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六十二章 暗室,眾生

  此刻的騎鯨者跟當初在無相外海與我們相遇,并且將我們引導進入蓬萊島時的威風凜凜,有著很大的區別。

  他顯然也是有化了妝,黏上一臉大胡子,模樣也大變樣,整個人蜷縮在角落,就好像是沒有骨頭一般,不過我們進來的時候,他抬頭望來的那一下,眼睛里掠過的精光,卻讓我一下子就把他給認了出來。

  強者就是強者,獅子就是獅子,再怎么裝羊,都有難以融入的地方。

  更何況是像騎鯨者這樣的人?

  我不確定他是否認出了我和屈胖三來,雙方互看了一眼,然后便將目光給轉移了過去,而絡腮胡則給我們指著旁邊一張小床,說你們兩個,就在這里待著,食物飲水自會有人送來,解手的話,旁邊有馬桶——記住一點,不管發生任何事,千萬不要出去,也別鬧出任何動靜,否則我們便把你們給扔下海里去。

  屈胖三笑嘻嘻地摸出了一個小袋子來,稍微拉開,露出了鉆貝的模樣來。

  那一袋差不多有十鉆貝,屈胖三塞進了絡腮胡的手里,然后問道:“出了蓬萊島,應該就可以出去透透氣了吧?”

  絡腮胡接過了錢袋,臉色就好了很多,說在無相海上,還有蓬萊島的巡防營在,所以最好還是小心一些,出了無相海,到時候你們可以隨意……

  有了錢,他的態度不同,又囑咐了我們幾句話,總而言之,那就是離島的時候一定要小心謹慎。

  他上頭的人可狠著呢,若是鬧了動靜,說不定都有滅口的可能。

  談完這些,他離開了去,而我和屈胖三則做到了那小床上來。

  盡管此刻困意甚濃,但我還是小心地打量著夾板間的這三個人——騎鯨者蜷縮在角落,一言不發,另外兩個人蹲坐在空地前打牌。

  這兩人都是三十多歲,一個刀疤臉,一個大光頭,長得都很兇,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茬。

  兩人打得是一種字牌,我瞄了一眼,弄不清楚是什么,便沒有再管,反而是那大光頭注意到了我們,打量了我們一下,低聲說道:“嘿,叫什么名字?”

  我沒有說話,屈胖三也沒有說。

  我們兩人嚴格奉守著絡腮胡的吩咐,不要說話,別鬧動靜。

  我們不回答,光頭頓時就有些不高興了,將手中的字牌惡狠狠地往船板上一摔,然后站了起來,斜眼打量著我,然后說道:“小子,瞧你這病怏怏的,到底什么病?莫不是傳染病?要真是,現在就給我滾下船去,免得傳染給老子……”

  我沒辦法,賠著笑說道:“不是,就是拉肚子,傷了元氣。”

  光頭不信,伸手過來揪我的衣領,說少特么給我狡辯,一看你這樣子,就不是什么好病,拉肚子,拉你麻痹……

  對方罵罵咧咧,我心頭憤怒,看了屈胖三一眼,沒想到他卻好像看不見一般,整理著床上的東西,準備睡覺。

  眼看著那人就要抓到了,這時騎鯨者睜開了眼睛來,低聲說了一句話:“別搞事。”

  光頭橫眼過來,說小子你什么意思?

  騎鯨者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也沒有動手,只是懶洋洋地說道:“你要是想搞事,我敲門,讓章魚的人過來跟你談,可好?”

  這話兒說得光頭臉色有一些蒼白,不過他并不肯示弱,罵罵咧咧地說道:“罵了隔壁,章魚的人做事忒不地道了,整一個癆病鬼在這里,要是染上病,我們可該怎么活?”

  他大概是有些大聲了,門邊有人拍了拍,說吵什么吵,不想走就滾,別特么唧唧歪歪。

  光頭這才閉上了嘴,不過還是用兇狠的眼神瞪著我。

  這人修為應該不錯,不過我若是沒有病,一只手就能夠將他給料理了,所以對于這樣的威脅我并不在意,朝著騎鯨者點了點頭,表達了感謝之后,便與屈胖三一起鋪了床。

  騎鯨者說完了話,便又閉上了眼睛,根本不理我。

  這個夾板間里黑乎乎的,只有縫隙里透露出來的一點兒燈光,光頭和刀疤臉兩人打了一會兒,錢輸光了,便不再賭,罵罵咧咧地收了攤子,兩人便直接躺在了地板上。

  我和屈胖三躺在床上,那船隨著海水晃蕩,光頭在地板上嘀咕,說那癆病鬼和小屁孩子,怎么能夠睡床?

  旁邊的刀疤臉嘿笑,說老細你要出夠了錢,船長室都能夠給你睡,沒錢的話,有個地板就燒高香了。

  光頭說那邊還有一張床,要不然咱過去睡?

  刀疤臉說你有種就去試試,看看章魚的人會不會打斷你的腿?

