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十章 虎落平陽

  在瞧見俞百里的那一瞬間,我顯得無比的興奮。

  因為我這么久的奔波,終于有了結果。

  然后我有些慌了。

  因為我開始意識到了一個很嚴重的事情,那就是我現在跟屈胖三是處于分離狀態的,而因為缺乏了必要的通訊手段,被攔在了賭場之外的屈胖三,根本沒辦法了解這里面的情況。

  這使得我需要獨自一人面對俞百里這個地頭蛇,如果這是在之前,我并不會畏懼,但現在的情況有些不同。

  與蓬萊島趙公明的一戰,使得我至今都沒有回復過來。

  我雖然不至于癱瘓在床,行動不便,但是此刻的我并不會比普通人強上多少,而且還需要面對著時不時的陣痛。

  至于我壓箱底的手段聚血蠱小紅,至今都沒有醒過來的跡象。

  我發現自己獨身一人前來此處,實在是一個錯誤。

  我太托大了。

  瞧見那幾個白襯衫扎領結、看上去像工作人員一般的家伙圍上來的時候,我幾乎是下意識地想要逃開。

  然而很快我就鎮定了下來,知道這個時候不能有任何異動。

  我不動,表明我是賭場正常的客人,為了維護賭場的名聲,這些人不敢對我有任何動作,而一旦我露出了驚慌之色,奪路而逃,恐怕立刻就會有一大群的人撲上來了。

  因為我已經打擾了人家的正常秩序。

  我深吸了一口氣,裝作鎮定地面對著這些圍過來的家伙,而一個留著兩撇小胡子的中年男人朝著我禮貌地鞠了一下躬,說先生,你好。

  我點了點頭,說有什么事么?

  中年男人指著不遠處的俞百里說道:“那位先生說認識你,想讓你去貴賓室談一談。”

  我皺著眉頭,說對不起,我不認識他,也不想跟他談什么。

  說完話,我準備離開,然而中年男人卻伸手攔住了我。

  我眉頭一皺,說怎么,你這是什么意思?

  中年男人慢條斯理地說道:“先生,可能我的意思你沒有聽懂,那位先生想跟你談一談,希望你去一趟貴賓室。”

  我說想跟我聊天的人多了,我每個都理會的話,顧得過來么?

  中年男人依舊堅定地攔在了我的面前,而其余幾個人也一下子將我給圍住了,周圍的眾人瞧見,露出了鄙夷的目光來,繞開了路走去,還有人低聲議論,不知道在討論著什么。

  那男人深吸了一口氣,然后低聲說道:“先生,請不要讓我們難做。”

  我說那你的意思,是我若是不愿意,你就準備將我給劫持過去咯?這就是你們賭場的規矩?賭客難道連自由進出的權力都沒有了?

  中年男人壓低了聲音,說客人當然擁有絕對的自由,但出老千的賭棍卻不在這行列。

  我眉頭皺了起來,盯著他,說你說我出老千?

  中年男人搖了搖頭,說不是我說的,是俞顧問說的,他是我們賭場請來的特別顧問,既然他這么說了,我想先生應該有配合調查的義務。

  我忍不住笑了,說我進你們賭場來,一盤都沒有賭過,你說我出老千?

  他說既然是這樣,那您更應該去一趟,洗清身上的嫌疑了……

  我們兩人在這兒僵持著,旁邊到底還是出現了圍觀的人,那中年男人也有些尷尬,終于沒了耐心,對我說道:“先生,你配合一點兒,不要逼我們采用強硬的手段,到時候鬧得大家都不好看,可就不好了。”

  他的言辭懇切,我想了一下,覺得在這賭場之中,也算是公共場合,況且俞百里未必知道我在調查他,我即便是過去,因為問題也不大。

  最重要的是,我若是真的被人給拖走,事兒可就麻煩了。

  要知道這邊的賭場都有賭城警察在駐扎,到時候如果鬧到了警局里面去,我原本想要低調的計劃,就全部泡湯了。

  在這樣的時候,最好的肯定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我最終還是低了頭,跟著這幾人往著角落的通道那兒走去,而這個時候,我已經瞧不見了俞百里,估計那小子已經在辦公室那邊等著了。

  我跟著這幾人往里面走,如此一陣轉折,前面又出現了兩個黑西裝來。

  中年男人他們是維持現場秩序的安保人員,不能離開太遠,所以就跟這兩人做了交接,那兩人對我倒也十分客氣,說先生這邊請。

  他們帶著我來到了一個隱藏在內部的獨立電梯,然后往下。

  到了負層停車場,他們將我給送出了電梯,然后指著門廊站立著的俞百里說道:“你們談,我們隨后過來確定結果。”

  說罷,這兩人居然就走了。

  而當電梯門關上的時候,我立刻就有了一陣不妙的預感,因為除了俞百里之外,旁邊還站著三個男人,一個穿著花襯衫,兩個穿著Polo衫,看樣子都不是賭場的工作人員。

  如果是想要調查我出老千的事情,怎么可能沒有賭場的人參與呢?

