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十四章 倉皇逃躥

  馬秀才不是這個窩點的人,所以對除了我之外的任何人都不在意,任由他們倉皇離去。

  他站在了院子中間,身邊四個即便是夜里都還帶著墨鏡的西裝男,散發著強大的氣場,而等這些無關人等離開之后,他一揮手,眾人將我給隱隱包圍了起來。

  待感覺已經完全能夠掌握住了場面之后,他沖著我嘿嘿一笑,說陸言?

  我說是我。

  馬秀才說剛才有外人在,沒有來得及自我介紹,在下馬德才,是李生在賭城這邊的聯絡員。

  我說李生就是李致遠吧?

  馬秀才說對,看起來你們挺熟的,用不著我多做解釋——事情是這樣的,李生想要見你一面,識趣兒的話,留在這里,大家彼此的臉面都好看,如果不然,打起來的話,事情就不可控了。

  我冷笑,說你哪里來的這信心?

  馬秀才冷笑了兩聲,說剛才忘記說了,在下之前的時候,跟的是南方省的閔魔大人,倒是學了幾手,特別是觀人的手段,閣下現在的狀況,什么樣,我一眼都能夠瞧清楚。

  我說哦,這么厲害?

  馬秀才指著旁邊的幾人說道:“重炮手雷諾,之前是魅族一門的山門護法;這位叫做谷雨,之前是法螺道場的五當家;還有這位,星魔手下的花蓮廬主;最后一位,是風魔特工隊的教官……”

  他表現得很坦然,而面對著這家伙的囂張,我則有些迷糊,舉起手來,說等等,打擾一下。

  馬秀才很寬容地說道:“你講。”

  我說冒昧地問一句,你剛才說的那一幫子人,都是干嘛的?在下剛剛入了這江湖,對你們這幫亂七八的堂口有點兒不熟,抱歉哈……

  這波伊沒有裝成功,讓馬秀才有些尷尬,他沉吟了一下,然后說道:“簡單地說,就是這些人,都是我們大厄德勒的精英!”

  厄德勒?

  這不邪靈教么?

  我終于明白了,點了點頭,說哦,原來都是邪靈教的殘兵敗將啊?

  馬秀才咬著牙齒,說陸言,你是死到臨頭還嘴硬——諸位,幫我拿下此賊,為新教建功立業啊……

  “喏!”

  眾人一陣怒吼,憤然向前,而就在這個時候,我向后疾退,躲入了屋子里。

  而下一秒,我閃身進入了黑暗,腳踩斗罡,施展了遁地術,一步幾里路,便離開了這個險地。

  沒一會兒,我趴倒在了海灘邊上,翻身過來,聽著那潮起潮落的聲音,心臟不斷“噗通”跳動。

  疲乏至極……

  我這只是剛剛恢復過來,并沒有恢復全盛狀態,倘若對方僅僅只是一群黑幫分子,我憑借著一劍斬的手段,即便不用太多的氣力,也能夠廝殺一場,但如果對方都是一幫修行者,只怕我還不是對手。

  既然如此,我何必自取其辱,與這幫人斗毆呢?

  我當務之急不是打架,而是逃離。

  在沙灘上休息了許久,我打量左右,瞧見對面卻是橫琴島。

  橫琴島隸屬江城,是一個國家級的開發區,與賭城毗鄰,都不能說隔海,只能算是隔河相望。

  我這個時候全身都是鮮血,處處都是傷,亟需休養,留在澳門的話,很容易會被地頭蛇給找到,不如暫時離開賭城,等回頭來,再殺一個回馬槍。

  至于屈胖三,我只有回頭再想辦法跟他聯系了。

  這家伙沾上點毛都能夠成精了,也不怕他出什么問題。

  如此思慮妥當,我絕對渡河,游到對面的橫琴島。

  這段距離說遠不遠,說近不近,以前的時候,很多人抱著一塊泡沫都能夠偷渡過來,我這點兒水性已經是足夠了的。

  唯一讓我頭疼的,是此刻的我渾身都是傷,特別是頭部,如果浸潤了海水,不知道會不會越發嚴重。

  不過很快我就發現,隨著聚血蠱小紅逐漸恢復了意識,我的恢復力也在逐漸增強。

  費勁了不少氣力,我終于游到了橫琴島。

  作為國家級開發區,巨大的橫琴島上此刻到處都是建筑工地,我隨便找了一個封了頂的工地,在某個地方找了一個房間,鋪了張紙箱殼子,人便在上面躺下休息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我被人給推醒了過來。

  迷迷糊糊之間,我睜開眼睛,原來是人家建筑工人來上班了,瞧見我這個家伙居然躺在這里,便過來催趕。

  我從地上爬了起來,覺得腦袋還是有些疼。

  我被人趕出了建筑工地,蹲在了路邊,想了好一會兒,方才想起從防水塑料袋里掏出手機來,打電話給阿峰,問他是否有時間,若有,過橫琴這邊過來接我。

  接到電話的阿峰正在休息,聽到之后,表示立刻就過來。

  我等了差不多一個半小時,阿峰開著他爸的那輛皮卡車趕了過來,瞧見路邊蹲著的我,一臉慌張,說陸言,你怎么了,咋這副模樣?

