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六十七章 輪回,太強

  歐陽發朝敗了?

  而且還這么快?

  我直接就愣住了,要曉得作為東海蓬萊島的接引使者,歐陽可是連司馬老賊都能夠正面扛住的男人。

  在我的想法里,他即便是戰勝不了輪回,至少也應該大戰幾百個回合,方才最終力竭而敗,哪里想到居然會這么快,讓人一點兒準備都沒有。

  不過也從側面看得出來,那輪回當真不是一個好惹的角色。

  歐陽發朝的落敗讓跪倒在地的莫瀲興奮莫名,連滾帶爬地起來,朝著前面的甲板處撲騰而去,口中大叫道:“老大救我,救我……”

  屈胖三將歐陽發朝推給了我,然后飛起了一腳,將這女人給直接踹下了海里去。

  而這時七八條通體晶瑩的水龍從半空中垂落,朝著這邊猛然砸落而來。

  轟!

  一聲巨響,我們藏身的船艙處陡然變形,吱呀直響,我扶著身受重傷的歐陽發朝,往里面拖去,卻瞧見屈胖三騰空而起,將那量天尺給祭在了半空之中,一口清氣噴在了上面,立刻將那些水龍抵擋了住。

  這些水龍瞧見了量天尺,沒有再攻擊這邊,而是圍饒著量天尺不斷翻騰。

  量天尺灑下青蒙蒙的光芒來,那輪回瞧見,冷然一笑,說我倒是誰,原來誅殺了趙公明的高手也在這里啊,出來見一下,到底是哪路豪杰。

  屈胖三跳到了臺前來,沖著那鮫人說道:“我們應該認識的,不是么?”

  輪回瞧見,滿臉驚詫,說是你?

  屈胖三嘿嘿笑,說是我。

  輪回氣呼呼地罵道:“那日你潛入陷地宮中偷盜,老子差點兒就抓到了你,結果給你哄做是燒丹爐的童子——這個狡詐的熊孩子,此刻叫你如何逃走?”

  說罷,他雙手一搓,立刻又生出幾條水龍來,總共湊成了九條,在半空中起舞,最終砸落了下來。

  屈胖三再一次拿那量天尺抵擋,結果這一回卻是沒有能夠擋住。

  轟!

  一聲巨響,那量天尺變得黯淡幾分,落了下來,而他抓住了這量天尺,不得不往旁邊跳了過去,連續閃過幾道之后,方才停下。

  那輪回瞧見,冷然而笑,說就憑你這手段,能擋得住我的九龍奪嫡?

  屈胖三掂量了一下手中的量天尺,郁悶地說道:“趙公明那傻波伊在這上面弄了太多的禁制,我拿到手中的時間并不多,好多東西都沒有解開,所以發揮不了什么功效……”

  輪回瞧見他這般手段,也是起了愛才之心,說你小小年紀,造詣竟然如此之高,不如投我,保你性命?

  屈胖三說啊,投你?就是給你當馬仔唄?

  輪回瞧見有戲,不由得欣喜,說也不是馬仔,咱們共同為一項事業而奮斗,打下這江山,咱們這些兄弟伙兒共同坐起,幾多舒服?

  屈胖三認真地考慮了一下,然后說道:“不要!”

  輪回氣得鼻子都歪了,說為什么?

  屈胖三往回一指,說剛才那哥們告訴我,說你的人品不好,經常坑害合伙人,簡直就不是東西,跟你混一塊兒,要是你半夜過來砍我小雞雞可怎么辦?

  輪回氣得都快要瘋了,說我沒事兒砍你小雞雞干嘛啊?

  屈胖三伸了個懶腰,擺出一個風流倜儻的造型來,說像大人這般帥氣英俊的,肯定會搶你風頭了,要是你愛的女人突然愛上了我,而我又給你戴上了綠帽子,你肯定不會放過我的;到時候咱們肯定會變成仇人,與其如此,還不如咱們當敵人會比較省心,你覺得呢?

  輪回這個時候終于聽出來了,這個熊孩子居然在耍弄自己。

  這事兒氣得他火冒三丈,一雙眼睛通紅,說既然不能為我所有,那么就別怪我手下無情了——劍來。

  他伸手一抓,那海中居然騰然生出了一把骨劍來,瑩白如玉,充滿了一種莫名的威嚴。

  輪回將骨劍抓在手中,身子陡然一縱,卻是一下子就跳到了屈胖三的跟前來。

  這速度,好快。

  輪回的劍法,充滿了一種一往無前的霸道,仿佛刀一般。

  屈胖三沒有與其正面交鋒,而是不斷迂回,卻不料此人劍法看似霸道,實則充滿了詭異莫測的玄機,一經施展,立刻宛如天羅地網,將整個空間都給籠罩,并沒有給屈胖三留下多少騰挪跳躍的空間。

