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六十八章 好久,不見

  望著如此恐怖的輪回,我沒有半點兒反抗之心,苦笑著說道:“大兄弟,你是不是認錯人了?我不是黑狗!”

  “不是?”

  輪回用那一雙恐怖的魚眼睛盯了我好一會兒,這才確認道:“對,你的確不是黑狗。”

  我松了一口氣,慌忙拱手說道:“不好意思,耽誤您了,您忙您的,別管我。”

  砰!

  輪回一拳,將旁邊的水箱給直接砸飛了去,然后俯身下來,一把就將我的衣領給揪了起來,高高舉起,冷聲說道:“真把我當傻子了?你的確不是黑狗,不過據說擊殺趙公明的兩個人里面,有一個叫做陸言的家伙,長得特別地像黑狗,恐怕就是你了吧?”

  我給那家伙高高舉起,深吸了一口氣,然后說道:“大哥,有話好好說,你弄得我腳不沾地的,咱們沒得談了。”

  輪回輕蔑地看著我,說我們需要談什么嗎?

  我賠笑,說反正我已經落在了你的手里,早殺遲殺一個樣子,而有的事情,談一談總不會有壞處的,你說對吧?

  輪回看著我,好一會兒,突然笑了,說我當雷轟趙公明的人,是怎么樣的英雄好漢,原來竟然是你這般的一慫貨,他趙公明死的真幾把冤啊!

  我說你覺得我應該是什么樣的?

  輪回沒有理我,而是問起了另外一個問題來:“你姓陸?”

  我點頭,說沒錯。

  輪回說很多人都不知道黑狗姓什么,因為那小子藏得實在是太深了,然而只有我曉得,這家伙也姓陸……

  我的心劇烈跳動了一下,沒等我反應過來,輪回將那腥臭不已的魚頭湊到了我的跟前來,盯著我,一字一句地說道:“告訴我,黑狗跟你,會不會扯上那么一點兒關系呢?”

  我苦笑著說道:“大哥,什么黑狗白狗,怪難聽的,我真沒聽說過這么一人啊?”

  輪回瞇著眼睛,過了幾秒鐘之后,突然間那邊的夾層吱呀一聲打開了來,有人罵道:“那最近的醫藥箱到底放在,趕緊的,一會兒……”

  砰!

  他的話都沒有說完,夾層的整一扇門都給拽飛了去,輪回挾持著我,倏然間就來到了跟前,將那門扯開,打量著藏在了里面的一眾人等。

  他的目光一陣巡視,最終落在了馬援朝的身上來。

  馬援朝此刻正痛苦地咬著牙,旁邊有人用布幫他把傷口給堵住——這家伙的生命力可真強,腹部開了一窟窿,居然還活了下來。

  我說這地方怎么進不去呢,原來這幫人都躲在這里來了。

  瞧見重傷垂死的馬援朝,輪回將我給高高舉著,對他說道:“你果真是個背叛者啊,不但籌劃著離開東海,而且還將我的這幫仇人都給聚在了一塊兒;枉費趙公明這般信任你,沒想到最后將這幫殺人兇手給偷渡出去的人,竟然就是你?”

  馬援朝努力睜開眼睛來,看見我,也十分驚駭,說這怎么可能?

  他并不知道偷渡客的身份,然而輪回卻不管,緩步走上前來,說你這個背叛者,看我怎么殺了你。

  跟隨著馬援朝藏在這里的,都是他最為忠誠的手下,即便輪回的氣勢滔天,也硬著頭皮上來,揮舞著手中的兵器,大聲喊道:“去死,你這個惡心的人魚……”

  結果他的話都沒有說完,就給輪回一把抓住了胳膊,然后一口,咬下了腦袋。

  是的,這輪回居然開口吃人了。

  好恐怖!

  我被輪回給緊緊地拽著,瞧見他將馬援朝的幾個手下一口一個地吃掉了去,然后他一邊咀嚼著口中的人頭,一邊俯身,將馬援朝給抓了起來。

  他左手一個我,右手一個馬援朝,然后朝著船艙外面的甲板走去。

  至于歐陽發朝,因為被我藏了起來,反而沒有被關注到。

  十幾秒鐘之后,我又回到了甲板之上來,不過這回卻是給輪回給揪著,自由全無。

  他將我和馬援朝帶到了滿是尸體的前甲板來,將我們給扔在了地上,然后踩著一個尸體的腦殼,大聲喊道:“馬援朝的手下,你們這幫人給我聽著,我數十聲,如果沒有人露面的話,我就將他給殺了……”

  這一聲吼帶上了勁力,十分具有穿透性,我感覺腦子嗡的一年,鉆心的疼。

  輪回開始數數了:“十、九、八、七……”

  他幾乎是一秒鐘數一下,結果一直數到了最后的時候,還是沒有人露面:“三、二、一……”

  數到“一”的時候,輪回戛然而止,然后蹲下來。

  此時我方才發現這家伙居然又變回了之前那魚尾人身的模樣,光溜溜的腦袋上面滿是扭曲的猙獰,他盯著馬援朝,嘆息道:“唉,你真的應該反思一下自己的為人處事了,怎么人品這么差,竟然沒有一個站出來的?”

