硬的家伙,突然間發出了幾聲冷哼,說你當真是個屬鴨子的,事到臨頭了,嘴還這般硬,搞得我一點兒成功的快感都沒有。

  屈胖三也嘿嘿笑了,說所謂裝波伊,那是有本事的人,才能夠做的事,迷迷糊糊、懵懵懂懂,還要妄自尊大,那叫做找死。

  趙公明說你知道就好。

  屈胖三說我們還是沒有聊到點子上,怎么樣,還要繼續說么?

  趙公明說你繼續,我聽著。

  屈胖三說本來吧,講述事情的來龍去脈,是反派經常干的事兒,不過能夠看到對手從一切盡在掌握的趾高氣揚,變成最后的滿盤皆輸,我發現做這種事情很上癮,所以倒也樂此不疲——剛才說到了,我知道與海公主合作是與虎謀皮,但我還是選擇了見她,你覺得是因為什么?

  趙公明說是因為你缺心眼?

  屈胖三搖頭,說不對,是因為我想讓你安心,好讓你從碧游宮那個烏龜殼里面走出來,露出唯一的一點兒破綻。

  趙公明哈哈一笑,說年輕人,真的很有想法,你繼續。

  屈胖三也表現得十分開心,繼續跟趙公明講起殺他的計劃,說你在碧游宮,那里有蓬萊島無數高人的千年禁制,甚至還延續到洪荒神話時代的法門,我們想要殺你,簡直是難上加難,所以得把你給引出這里來。

  但如何引,這是一個難題,所以我需要用自己來做誘餌,讓你出來。

  他舉起手指,說為了讓你安心,我選擇了與海公主合作,是因為我知道,你和他看似水火不容,但你這些年來之所以能夠崛起,其實跟她有著莫大的關系。

  為什么呢?

  因為不管你們外部的勢力如何強大,但在這碧游宮中,最有權力的人,永遠都是修為最為高深的那一個,也就是前代海公主鳳長老。

  在共同的敵人面前,你們往往能夠保持最大的默契。

  因為海公主的出賣,你方才會覺得一切都勝券在握,覺得能夠在鳳長老出手之前,將我們給擊殺,也借此警告她,大家相安無事最好,否則你狗急跳了墻,那將是一拍兩散的局面。

  為了蓬萊島的未來,鳳長老會容忍你的強勢,這就是你的如意算盤。

  但殊不知,你的驕傲和狂妄,已經讓你落入了我的算計。

  因為你終究還是出現在了這里。

  他的講述,到這里,算是告了一個段落,而趙公明則整張臉都變黑了,顯然他說的這些事情,已經讓他變得十分忌諱。

  不過……

  趙公明冷笑了起來,指著周遭說道:“我明白了你的計劃,不過那又如何?這附近,全部都是我的人,盡管你讓那老不死的牽制住海上絲綢之路的人,但卻不曉得,海公主也幫我牽制住了老不死的人,你在此處,沒有任何救援,就只有你們兩個小雜魚,憑什么逃脫升天?”

  屈胖三一愣,不由得笑了笑,說哦嗬,事情竟然還是出乎了我的意料之外,沒想到鳳長老居然認真考慮了我的提議,并沒有另外的心思?這真的是讓人有些意外……

  啊?

  趙公明說難道在你的考量之中,連那老不死的,也會對你們下手?

  屈胖三說對啊,我本就沒有將殺你的希望,寄托在蓬萊島碧游宮任何一人的身上。

  趙公明說那窮途末路的兩位,準備拿什么殺我?夢想么?

  屈胖三打了一個響指,一對眼睛頓時就發起了光來,說講到這里,事情就進入到了高潮部分——你知道我明明擺不出誅仙陣,為什么還會吹這個牛波伊么?

  趙公明說這是為何?

  屈胖三哈哈一笑,說你這個傻波伊,因為誅仙陣根本就是一個幌子啊,我之所以選擇在這里,畫的那一大堆亂七八糟的符陣,其實根本就是騙人的,你們從中破壞,毀去了也都沒關系,因為我這些天來一直在做的,是研究這擂臺之上,那傳承千年的維穩法陣啊——此陣威力甚大,既能維穩,也隱藏著最為恐怖的力量……

  說到這里,他大聲喝道:“陸言,此時不動,更待何時?”

  轟!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