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十一章 肉臂餃子

  我被捆得結結實實,然后嘴里塞上了布條,扔進了汽車后備箱里,一路拉著離開了賭場。

  我蜷縮在汽車的后備箱里面,一路顛簸,不知西東,濃烈的汽油味讓我有些頭暈,然而俞百里剛才的那一通暴打,卻讓我百骸舒展,感覺好久都沒有這么舒服了。

  為什么呢?

  我忘記了危險,開始思索起了這么一個問題來。

  好一會兒之后,我仿佛琢磨過了味兒來。

  我的身體為什么會出現問題?

  最重要的一個原因,就是碧游宮趙公明臨死之前,從軀體里蹦出了一個金光燦爛、與他一般模樣的小人兒,結果那玩意給嘴饞貪吃的聚血蠱小紅給一口吞進了肚子里去。

  那個時候的趙公明雖然被我一劍斬殺,但并不代表他不強大。

  事實上,被神劍引雷術的落雷轟擊而能不死的趙公明,他在境界之上,已經儼然成為除了神秘未知的守陣老頭之外,蓬萊島第一人了。

  他唯一需要的,是時間。

  從這一點來看,無論是海公主、鳳長老,還是趕海大長老,她們都應該感激我,因為如果我沒有能夠在趙公明否極泰來的最低谷,將他給干掉的話,只怕此刻的蓬萊島已經姓了趙。

  我身體的原因,終歸到底還是一件事,那就是消化不良。

  人吃多了,胃撐住了,那就吃點兒健胃消食片,但聚血蠱吃多了,而且似乎吃了不該吃的東西。

  被雷劈過之后而沒死的趙公明,就如同被雷劈過的樹芯一般,本身就充滿了濃郁的雷意。

  他就是一種另類的“雷擊木”,對于雷意有著最天然強烈的親和力,而那小人兒顯然是趙公明的精華所在,所以里面蘊含的雷意也是聚血蠱所不能夠自行消化的。

  我之前沒有辦法,即便是神通廣大、似乎無所不知的屈胖三也無能為力。

  然而就在剛才,那俞百里街頭混混一般地暴揍,卻讓我生出了幾分異樣的快感來,也讓我突然間明白到——如果自己消化不良的話,不如試試借助外力。

  所以不知道為什么,離開屈胖三的恐懼在此刻消減了許多,反而讓我生出了莫名的期待來。

  人在嘗試過了力量之后,就如同上了癮,很難割舍的。

  若是之前,俞百里這樣的人,我讓他一個手,都能夠將其制得服服帖帖,然而此刻卻受盡責罵和侮辱,這口氣我如何能夠忍得下?

  我先前對他還留著幾分忍讓,想著以和為貴,想著卻不同了。

  我滿腦門的心思,就是倘若有機會,干死他。

  我絕不猶豫。

  車子一路走,不知道過了多久,我被拖到了一個宅院來,因為被蒙住了眼睛,所以什么都瞧不見,進去之后,居然還有地下室。

  我的眼睛被蒙住,所以其他的五感就變得格外發達起來。

  我能夠聞到這地下室里有著濃濃的血腥之氣,在隔壁不遠處,還有痛苦的慘叫聲傳來,不過因為隔音良好的關系,如有若無。

  當蒙在眼睛前的布條被解開的時候,我發現自己身處于一個陰冷潮濕的空間。

  這兒有一個鑄在水泥地上的鐵椅子,我被推坐在了上面,雙手雙腳都給綁在上面,面前有一個大鐵火盆,里面燒著旺旺的火焰,旁邊擱著一排各式各樣的烙具,而一個滿臉油光、上半身光著的大胖子正在跟俞百里小聲交談著。

  看得出來,那大胖子應該就是俞百里之前提過的肥佬扒,當地黑幫數得上名頭的狠角色。

  那家伙對俞百里顯得十分尊敬,站在他面前的時候,身子是半傾著的。

  簡單講了兩句,肥佬扒拍著自己滿是油垢的胸脯,說小神仙你放心,我肥佬扒辦事,絕對妥當,保準讓你滿意。

  俞百里恨恨地看著我,說這小子背后那人,將我養了三年的泰國小鬼給破了,不找出那人來,我氣如何能夠消減,他要是嘴硬,你就給我往死里整,留一口氣說話就行。

  得了這說法,肥佬扒嘿然一笑,說好嘞,你就瞧好了,我這手藝,可不是白來的。

  說罷,他去水盆那兒洗了洗手,然后旁邊有人遞上了白毛巾來。

  他將手擦干,又有人遞了三炷香來,他接過來,然后走到了角落處的一個神龕前,對著那神像拜了三拜,然后說道:“關二爺,吃香咯……”

  三炷香插上了神龕,他氣勢十足地走到了我的跟前來,居高臨下地看著我,趾高氣揚地說道:“抬起頭來。”

  我冷冷斜了他一眼,說怎么地?

