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七章 抽絲剝繭

  我聽阿峰講述完事情的經過之后,問他怎么還在公司里,沒有請到假么?

  阿峰在電話那頭十分郁悶,說對,那條老狗不肯批,說想要請假也可以,去醫院那正規的批條來,要不然就算是死了,也得死在工作崗位上,艸……

  我冷笑一聲,說他當然這么說,我估計他想在肯定在奇怪,為什么你還能夠活蹦亂跳地出現在他面前呢。

  阿峰聽到,一哆嗦,問我說你的意思,不會給我下降的人,是他吧?

  我說這事兒你別管了,總之我幫你搞定就行了……

  阿峰氣呼呼地罵道:“這條老狗,我找那撲街去!”

  我說你得了吧,就你現在那樣,不去醫院就已經不錯了,還跟他較什么勁兒?對了,你沒有跟別人提起我吧?

  阿峰說我留著心眼呢,剛才有一家伙過來跟我套近乎,盤根問題的,我瞧見他是劉色鬼的人,就沒有搭理他——哎、哎,劉色鬼下班了,哈哈,我終于輕松了,沒人盯著,回頭我溜號了,你在哪里,我過來找你?

  我說你有時間就回家休息,我這邊有點兒事,處理完了給你打電話。

  我掛了電話,回過頭來,對肖艷秋說道:“他下班了,估計是我們給你解了降頭,他遭到了反噬,現在過來找你確定情況。一會兒如果他打電話過來,你就告訴他在家,說自己身體不舒服。”

  肖艷秋點了點頭,有些猶豫地打量了我一眼,說你們不會對他怎么樣吧?

  我皺了一下眉頭,說怎么,你真的跟他處出感情來了?

  肖艷秋搖頭,說不是,我擔心——我現在的職位是靠他上去的,他如果出了什么事情,我……

  我苦笑一聲,搖了搖頭,卻沒有說話。

  在經歷過了最開始的憤慨之后,她開始謀算起了這事兒對她正常生活的影響來,這事兒聽起來有些不太好,不過卻是最現實的問題。

  我沉默了一會兒,然后告訴她,說你別擔心,那家伙對你造成的傷害,如果沒有人來管,我幫你處理,一定會給你一些經濟上的補償,讓你不至于什么都沒有得到的。

  聽我這般說,肖艷秋閉上了眼睛,突然間流出了眼淚來。

  過了一會兒,她堅定地告訴我,說不用,只要他受到應有的懲罰就好,我其它的都不要。

  我嘆了一口氣,而這個時候,肖艷秋的電話響了,她拿起來給我看,卻真是劉經理打來的,她有些緊張,說我該怎么辦?

  我說你正常說話就行了,不用擔心什么,一會熱他來了,交給我來處理。

  肖艷秋深吸了一口氣,然后接過了電話。

  這女人當真是個天生的演員,原本緊張得要死,結果一接通,演技立刻爆發,對這電話那頭的劉經理叫老公,軟軟糯糯的,聽得我都有些骨頭發酥。

  仔細想想,還好當初我沒有對她下手,若是這女孩兒真的成了我的女朋友,我估計自己罩不住。

  劉經理有一輛帕薩特,所以過來得倒很快,差不多二十分鐘左右,那房門就傳來了開鎖的聲音。

  我們讓肖艷秋去臥室里待著,而我和屈胖三則蹲在書房。

  半分鐘之后,客廳里傳來了腳步聲,然后劉經理那拿腔捏調的普通話就在房間里響了起來:“寶寶,你怎么了,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前往主臥,就必須經過書房,我們沒有關門,就在那兒等著。

  劉經理從我們跟前走過去,余光處瞧見了我們,不由得嚇了一大跳,下意識地往墻上靠去,隨后反應過來,怒聲吼道:“你們是誰,干什么的?”

  我和屈胖三走了出來,一前一后將他給圍住。

  我瞧見一臉憤怒的劉經理,說劉老板好健忘啊,我們周五的晚上剛剛見過面,你怎么就忘記了呢?

  那日夜場沖突,出頭的是阿峰,我基本上都在旁邊打醬油,劉經理驟然之間記不得很正常,好在經過我的提醒,他一下子就想了起來,臉色變得陰晴不定,盯著我,說你們出現在我家做什么?

  我說不做什么,有點事兒想要問一問劉老板。

  劉經理望了主臥一眼,說我太太呢?

