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六十五章 兇惡,舊情

  那個家伙是一個魁梧的光頭壯漢,有著極為冰冷的目光,和強大的臂膀,然而往下一瞧,卻能夠發現此人沒有雙腳,取而代之的是一條濕漉漉的尾巴。

  那尾巴也十分奇怪,大部分是青黑色,而中間有一條金線紋路,將其隔開出來。

  他就站立在跪倒的人群跟前,這貨輪有二十多人,全部都跪倒在了甲板之上,而那有著魚尾巴的家伙身邊,則只有十來個人。

  即便是占著人數優勢,馬援朝卻也沒有任何反抗的心思,跪在地上瑟瑟發抖。

  我瞧見那人,心中突然間一陣狂跳。

  海上絲綢之路的老大,據說是位東海鮫人,而這一位,則有著一條尾巴,和雄霸一方的氣勢,莫非……

  他就是傳說中的輪回?

  屈胖三似乎也感覺到了,雙手一劃,卻是將我們這邊的氣息給一陣收斂,然后低聲說道:“先別說話,看看什么情況。”

  屈胖三隱去了我們的氣息,而這時甲板前輪回則在眾人跟前無聲地踱著步。

  他走得很緩慢,尾鰭分作兩邊,左右挪動,看著仿佛很笨拙,然而在他的踱步下,卻有一種行云流水、近乎于道的天然和諧。

  而隨著他這般來回踱步,那馬援朝終于受不了了,撲通一下跪倒在地,說輪回老大,你要相信我,我并沒有背叛你,我依舊是你最忠誠的仆人……

  “是么……”

  輪回的聲音很奇特,就好像是金屬變音一般,讓人聽到了很不舒服,耳膜一陣鳴叫。

  對于馬援朝的表忠心,他顯得不置可否,停下了腳步,冷冷地看著這個跪倒在自己面前的老外,平靜地說了一句,而馬援朝趕忙說道:“真的,我發誓!”

  輪回說你別發那什么廉價的誓言了,對我來說都不過是狗屁一場,告訴我,為什么我找你把我們給送出來,你卻不理會?

  馬援朝一臉忐忑,無奈地表示道:“現在是非常時期,我當時被碧游宮巡防營的一大幫人給盯著,哪里敢跟您接頭?”

  輪回冷笑了一聲,說是么?

  他這話兒既不否定,也不肯定,有點兒像是捉住了耗子然后存心玩弄的貓兒,沉吟了好一會兒,方才指著旁邊的虎鯊光頭和小疤臉,說他們兩個為什么又可以偷渡出來呢?

  安排人偷渡這事兒并不是馬援朝的注意,而是那個什么趙公明的小舅子張主事。

  但現在既然被抓了個正著,多解釋也無益,馬援朝說道:“我這也是剛剛跟碧游宮的海公主搭上了線,有了她的照拂,跟之前倒也沒什么區別。”

  輪回呵呵一笑,說原來是找到了新靠山,也難怪會把我們這些水里討生活的苦哈哈給忘記了。

  馬援朝慌忙說道:“輪回老大,我跟那海公主不過是虛與委蛇而已,對你才是真心誠意的,這個你得相信我,咱們畢竟這么多年的交情了……”

  輪回摸著下巴,說你我認識,是趙公明介紹的,現如今趙公明生死,你應該是海闊任魚躍、天高任鳥飛了,何必再跟我一個海盜頭子糾纏呢?

  馬援朝都快哭了,說整個東海誰人沒聽過老大您的威名,我只要想在這東海立足,哪里敢擺脫您的指揮?

  輪回說若你不想在東海混了呢?

  馬援朝說我的生意這么好,怎么會不想在東海混了呢?

  聽到這陳懇的話語,輪回嘆了一口氣,走上前來,伸出雙手,將馬援朝給扶了起來。

  馬援朝的身子有些僵硬,不過在被扶起來的那一下,終于是松了一些,咧嘴笑了笑,而輪回拍了拍他的肩膀,說行了,我剛才不過是嚇一嚇你的,別著急,你我認識已有五年多時間了,對你我還不了解?

  聽到這話兒,馬援朝滿眼淚水,哽咽地說道:“還是老大你了解我,知道我馬援朝是不可能做出那種背信棄義的事……”

  話語還沒有說完,突然間就中斷了。

  因為輪回的手掌突然間穿過了馬援朝的胸膛,直接從他的后背上穿了出來。

  從我的這個角度,能夠瞧見馬援朝的側面,看見他因為痛苦而凸出眼眶的眼珠子,以及臉上那驚訝到了極點的表情。

  這家伙的生命力倒也還算頑強,即便是身受重創,卻還能夠噴著血沫,說出話來:“為、什么?”

  輪回用那種古怪的口音回答道:“你應該知道,我最恨的是什么人。”

  馬援朝說我不是背叛者,也不是撒謊的人……

  “是么?”

