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七十章 本卷,卷終

  我即便對我哥陸默裝作不認識我這件事情再介意,也無法阻止這件事情的發生,因為當時的我還處于昏迷狀態,而此刻的我,卻已經踏上了返回寶島的航程。

  我唯一能夠做的,只有跟屈胖三抱怨幾句,而隨后還得承受著他無情的諷刺和打擊。

  這事兒光想一想,都讓人難過。

  我不理解我哥陸默的想法,但是從他冒著那么大的危險,還要跑回家里去這事兒,就能夠看得出他并非無情之人,也不會因為這么多年在外面漂泊的經歷,就將自己的根本給忘記了。

  他或許,有苦衷吧?

  事到如今,我也只能夠這般安慰自己了。

  隨后屈胖三告訴了我之后的一些情形,比如歐陽發朝口中所說的那個男人,卻正是我大哥陸默,也就是別人口中的狗爺。

  在趕走了輪回之后,被從庫房里找出來的歐陽發朝給救醒了,然后跟著陸默、或者說是黑狗離開了。

  林曦也沒有隨之返回,而是將我們送到這邊來得時候,一起離開。

  屈胖三說后來沒有見到過莫瀲,不過他確定并沒有將這女人給踹死,不是淹死在海里,就是被輪回的手下給救了。

  至于馬援朝一方,還有兩個船員留下,其中一個還是馬援朝的心腹,這些人都給帶走了,而那艘貨輪則因為損耗太過于嚴重最終被鑿沉在了海里。

  一切仿佛都結束了,然而有一件事情卻不得不提。

  失去了東海蓬萊島趙公明的奧援,以及損失了這么多的手下,曾經的東海霸主,海上絲綢之路的扛把子輪回,在面對著曾經的背叛者黑狗之時,已經處于了下風。

  這一次的逃走雖然并沒有損害到他的性命和修為,但是對于輪回戰無不勝的名聲,卻已經留下了最大的污點。

  而江湖人,最珍貴的就是那名聲,一旦被折了,只怕日后就會慢慢地崩盤。

  形勢易也。

  當然,這些事情并不是我所能夠深入了解的,畢竟這是在東海,茫茫的大海阻隔了一切的幻想,我唯一在乎的,是那個留在東海蓬萊島碧游宮里,陷空洞中的女子。

  盡管我不太了解蟲蟲為什么一定要執著地留在那里,但是卻知道她有著自己的想法和堅持。

  她既然認為是對的,那我就應該支持。

  因為,她是我的女朋友,我一生的摯愛……

  這話兒以前說起來,或許會有一些心虛,但現在卻不會了,因為我和蟲蟲之間,有過了那么一吻。

  我們在陷空洞里親的那一嘴兒,到現在我都還在回憶,感覺唇齒留香。

  總之我的心中幸福滿滿。

  出海這么久,阿樂歸心似箭,所以船很快就來到了寶島海域附近,而這個時候老彭則找到了我,問我是否確定要返回寶島。

  我有些詫異他為什么問這樣的話兒,不過聽他解釋之后,卻終于想了起來。

  我們在寶島,可是被通緝的嫌疑人。

  老彭且不必說,出身USR刀術總教頭的他因為得罪了那幫家伙的美國爸爸,所以給狼蛛制裁,最終還是在我們的幫助下逃離了那里,而我們則是因為許鳴的緣故,也被通緝。

  如果回到寶島的話,恐怕還得想辦法離開,逃往別處。

  我問老彭今后的打算,他告訴我,說有一個師弟在新加坡那邊開武館,他想暫時過那邊去安頓一下,日后再想別的辦法。

  他已經跟阿樂這邊商量過了,清晨的時候會有一艘船與我們在外海匯合,他和羽痕便會直接去那船上,轉道港島,最終抵達新加坡。

  他問我們是否也跟著一起去。

  思索了一會兒,我決定與老彭一起走。

  畢竟我們這次過來,主要的目的是前往蓬萊島,現在既然已經去過了,并且還與蟲蟲碰了面,甚至我還見到了失蹤敘舊的大哥,現如今返程,再去寶島,其實也沒有什么意義。

  唯一的遺憾,是屈胖三。

  我曾經答應過他,回頭的時候再帶他去士林夜市那里吃個痛快,結果最終沒有實現諾言。

  不過對于這件事情,屈胖三表示可以理解。

  畢竟我們現在的身份比較特殊,實在無法跟普通人一樣四處閑逛,倘若真的又給USR和狼蛛的人給盯上,到時候少不了又是一頓腥風血雨。

  那可就麻煩了。

  當老彭幫我把這個決定跟阿樂說起的時候,他并沒有太過于驚訝。

  事實上,從東海蓬萊島回來之后,阿樂對我的態度就已經有了很大的改變。

  畢竟我和屈胖三帶給他的震撼太多了。

