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五十六章 失道,寡助

  洛小北的出現我只是驚訝,卻還是能夠理解的,但騎鯨者歐陽發朝的出現,卻讓我感覺到不可思議。

  他不是海公主那邊的么,來到這里,難道是為了幫助趙公明?

  不可能啊,他對趙公明的恨意是那般的明顯,顯然也是意識到了此人的巨大危害,就算是有海公主的命令,他也很難與趙公明同流合污的吧?

  他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

  我揮舞著破敗王者之劍,朝著洛小北指引的方向退去,而司馬老賊哪里能讓我離開,當下便陡然沖了過來,想要將我給攔截住。

  而這個時候,騎鯨者居然真的就從煙塵之中冒了出來,然后攔在了我的跟前來。

  那司馬老賊瞧見騎鯨者攔在了他的面前,頓時就勃然大怒,指著他罵道:“歐陽發朝,我家長老與海公主有過協議,守望互助,你不要來搞事,破壞了兩家的合作,那可是要出大事的。”

  騎鯨者摸出了一把獵鯨叉來,朝著司馬老賊指了過去,朗聲說道:“要打便打,少廢話!”

  他的態度讓司馬老賊氣得發狂,手中的拐杖一揮舞,那八頭海獸重新浮現于半空之上。

  而即便如此,他依舊忌憚于雙方的關系,再一次開口說道:“歐陽發朝,你這是要背叛海公主了,對吧?”

  騎鯨者聽到,終于怒了,說我不知道你在說些什么,海公主給我的命令,就是攔住你,不讓你胡作非為,來吧!

  司馬老賊說她后面的話語呢?連歐陽茉莉都將人放了,你為何還要如此執著?

  騎鯨者將手中巨大的獵鯨叉高高舉起。

  良久之后,他吐出了一句話:“我忠于海公主,更忠于碧游宮和蓬萊島。”

  騎鯨者是少壯派的代表人物,之所以聚在海公主的麾下,并不是因為自己的利益,而是認為海公主能夠帶領著他們,將蓬萊島帶向更美好的未來,而當海公主背叛了這個理想的時候,也代表著背叛了他們共同的利益。

  而這個時候,騎鯨者就會毫不猶豫地拋棄海公主,而堅持自己的理想。

  海公主,到底還是太嫩了一點。

  她終究做不到老謀深算。

  騎鯨者是一個強大的理想主義者,受不得背叛和欺騙,所以他站了出來。

  不但如此,他還向司馬老賊主動發起了進攻,手中巨大的獵鯨叉陡然揚起,朝著空中那恐怖的海獸砸了過去。

  這獵鯨叉看起來雖然巨大無比,但是在騎鯨者的手中卻有一種舉重若輕的感覺,渾身散發著青蒙蒙的光輝,那些海獸杖靈一經接觸,立刻變得扭曲,倉皇向后退了過去。

  司馬老賊認清楚了騎鯨者的立場,一下子就變得強硬起來,憤怒地吼道:“騎鯨者,他們都說你是近年來蓬萊島年輕一代崛起的頂尖高手,還想要與我并列而位,以前我是不屑爭這名頭的,現如今要讓你知道,你跟我比起來,狗屎都不如……”

  轟!

  雙方沒有任何留守,開始全力拼殺了起來,整個炁場震動,那動靜并不比角斗場廢墟那邊輕上多少。

  我這時已經跑到了洛小北的跟前來,瞧見她的那一刻,我剛要開口,結果喉嚨里一陣癢,一口鮮血就噴了出來。

  洛小北瞧見我吐了血,心中驚慌,說你怎么了?

  我擺手,說沒事,剛才與司馬老賊動手的時候傷到了心脈,這一口血噴出來之后,感覺就好很多了——你怎么過來了?

  洛小北氣呼呼地瞪了我一眼,說你還好意思說,這么大的事情,也不告訴我一聲。

  我瞧見周遭一片混沌,到處都是騰然而起的飛灰,調息了十幾秒鐘,然后說道:“屈胖三那邊還在拼命,我先不跟你多說,回頭再聊吧。”

  騎鯨者在拖著司馬老賊,而從此刻的戰況來看,盡管司馬老賊在先前的地煞陷陣之中受了一些傷,又跟我有過拼斗,但是還是能夠保持強大的戰斗力,將騎鯨者給死死壓制住,讓他根本施展不得。

  由此可見,司馬老賊的修為有多恐怖,倘若不是趙公明在,只怕誰也遮掩不了司馬老賊的光芒。

  這個人,太強了。

  我不確定騎鯨者是否能夠敵得過司馬老賊,甚至能夠阻攔多久,我的心里都是沒有底的,所以決定h趁著這時間,過去先將趙公明給搞定。

  然而司馬老賊都已經如此厲害了,穩穩壓過他一頭的趙公明,又怎么可能好對付?