  屈胖三雖然智近乎妖,不過因為身子并沒有完全發育的緣故,所以平日里對拼并不算厲害,這也是他經常讓我出馬的原因。

  上一次與趙公明的戰斗,他渾身火焰,背上雙翅,顯然也是耗盡了許多精力,此刻再與輪回拼斗起來,難免有些乏力。

  他握著量天尺,與輪回以快打快地交手十幾個回合,漸漸處于了下風,不由得焦急起來。

  他猛然一尺,將前面打出一片空擋來,高聲喊道:“你若是再看戲,大家便一同死了……”

  這話兒一出,旁邊殺出一人來,卻正是那龍玉。

  這女人倒也是明哲保身,之前被輪回重手打過之后,在歐陽發朝向輪回挑戰的時候不知所蹤,我都以為此人已經掛掉了呢,沒想到居然在旁邊袖手旁觀。

  不過她與輪回是老對頭,剛才在旁邊不出手,只怕是想要觀察兩邊的實力,此刻聽到召喚,也沒有拖延,立刻加入了戰斗。

  這女人手持著一對奇門兵器鴛鴦鉞,那玩意宛如一對彎刀并列,十分危險。

  不過這鴛鴦鉞在龍玉手中,卻是十分妥帖,因為她最擅長的,竟然是貼身纏斗,三兩下之后,便貼上了輪回,一對子午源鴛鴦鉞不斷跳動,卻也讓輪回不勝其煩。

  主要還是這女人的身法好得過分,即便是貼身,她也能夠游刃有余,讓輪回下不得狠手。

  而這般的好處還有一個,那就是輪回的九龍奪嫡并不能夠對她有任何威脅。

  龍玉的加入讓屈胖三舒緩了一口氣,腳踏七星北斗,罡步走動,幾個回合之后,他將手中的量天尺再一次的祭起,騰空而上,擊在了某一點處。

  那量天尺懸空而定,他則厲聲喊道:“破!”

  一聲話語,那有型有款的水龍居然一下子就崩潰分解了,化作萬般水珠落下,就好像是下了一場暴雨。

  屈胖三將輪回的九龍奪嫡術破去,這事兒讓輪回一下子就憤怒了,大吼了一聲,整個空間為之回蕩,而下一秒,他的身子突然間開始迅速增長。

  皮膚上面不斷地有黑色鱗甲生成,而那尾巴居然一下子裂開了,化作了兩條健壯而有力的大腿。

  至于腦袋,真的就變成了一兇狠而丑陋的魚頭。

  兩腮分布左右,口中黑氣騰騰,噴出了毒霧一般的氣霧來。

  啊……

  一聲刺破耳膜的尖叫聲響起,那家伙抓著手中的骨劍,猛然一震,卻是將龍玉給直接擊飛,落進了水中去,而隨后他邁開大步,朝著屈胖三這邊狂奔而來。

  屈胖三不想跟他比拼肉體的力量,不斷地走位,避免與這家伙正面交擊。

  他不上前,周遭可就慘了,那輪回手中的骨劍不知道是啥玩意做的,無堅不摧,但凡斬去,就連鋼鐵都為之裂開,一路上雞飛狗跳,屈胖三的人影沒抓到,卻將整個貨輪都掀翻了天。

  我瞧見這輪回一發火,就好像一條瘋狗似的,根本攔不住,而自己的身體又開始刺痛了,沒有再多瞧,便將歐陽發朝給包著,往船艙里面走去。

  之所以逃走,并不是我不關心屈胖三,而是我覺得他應該能夠應付。

  最主要的是我得保護好自己,以及歐陽發朝,不給他添麻煩。

  經過剛才的一場交戰,這船上已經為之一空,而我下了內艙之中去,也沒有瞧見人影,不知道剛才那幫人去了哪兒。

  我對這船里別的地方都不熟,想來想去,只有原路返回。

  戰斗依舊還在持續,時不時能夠聽到上面傳來一陣巨響,而我也扶著歐陽發朝來到了偷渡用的夾板間處。

  結果走到這兒來的時候,那門居然給反鎖住了。

  我擦……

  我使勁兒地敲門,結果里面一點兒回應都沒有,不管我如何叫,都沒有動靜。

  嘗試了幾下之后,我終于放棄了。

  估計是有人捷足先登了,以為能夠藏在這里,就能夠留得一條性命。

  我沒有再留在這里,而是扶著歐陽發朝來到了貨艙的一處角落里,想要用東西將我們給遮住,沒想到剛剛將歐陽發朝給放下,便是一陣頭暈目眩。

  而這個時候,貨艙里傳來了一陣響動,我聽到貨架傾倒的聲音,還有人在狂喝,大罵道:“出來啊,你別躲!”

  輪回?

  我的心中一驚,下意識地想找地方躲,結果這晃蕩的空間里,哪里能夠藏人啊?

  眼看著輪回越來越近,我沒有辦法,只有拉來兩箱水產,將歐陽發朝給遮擋住,剛剛想要找一個地方藏起來,結果一回頭,卻瞧見一恐怖魚頭出現在了我的跟前。

  輪回盯著一臉錯愕的我,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瘋狂地笑了,說黑狗,沒想到你這叛徒也在這里?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