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六十一章 暗夜,偷渡

  屈胖三到底對人家小姑娘有沒有意思我不知道,但他卻在次日清晨的時候,著著實實地給多寶給摸骨開光了。

  東海蓬萊島是修行圣地,修行者差不多能夠占總人口的十分之一左右,就連多寶的父親也是修行者,所以對此事并不陌生,不過這摸骨開光之法,相當于佛教之中的醍醐灌頂,種入一絲精元,引導快速感應炁場,從而踏上修行者的行列,是一種極為精妙的法門,所以多寶和她母親千恩萬謝。

  屈胖三表現得大義凜然,說你也不用謝我,一會兒我傳你入道法門,你這一兩年勤加練習,若是能夠有所進步,日后我再回蓬萊島,便將你收入門下,一切皆看機緣。

  多寶母女二人能夠在我們最危急的時候伸出援手,將我們給收留,屈胖三投桃報李,倒也是一段佳話。

  多寶從小吃多了苦頭,最憧憬的,便是改變自己和母親的命運,此刻機會來了,自然不敢怠慢,僅僅半天,便已經練就出了炁感來,讓屈胖三頗為贊嘆,又隨手送了她幾樣丹藥,說是給她筑基之用。

  多寶接了,又是拜謝。

  我瞧見那丹藥芬香馥郁,一看就知道來頭不小,而屈胖三這家伙什么來路,我知根知底,怎么可能會有這玩意呢?

  我一問,這才得知那趙公明見屈胖三這崆峒石妙用許多,心中歡喜,便解去了屈胖三的禁制,當做己用。

  這便是當初屈胖三找不到的原因。

  而正因為如此,趙公明便將自己大部分常用的東西都給轉移到了這里來,盡管只有他家底的十分之一甚至更少,但卻樣樣都是精品。

  趙公明本來打算鳥槍換炮,隨身攜帶方便一些,卻沒想到我們居然這般兇。

  為了區區一崆峒石,就敢殺人。

  趙公明于角斗場戰死,那崆峒石落在了我的手里來,后來又轉交給屈胖三,雖然里面的禁制重重,但是對于屈胖三這樣的家伙來說卻不過是消遣而已,很快就解開了,這才欣喜若狂地發現了那意外收獲。

  當然,除了這意外之喜,還有一個東西,那就是趙公明手中的量天尺。

  神劍引雷術何等兇悍,乃道法之中至剛至烈的手段,趙公明之所以能夠挨住不死,反而突破了瓶頸,除了那蛟龍法身,只怕跟這量天尺也有些關系。

  這玩意上面的禁制更多,我那日撿了,也曾經研究過一會,終究還是放棄了。

  不過它卻給屈胖三撿了起來。

  研究了許久,屈胖三宣布這玩意歸他所有了,任何人都不能跟他爭執。

  對于他的需求,我沒有表示反對之意。

  一來我用的是劍,對于這玩意沒有任何需求,二來屈胖三對我有多次救命之恩,他既然開口了,我還有什么可說的?

  另外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我的身體開始越來越差了,每天昏睡的時間,總比清醒時要多得多。

  這情況,最終的根源還是來自于聚血蠱身上。

  當聽我說出了那天的描述之后,屈胖三告訴我,說這是一道光口,越過了,日后我有了能夠在蟲蟲面前仰頭挺胸的資格了,而若是越不過……他讓我也放心,相關后事,他一定會幫我辦妥帖的,至于蟲蟲,他也會好好照顧自家嫂子的,等他再大一些,會考慮娶她當個小妾什么的……

  說出這么嘴賤的話,屈胖三少不得又挨了我一大巴掌。

  不過這個時候的我已經是有氣無力了。

  我的情況有些不妙,也不知道會持續多久,而更壞的消息又傳了過來,屈胖三醒過來的第二天中午,那個劉叔又來了,告訴了多寶母親,說因為搜尋幾日,都沒有找到人,所以碧游宮長老會決定讓巡防營大搜全城,每家每戶都會挨個兒搜過去,務必要找到人。

  這個消息讓多寶母親憂心忡忡,而屈胖三聽到之后,對我說道:“我們該走了。”

  這個時候的我已經完全沒有角斗場劍斬趙公明的威風了,跟一普通人差不多,甚至更加孱弱。

  不過即便如此,我還是點了點頭。

  我們若是給巡防營在這小院子里找到,那么多寶母女恐怕會因為我們收到牽連。

  經歷過這幾日的相處,感受到這對母女的善良,所以我們更不愿意她們收到傷害,不過離開了這里,我們又能夠去哪兒呢?

  屈胖三沉思了一下,然后告訴我,入夜的時候,他去碼頭看一下,先摸摸底。

  我說好。

  當天晚上,屈胖三離開了這個破落院子,一直到夜里十二點多方才回返而來,一回來便搖醒了我,說得走了,現在、立刻、馬上。

  我問到底什么情況,他告訴我,說已經找到愿意幫我們離開的人了。

  我問怎么會這么巧,會不會是陷阱?

