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六十六章 強者,越強

  在擔任蓬萊島引路人的時候,這位騎鯨者一直都顯得溫和平靜,然而此刻離開了蓬萊島,卻一下子就將天性里面的粗豪狂放給展露無遺。

  在他的眼里,沒有利益,沒有糾葛。

  他是一個純粹的人,生死由心,想要戰,那便戰。

  所以他狂笑了一聲,大聲喊道:“輪回,特么的欺負女孩兒算什么本事,有膽子的,跟我騎鯨者歐陽發朝一戰!”

  說著話,他縱身一跳,跨越空間,跳到了貨船前方的甲板前來。

  而那根標志性的巨大鐵錨,不知道他從那兒給掏了出來。

  砰!

  鐵錨隨手一揮,將好幾個海盜給砸飛,然后重重落在了甲板之上,發出了巨大的響聲來。

  “騎鯨者?”

  輪回的眉頭一掀,瞧見這個陡然出現的粗魯漢子,冷然一笑,說你這個被主子拋棄了的野狗,居然也在這里?

  這話兒當真不好聽,不過騎鯨者卻絲毫不以為杵,狂聲大笑道:“對對對,你說得對,騎鯨者識人不明,結果給人拋棄,實在該死;那么,從今天開始,這世界上便再無騎鯨者,只有我,歐陽發朝,橫行于這世間,天下地下,唯有我一個人……”

  “是么?”

  輪回依舊是那招牌的問話,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然后說道:“既然天下無家,不如投我?”

  哈、哈、哈……

  歐陽發朝放聲大笑,說投你?世人誰不知道你輪回心眼狹小,剛愎自用,反復無常?當初為海上絲綢之路立下汗馬功勞的黑狗,最終卻給你擠走不說,還暗算人家,我若是投了你,豈不是嫌命長了?

  這話兒簡直就是在打臉,輪回的臉一下子就變得扭曲了起來,怒聲罵道:“黑狗就是個叛徒,為什么你們都拿他來說事兒?”

  歐陽發朝說若論威勢,這東海之上的海域之中,自然是以輪回為尊。

  輪回的臉色舒緩了一些,說你知道便好。

  而歐陽發朝又說道:“若論人品,人黑狗強過你千百倍不止——整日滿嘴空炮,栽贓陷害,誣陷旁人,你這樣的人還能夠活下來,沒有給自己的手下半夜里割去頭顱,這事兒我倒是真的很好奇……”

  輪回的臉陰晴不定,盯著面前這個大漢,說瞧你對黑狗推崇備至,也就是說,你準備去投靠他咯?

  歐陽發朝冷笑,說那是自然,天下英豪,也就他能夠入得了我的眼。

  輪回的臉色越發陰冷,說我呢?

  歐陽發朝高傲地說道:“你?在我眼里,不過是個一時得勢的武夫蠻子而已,終究會死于非命的——既如此,不如今日,死在我的手里,也算是我給黑狗兄弟的一投名狀,如何?”

  輪回怒火攻心,反而轉怒為笑了,冷冷說道:“米粒之光,也妄圖懷疑日月之輝?今日便讓你瞧一瞧,我輪回為何能夠橫行東海了!”

  唰!

  他隨手一撈,那貨船之外,卻有兩道水珠沖天而起,然后在輪回的牽引下,化作了兩道水龍。

  那龍形栩栩,正所謂“角似鹿、頭似駝、眼似兔、項似蛇、腹似蜃、鱗似魚、爪似鷹、掌似虎、耳似牛”,隱隱間充滿了威嚴之色,騰然于半空之中,朝著歐陽發朝張牙舞爪、猛然卷去。

  被這水龍撲騰,歐陽發朝面不改色,將那根巨大的鐵錨揮舞起來,朝著前方猛然一撞。

  轟!

  水龍宛如實物,伸出雙爪,想要抓住這鐵錨,卻給歐陽發朝猛然一轉,剛剛凝聚成形的身體一下子就給那高速的轉動給帶得一陣崩潰。

  水花四濺之下,竟然大部分化作了水滴落下。

  輪回的這一招到底有多強,只有身處其間的人方才能夠知曉,但瞧見那些四散的水滴落下,竟然能夠洞穿人的身體,宛如子彈一般,就能夠感受到強大的勁氣了。

  好強!

  兩人一交手,眾人紛紛回避,不敢再在那貨船的前甲板處待著,紛紛往這邊跑來,而那些海盜也朝著這邊逃跑之人追殺,一時間熱鬧非凡。

  歐陽發朝與輪回的交手仍然持續,那輪回的一對水龍被破,卻絲毫不在意,雙手一招,又出現了兩條水龍來。

  哦,不,是四條,翻了一倍。

  這兩人都是修行頂尖之輩,歐陽發朝是碧游宮中,長老之下除了司馬老賊的第二人,而那輪回更是威震東海,連趙公明都需要屈身結交的豪強之輩。

  東海有多大,這個我并無概念,但是想一下,此人能夠在寶島、日本、韓國、菲律賓甚至印度尼西亞一帶站住腳,并稱之為東海第一人,那得有多強大的實力,方才能夠如此?