  我說你太太在港島,里面那女孩兒,只不過是被你用卑鄙手段弄上手的可憐人而已……

  聽到這話兒,劉經理沒有任何征兆,轉身就跑,想要越過屈胖三,跑到客廳,然后離開,結果屈胖三多雞賊的一人,哪里能夠讓他得逞,不動聲色地伸出腿來,把他給絆了一下。

  劉經理跑得急,給這么一絆,人直接騰空而起,然后重重摔落在地,發出了一聲巨大的噗通聲。

  他殺豬一樣的大叫,然后高喊“救命”。

  這家伙是想把水給攪渾,我哪里能夠讓他得逞,走過去,一把揪住了他的脖子,將他給扯到了客廳里面來,順手將茶幾上削水果的刀子拿起來,抵在了他的脖子上,然后將我們剛才沒有喝過的水直接淋到了他的腦袋上去。

  感受到了水果刀的鋒利,還有白水的冰涼,劉經理清醒了許多,“噗通”一聲跪倒在地,然后說道:“兄弟有話好說,別動粗。”

  我說不跑了?

  劉經理小心地搖著頭,說不跑了。

  我說想通了?

  他點頭,說對。

  我盯著他看了一會兒,然后拿開了他脖子上的水果刀,坐在了沙發上來,他起身,也想坐,旁邊的屈胖三直接給了他一個大耳刮子,呵斥道:“叫你起來了么?跪著,你這人渣!”

  他已經是留了手,不過這一耳光仍然響亮,那劉經理給扇得口吐血沫,越發的驚悸了起來,跪在地上不敢動彈。

  我和屈胖三坐在了沙發上,這時肖艷秋從主臥溜了出來打探消息,給我瞧見,指使她道:“幫忙倒杯水來,我有點兒口渴。”

  屈胖三喊道:“我要紅牛,你冰箱里有的。”

  肖艷秋瞧見劉經理跪倒在我們跟前,大氣都不敢喘,知道我們已經控制了局面,于是過去幫我倒了水,又給屈胖三拿了飲料來。

  劉經理瞧見她,可憐巴巴地說道:“寶寶……”

  肖艷秋聽著這親昵的稱呼,脖子上泛起了一層雞皮疙瘩來,偏過了頭去,說你別叫我,我不認識你這人渣。

  劉經理還想開口,結果給起身接飲料的屈胖三又一大耳光抽了過去。

  啪!

  這一耳光打得結實,劉經理直接撲騰在了地上去,好一會兒方才勉強爬了起來,頭低著,一臉青腫。

  我咳了咳,說嘿,劉老板,我們可以開始了么?

  這兩耳光打得劉經理一點兒脾氣都沒有,他哭喪著臉說道:“你們到底要問咩也嘛?”

  我說劉老板是個痛快人,我也就不跟你繞彎子了,咱打開天窗說亮話,那天夜里,有人給我兄弟阿峰下了降頭——你別緊張,我知道不是你,不過你因為是認識的,告訴我,他叫什么名字,現在住在哪里……

  劉經理一臉錯愕,有些猶豫,不過還是搖頭說道:“我不知……”

  啪!

  一記耳光,我悠然說道:“劉老板你可想清楚了。”

  劉經理哭了,說我真的不知……

  啪!

  啪!

  這回是兩耳光,我慢條斯理地站起來,瞧見癱倒在茶幾跟前的劉經理,可憐兮兮地在那兒吐血,我卻毫不客氣,伸出腳,用鞋底踩住了他的腦袋,淡然說道:“劉老板大概是有什么誤會,你是不是覺得我們是警察過來辦案子呢?”

  劉經理哭了,說難道不是?

  我說踩著他那張面目可憎的臉,想起這段時間來肖艷秋這么一好女孩兒,給這家伙蹂躪猥褻,心中就是怒火騰騰,說很抱歉給你這樣的印象,不過說實話,我不是。

  屈胖三在旁邊悠悠地說道:“你若是合作,留一條性命,若是不合作,你十二樓對吧,要不要我送你坐一趟飛機?”

  我們越是這般輕描淡寫,話語里面的殺氣便越是濃烈。

  如果是尋常人,說出這樣的話語來,劉經理或許并無感覺,然而無論是我,還是屈胖三,都是經歷過不知道多少事情的狠角色,手上的性命也不知多少,這些經歷凝結而成的煞氣,讓劉經理一陣哆嗦,他沉默了幾秒鐘,終于扛不住了。

  他跪倒在地,嚎啕大哭,說不是我,不是我,是俞百里那家伙,他氣不過,非要找阿峰麻煩,我也勸過的……

  他哭得如此悲傷,以至于我都有些難過。

  深吸一口氣,我說你真勸了?

  劉經理點頭如搗蒜,說對,我勸了,真的,我說那小子是我公司里面的下屬,回頭我找理由編排他就是了,沒必要浪費,結果俞百里就是氣不過……

  我指著肖艷秋,說她背上的那東西,也是俞百里給你弄的?

  劉經理一下子慌忙朝著肖艷秋磕頭,一邊磕,一邊說道:“寶寶,對不起,我當時真的沒辦法了,我不能坐牢,所以才求了他——我是真的愛你啊,求你讓他們別殺我……”

  肖艷秋一臉糾結,又是憤怒,又有些心軟。

  我揪住了劉經理的脖子,說這事先不談,俞百里人在那里?

  劉經理一臉灰色,說在澳門。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