  光頭又罵了幾句,方才消停了一些。

  過了差不多半個多小時,門又給開了,然后從里面走進了兩人來,我原本有些迷糊,聞到一絲香味,才知道是女人,下意識地抬眼望去,卻發現進來的這兩人都是女的,一個不認識,二十多歲,長得溫婉賢淑,而另外一個,居然是林曦。

  對,沒錯,就是跟我們同船而來的林曦,前代星魔的小女兒。

  我心中驚訝,想著她不是已經進了碧游宮,問過了血蓮池,隨后跟著阿樂他們走了么,為什么又會出現在這里?

  難道,她沒有走成?

  我心中百般疑惑,卻不敢站出來表明身份,只是默默地躺著,而絡腮胡引著這兩個女人進來之后,還特意交代了一句,讓里面的人別欺負女人,誰要是起了歪心思,回頭即便是出海了,也給扔進海里面去喂鯊魚。

  這話兒說得強硬,然而卻嚇不住人,絡腮胡這邊剛走,光頭便一骨碌坐了起來,說嘿,兩位妹妹,怎么稱呼?

  林曦和另外一個女孩都沒有理他,而是整理了一下床鋪,然后小心翼翼地縮在床上。

  又碰到了一個軟釘子,光頭心里頓時就是一陣火起,聞著女人身上那股暗暗的幽香,那心思就跟野草一樣瘋長起來,忍不住湊上了前去,嬉笑道:“哎呀,別裝嘛——妹妹,咱們認識一下吧,我叫虎鯊光頭劉細佬,那是我的兄弟小疤臉戴順揚,都是道上響當當的人物,有句話怎么說的,叫做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嘿嘿嘿……”

  美人當前旁邊稍微沉穩一點兒的刀疤臉也有些按捺不住,調笑道:“對,你們若是受人欺負,報我們的名字就好,絕對管用——不過在此之前,咱們先聊一聊咱們前世,到底修了多少年,好不?”

  光頭說我覺得我們應該修了一百多年,兩位覺得呢?

  他們越說越興奮,差點兒都直不起腰來,林曦沒有說話,而旁邊那個溫婉如玉的女子卻柔柔地問道:“為什么叫做小疤臉呢?”

  提到這個,戴順揚就有些氣憤,說老子以前的匪號可厲害了,叫做疤臉怪客,結果后來別人告訴我,說有一傻比也用了這名字,還比我出名的多了,結果江湖人再見我,就叫小疤臉了……

  呃,疤臉怪客,說得是我堂兄么?

  若是,還真的比你強上太多,讓你改名也不是沒有道理。

  兩人瞧見女孩兒稍微假以辭色,立刻就蹬鼻子上臉,想要伸手過去,摸一摸人家那春筍一般白嫩的小手兒,結果溫婉女子臉色一變,手一晃,連我都瞧不清楚,居然就出現在了疤臉的脖子上面來。

  她反手扣住了疤臉的喉結,暗暗一用勁兒,疤臉就疼得大叫,說哎喲,哎喲……

  溫婉女子冷冷說道:“還要認識么?”

  她只要稍微一用勁兒,就能夠將對方的喉結涅破,將人擊殺,疤臉是知道利害的,慌忙求饒,說不敢了,不敢了,姑奶奶饒命。

  溫婉女子抬手給了他兩耳光,手勁頗大,那人的臉一下子就紅腫了起來。

  她這才放開疤臉,說滾蛋。

  疤臉知道了對方的厲害,不敢再生事,乖乖回到地板上躺著了,而光頭還有些心思,給那女人一瞪,說你要是敢再看我們一眼,回頭把你的眼睛挖下來,知道不?

  光頭這個時候卻是認出了對方,咽了一下口水,說你是麒麟蛟妖龍玉?

  溫婉女子盯了他一眼,說不想死,就閉上眼睛。

  光頭不敢再糾纏,慌忙趴在了地板上,一動也不動,居然真的就沒有了動靜,而且連呼吸都細了幾分。

  我聽在耳中,不由得奇怪,這光頭為什么這么怕那女子?

  林曦又怎么和這女人攪在了一起來?

  我的心中滿是疑惑,不過經過剛才那一鬧,眾人都不再說話,一時間寂靜無聲。

  如此又等了幾個小時,我睡得迷迷糊糊的時候,突然間聽到門外有走動聲,身子一僵,剛要起來,屈胖三在我耳邊低聲說道:“別出聲,這還是在檢查貨物,準備離港了。”

  我不敢多言,只有側耳傾聽著,感覺到有幾人越走越近,都快來到了門口來。

  腳步停下了,有人敲了敲床板,問道:“老板,你這船沒有暗格夾板吧?”

  絡腮胡賠笑,說盧爺您是老關檢了,自然知道,張管事行事從來規矩,哪里敢做那種事兒,咱是正正經經做海產生意的……

  那人不信,敲了敲這邊的木板,說特殊時期,你把這里撬開,我要檢查一下。

  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