  屈胖三說不會。

  我問別人憑什么幫我們這個忙啊?

  屈胖三揚起脖子上掛著的鯤鵬石,對我笑嘻嘻地說道:“你別忘了,我可是一大財主……”

  瞧見他信誓旦旦,我也沒有再多問,而是收拾行李,又洗了一把臉,然后跟多寶母女告別。

  得知我們要離開,多寶十分不舍,而她母親卻知道這是一種解脫,對著我們不斷作揖,說會每日乞求上蒼,一定要保佑我們一切順利的。

  告別之前,屈胖三留了一本書給多寶,讓她按照上面的法門練習。

  如果有什么不懂的,可以去西門王家,找一個洛小北的阿姨幫忙答疑,他在書里留了一個條子,那阿姨瞧見了,一定會幫忙的。

  多寶流著淚記下。

  看得出來,屈胖三對于這個記名弟子還是十分關心的,又交待了一會兒,方才離開。

  兩人離開的時候是半夜時分,事先還特意化了妝,一路摸黑趕路,我因為身體原因,所以行得特別慢,屈胖三為了照顧我,不得不四處打量,十分費心。

  我們走的方向,并不是碼頭那一帶,若是南門大街方向,從那里一路走,會有一片海灘,而海灘那兒有人會接應我們。

  東海蓬萊島嚴格的說,那是一處藏在海面之下的洞天福地,出入其中,必須要過一道山門,或者說是節點,如果不經過那個地方,乘船朝著別的方向走,要么就會一直循環,而要么就會迷失在時空亂流之中去。

  所以我們最終還是會回到停泊的碼頭處,藏在貨船之內離開。

  我不確定屈胖三聯絡的那些人到底可不可靠,但也知道現在走是唯一的機會,因為如果一旦巡防營動員起來,挨家挨戶地搜查,到時候不管是藏在哪里,都會被找出來的。

  這些事情,只要下定決心,就能夠辦成。

  路上的巡邏十分頻繁,我們在路上花了許多的時間,到達那片約定的沙灘時,已經過了兩個多小時。

  屈胖三讓我在一片椰樹林中藏著,他先過去探查情況。

  過了一會兒,他折轉回來,說走,有小船送我們去碼頭,趕緊的——要不要我扶你?

  我說不用。

  我跟著屈胖三來到了沙灘邊緣,那兒停著一只小船,有個嚼檳榔的中年男人在黑暗中打量了一眼我,說怎么回事啊,還是一個病號?是不是傳染病啊,我老板那船,賣的可都是高級食材,要萬一感染了……

  屈胖三說不是,他只是最近腎虛……

  我說大哥,小孩子亂說話,我是最近有點兒拉肚子,便秘,絕對沒問題的。

  大概是給夠了錢,男人又瞧了我一會兒,說行吧,趕緊走。

  說罷,他讓屈胖三先上船,然后叫我和他推著那小船進海,一直到水漫過了膝蓋,方才叫我跳上去。

  蓬萊島這兒沒有任何電子和機械動力,那男人用一根單槳劃船,他的臂力奇大,舞動起來,根本就停不下來,沒一會兒就繞了一個大圈,然后靠近了我們之前來過的那港口處。

  快接近的時候,他顯得十分緊張,一邊四處打量,一邊小心翼翼地劃著船。

  這船是特質的,很矮,不仔細看,就好像海面上漂浮著的一塊木板。

  男人告訴我們,說最近巡防營那邊挺嚴的,讓我們不管碰到任何事情,都不要說話,一旦有人追來,立刻跳下水里面,然后朝著港口那邊一艘側面寫著“馬記”兩字的大船游去。

  如果游不到,生死自己負責。

  他說得十分嚴肅,我們都不敢多講話,事實上這幾天來一直困擾我的疼痛又在心頭泛起,讓我都沒有精力注意到他到底在說些什么。

  所幸一路還算順利,我們終于悄悄靠近了那艘停泊的貨船,然后甲板上垂落下繩梯來。

  一行三人上了甲板,黑暗中有人問道:“就這兩個?”

  引我們來的那人點頭,說我還要去再接一個。

  屈胖三問道:“什么時候發船?”

  黑暗中那人說道:“清晨七點,等過檢了,我們就走……”

  他走進了,卻是一個絡腮胡,打量了我們一眼,然后領著我們下到了船艙,到了底艙,越過一箱又一箱的海貨,最后來到了一個藏在縫隙里面的小暗格子間里。

  我們一進去,才發現這里面還有人在。

  而其中一個蜷縮在角落里瞇眼養神的,卻還是我們的老熟人。

  騎鯨者。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