  我苦笑,沒有回話,站起來,來到汽車前面的鏡子前打量了一下我。

  我驚奇地發現腦袋上雖然一片淤青紅腫,但幾乎沒有留下什么疤痕來。

  這就是聚血蠱的強大之處。

  上了車,阿峰問我說到底怎么回事,不是說去了澳門了么,怎么弄成這副模樣?

  我說在澳門給人艸了,我昨天夜里偷偷游回來的。

  阿峰問到底怎么回事?

  我說我和屈胖三去找給你下降頭的那光頭胖子,結果丫是地頭蛇,出了陰招,將我給弄了,好是一番折騰,最后給我殺出重圍,沒有敢走關口,直接從賭城游到了橫琴來。

  我沒什么精神,簡單跟阿峰講了一會兒,然后告訴他我需要睡眠,讓他給我找個地方睡覺。

  另外如果屈胖三打電話過來問他的話,讓他幫忙通知一下,說我已經回來了。

  阿峰知道我是為了幫他出頭而弄成這樣的,心中感激,沒有讓我再費神,而是將我給帶回了家里去。

  我回到覃家,這事兒誰也沒有告訴,依舊住在上一次的那出租屋里。

  如此睡了兩天,昏昏沉沉,而一直到了第三天,屈胖三終于打電話過來了。

  他是先打給阿峰的,而后得知我回來了,便又打到了我這里來。

  他問我這幾天干嘛去了,為什么一進去就不出來了,難不成在里面賭上癮了?

  我忍不住翻白眼,說你丫一點兒危機意識都沒有咩?

  敢情他都不知道我中了招。

  當我將三天前發生的事情跟他講起來的時候,屈胖三方才回過神來,不過卻并沒有問我那日的細節,而是問我,說你家小紅醒了?

  我說對。

  屈胖三說那你現在怎樣?

  我說睡了幾天,不知道,不過感覺精神還算不錯。

  屈胖三說那我是在這里等你呢,還是過關,回江城來?

  我說你這幾天都干嘛呢?

  屈胖三哈哈一笑,說不知道你什么情況,我就找了個酒店住下,然后也就吃吃喝喝,對了,我還認識了一個小靚妹……

  呃……

  他說的話讓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想揍丫一頓。

  我思索了一下,說不用,你給我一個地址,我今天晚上游回去找你,然后順便跟俞百里把賬給結了。

  屈胖三說不找許鳴?

  我說先不找,這家伙的身后,有一個曾經是邪靈教十二魔星的秦魔當靠山,狡猾奸詐,而且還有好多邪靈教余黨,這個時候咱們身單影只,沒必要跟他火拼,等我找到我堂哥和蕭克明他們幾個幫手了,再過來弄他。

  屈胖三說那也就是說,先找個軟柿子捏一捏,對吧?

  我說俞百里那狗日的,我不殺,難平心頭之憤。

  屈胖三嘿嘿一笑,說快意恩仇,我喜歡。

  兩人約定之后,掛了電話,我下了床,然后開始在心中默念,召喚出了聚血蠱小紅來。

  我與它已經有多日沒有聯系,即便那天它的意識蘇醒,也沒有任何交流。

  經過三天的時間,它終于醒了。

  從我胸口浮現出來的小紅與往日一般,但是卻又有幾分不同,仔細看一看,原來是它的身體,居然呈現出一種藍紫色的光芒。

  這是雷光,最為精純的雷意。

  它雖然沒有完全融化那玩意,但到底已經擺脫了最低谷的狀態,也使得我恢復了正常來。

  我不指望小紅能夠有多強大的飛躍,只要我恢復之前的力量,便有足夠的膽氣再一次闖蕩賭城,拿回自己的尊嚴了。

  當天晚上,我再一次前往橫琴,然后潛渡過去。

  一路藏頭露尾,避免被海上緝私給抓到。

  等到了賭城,我收拾了一下濕漉漉的衣服,換了一身,然后來到了附近的街上,攔了一輛的士。

  賭城是個不夜城,即便是到了夜里十點,依舊繁華如故。

  我在威尼斯人酒店的一處豪華套間里面,與屈胖三碰了面,進了這豪華套間,瞧見這里面奢侈的布置,以及殘留的脂粉香,我皺著眉頭,說你特么這幾天都過著什么樣紙醉金迷的日子啊?

  屈胖三含笑不語,就是不肯說。

  我拿他沒有辦法,問接下來該怎么做,屈胖三說解鈴還須系鈴人,既然是阿三哥拿了錢還出賣了你我,那就從他那里開始吧?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