  當我和執著跟來的洛小北趕到角斗場廢墟之上的時候,瞧見戰斗已經進入了僵持狀態,此刻的趙公明陡然之間變成了一丈多高的巨人,渾身散發著宛如佛陀一般的金身光芒,不但如此,他的身后居然還浮現出了一個更大的身影來,三頭六臂,分別拿著陰陽雙劍、紅繡球、火尖槍、纏金棍和一匹白綾。

  這些武器都介于虛實之間,卻有著如同那海獸一般的恐怖威能,不但如此,上面似乎還有某種黑色炎火在翻滾,但凡沾染到一點兒,立刻如油遇火,陡然躥出。

  不過面對著這個宛如魔神一般的趙公明,屈胖三卻并沒有被死死壓制。

  此刻的他也是一身烈焰,那種炎火呈現出一種金黃色的炙熱顏色,而他的背上,卻有一對金燦燦的絢麗翅膀長了出來,讓他能夠懸空而立,與宛如巨人一般的趙公明平齊。

  這是我第一次瞧見屈胖三如此狀態,不但長出了翅膀,而且還宛如火人。

  簡單形容,他簡直就是一大坨金燦燦的烈日。

  然而正因為如此,使得我能夠感受到了屈胖三的危險,因為他應該是全無保留,將自己壓箱底里面的手段和法門都給拿出來了,然而在這趙公明的跟前,卻依舊占不得上風。

  即便是趙公明已經被地煞陷陣和角斗場防護陣的力量給沖擊過一會,實力大減,也沒有辦法。

  實力便是實力,有的時候,根本取巧不得。

  趙公明能夠在蓬萊島這邊屹立多年而不倒,就連海公主和鳳長老都為之忌憚,并不是沒有道理的。

  我瞧見屈胖三隨時都有可能被殺死,心中也是慌了,也顧不得實力上的巨大差距,硬著頭皮就沖了上去。

  我沖過去的時候,踩到一塊大石頭,結果下面傳來了痛苦的喊叫聲。

  我低頭看去,卻見這下面壓著一人。

  這人卻是剛才拿弩箭指著我們的趙公明部下,不過經過了一場翻天覆地的變化之后,沒有一個能夠幸免,全部都給壓在了地下。

  我沒有管那人,陡然跳躍而起,然后朝著廢墟中央的那巨人陡然斬去。

  一劍斬。

  在出劍的那一刻,我感覺到自己就好像是有如附體一般,一劍神王的記憶迅速地融入進了我的身體感知之中。

  這是我主動融入的,因為我知道,就作戰技巧而言,我連趙公明的鞋都不配提。

  然而我又想要救人,就只有憑借著此道。

  然而一根纏金棍擋在了我的跟前,龐大的力量將我給一下子就掀翻了出去。

  那宛如天神返世的趙公明顯然已經通過身后的巨大虛影瞧見場中的一切,對于我的到來并不意外,只是有些憤怒,大聲吼道:“騎鯨者,此事過后,我必將把你放逐于海外,受那無家可歸之苦!”

  騎鯨者是蓬萊島的重要任務,即便是趙公明也無法決定其生死,但他若是一力要放逐騎鯨者,估計海公主也攔不住。

  正在與司馬老賊苦戰的騎鯨者聽到,不由得一聲冷笑,說你先活過今夜,再說這話兒吧。

  吼!

  趙公明又是一聲怒吼,低下頭來,看著我們這幾人,陰聲冷笑道:“你們以為就憑著剛才那點兒小伎倆,就能夠拿我如何?笑話,讓我告訴你們,在這個世界上,實力才是最終的一切,在實力面前,所有的陰謀詭計,都不過是幻影而已!”

  說罷,他雙手一合,朗聲說道:“風云起!”

  一聲喝令,突然間我們腳下的土地開始顫抖起來,而下一秒,整個廢墟都在動搖,那些石頭居然開始咔嚓作響,先是松動,然后朝著上方憑空浮起。

  我感覺到一股巨大的力量將身子往上托,趕忙往旁邊跳了過去,結果發現無數的石頭往上飛去。

  好恐怖的手段,這到底是什么?

  我不斷地跳躍,幾秒鐘之后,突然回頭,卻瞧見這些石頭在不經意之間,組成了一個又一個巨大的石頭人,有的三五米,有的六七米,最大的一個,居然有十幾米。

  而洛小北在剛才的混亂中,被一個高達九米的石頭人給捉在了手里。

  這些石頭人都是有趙公明所控制的,他瞧見洛小北,眼睛瞇了起來,冷聲說道:“原來是西門王家的二小姐,你也想對付我?去死吧……”

  他右手虛張,然后猛然一握。

  不要……

  我想上前去阻擋,結果相聚實在是太遠了,而就在洛小北即將被石頭給碾壓而死的時候,那一尊巨大的石頭人像突然間被一道劍光給斬得粉碎。

  漫天落下的石頭中,洛小北的身子被人給攔腰抱住,有一個倩影憑空出現,輕輕嘆了一口氣。

  唉……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