  馬援朝此刻卻十分豁達,冷冷說道:“我自然有忠心之人,不過在剛才,已經被你殺光了……”

  “是么?”

  輪回沉吟著自己的口頭禪,不無遺憾地說道:“哦,原來是這樣啊,不過規則就是規則,我很抱歉,但必須實現諾言,你說呢?”

  說罷,他伸出手來,抓向了馬援朝的脖子,一字一句地說道:“黃泉之下,不要怪我。”

  咔嚓……

  一聲讓人牙酸的聲音,他直接將馬援朝的腦袋給活生生地擰了下來,然后送入口中,像啃鴨腦袋一般,連皮帶肉地啃了起來。

  馬援朝的熱血濺射在他的臉上,也落在了旁邊的我身上來。

  他就這般一口一口地啃,吃去了馬援朝的半邊臉,方才注意到了旁邊的我,咧開了一口沾染了鮮血的白牙,沖我說道:“你放心,很快就到你了——啊,你很迫不及待么,那么我們就開始吧?”

  這個瘋子站了起來,然后又喊道:“這位陸言先生的朋友,你們這幫人給我聽著,我數十聲……”

  一樣的說辭,他又說了一遍,然后開始開始數數。

  他數得很快,一下子就數到了“三”,而在此期間,我不斷地調整呼吸,準備著臨時一搏,沒想到這個時候卻有人站了出來。

  不是屈胖三,而是林曦。

  那個女人出現在了船艙的另一側,沖著輪回喊道:“住手!”

  輪回打量了對方一眼,臉上浮現出了殘忍的笑容來,說我道是誰,原來是黑狗的小情人啊?當初鯊將軍將你帶回萬惡島的時候,本來是準備將你分給弟兄們的,結果卻被黑狗給攔了下來,最終還把你給送了回去,我就知道你們兩人之間有貓膩……

  林曦用顫抖的聲音說道:“你放了他,求你了。”

  輪回冷笑道:“求我?你用什么求?黑狗的女人啊……不如你現在脫個干凈,讓我也嘗一嘗你的味道,看看到底是什么樣的,我就放了他,你說好么?”

  林曦漲紅著臉,指著他罵道:“你這個畜生!”

  被人罵了,輪回卻并不憤怒,而是伸出舌頭來,舔了舔嘴唇,還沒有說話,結果另一邊龍玉也站了出來,指著那家伙說道:“輪回,住手吧,他要來了。”

  輪回愣了一下,說誰?

  龍玉的臉上突然間浮現出了一種肅然的表情來,說道:“他!”

  啊?

  輪回聽到,下意識地把我給揪住,然后往海面望了過去,而我也瞧見了不遠處的海面上,有人騎著一條銀色的巨大箭魚,用一種奇跡般的高速朝著這邊飛奔而來。

  而在他的身后,還有一二十個如他一般的騎魚者。

  那人一開始很遠,結果沒一會兒,就來到了跟前。

  當我瞧見了那人的臉時,渾身就是一震。

  那人有一張跟我差不多的娃娃臉,眉目之間幾乎一模一樣,不過留著胡須,滿臉風霜,顯得比我成熟和年長一些。

  陸默。

  幾乎不用再確認,我已經認出了這個人,就是我那個失蹤了七八年的大哥陸默。

  我曾經無數次夢見過與他相遇的情形,或者是在某一個工地之上,瞧見穿著臟兮兮民工服搬磚的他;又或者是在火車站里,帶著大包小包的他;我甚至還有一次夢見他身邊多了一個長相不好不壞的女人,女人的懷里還抱著一個流著鼻涕的娃娃,瞧見我,叫我叔叔……

  但是我卻從來沒有想到過,他會坐著一條飛速行駛的銀色箭魚,后面還跟著一大票的兄弟。

  這人真的是我哥,真的是陸默。

  同時他也是黑狗。

  海上絲綢之路曾經的干將,輪回永遠都無法忘記的背叛者,一個在東海之濱逐漸崛起,并且已經擁有了快要跟海上絲綢之路所抗衡的勢力的大頭目。

  我的心中無比澎湃,而幾秒鐘之后,那人已經到了近前,一個到空翻,卻是穩穩地落在了船頭。

  他穿著一身黑色水靠,比起當年離家的時候,足足高了二十幾公分。

  一米九的個頭兒卓然不群,落地之后,漫不經心地抖了抖身上的海水,然后挑眉,打量著面前的這位宿敵,淡然笑道:“嗨,輪回,好久不見。”

  輪回望著面前這個氣度不凡的男人,良久之后,方才一字一句地說道:“好久不見。”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