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六十四章 聯手,鮫人

  我有些錯愕這船員的驚慌,因為我知道那馬援朝原本就是海上絲綢之路的財務顧問,按道理說,他們可是一家人。

  既然是一家人,為什么會如此恐慌呢?

  很快我就反應了過來,如果雙方真的是一家人的話,剛才的那聲爆炸又算是怎么回事?

  對待自己人,不會這么暴力吧?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么就只有個解釋了——馬援朝跟海上絲綢之路的那幫人,已經鬧翻了。

  因為馬援朝可以投靠海公主,但作為碧游宮名義上的主人,東海蓬萊島最高的領導者,是絕對不會接受海上絲綢之路這一幫臭名昭著的海盜。

  如此說來,海上絲綢之路應該已經將馬援朝視之為叛徒了。

  更可怕的是,馬援朝是海上絲綢之路的財務顧問,對于這個組織的結構和財產最是熟悉,他的背叛是海上絲綢之路說不能容忍的,因為這幫海島辛辛苦苦折騰,可不就是為了錢財,此刻如果積累的財富不翼而飛,那可不就是一件要了老命的事情么?

  如果這樣說起來,那么海上絲綢之路來的這一趟,卻是毫無疑問的。

  只是,像馬援朝這樣精明的人,怎么可能犯這樣的錯誤呢?

  我、屈胖三和歐陽發朝三人出了貨場,來到了甲板上來,瞧見前方有人對峙,然后有人朝著貨倉這邊趕了過來,瞧那一身水靠裝束,顯然是剛剛從水底下爬出來的。

  這些人,應該就是海上絲綢之路的家伙吧?

  我們不想跟這幫海盜沖突,往后退開了去,那邊有三個人,瞧見有人躲在這貨倉里,立刻就跑了過來,大聲嚷嚷著,讓所有人都去貨船的前甲板上集合,否則全部殺死。

  這般的兇性讓我們更是不肯停留,往里面退去,而那三人則急乎乎地沖上來,顯然是想要抓我們。

  我們退守到了貨艙這邊來,屈胖三看了一眼騎鯨者,說歐陽,你以前統領巡邏無相海的時候,可曾與海上絲綢之路的這幫人打過交道沒?

  騎鯨者冷然一笑,說自然是有打過的。

  屈胖三說介意破殺戒不?

  騎鯨者說我們這些行伍里面的武夫,哪里會有什么殺戒可破?無外乎殺人而已,再說了,這幫人未必都是人,許多深海大妖,殺了也是為民除害……

  屈胖三說好,那前面兩個歸你,后面那個又瘦又挫的家伙歸我。

  跟這家伙待在一塊兒,騎鯨者的心情就變得莫名地好了起來,開玩笑說道:“憑什么啊,你們兩個聯手,將讓別人一輩子所仰望的趙公明都給弄死了,現在還給我偷懶,算怎么一回事兒?”

  屈胖三一臉無奈,說話是這般講,不過你瞧這小子病怏怏、快要死了的樣子,就知道殺趙公明也是有后遺癥的嘛,你總不能讓一病人去干活兒,對吧?

  騎鯨者無奈,說雖然不做你的敵人,是一件幸運的事,但做你的戰友,感覺好像死得也很快……

  話是這般說,不過他還是站了出來,朝著前面沖了過去。

  海上絲綢之路的三人殺來,氣勢洶洶,不過當騎鯨者站在他們面前的時候,卻都停住了腳步。

  沒別的,只要還是此人的氣勢太過于強大了。

  騎鯨者就是騎鯨者,無論是走到了哪兒,都不是尋常人所能夠輕視得了的。

  短暫的幾秒鐘僵持,隨后這三人不約而同地選擇了轉身逃離,準備叫人過來圍毆,沒想到這個時候,回路上卻堵著了一個小家伙。

  屈胖三。

  相比體格魁梧的騎鯨者,屈胖三就好像是一坨豆芽菜,實在是不值一提,那些海上絲綢之路的海盜們厲喝一聲,抽出了隨身的兵器,朝著屈胖三砍了下去。

  面對著敵人來勢洶洶,屈胖三卻不正面交鋒,而是往后退了幾步,然后猛然一拉,將旁邊的水箱給直接傾覆倒地。

  那些水箱里面全部都是蓬萊島出產的海產,嘩啦啦倒落在地,又滑又黏,而且腥味十足。

  有一個家伙收不住勢頭,一下子就滑倒在地,摔了一個大跟頭,而屈胖三得勢不饒人,沖上前去,猛然一腳就踩在了人家的腦殼上。

  他這一腳可不是小孩子過家家,那人雖然偏頭避開,結果頭發卻給踩中了,船板之下發出了一聲令人牙酸的吱呀聲來。

  好強的腳力。

  那人反應也是迅速,騰身而起,顧不得被拉扯的頭發和血淋淋的頭皮,揮舞著手中的尖刃刀,居高臨下地朝著屈胖三刺去。

  這家伙的角度刁鉆,勁道奇大,顯然是沒有什么手下留情的意識。

  雙方在短時間內交手無數,不過屈胖三到底還是手段高強許多,卻是硬生生地空手接白刃,將那人手中的尖刃刀給奪了過去,然后回身插在了那人的胸口處。

  原本以為戰斗就此結束,卻沒想到被插中了心臟部位的那家伙并沒有死掉,然而一下子就像吹氣球一般膨脹了起來。

  這家伙從又瘦又弱的模樣,一下子變得足有三米多高,顯化真身,竟然是一只巨大的龍蝦。

  瞧見那巨大的龍蝦頭和一對恐怖的鉗螯,我下意識地咽了一下口水。

  哇擦,這玩意要是煮熟了,會不會很好吃?

