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五十九章 危險,未消

  唰!

  趙公明雖然境界上領悟到了,但是此時此刻的身體,在經歷過了天雷轟擊之中,卻是已經到達了最低谷的時候。

  他即便是沒有崩潰,也是很難維持得住。

  所以他才會跟洛飛雨滿口許諾,就是希望這位曾經的邪靈右使、現如今鳳長老的弟子能夠伸出援手來。

  若是給他時間,只怕等此人恢復過來,就如同洛飛雨所說的,誰都吃不住。

  到了那個時候,整個蓬萊島,只怕都會落入趙公明的手中。

  所以洛飛雨沒有答應他。

  她曾經是邪靈教的右使,作為一個站在世界頂峰的角色,又如何愿意成為一個別人操控的傀儡呢?

  更何況趙公明此人的人品很有問題,會不會實現諾言,這事兒還說不準呢。

  洛飛雨本著“打蛇不死反受其害”的原則,就是想要趁著趙公明最虛弱的此刻,要了他的性命,但卻并沒有親自出手。

  她聲東擊西,用那濃烈得宛若實質的劍意將趙公明的氣機給鎖定住,然后給我使眼色。

  是成是敗,就在此刻。

  我陡然揮劍,一氣呵成,而當破敗王者之間斬在了趙公明頭上的時候,他居然才反應了過來,回過頭來,看著我,說你怎么敢殺我?

  我一口氣凝練于胸口,長劍之上雷意盎然,陡然斬去,人頭飛起。

  死!

  一腔熱血沖天而起,而后從趙公明的身體里飛出了一個拳頭大的小人兒來,想要朝著遠處飛去。

  那小人兒跟趙公明幾乎一般眉目,不過卻宛如嬰兒一般,氣勢十足,結果卻被聚血蠱十八根觸手給死死纏住,然后那東西包裹住了這小人兒,張開了嘴巴,一口一口地將其啃進了肚子里面去。

  整個炁場一片紊亂,不斷的震動中,有趙公明歇斯底里的叫罵聲傳來:“太過分了,這是要讓我神形俱滅么?”

  而這個時候,洛飛雨也過來攔我,說做人留一線,日后好相見……

  結果還沒有等她說完,小紅便啃完了這東西,然后躲進了我的身體里去。

  洛飛雨一臉驚詫,震驚地看著我,好一會兒之后,方才問道:“剛才那個,就是你的靈蠱么,到底是什么?”

  我嘿然一笑,說不過是些小玩意而已,不值一提。

  說罷,我快速走到了趙公明的無頭尸身跟前,將他手中的量天尺給抓在了手里,隨后又往他兜里一摸,將那崆峒石也給搜了出來。

  這些都是屈胖三的寶貝,也是我們之所以留在這里的原因。

  此番事情已了,我自然得拿著。

  洛飛雨瞧見我在搜刮戰利品,也沒有阻止我,而是走到了屈胖三跟前來。

  她扶起了屈胖三,此刻的這熊孩子沒有了之前迎戰趙公明那一身熊熊烈焰,也沒有了那爛抹布一般的翅膀,渾身破破爛爛,就好像是逃荒的小叫花兒一般。

  洛飛雨檢查了一下屈胖三的身體,對我說道:“沒事,就是有些用力過度了。”

  說罷,她將屈胖三交給了我。

  我抱著屈胖三,又去找尋被他釘在了地上的那七把小木劍,結果這才發現那些木劍全部都給那宛如液體一般的電漿給毀去,化作了粉末,沒有一根留了下來。

  瞧見這地上的殘骸,我方才有些后怕。

  剛才不管是哪里有一點兒差池,只怕我們就得埋尸于此了。

  不過現在還不是彈冠相慶的時候,因為趙公明死了,但他身后的勢力卻并沒有隨之消亡,不但司馬老賊還在,而且那幫海上絲綢之路的人估計也活著,另外海公主和鳳長老這邊的態度也是耐人尋味。

  所以不能夠高興得太早,免得樂極生悲。

  洛飛雨將屈胖三交給了我之后,過去迎戰司馬老賊,而這個時候,角落處鉆出一人來,卻是洛小北,朝著我打招呼。

  我趕忙走了過去,洛小北一臉著急地說道:“巡防營的大部隊來了,趕緊跟我走。”

  我們在這角斗場中酣戰頗久,連整個角斗場都給弄成了一片廢墟,而剛才我施展神劍引雷術的時候,天空之中又是那般的異象,想不被人發現都很難。

  我和屈胖三這個時候在巡防營那里都還掛著號,要萬一是碰上了,還真的說不清楚。

  我沒有太多猶豫,跟著洛小北匆匆離開,專門挑黑乎乎的小巷子里走。

  洛小北一邊在前面帶路,一邊問我,說他怎么樣了?

  我說你姐告訴我,說只是用力過猛了,應該休息一下子就好了,沒事兒。

  洛小北眼圈紅紅的,說這都是大人的事情,他小孩子家家的,去那兒湊什么熱鬧,現在變成這副豬頭樣開心了吧?

