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九章 賭城游記

  江城毗鄰澳門,當天下午我們就乘車前往拱北口岸,然后過關,前往了澳門。

  因為之前辦通行證的時候,港島和賭城是一起弄的,倒也不用特別再辦什么手續,這一點還算是比較方便。

  我之前的時候,就已經問清楚了劉經理,得知了那個俞百里的住址,得知他父親在新葡京附近開了一家風水事務所,在港澳臺一帶,也算是挺有名兒的風水師傅,而且挺有勢力的,香港好幾個明星和大商人都是他父親的座上客,另外還有好些個嫩模干女兒。

  有這么厲害一爹,他算得上是人生贏家。

  不過可惜他惹到了我們,這事兒就做得有些不明智了。

  為了阿峰的安全,我不得不跟這家伙談一談,看看應該怎么處理。

  對于這事兒,我的意見呢是警告一下就好,以和為貴,畢竟人家在賭城也是地頭蛇,如果真的弄起來,到時候我就是一累贅,只怕會吃不了兜著走。

  然而屈胖三不同意。

  他說人生就得快意恩仇,忍辱負重這事兒,是弱者逃避現實的手段,咱要是這么弄,人家直以為咱好欺負呢,哪里能夠理解你的良苦用心?

  所以就得揍這家伙一頓,付出點代價才行,要實在不行,就弄死他。

  畢竟如果沒有這俞百里,劉經理作惡了就會受到懲罰,肖艷秋就不會渾渾噩噩地失身那么久,而阿峰倘若是沒有了我們,說不定已經死了。

  這事兒不能因為阿峰被我們救下來了,沒死,咱就當做沒事兒了。

  敢殺人,就得承受代價,不能因為作惡未果就脫罪。

  屈胖三說得一點兒問題都沒有,我內心深處甚至挺認同他的看法,但我最終還是沒有同意這么做,而是跟他說我們跟那家伙先談一談,等談崩了再考慮這種極端的事情。

  畢竟那家伙不是孤家寡人,頭上來有一老頭兒罩著呢。

  屈胖三藐視權威,我卻不能。

  咱終歸到底,還是一小屁民,還得服人管,真的滿世界通緝我的話,別的不說,我媽也不能答應。

  畢竟我哥已經這樣了……

  兩人出了關口,直接坐著賭場接送的免費巴士前往市區,車上的人形形色色,大多都是國內的游客,過賭城這兒來感受一下合法賭博的快感的。

  畢竟作為一個海濱小城,賭城這兒出了幾個著名的大賭城和小賭場之外,實在沒有什么可以觀光旅游的。

  當然,你如果說媽祖廟算的話,我也沒啥可說的。

  兩人坐車,到了新葡京下車,新葡京對面就是舊葡京,如果經常看港片的話,這些建筑應該還算是比較熟悉,我找看著像當地人的路人問了一下地址,人家挺客氣的,素質挺高,用比較生硬的普通話幫我們認真地指點。

  有了這么準確的指點,我們前往附近的大廈,坐電梯只上十九樓。

  結果剛剛一出電梯,走到了那事務所跟前,方才發現人家已經關門了,我們這才注意到現在已經晚上七點半。

  呃,這下班得真早。

  屈胖三蹲在門口,而我則研究起那事務所門口的廣告來,琢磨著是不是打個電話去咨詢一下,結果拿出手機來,才發現國內的電話卡在這邊根本沒有信號。

  我一下子就傻眼了,不知道接下來該干嘛。

  我們不想把時間拖久了,畢竟劉經理這事兒瞞不了多久,一旦傳了出去,俞百里那小子有了防備,只怕我們就真的不好找他了。

  我問屈胖三,這才發現他蹲在地上,居然是在研究散落在地的一張小卡片。

  卡片上面是一個衣著暴露、風情萬種的女人,然后上面寫著充滿了誘惑的詞語,我感覺一陣頭大,一把搶過來,說你小孩子家家的,瞧這個干嘛?

  屈胖三指了指我們的頭頂,說樓上是一家芬蘭浴桑拿,我們去看看?

  我久居江城,自然知道這所謂桑拿,做的是什么忍不住翻白眼,說你去看什么呢?

  屈胖三伸了個懶腰,說去洗個澡啊?

  我說得了吧,別以為我不知道你那點兒小心思,不過你就算是想要花,也得再等幾年,現在的你,還沒那工具。

  屈胖三嘻嘻笑,說你真想多了,我只是想說,這樓里絕對會營業的,估計也就那里,這上下樓的,說不定認識,我們去問一下,說不定能夠知道俞百里的住處……

  我有些狐疑,說你確定?

  屈胖三認真點頭,說對啊,不然呢?