  這樣兩個人,在東海蓬萊島那樣的修行圣地,居然還能夠鬧得底朝天,有點兒大鬧天空的味道,不管阿樂這人再高傲,也不得不承認自己可是沒有這樣的本事。

  尊重強者,這是最基本的品質。

  清晨六點多,那艘走私船與我們在外海碰面,這船是阿樂找人聯系的,比這艘機帆游艇大多了,不過看著也挺破的。

  但老板人不錯,船上除了我們,還有二十來個乘客,寶島人很少,菲律賓和馬來西亞的人卻很多。

  我們與阿樂告別,臨行前,我讓他幫我代為轉告向依韻公子的問候。

  分離的時候,阿樂的情緒并不高,有點兒悲傷。

  本來他不必如此孤單的,只可惜之前的船老大和幫工都給海上絲綢之路的惡徒給殺了。

  換了船之后,因為有人打過招呼,船老板對我們還是挺熱情的,特別給我們分了一個房間出來,還給我們帶來了許多的海產。

  一天之后,我們在半夜時分,抵達了港島附近的一個海島處。

  沒有過檢,我們直接從碼頭處下了船。

  因為我們之前就是從港島借道前往的寶島,所以一應證件倒也還算是齊全,只可惜老彭和羽痕因為走得匆忙,相關的證件都沒有隨身帶著,所以比較麻煩。

  我問他們是否需要幫忙,老彭搖頭,說他在港島也是有朋友的。

  說這句話的時候,我知道我們也要分離了。

  當意識到這一點的時候,羽痕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一下子就哭了起來。

  大家朝夕相處這么久,共歷患難,彼此之間也培養出了感情。

  不過終究還是得分開。

  老彭給我們留下了他朋友在新加坡的地址,告訴我們,說以后若是有機會,千萬要記得來新加坡找他。

  而羽痕則給我們留下了她的電子郵箱。

  雙方分別之后,我和屈胖三來到了海島附近的一條街上,因為手機早在之前的奔波中丟失,所以只有找到一家商店,問人要了電話,撥打給了李家湖。

  我此刻臉上的傷痕消散許多,又換了一件衣服,倒也沒有嚇到人。

  與李家湖那邊取得了聯系之后,他問清楚了我們的位置,然后告訴我們立刻派人過來接我們。

  中午的時候,我們便出現在了李家湖的豪宅之中,瞧見我滿身的白紗布,李家湖嚇了一跳,問我到底怎么回事?

  我沒有告訴他實情,只是說在寶島那邊辦事的時候,受了一點兒傷。

  李家湖知道我們這行的事情,也沒有多問。

  他確認了我的身體狀況之后,告訴了我關于緬甸那邊的消息,說前段時間的爭端,現如今差不多也算是落幕了,七魔王哈多的嫡子巫悚最終戰勝了所有的反對者,繼承了哈多的大部分遺產和政治人脈,而收拾殘局之后的巫悚開始變得強勢起來,不但派人去對付轉移到了金三角的約翰尼托、擼瑟托兩兄弟,而且還在調查通緝令的事情。

  因為某個環節的暴露,所以巫悚他很有可能已經知曉了李家在其中的作用,所以為了避免萬一,李家湖已經撤回了緬甸的分公司,并且將業務大規模收縮和拋售。

  說到這里,他嘆了一口氣,對我們說道:“你知道接盤的人是誰么?”

  我搖頭,說商業上的事情,我們哪里知道?

  李家湖說那人你們應該也認識,就是許鳴。

  我一愣,說啊,你為什么會賣給他?

  李家湖搖頭,說我如果知道是賣給那小王八蛋,肯定不會這么做——那家伙是通過一個控股公司進行的收購,本身不露面,一直到所有的收購案結束之后,我才從一些途徑知道了真相……

  他的臉色陰沉,看起來著實有些不痛快。

  從各方面的消息來看,許鳴就是寨黎苗村慘案的幕后主使,也是害得雪瑞至今未歸的真兇,結果沒想到最終卻給他占了一大便宜。

  畢竟李家湖匆忙撤離緬甸,這些優質資產自然也是打了打折扣的。

  說到這些的時候,屈胖三突然插嘴,說了一句話:“老李,你沒事的時候,多關心一下自己太太……”

  李家湖點頭,說雪瑞失蹤之后,她的心情一直很不好,這我也知道……

  我知道屈胖三之所以如此說,是因為那天夜里瞧見的事情,不過他說到這里,便也沒有再多言,顯然也是不想再刺激李家湖,畢竟有的事情涉及到男人的尊嚴,比較不好處理。

  我在旁邊沒有說話,只是嘆了一口氣。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