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卷 第十六章 失足

  溶洞子的開口有些狹窄,僅僅能容一人前行,往里走了幾米,才寬闊一些。

  或許是經過了長達大半天的煙熏火燎,里面有一股嗆人的濃濃煙味,而與這些氣味一起的,還有一種難以形容的臭味。我在前面帶路,頭頂著工程塑料的礦工帽,明亮的燈光朝著前面探去。并不是人人都如同我一般灑脫自然,不怕毒蟲,所以除了我之外,所有人都穿著厚重的防化服跟在后面。雜毛小道也是如此,這廝穿上之后,感覺氣悶得很,又將帽子給脫了下來,跟著我緩緩前行。

  虎皮貓大人懶得出奇,找到了馬海波,在他頭頂上盤踞下來,然后安靜地打盹。

  虧得它還要在行進的過程中,保持平衡。

  走進洞子里,為了安全的需要,我也顧不得胡文飛他們會不會發現朵朵,直接將這小丫頭給我喚出來,幫我在前面探路。相比我而言,朵朵的預知能力更加強大,也更能夠發現和預警危險。當然,大家誰都不是傻子,即使朵朵隱匿了身形,然而胡文飛、楊操等人還是一下子就發現了,我回過頭,看見幾個人眼睛往一邊飄忽而去。

  帶著防護帽,看不到他們的表情,但是我似乎還是感受到了一絲質疑和不屑的目光。

  我扭過頭,大步朝前走。

  那目光我能夠猜到是來自于那個叫做賈微的中年婦女,不過既然把我忽悠做了最危險的帶路黨,還這般地鄙視我,倒是讓我心頭好是一陣不爽。走了幾十米路,溶洞子里的氣味方才好了一些,然而我看到地上竟然出現了許多拳頭大的黑東西。我用頭頂的燈看過去,只見肌骨柔韌、毛茸茸的,都是些死去的蝙蝠。

  這些應該是被吳臨一這個苗家老頭所熏死的,我順著道路往前走,發現地上死了不下于四十多只。

  在我的印象里,那個刻得有壁畫的大廳之中,仿佛聚集著很多這種小動物在,而且還是吸血的,如今死了,倒也讓人心中好受一些——生死關頭,誰也不會去想蝙蝠無辜之類的事情。我接著走,到了第一個分岔路口的時候,我突然發現地上密密麻麻地鋪了一層爬蟲,而且有的還翻滾轉動著。隔得有差不多七八米,我用頭頂的探照燈照過去,是如同壁虎一般的東西,頭似蛤蟆,眼大而突出,頸部短而粗,皮膚粗糙,全身密生粒狀細鱗,還剩下些個活著的,不斷地發出哧哧的叫聲。

  不知道為什么,一看到類似于這般的爬行動物,我就會想到白堊紀時代的恐龍。

  我停住了腳步,后面的人就跟了上來,有人問怎么了?我扭過頭去,卻是宗教局的楊操。他也已經將頭上的防護罩取了下來,腦門上全是汗水。我努努嘴,他走到前面,嘶了一口氣,說紅瘰疣螈?這下子造孽了,這些可都是國家二級保護動物,結果都被我們給悶死了,這么多……我說怎么辦?這些東西有毒么?

  他點點頭,說有。

  我指著左邊的道口,說要從這里過去,這一層死的活的疣螈擋了道,你說怎么辦?旁邊擠進來一個人,站在前面,脫下防護罩,吹了一聲口哨,一個黑影子從后面溜了上來。是賈微,她照樣蹲下來,跟這個奇怪的小動物“法式濕吻”,然后摸著它的頭吩咐了一會兒,變種食蟻獸小黑立刻沖到前面去,一陣驅趕,硬生生地給我們趟出一條路來。

  見到這些奇怪出現的紅瘰疣螈,吳剛走上來拍了拍幾個摘了頭罩的人,勸說道這里十分危險,最好還是帶著防護頭罩前行吧。雜毛小道倒是聽勸,或者說是怕死,反正是毫不猶豫地就戴了起來,反而是兩位宗教局的人,聳了聳肩膀笑,說陸左都不用,我們也不怕的。

  我們接著往前走,雖然小黑給我們掃出了一條道路,但是并不完全,所以即使我小心翼翼地找空地走,仍然免不了地踩到了紅瘰疣螈的尸體上。這是一種很奇怪的感覺,滑膩膩的,一腳上去還能感覺到尸體的炸裂聲,有漿汁流出來,讓人的心里面咯噔一下,十分不舒服。如此又走了一段路程,不斷地看到各種各樣的蟲子毒物尸體在通道里,有斑蝥、穴居狼蛛、赤馬陸、千足蜈蚣……許許多多,不一而足。