  屈胖三似乎跟我也有著同樣的想法,一邊咽著口水,一邊問道:“嘿,兄弟,你好吃么?”

  那龍蝦兵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侮辱,揮舞著鉗螯,怒吼道,我要撕爛你這個小婊砸,將你一點一點地扯爛了,然后沾點兒芥末和日本醬油吃掉……

  呃,這話兒說得,讓人更餓了……

  屈胖三一餓,脾氣就不好,也沒有跟這家伙再多掰扯,提著那尖刃刀,就朝著那家伙猛然砸落而去。

  一下兩下,對方僅僅只是能夠憑借著鉗螯抵擋,而隨后屈胖三也沒有了耐心,從崆峒石里摸出了那量天尺來,朝著這家伙猛然一砸,那龍蝦兵的鉗螯破裂,隨后給一尺子砸中腦袋,翔一般的腦漿就迸射了出來,直接躺倒在了地上去。

  瞧見這家伙咽了氣,屈胖三朝著地上吐了兩口唾沫,一臉不爽地說道:“媽蛋,龍蝦不好好地做食物這行有前途的工作,偏偏要過來打劫;打劫我就不說你了,還偏要說話,搞得大人我一點兒胃口都沒有了……”

  他這邊抱怨著,而騎鯨者也將另外兩個家伙給弄死了,我定睛一看,瞧見有一個是只大螃蟹,而另外一個則是正常的人。

  和屈胖三一樣,騎鯨者的臉色也有些不好。

  大家愛吃海鮮,但如果海鮮成人,有了智慧,聯想起來,心理上難免都會有一些不舒服。

  處理完了這三個家伙,騎鯨者對屈胖三說道:“要不然去外面看一下吧,若是這船真的被破壞了,咱們總不能游著到岸上去吧?”

  屈胖三笑了,說你的鯨魚呢?

  騎鯨者一臉黯淡,說我家阿寶離不開無相海,自然不可能跟著我四海漂泊。

  屈胖三點頭,說也對,蓬萊島再不好,靈氣也是十足的,你的鯨魚留在那里,漸漸地就有了神識,若是跟著你出來,只怕長時間沖淡,就會變得越來越蠢,最終成了一條傻波伊的鯨魚,可就真的不劃算了。

  騎鯨者一聲長嘆,不知道是在想些什么。

  屈胖三向他發出邀請,說對了,以后若是換了一個老大,對你還算不錯的話,你愿不愿意回蓬萊島?

  騎鯨者一愣,說換一個,你是說洛飛雨那樣的?

  屈胖三瞧見他話語里對洛飛雨顯然也不太喜歡,嘿嘿笑了,說那鳳長老不是新收了一個關門弟子么,如果她從陷空洞中參悟而出,接掌了碧游宮,并且一切都符合你的期望,你會愿意回來,并且輔佐她么?

  騎鯨者了然,說你講的是那個叫做蟲蟲的漂亮女孩兒?她人倒是不錯,只可惜我跟她沒啥交情。

  屈胖三指著我,說你沒交情,但我們有啊——看到這位沒有,他便是那位蟲蟲姑娘的男朋友,也是我嫂子,咱都是自家人,嘿嘿……

  騎鯨者看著我,有些難以置信,說真的?

  我點頭,說對。

  騎鯨者沉思了一下,還是搖頭,說算了。

  我詫異,說為什么?

  這家伙嘆息了一聲,說鮮花插在牛糞上,我怎么想都覺得難受,眼不見為凈最好……

  呃,你妹的,要不要這么打擊我啊?

  哈、哈、哈……

  相對于我的郁悶,屈胖三卻是哈哈大笑,對騎鯨者引為知己,兩人越發默契,要是這小子再高一點兒,說不定就要跟騎鯨者去勾肩搭背起來,結拜成兄弟了。

  收拾了這幾人,我們重回甲板,這才瞧見前面黑壓壓跪倒了一片人,最跟前的,卻是馬援朝和他那女朋友莫瀲。

  之前很憋屈的光頭和疤臉卻是站在邊上,一臉囂張和得意。

  呃,這兩人,應該是海上絲綢之路的內應吧,說不定就是他們給海上絲綢之路做的定位,那幫人才能夠這么快找過來。

  只是我好想沒有瞧見林曦和那個叫做龍玉的女子。

  而在這一大堆人的跟前,我瞧見了一個極為強壯的家伙,而那家伙除了一臉兇相之外,最特別的,居然是有著一條直立支撐的尾巴。

  鮫人。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