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六十三章 離島,海盜

  跟絡腮胡對話的這人顯然對走私者有著充足的了解,進來搜查沒一會兒,就找到了重點。

  我們的這個夾板層隱藏在貨倉的夾縫里,看似十分隱秘,不過對于常年從事檢察工作的人來說,發現并不是一件困難的事情,之前不抓,是因為不想多事,而現在這般認真,卻是因為上面下了死命令,有人能夠扛著,所以就沒有了后顧之憂。

  而瞧見對方這般認真,絡腮胡顯然有些意外,一邊賠笑,說著好話,一邊應該是賄賂對方,說是意思意思。

  沒想到對方似乎并不買賬,推辭了絡腮胡的賄賂,然后繼續要求撬開船壁來。

  絡腮胡沒有了辦法,讓人去叫老板過來,然后裝模作樣地找人過來拆這船壁,如此折騰了幾分鐘,那邊終于有人趕過來了,與那檢察人員寒暄。

  我本來躺在床上,有些頭疼,然而聽到對方的聲音,一下子就愣住了。

  這邊過來跟檢察人員協商的老板,不是旁人,正是我們認識的那個老外馬援朝。

  他的聲音很有辨識度,一下子就能夠聽出來了,我心中驚駭,下意識地朝著屈胖三瞧去,發現他的臉上有浮現出了幾分驚訝之色來。

  馬記,海鮮……

  我將幾個線索結合在一起,這才悚然發現,我們乘坐的這艘偷渡船,居然正是那馬援朝手下的。

  這家伙在趙公明的照拂下,平日里借助運輸海產來走私偷渡,這事兒我可以理解,但是在這個非常時刻,他還敢這么做,究竟是因為什么呢?

  他哪里來的膽子?

  我的心中疑惑,而外面馬援朝則在跟對方交涉,說這船是一體的,如果隨意拆卸,很容易出事兒的,他可以擔保,絕對不會有什么不法的事情發生,而如果對方信任不過他的話,他回頭可以找海公主那邊過來擔保……

  聽到這話兒,負責檢查的那人終于打了退堂鼓,訓了幾句話,然后方才離開。

  我聽在耳中,這才知道馬援朝這家伙之所以敢如此膽大妄為,不是因為別的,而是這小子在趙公明這靠山倒下之后,居然又搭上了海公主。

  趙公明死去之后,獲利最大的,卻是這位一直深藏不露的海公主,接受了他大部分的勢力和人脈。

  畢竟在趙公明很多手下眼里,扳倒這位長老的,卻是碧游宮的鳳長老,而海公主其實是跟他們站在一邊兒的,既然是這樣,投靠起來也沒有太多的心理壓力。

  司馬老賊都能夠投靠海公主,馬援朝自然也是從善如流。

  有著海公主做靠山,那檢查人員方才沒有再多堅持。

  這邊的突發狀況解決之后,馬援朝送人出去,然后回到了這邊來,找到絡腮胡,詢問道:“最近風聲這么嚴,不是叫你小心一點么,怎么,又收了別人的錢,帶人出海了?”

  絡腮胡賠笑,說這事兒是張管事弄的,我也就跑跑腿而已。

  馬援朝問道:“里面都有什么人,會不會麻煩?”

  絡腮胡說沒啥,有一個沒出息的家伙,是安陽宮鯤鵬長老打的招呼,推脫不得;兩個姑娘,是櫻花閣的紅云長老叫人送來的;一對叔侄倆,大財主來的,給的錢足夠;再有就是虎鯊光頭和小疤臉這兩個爛貨,你也是認識的,不會有啥麻煩……”

  馬援朝說這種事情,以后得先請示我,不然不管是誰,都不能上我的船,知道不?

  絡腮胡嘿嘿笑,說那張管事那邊……

  馬援朝的語氣一下子就變得高亢起來,說洪胡子你給我聽著,張管事的確是趙公明的小舅子沒錯,但現如今趙公明死了,身敗名裂,他張發財現如今狗屁都不是,你若是還要聽他招呼,你特么以后跟他混去,別在我的船上晃蕩,知道不?

  絡腮胡被這一通呵斥,嚇得驚慌失措,誠惶誠恐地說道:“得,我知道了,以后您老有事招呼,我都聽您的。”

  馬援朝沒有心思聽他表忠心,呵斥了兩句之后便離開了。

  船開始行動了,有一股巨大的力量將其拉著,朝著外海走了出去,人在其中,能夠很明顯地感覺到那種無形的拖拽感。

  我打量著蜷縮在夾縫里面的騎鯨者,想著他在這兒,那外面牽引船只的,又是哪位呢?

  是不是也騎著他的那頭巨鯨呢?