  我瞧見他眼神閃爍,貌似有詐,不過想一想,也不失為一種辦法,于是便硬著頭皮上了二十樓。

  二十樓這兒,一出電梯口,立刻看見立著的廣告牌,上面是濃妝艷抹的性感女人,看得人一陣臉熱,我有些打退堂鼓,屈胖三卻推著我往里走,穿過一道門廊,我來到了一個前臺這兒,立刻有個印度阿三迎了上來,用標準的普通話問候道:“先生來玩啊,幾位?”

  他這邊說著話,然后打了一個響指,立刻來了幾個不知道是菲律賓還是越南的小妹兒,穿著三點就迎了上來。

  我下意識地往后面一退,說我不洗澡。

  阿三哥瞧見我有些扭捏,熱情地說道:“不洗澡也沒關系,我們這里有很多項目的,先生進來了解一下。”

  我慌忙擺手,說不,不,我就是過來問一問,你知道樓下那家風水事務所的……

  聽見我真的是過來問事兒的,阿三哥立刻變了臉色,冷臉說道:“不知道,不知道。”

  熱情的姑娘們也一臉晦氣地往回走。

  這個時候,屈胖三那家伙直接掏出了兩千港幣來,用食指和中指夾著,說幫幫忙啦……

  阿三哥的臉一下子就又轉了晴,熟絡無比地將錢拿了過去,說先生您講。

  屈胖三點了點樓下,說十九樓的事務所,老板認識?

  阿三哥說俞神仙嘛,很有名的啊,怎么不認識?

  屈胖三說我們過來找俞神仙半點事兒,沒想到他這兒關門了,你能告訴我他住哪兒么,我們去登門拜訪。

  阿三哥一邊驗著鈔票,一邊說道:“這個啊,不知道啊,你們明天來不就行了——不過聽說俞神仙的生意很火的,需要提前半個月才能夠預約得到位置呢……”

  屈胖三說這樣啊,那你知道他兒子俞百里么?

  阿三哥露出了潔白的牙齒來,說怎么不知道,小神仙嘛,他是我們這兒的常客,來了新小妹兒,我都會通知他過來驗貨的嘛,很熟的。

  我來了精神,說也就是說你有他電話咯?

  阿三哥說當然。

  屈胖三說那你能幫我約一下他么,我們找他也行的。

  阿三哥打量了一下我們,沒有說話。

  屈胖三沒有任何猶豫,拍了拍我,我立刻明白了過來,又掏出了兩千港幣來,遞給了那家伙。

  印度阿三接過錢來,說我給他打個電話,跟他說一聲?

  屈胖三說不用,你這么說,他未必肯理會我們,你告訴他,說你們店新到了小妹,讓他過來驗驗貨就好,等他來了,我們再跟他談。

  阿三哥有些猶豫,說這樣子不好吧,要萬一得罪了小神仙,那可怎么辦?

  屈胖三說你放心,送錢上門的事情,他怎么會生氣?

  大概是我們給錢太大方了,拿人手短,阿三哥最終還是打了電話,結果那邊關機,沒有接。

  他十分抱歉,錢都拿了,卻一點兒事都沒辦成,于是告訴我們,說小神仙是個夜貓子,平日里最愛去的,有三個地方,一個是新葡京的貴賓廳,一個是舊葡京的金魚缸,還有一個是凱旋門九號夜總會,如果真想找他,去這三個地方,絕對能夠找到。

  我在心中默默記住,而屈胖三指著這家伙,說你小子別騙我們啊,要不然回頭弄你的。

  印度阿三一臉燦爛的笑容,說沒問題,對了,兩位老板不來玩一下,很爽的……

  我們在這家伙熱情的招呼聲中離開,兩人琢磨了一下,決定先去最近的舊葡京,一路走到了那所謂的金魚缸,才發現這兒只是一個過道,墻壁上鑲嵌著一大排魚缸,里面有各種熱帶魚兒,還有過往的游客。

  我有些納悶,想著俞百里這家伙沒事兒來這里干嘛呢?

  沒曾想就在我左右張望的時候,一個身材高挑、氣質出眾的美女突然迎了上來,朝著我嫵媚一笑,說老板去不去?

  我一愣,說去哪里?

  美女沖我眨了眨眼睛,說老板你懂的……

  呃,我懂了。

  望著這一片回廊里時不時駐足的游客里面,穿梭著花蝴蝶一般的各式美女,我立刻就秒懂了,慌忙擺了擺手,說不用,不用。

  美女瞪了我一眼,又繼續朝著下一位眼神飄忽的男性游客找去。

  我狼狽地在這一帶找尋了一圈,沒有看到,然后決定前往新葡京的賭場那里去找尋。

  結果到了賭場門口,才知道二十一歲以下的人不得入內。

  我和屈胖三商量,最終決定由我去打前站,然而當我進了賭場,前往那指定的貴賓廳的時候,卻給攔在了門外。

  人家告訴我,沒人帶不給進。

  我跟門口的保安爭執了一番,而這個時候,突然間我感覺到有好幾人朝著我這邊走了過來。

  在遠處,我瞧見了那天瞧見的光頭胖子。

  俞百里在這里。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