  看得出來,那個來自同仁的蠱師吳臨一倒是幫我們省了不少事。要不然,這密密麻麻的毒蟲陣,我們這些人可又要闖一趟了。

  望著地上這些爬蟲,我們都不由得感嘆:磨刀不誤砍柴工,昨天消耗的時間當真是劃得來啊。

  踩著各色毒蟲的尸體,我們安靜地走著,只聽到鞋底和硬殼蟲子的碾壓聲響,讓人心中不自在。看到這些東西,賈微的臉色開始白了起來,不知道什么時候,就已經將頭罩帶起。在這種幽暗的環境里行路,其實對于個人心理,是一個極大的挑戰。我聽到有好多人沉重的呼吸,不穩,除了三個警察之外,許多戰士也是有些心慌。

  畢竟不是野戰部隊,這些武警的戰斗力和心理都沒有達到一定的高度——當然,沒有經過戰火熏陶的和平時期,軍隊的戰斗力也就這樣吧。

  我循著記憶中的路,一直往左走,然而轉了兩個岔口,突然對這里有一種陌生的感覺,一點記憶都沒有。

  朝前猛走了一段路程,我發現不對勁,十分不對勁!

  不可能吧,又迷路了?

  看到我瘋子一般跑來跑去,胡文飛攔住了我,說怎么回事。

  我有些茫然,看到吳剛走了上來,問他說你還記得這里么?我們以前來過這個地方么?我指著前面不遠處開闊地的石筍問他。吳剛回想了一下,猶豫地說來過吧?我聽到了他的含糊,然后把隊伍中間的劉警官叫出來,問他還記得么?這個微胖的警察說有的,我們是到過這里,再往前走一段路,我們應該就能夠到了那個大廳了。

  我轉過身來,看向面前這一群打扮一模一樣的人,試圖找出一個曾經一起進洞的。

  終于,有一個戰士將防護頭罩解開,一字一句地跟我說:“這里,好像是上次迷路的時候,我們路過的地方。去的路上,沒有!”

  我打量這個戰士,似乎有些印象,叫做小陳,大號陳子峰還是陳什么,就是他當初想把在洞子里死去又詐尸的胡油然背回去,所以我的印象比較深刻。得帶了肯定的答案,我的心中卻莫名有一些空蕩蕩的。當初之所以走出這個迷轉宮,全憑著朵朵對于陰陽二氣的把握,才一路跌跌撞撞走出洞口的。而這一次,我們的目標卻是那個曾經到過的壁畫大廳。

  這山洞是個僵死的地方,建筑格局是成上萬年的地理運動所形成的,不可能說變就變。然而當我一直往左,想著過了三個路口,便能夠找到那個大廳的時候,卻意外地發現我們迷路了。我立刻跟胡文飛、楊操和吳剛等人說起了我的判斷,并且想叫人返回一截路,看看我們路上做的記號,是不是也被抹除了。

  賈微有些不確定,說你真的迷路了?

  我點頭說是的。

  賈微略帶責怪的語氣,說你怎么會這么糊涂,自己去過一個地方,竟然連路都忘了!這么重大的事情,你居然會忘記?

  她嘮嘮叨叨地表達著不滿,走在了我們前面的楊操突然出聲,讓我們到這根石筍后面來看看。我們不解,走過去一瞧,嚇了一大跳:只見在這陰影之中,跌坐著一個矮小的身影,滿面衰老的皺紋褶子,呈黑色,如同一個老人,毛色是黃綠色,眼睛亮晶晶的。

  它帶著鳥窩鍋盔一樣的草帽,正是一個矮騾子。

  在它的旁邊,食蟻獸小黑正在小心的嗅著這個溶洞的主人,而朵朵,則坐在我的肩頭,瞇著眼睛看它。和未晉級的肥蟲子不同,朵朵原本就不怕矮騾子,更何況這是一具已經沒有任何生命跡象的尸體。楊操蹲下來,翻開了矮騾子的嘴巴和鼻孔,然后回頭說道:“這個家伙并不是昨天死的,應該不是中了老吳的毒,而是……”他翻到了矮騾子的肚皮,上面有一道血淋淋的傷口:“死于內訌!”

  看這道傷口,似乎是那個人腳獾干的好事。

  這兩者,不是一丘之貉么?

  正懷疑著,突然聽到隊伍的后端一陣騷亂,吳剛大聲問怎么回事?有人回答說那邊有一個黑影子在我們的來路徘徊,問要不要開槍?我豁然站起身,回頭望去,光線的盡頭,果然有一個模糊的影子,只看這身高,就知道是矮騾子。

  經歷了兩次死人事件,我心中的憤怒攀升到了一定的高度,猛然掏出了懷里的震鏡,朝著那個黑影子追去:“抓活的!”

  那狗東西似乎在涂抹我們在墻上做的印記,一開始被電筒照住還沒有動,當我一開始沖刺,它便受驚一般往后跑開。我輕身簡囊,一下子就追出幾十米,轉過一道螺絲扭的道口,還沒反應過來,腳下就是一陣空。我大叫一聲苦也,嗖的一下就往下跌去。

  所幸坑不算高,四五米,我順勢一滾,倒也沒有受傷。

  然而趴在地上的我,手上竟然摸到了一團毛茸茸的東西。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