  感覺到了事態不對的我并沒有慌亂,而是穩定下了情緒來,瞇著眼打量俞百里,說你什么意思,我們認識么?

  俞百里從兜里掏出了一根牙簽來,在手中靈活地把玩著,然后慢條斯理地說道:“我之前的時候,也在想這個問題,我們認識么,你們找我干嘛呢?后來終于有了印象,之前在江城西區的時候,我跟那個撲街仔沖突的時候,你似乎就在旁邊……”

  他平靜地說著,徒然間雙眼圓睜,盯著我說道:“說,為什么要調查我?”

  我搖頭,說抱歉,我不知道你在說些什么。

  俞百里嘿嘿一笑,說還嘴硬?要不要我找卡皮爾過來,跟你當面對質啊?好家伙,算計都算到我的頭上來了——說,你找我什么事情,是不是跟那撲街仔身上的小鬼降有關?

  我知道事到如今別無辦法,只有一條路走到黑,說隨你怎么想,我不知道你在說些什么,抱歉,我得走了。

  說罷,我轉身就去按電梯,想著離開。

  然而俞百里用盡手段,將我給弄到這里來,哪里能夠讓我離開,眼色一使,旁邊幾個人立刻就撲了上來。

  圖窮匕見了?

  我深吸一口氣,抬腿就踹,第一個家伙沒有防備,給我一記戳心腳踹飛了去,然而另外兩個顯然有了防備,而且都還是練家子,結果三兩下就將我給按倒在地。

  這些家伙對于我來說,本來不過是些小雜魚,然而就在我想要提氣的時候,腦袋卻突然一陣眩暈。

  我天旋地轉之間,給人按倒在了地上,不過還沒有等我掙扎,那兩人就如同觸電了一般,渾身一陣哆嗦,身子抖如篩糠。

  他們顯然是被我體內那充滿雷意的氣息給撂翻了。

  四個人都倒在了地上,我艱難地想要爬起來,結果那姓俞的跑過來,照著我的臉就是一大腳。

  我本來就身子虛弱,結果給這一下踹得直發暈。

  相比于內傷,他那一大腳倒也算不得什么,只不過我腦袋一陣劇烈疼痛,等我反應過來,卻給那家伙一陣拳打腳踢。

  不過這事兒還真的是怪了,雖說我修行日久,又算是皮糙肉厚、扛打擊了,但這家伙用的勁兒可不輕,如此一頓胖揍,我原本以為身子虛弱到了極點的自己根本就扛不住,沒想到他這一通暴打,卻讓我感覺到了一陣莫名的舒服。

  就好像你跑了個一千五百米,然后跑到中醫推拿的地方,別人給你按摩一樣舒爽。

  我莫名有一種舒服得忍不住叫出聲來的沖動。

  雖然很痛,但真的很爽啊?

  我是不是賤骨頭啊?

  不過被動挨打的我卻并沒有還手之力,只有用雙手抱住了我的腦袋,讓他別打到臉。

  俞百里打得累了,停歇下來,我甚至都有些難過,而好在這個時候另外三人也加入了戰團,對我又是新一輪的拳打腳踢,弄得我就好像是泡溫泉一樣,忍不住呻吟了起來。

  結果這個時候四個人都停了下來,穿花襯衫的那個人一臉猶豫地問道:“小神仙,這個家伙好像不行了,叫都不叫,奄奄一息了。”

  俞百里上前來,用腳踩住了我的腦袋,說嘿,沒死吧?

  我朝著他吐了一口唾沫,說龍游淺灘遭蝦戲,虎落平陽被犬欺,你死了我都不會死。

  俞百里嘿嘿一笑,說你趕緊交代,破了我小鬼降的那家伙是誰?

  我說是你大爺我。

  俞百里冷哼一聲,說就憑你?老子讓你三十年,你都不夠格,嘴硬是吧?老子有的是辦法編排你——胡三,讓你找的人呢,來了沒有?

  花襯衫上前,說來了,肥佬扒,崩牙駒的手下,在路環監獄那邊弄了一個地方,也是他們的刑房,把這小子弄過去,保管他不到兩小時,直接就嚇尿了去……

  俞百里嘿嘿一笑,說真的有那么神奇?

  花襯衫胡三賠笑道:“水房叔有木有,省港旗兵呢,大圈仔里一等一的硬漢呢,結果呢,肥佬扒親自出手,用攪拌機把兩只手都給絞成了肉泥,然后包湯圓吃,然后什么都交代了……”

  俞百里說咩也,演黑社會貳么,這么兇殘?

  胡三笑,說就是這么兇殘,不知道這小子,能夠堅持多久呢?

  俞百里淡然而笑,說真的很期待呢。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