  肥佬扒點了一根煙,慢條斯理地吸著,然后盯著我,客氣地問道:“來一根?”

  我搖頭,說不好這一口。

  肥佬扒笑了笑,吐出了一口煙圈來,說你是條漢子。

  我說如何見得?

  肥佬扒說一般人瞧見我,就算不認識我,也給我這一身殺氣給嚇得渾身直哆嗦,膽小一點兒的更是直接嚇尿了,實話跟你說,你坐的這張椅子上面,不知道有多少人大小便失禁,弄得衛生一點兒都不好弄,你現在這么淡定,實在少見。

  我咳了咳,說我不是不怕,只是在此之前,并不認識你。

  肥佬扒毫不在意,說那你以后的有生之年里,每一次回憶起來現在的時刻,都會被恐懼所支配,而這就是我的樂趣。

  我說是么?

  肥佬扒沖我微微一笑,說我們開始吧?

  我說請。

  我的嘴硬讓肥佬扒有些意外,他盯著我許久,發現我一點兒緊張都沒有,就好像自己根本置身事外一般,既不求饒,也不恐慌。

  這事兒讓他有些不爽,于是肥佬扒伸出了手,有人遞了一根黑乎乎的木頭給他。

  肥佬扒掂量著手中的這根木頭,對我說道:“這是槐木,槐木屬陰,又喚作鬼木,打起人來特別疼,我這個是請泰國上師特別定制的,這根棍子下的亡魂,沒有五十也有三十,我拿來,給你先松松骨。”

  我說請……

  砰!

  我的話語還沒有說完,那家伙手中的槐木棒就驟然落下,一下子就敲在了我的頭蓋骨上面,發出了一聲清脆的響聲來。

  他是個老刑手,用力精準,這一棒子打下來,我感覺眼前一黑,下意識地叫了一下。

  啊……

  那胖子嘿嘿一笑,說怎么樣,現在還嘴硬么?

  我抬起頭來,對他惡狠狠地說道:“痛快,再來!”

  肥佬扒以為我在說反話,提著那槐木棍,朝著我的腦袋又來了一下,這一回更加重力了,我在劇痛之中,又感覺氣血舒暢許多,口中大聲叫著,說輕了,輕了,得重點兒!

  我的挑釁讓肥佬扒一點兒面子都沒有,他也是發了狠勁兒,操起那槐木棍,就朝著我劈頭蓋臉地一通揍。

  那槐木棍敲打在我的頭蓋骨上面,就好像打鼓一般,咚、咚、咚地響著。

  我并非鐵人,雖然修行讓我的身體變得超乎常人,但終究還是肉身,那家伙一陣發狂地敲打,將我弄得滿頭鮮血,頭上流下來的鮮血將我的眼睛都給糊住,視線模糊,感覺上半身的骨骼都快要碎裂了去。

  而越是這種碎裂之后的麻癢,讓我欲罷不能,越發地瘋狂起來,大叫道:“肥佬扒,你特么不是狠么,怎么像個娘們兒,沒吃飯還是咋地?”

  肥佬扒耍狠一輩子,就沒見過比他更狠的角色,他也給我弄得來了火氣,那一通打,到了最后,那槐木棍居然“咔嚓”一聲,從中間斷開了去。

  當瞧見那槐木棍斷開的豁口時,肥佬扒終于意識到自己面前坐著的這人,跟以前的行刑對象都不同,那骨頭有些超乎尋常的硬。

  打人其實也是一項重體力的活計,肥佬扒不停喘息著,而這個時候有些發呆的俞百里終于回過神來,上前說道:“嘿,我還想從他嘴里掏點兒東西出來呢,別給打死了。”

  肥佬扒惡狠狠地看著我,說沒事兒,這小子是個練家子,弄不死他的。

  俞百里奇怪,說練家子?不會吧,看著不咋地啊?

  肥佬扒說廢話,一般人的話,給我這一通打,不死了十回,也有八回了,哪里還有這般囂張?

  他一邊說著話,一邊伸手去拿著那燒得滾燙通紅的烙鐵,朝著我的胸口燙來。

  嗞……

  一聲油脂的炸響,我感覺一陣過電般地劇痛,胸口處的皮膚與衣服黏在了一起,然后燙得黑煙直冒,滾滾而來。

  啊……

  我一聲慘叫,卻感覺經脈之中的郁積又通暢了許多,不過這個時候肥佬扒卻一下子拿不住那烙鐵,哐啷一聲,直接掉落在了地上去。

  旁邊的人慌忙上前,說師父怎么了?

  肥佬扒一臉錯愕地望著我,說這小子身上有電?

  俞百里說有,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碰他就渾身發麻,不知道這家伙怎么搞的……

  肥佬扒盯著依舊不肯屈服的我,嘆了一口氣,說看來不拿出我的看家絕學,你是真不肯低頭了——小七,去吧絞肉機拿過來,我要把這小子的一對手臂弄下來,今天包餃子吃。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