  我聽她說得有趣,忍不住就笑了起來。

  洛小北說你笑什么?

  我說你覺得他是小孩子家家,但實話告訴你,誅殺了趙公明這樣的恐怖人物,可全部都是他一手策劃的……

  洛小北的一對眼睛又泛起了星光來,說果真是好男兒,只可惜他年紀太小了點,要不然我真忍不住要倒追他,拼死拼活倒貼,怎么著都要他娶了我,讓我當上屈太太……

  我忍不住翻白眼,說你可別,猥褻幼兒這可是很重的罪名呢。

  洛小北白了我一眼,說你真是個木頭,一點兒幽默感都沒有。

  屈胖三就是個不經得念叨的人,我和洛小北剛剛說了他幾句,這小子身子一動,居然就睜開了眼睛來。

  他就是有些昏昏沉沉的,下意識地一掙扎,而當發現是我之后,方才松了一口氣,問我現在什么情況?

  我說趙公明已經死了,不過不是被雷劈死的,而是給我一劍斬了頭去……

  我將事情的來龍去脈簡略講起,除了小紅之外,都跟他說明清楚,屈胖三聽到,想了一會兒,對我說道:“立刻停下,別去王府了。”

  洛小北一愣,說為什么啊,你現在受了重傷,我可得好好照顧你啊?

  屈胖三說我的傷勢是小,當務之急,是得找一個地方躲起來,然后想辦法逃出蓬萊島去。

  我也有些意外,說趙公明不是已經死了么,為什么我們還要逃?

  屈胖三嘆了一口氣,說不管趙公明是死是活,我們在東海蓬萊島的這幫高層心里,都是眼中刺肉中釘,是要除之而后快的麻煩;不說我們進入過了那陷空洞,就因為你我殺了趙公明,她們為了穩定住蓬萊島和碧游宮中趙公明的手下情緒,都得拿我們來開刀——這一點,無論是海公主,還是鳳長老,態度都是確鑿無疑的。

  我聽了心里憋悶,說她們不也是想要對趙公明殺之而后快?

  屈胖三說這幫娘們,背地里一套,嘴上另一套,都是為了安定團結,誰也不會貿然挑起戰爭,才會讓我們這兩個不相干的人物來出頭,而現在,她們肯定會打著給趙公明報仇的旗號,將那老東西手下的勢力給收歸于旗下……

  我依舊不理解,說我們不是有協議的么?

  屈胖三冷哼,說協議對于這幫娘們來說,不過只是一塊遮羞布而已,為了達到目的,說違反就違反,怎么可能會有什么心理障礙?你看海公主不早就違反了么?

  聽到了屈胖三的話語,對于蓬萊島有幾分了解的洛小北沒有再糾結了,說那我找個地方,將你們給藏起來。

  屈胖三說不用,你走就是了,我們自己來。

  洛小北的眼淚一下子就掉了下來,說你們不相信我?

  屈胖三見不得女孩子掉眼淚,說若是你姐姐,我肯定不會信,但你卻不同;只不過今夜你已經露過了面,肯定會被人盯上的,跟我們攪合在一起,只會連累你,不如就此告別,日后再相見——不過你也別擔心,憑著我們的本事,區區東海蓬萊島,還困不住我們兄弟伙。

  洛小北沉思了幾秒鐘,算是默認了這個現實,不過還是有些不甘心地說道:“那你們安全了,得托人帶個口信給我。”

  屈胖三擺了擺手,說你放心,我們還會回來的。

  洛小北一愣,說你們還敢回來?

  屈胖三的臉一下子就變得嚴肅起來,說碧游宮那幫人爭權奪利,卻拿老子當做棋子、槍手,最后還過河拆橋,這事兒大人如何能夠忍得?等大人有了絕對的實力,再王者歸來,讓這幫耍弄陰謀詭計的家伙瞧一瞧,在絕對的力量面前,她們這些黏黏糊糊的玩意,到底算個啥狗屁?

  聽到屈胖三這精神抖擻的話語,洛小北終于放心了。

  我們在一片低矮的居民區路口分離,瞧見洛小北消失于街角的巷口,我嘆了一口氣,感覺心底里沉甸甸的,而這個時候身體里的聚血蠱突然間也翻騰起來,弄得我突然間痛苦無比。

  它顯然是吃壞了肚子。

  我強忍著疼痛,問屈胖三道:“我們接下來去哪里?”

  我問第一句的時候,沒有回應,又說了第二句。

  結果我才發現這家伙又陷入了昏迷中去。

  而這個時候整個碼頭社區一片鐘聲大作,街頭巷尾都有人騎著高頭大馬飛馳而過,顯然是巡防營反應了過來。

  我一個人抱著屈胖三在巷子里,有些惶然無措,而這個時候,身后突然傳來了一個小心翼翼的聲音:“叔叔,要不要來我家……”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