  輪回那獨特的口頭禪又浮現了出來,然后他將馬援朝輕輕一推,將其扔在了地上,指著旁邊跪倒的莫瀲說道:“告訴我,我的財務顧問是怎么跟你談及他的未來。”

  那個有著林黛玉一般病態美的女子款款而立,走到了兩人之間的空地上。

  她平靜地說道:“愛情的力量果真是偉大,居然能夠讓一個人愿意放棄自己的所有事業,馬援朝,你承諾我,會帶我找一個誰也不認識我們的地方相守終老;不過,在說這些話之前,你有問過我愿意沒有么?”

  胸口處出現了一個血洞,馬援朝趴在地上動彈不得,呼吸急促,一臉錯愕地說道:“為什么,是你?”

  莫瀲走到了輪回的跟前,抱著輪回的胳膊,一副小鳥依人的模樣,依偎在那男人的懷中,滿臉幸福地說道:“你以為我的心疾是天生的么?實話告訴你,那是一種魔功,而你居然想要將我的魔功葬送,讓我改造成一個普通而平凡的家庭婦女?你以為我愛你么?實話告訴你,像我這樣的女人,永遠都只會對強者心懷愛意……”

  說罷,她踮起腳尖來,伸出粉嫩的舌頭,輕輕地舔了舔輪回的側臉。

  她百般溫柔,然而輪回卻冷冷地一把推開這個女人,一步一步地走到了馬援朝的跟前來,盯著那個男人說道:“啊哈,去一個誰也不認識你的地方?真是個不錯的夢想啊……”

  被自己心愛的女人背叛,這事兒讓馬援朝心灰意冷,趴在船板上,生無可戀地笑了:“對啊,可惜遇到了你這樣的禽獸,終究無法實現。”

  輪回冷然說道:“的確很浪漫,不過你首先得找到一個愿意跟你一起到老的女人,不是么,背叛者?”

  馬援朝蕭瑟地大笑著,指著面前這個恐怖的男人說道:“我在某一刻,也曾經獲得了溫暖,和心中的滿足,就算是死了,又有什么遺憾?而你這個魚龍雜交的冷血人,就算是下輩子,都不會感受到,什么是愛……”

  他既然生無可戀,也拋棄了害怕,瘋狂喊叫了起來。

  輪回沒有辯駁,而是走到了自己人的跟前來,沉默了幾秒鐘,然后轉過身去,望著茫茫大海,淡然揮手說道:“全部殺了,不留活口。”

  “喏!”

  一眾海盜轟然應諾,然后卷著袖子上前來,準備施加毒手,而就在這個時候,突然間有人站了出來,大聲喊道:“夠了!”

  輪回聽到這聲音,回過了頭來,瞇眼打量著對方,一股森嚴冰冷的氣息陡然迸發。

  他一字一句地說道:“龍玉?”

  站出來的這人,卻正是龍玉,她冷冷地看著輪回,說道:“輪回,你夠了,趕緊給我滾出這條船去,否則不要怪我不講究往日的交情。”

  輪回咧嘴笑了,露出了一口森然的白牙來。

  他一臉怨毒地望著面前的這個女人,說道:“交情?我跟你有交情么?自從你跟著那個叛徒走了之后,我們之間,就只剩下仇恨了,原本以為這輩子都不會再見,而現在你居然還敢出現在我的面前,是真的不怕我殺你么?”

  “叛徒?”

  龍玉哈哈大笑,一臉悲涼,憤怒地指著輪回說道:“你還好意思提這個詞?明明是你背叛了當初我們的理想,我和黑狗為了你的虛假承諾,給你打出了大片江山,沒想到卻是為了滿足你的個人私欲,現在你還好意思提背叛?當初黑狗若不是顧及兄弟感情,又如何會被你暗算受傷?你還真有臉啊……”

  輪回的眉頭一陣抖動,沒有等龍玉說完,身子就陡然一晃,消失不見了去。

  而下一秒,他卻是出現在了龍玉的跟前來,猛然抬手,劈出了一掌:“你這賤貨,我先殺了你,而遲早有一天,我會把那個花花公子也給送下來,陪著你一起走那黃泉路的!”

  砰!

  一聲巨響,就好像是大炮出膛一般,整個空間都為之顫抖。

  那龍玉雙手護胸,硬生生地抵擋住了輪回的一拳,結果朝著身后不停退去,最終撞到了一處船艙上,將那墻壁都給擠壓變型。

  而輪回一動手,其余的海盜全部都揮舞起了手中武器,一時間鮮血飆射。

  跪在地上的那些船員瞧見沒有了生路,也倉惶爬起,有的奮起反抗,有的則悲觀地從空隙鉆出,朝著海里跳了下去。

  然而跳下去的結果并不見得有多好,下面也有海盜,將其直接生嚼了去。

  瞧見這仗一下子就打了起來,騎鯨者再也按耐不住,嘿然笑道:“素來聽聞輪回乃東海道上第一兇人,今日某家就要見識見識……”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