  文無第一,武無第二,貿然稱雄,那是很容易被人踢館打死的。

  砰、砰、砰、砰……

  一連串的巨震之下,整個貨船都在顫抖,龍骨在呻吟,那叫一個激烈。

  而這邊也有激烈的交手,我瞧見前日在海灘上找尋我們的那男子正扶著生死不知的馬援朝,向我們這邊追來,而莫瀲則帶著一群海盜追殺而來,不由得皺起了眉頭來。

  這事兒,我們是躲著,還是出手呢?

  我有些頭疼,而屈胖三看了我一眼,說還是出手吧,若是沒有了這幫船員,我們可能得在海上漂泊一兩個月了……

  說罷,他看了我一眼,說你怎么樣啊,沒問題吧?

  我說你盡管去吧,我自保是沒有問題的。

  屈胖三點頭,扯去了臉上的裝扮,然后一下子跳到了兩幫人之間,朝著沖在最前面的莫瀲喊道:“嗨,小娘子,好久不見,有沒有很想我啊?”

  這家伙簡直就是個無賴,一邊招呼,一邊還沖人家來了一個濕漉漉的飛吻。

  他的陡然出現讓追擊的隊伍為之一滯,旁邊的海盜都有些發愣,真以為這熊孩子是莫瀲小姐的朋友呢,而那女人打量了屈胖三一眼,一臉驚恐地喊道:“這個家伙,就是殺了公明長老的那兩人之一……”

  啊?

  眾海盜聽聞,一下子就熱烈起來,怒氣沖天。

  要知道如果不是趙公明被殺,他們在那東海蓬萊島里可是橫行無忌,哪里要像現在這般藏頭露尾?

  所以的一切,都是對面這個家伙給造成的……

  憤怒充滿了眾人的心頭,再一看這不過就是一小家伙,立刻就來了勇氣,紛紛向前,揮舞著手中的長短兵器,就要將這熊孩子給分尸了去。

  面對著這么一大幫子的海盜,屈胖三不急不慢地往后退了兩步,遺憾地嘆了一口氣,說唉,原本以為我們再次相遇,還能夠拱在被窩里面談談人生和理想,再摸一摸小手兒啥的,沒想到居然是喊打喊殺,真無趣啊……

  說話間,已經有一把大刀朝著他的腦袋砍了過來。

  我置身事外,反而能夠瞧得更加清楚,卻見屈胖三根本就沒有搭理面前這人,面對著那呼嘯而來的大刀,他只是稍微地往旁邊偏了幾寸。

  那刀鋒幾乎是貼著他的身子砍了下去,而隨后他又微微錯身,以差之毫厘的距離避開了接踵而來的幾處攻擊。

  輕描淡寫地化解了這一大群的攻擊之后,屈胖三開始發威了。

  他使出了自己的絕學——踩腳指。

  對,沒錯,就是踩腳指,真的是小孩子打架啊,主要的問題就是他人太矮了,而這些海盜個個都是人高馬大,在這樣一群野獸般的家伙跟前,屈胖三根本就是一個小不點兒。

  不過踩腳指是真踩,一腳下去,整只腳就給碾壓成了一灘肉泥,這還不說,等到人家疼痛,躬身的那一瞬間,他罪惡的雙手也出動了。

  掏鳥窩……

  這一招實在歹毒,江湖人又稱“猴子偷桃”,但凡是正規點兒的拼斗,或者要點兒臉的修行者,都是不屑于用的。

  不過他是小孩子嗎,從身高上面來論,那個弱點還真的就是他唯一能夠得著的要害之處。

  他總不能跳起來打人吧?

  結果雙方一交手,眼看著實力相差太大,屈胖三仿佛就要被碾壓,結果沒一會兒,四五人便倒了下去。

  不但如此,錚錚鐵骨的漢子,居然都哭出了聲音來,那叫一個慘。

  我看得都忍不住夾緊雙腿,止不住地流汗。

  似乎感覺到了這小孩子的棘手,有人開始施展手段了,有人使出暗器,有人催動符箓,有人拿著大旗,猛然一招,立刻濃煙滾滾,鬼氣森森,然而對于這一切,屈胖三卻絲毫不在乎,摸出了量天尺來,將一切法器都給破了去。

  沒一會兒,追兵之中唯一能夠站著的,只有一人。

  莫瀲!

  屈胖三越過一群伏地哀嚎的漢子,走到了莫瀲的跟前來,那女人也給嚇得直顫抖,竟然直接跪倒在了地上去。

  他伸出手,摸著人家光潔的下巴,邪魅狂狷地笑了笑,說服么?

  莫瀲紅著眼,慌忙說道:“服,我服……”

  砰!

  話語還沒有說完,突然間前面出現一聲巨響,緊接著一道身影騰空而來。

  屈胖三騰然而起,將那身影接住,我定睛一看,卻是歐陽發朝。

  他看了屈胖三一眼,吐出了三個字來:“我輸了!”

  話語一落,一口鮮血噴出。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