  如此一陣胡思亂想,我感覺到了一陣天旋地轉,就好像世界顛倒了一般,好一會兒方才適應了過來,一直表現得比較安靜的光頭和疤臉終于按捺不住了,低聲歡呼了一下,說終于特么的出來了。

  兩人還想活躍,結果給那個叫做龍玉的女孩兒瞪了一眼,慌忙閉上嘴巴。

  他們顯然是給那女人嚇到了。

  如此相安無事地過了幾個小時,突然間門外傳來動靜,絡腮胡敲了敲門,說你們有誰要出來方便不,別尿在里面了,把自個兒都給熏死……

  虎鯊光頭和小疤臉早就待得十分壓抑憋屈了,聽到這話兒,就好像是囚犯放風一般,趕忙跳起來,說我、我。

  這兩人要出去,而那龍玉則問了一下林曦,說要不要出去透口氣?

  林曦點頭,說好。

  說罷,兩個女孩兒手牽著手,十分親昵地站了起來,那邊門一開,四人便魚貫而出,絡腮胡走進來,很恭敬地問了一下騎鯨者,說這位爺,您出去不?

  歐陽發朝眼皮都不抬一下,理都不理他,那絡腮胡熱臉碰到了冷屁股,十分不爽,也沒有理我們,把門關上。

  人一走,屈胖三便在我耳邊低聲說道:“你瞧見那兩女的沒?”

  我說咋了?

  我以為屈胖三想提醒我其中有一個是林曦呢,沒想到他賊眉鼠眼地說道:“那兩女的絕對有一腿……”

  什么?

  我腦子有點兒轉不過來,而屈胖三則給我解釋道:“你仔細瞧兩人的神態,你就會發現她們兩個之間的關系很不正常,肯定是有特別親昵的行為,方才如此。”

  我有些啼笑皆非,說人家小姑娘牽牽小手,你特么至于這么詆毀人家么?

  屈胖三一副孺子不可教也的表情,說這種事情,只要是老司機,很容易瞧得出來的,你呀,到底還是太年輕了……

  他這邊感慨著,而一直顯得很沉默的騎鯨者突然睜開了眼睛來,對著他說道:“閣下是轉世重修之人?”

  這家伙突然來一句,嚇得屈胖三一跳,回頭看了他一眼,說咋了?

  騎鯨者搖頭,說沒什么,之前一直覺得很奇怪,覺得閣下既不是妖怪,又不是別的什么,為何小小年紀,竟然能夠與趙公明正面交手上百回合,心中頗有不甘,此刻想起來,著實也只有這么一個解釋能夠行得通了。

  屈胖三不置可否地笑了笑,說怎么,你這是準備離開蓬萊島?

  騎鯨者說蓬萊島乃修行圣地,然而此刻卻已非樂土,烏煙瘴氣的,也容不下我了,不走還能干嘛?

  不知道是想起了什么悲慘往事,屈胖三對這騎鯨者莫名生出了幾分英雄惜英雄的好感來,說被自己最為信任的人所背叛,然后朋友成仇敵,心里面是不是很不爽啊?

  騎鯨者苦笑了幾聲,說不爽又能如何?我不過是一小雜魚而已,還能改變得了什么?

  屈胖三說那可不一定,你歐陽發朝是東海蓬萊島中,除了那些尸位素餐的長老之外的頂尖強者,即便是被吹到天上的司馬老賊,與你也只是五五開之數,再加上你在巡防營中的聲譽,還是有著巨大影響力的,你若是想要找人投靠,那海公主可為難不得你。

  騎鯨者說算了吧,天下烏鴉一般黑,我又何必重蹈覆轍呢?

  屈胖三擊節稱嘆,說好漢子,男人行走于這世間,由心意而為,倘若事事都照著別人的心意去行事,如何能夠痛快呢?

  騎鯨者聽了,忍不住點頭,說就是這個理。

  屈胖三說那你離開之后,準備去哪里呢?

  騎鯨者說我之前認識一個人,他跟我說過,有朝一日不再蓬萊島了,便去找他,不管怎么樣,都有我一口飯吃——我思前想后,這世間能夠合我胃口的人不多,不在蓬萊島的就他一個,所以便去投他了。

  屈胖三問了兩句,便也不再深究,只是說大家也是有緣,交個朋友的場面話。

  這邊聊得熱烈,突然間那船猛震了一下,然后我們聽到有巨大的爆炸聲從船艙之下傳來,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

  絡腮胡既然敢放我們出來,說明已經離開了無相海,而這突然一下,是船出了事故呢,還是別的什么原因?

  我心中駭然,而屈胖三卻一下子從船上跳了下來。

  騎鯨者也霍然而起,朝著門口走去。

  不管是什么,待在這狹窄的夾縫里肯定是不安全的,要萬一船出現了什么變故,翻掉了,我們逃都逃不掉。

  想到這里,我也下了床,跟著來到門口,好在絡腮胡并沒有鎖門,使得我們能夠順利出來,一路上走過貨艙,來到通道那兒,騎鯨者拉住一個慌里慌張的船員,問發生了什么事情?

  那船員一臉熱淚,說不好了,碰到海上絲綢之路的海盜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